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四百六十章 陷進  
   
第四百六十章 陷進

寬袍男子一聲冷喝,震懾的不止是那名老者,連其他人都露出一絲驚懼.

紛紛退到了房間外面,領取自己的靈石,灰溜溜的離開了.

"月兒小姐,有緣人已經出現,那我先告退了!"

龜奴朝里面施了一禮,月兒小姐擺了擺手,後者退到門外,關上房門.

房間一下子靜了下來,只剩下寬袍男子跟坐在里面的月兒小姐.

連續三天,月兒小姐都會出現,卻有一個奇怪的現象,誰也沒聽過月兒小姐說話,都是由龜奴代言.

"小美人,我來了!"

寬袍男子搓了搓手,掀開珠簾,走進套間,桌子上已經擺好了菜肴.

月兒小姐臉上帶著一塊絲巾,遮擋住了一些容貌,走到了桌子邊緣,跟寬袍男子面對面坐著,拿起酒壺,給對方倒上一杯酒.

隨即端起酒杯,敬了寬袍男子一杯,一飲而盡,一抹紅暈從她的脖子上滲透出來.

寬袍男子咕咚一聲,咽了一口唾液,不敢遲疑,端起酒杯,也是一飲而盡.

在飲用之前,居然還拿出一枚丹藥放在嘴里,以免中毒,讓對面月兒小姐露出一絲不屑之色.

"月兒小姐別見怪,我這個人習慣了,一切還是謹慎為主!"

一杯酒下肚,寬袍男子將外衣脫掉,整個容貌都露了出來,對面月兒小姐眼神一縮,嘴角不經意露出一絲笑意.

"月兒小姐,如此良辰美景,我們豈能錯過,不如我們……"

寬袍男子大概三十來歲,下面留著一撮胡子,雙目透著狡黠,絕不是泛泛之輩,從剛才種種舉動上來看,心思太縝密了.

從一進來,就非常謹慎,到喝酒,到說話,時刻都在防范.

月兒小姐搖了搖頭,沒有給他答複,依然坐在原地,讓寬袍男子有些不耐煩了,這麼絕美的人兒,就放在眼前,簡直是暴殄天物.

跟他所見過的美女相比,以前遇到的那些,就是牛糞,讓寬袍男子蠢蠢欲動,有些按耐不住了.

不管他怎麼挑逗,月兒小姐就是一句不說,終于忍不住了,站起身子,朝月兒小姐走過去.

"敬酒不吃吃罰酒,別怪我不客氣了,今天大爺既然花了錢,就要把你搞到手!"

寬袍男子臉上露出一絲猙獰之色,以為月兒小姐會害怕,卻從月兒小姐眼神之中,看到了一絲嘲弄.

"隋丘,男,三十一歲,性格陰厲,喜歡采陰補陽,修煉一門邪術……"

對面的月兒小姐突然開口了,不過聲音並非女子,而是一個男人的聲音,寬袍男子嚇得渾身一個哆嗦.

"你是誰!"

寬袍男子露出驚恐之色,很快鎮定下來.

"殺你的人!"

月兒小姐站起來,看起來依然是那麼的美.

"你是男人!"

隋丘此刻才清醒過來,站在他面前的並非什麼美女,而是有人男扮女裝.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女人了!"

說完,月兒小姐在臉上抹了一下,一張精致的面罩掉了下來,露出帥氣的臉孔.

隨丘眼神一縮,意識到了不妙,身體突然爆退,朝窗口掠去.

"現在想走,是不是太晚了!"

聲音很冷,突然一股黑氣從隋丘身體里面冒出,雙腿變成了木頭,居然無法移動分毫.

"你到底是誰!"

隋丘聲音放大不少,想要吸引外面的人注意,能趁機逃走.

"這里已經被我布置了天羅地網,縱然你喊破了喉嚨,外面也聽不見!"

青年走到隋丘面前,一柄長劍出現在手中,只要切下隋丘的腦袋,這個任務就算完成了.

"不可能,我吞服了化毒丹,任何毒藥對我都無用,我怎麼會中毒!"

隋丘癱軟在地面上,一臉不解之色,他已經無比的小心,怎麼還會著了道.

"誰告訴你中毒了?"

青年嘴角露出一絲嘲諷,一步步走向隋丘,後者雙腳不能動彈,就用雙手往外爬.

"我沒中毒?"

隋丘當然不會相信,如果沒中毒,為何自己雙腿失去了知覺,而不能動彈.

"淫魔大盜,死到臨頭,你還不醒悟嗎!"

青年一聲呵斥,趴在地面上的隋丘渾身一震,雙目之中,露出不敢置信,自己的身份怎麼暴漏了.

"你……你是來殺我的!"

隋丘終于想明白了,現在無數人想要殺死自己,可以換取很多資源.

這段時間,已經有四五撥人找到他,都被他收拾掉,沒有想到今天卻栽在了這里.

"你還不笨!"

青年搬來一把椅子,坐在了隋丘身邊,姬香園此刻也靜了下來,月兒姑娘有人相陪,今晚沒機會了,只能等明晚.

大家陸陸續續的離開,整個一樓大廳,所剩無幾.

"原來這一切都是一個圈套,你故意男扮女裝,在散播消息,說姬香園來了一個頭牌,你一直在等,等我上鉤!"

隋丘終于將事情捋順清楚了,從一開始,他就被算計了.

"繼續說!"

青年沒有著急殺死隋丘,讓他繼續說下去.

"我只是不明白,你怎麼知道,我一定就會上鉤!"

他的容貌,知道的人極少,縱然看到,也都被殺死,想要在鎮上找到他,難于登天.

唯一的辦法,只能讓隋丘主動上鉤,才有機會將之斬殺.

"貓改不掉吃腥的習慣,你也是一樣,我等了你三天,終于上鉤了!"

青年不得不露出佩服之色,這個隋丘還真的能忍,這麼漂亮的人兒,居然忍了三天,才肯前來姬香園.

"最後一個問題,縱然我來到了姬香園,你怎麼知道我就是淫魔大盜!"

隋丘臉色越來越白,抓了一輩子小雞,今天居然被一只小雞給啄了,青年境界明顯低于他很多,卻無可奈何.

"人之將死,那我就讓你死個明白,還記得那個水晶球嗎?"

青年長劍架在了隋丘的脖子上,隨時准備落下.

"我還是不明白,為何我的真氣就能點亮!"

隋丘也想到了這一點,只是不明白,前面七人都試過了,為何水晶球不亮,到了自己卻亮了.

"很簡單,我在水晶球里面放了陰陽二氣,既然你是采花大盜,一定懂得采陰補陽,身體里面擁有陰陽二氣,只要觸碰到,自然會發亮."

青年讓隋丘死的明明白白,得知前因後果,隋丘徹底癱軟在地面上,臉上一片死灰.

"我認栽了!"

對方精心布局這麼久,早已算無遺策,隋丘只能認栽.

"你也是遇到了我,換成其他人,計算再多,想要殺你也不簡單!"

青年不得不承認,從一開始,他就低估了淫魔大盜,如果不是死亡法則起了作用,必定免不了一場大戰.

青年自然不是別人,是喬裝易容的林奇,將彩兒的容貌複制了過來.

在雇傭一群水軍,在鎮子上不斷宣傳,一日時間,就傳遍大街小巷.

如果面對面碰到,林奇縱然有殺死隋丘的本事,要是對方不肯戀戰,直接逃走,在想找到他,就非常之難了.

只能用這種方式,一環套一環,逼著隋丘自己掉入陷阱里面.

"要殺要剮隨便了!"

隋丘突然頹廢下來,知道此刻難逃厄運了.

"我查了一下你的資料,這幾年死在你手里,不下三百人,其中黃花姑娘二百人,另外一百人,發現你之後,將他們斬殺,天作孽,不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林奇說話,劍鋒一掃,隋丘的腦袋飛起來,一束黑布出現,將腦袋包裹,可以回去交任務了.

用鮮血在牆壁上寫上幾行大字,隨後林奇換了一套衣服,將隋丘的黑袍套在身上.

看了一眼房間,推開大門,離開了姬香園.

"哈哈哈……這個小子還真的無能,上去不到一炷香時間,就被月兒小姐攆出來!"

那名老者還沒離開,看到寬袍男子離開,發出大笑聲.

一夜過去,天色一亮,龜奴進入月兒姑娘的房間,映入眼簾的是一具無頭尸體.

"啊!"

一聲驚叫驚動了整個姬香園,隨後消息傳遍整個鎮山.

"原來月兒姑娘,是替那些被淫魔大盜糟蹋的姑娘報仇了!"

大街小巷,都在議論這個話題.

"真的沒有想到,淫魔大盜就在我們眼皮底下,月兒姑娘真厲害,替我們鎮上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

不少人拍手稱快,特別是那些受害人,燃起了煙花,月兒姑娘已經成為了一個傳奇,從那夜之後,再也沒有人見過他.

客棧之中,林奇換了原來的裝束,昨晚睡了一個踏實覺,第三個任務完成,接下來要完成第四個任務了.

拿出一個儲物袋,昨晚從隋丘身上掠奪過來.

神識已經消失,林奇將儲物袋里面的東西全部倒出來,整整堆積成一座小山,將房間都填滿了.

"這麼多好東西!"

林奇眼皮子一跳,單憑靈石,就足有幾十萬枚,這幾個月不知道他打劫了多少人,才能獲得這麼多靈石.

各種武技功法,不計其數,看來不少宗門弟子,都接到了這個任務,被隋丘殺死之後,身上的東西,自然也會隋丘掠奪.

大部分武技林奇看不上眼,功法更是不用多說,倒是煉器材料不少,林奇正愁著如何將屠龍劍提升到王器程度.

"咦……這是什麼?"

林奇突然拿起了一張獸皮,十分古老,不像是近代的東西,充滿一股滄桑.

上篇:第四百五十九章 月兒姑娘     下篇:第四百六十一章 浮光靈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