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五百零二章 滔天的恨意  
   
第五百零二章 滔天的恨意

華君臉色很難看,目光看了一眼四周,沒有發現太初的影子.

"你是不是在等太初?"

林奇嘴角露出一絲邪笑,正中華君的心思,看到林奇那人畜無害的笑容,華君心里咯噔一聲.

他意識到了不妙,太初這個時候沒到,肯定被什麼人牽制住了.

"你……你找人攔住了太初!"

很快想通了其中道理,既然他能找到太初,林奇一樣會找人,阻止太初前來.

"你還不笨!"

林奇神秘莫測的笑了笑,華君心里一慌,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臉上一片慘白.

主峰!

必經之路,兩人相互對峙,羅昶雙手靠後,看著面前身著花色長袍的男子,帶著一絲鄙夷的表情.

"太初,這麼著急,你是要去哪里啊!"

羅昶笑眯眯的問道,太初一臉陰沉之色,雙目燃氣熊熊烈火,對羅昶恨意極深.

主峰上極少有人前來,所以也不知道這邊發生了什麼事情,大部分弟子,都聚集在生死台.

"羅昶,是林奇讓你在這里攔住我的吧!"

尖細的嗓子,說話像是女人一樣,透著一股陰柔.

"你想救華君,恐怕你要失望了!"

羅昶不可置否,目光帶著一絲不屑,在武皇境他能壓制太初,如今他是三品武尊,一樣可以壓制.

"誰說我要救他?"

太初露出一絲怪笑,倒是羅昶愣了,太初不救華君,那他去生死台做什麼.

"你不救他,為何要前往生死台!"

羅昶問出心中疑惑,的確太奇怪了,難道太初腦子有病不成.

"前往生死台,一定就是去救他的嗎?"

兩人像是打啞謎一樣,羅昶臉上似乎露出一絲恍然之色.

"你在等我!"

羅昶終于明白了,太初在等他,林奇在他眼里,還翻不起大浪,羅昶才是他的對手.

"沒錯!"

太初說完,一股可怖的氣息從他身上釋放出來,居然是武尊境.

"難怪,你突破到了武尊,故意借助華君的手,逼我現身!"

大家都是真傳弟子,太初不可能無緣無故跑到火云殿找羅昶打一架.

自然也不可能像林奇一樣,發一個戰帖,約羅昶生死台相見,這樣宗門上層,一定會阻止他們.

唯一的辦法,借助這次生死戰,逼著羅昶主動現身,這樣一戰不可避免.

"走吧,這里不適合交手!"

太初努了努嘴,這里是主峰,一旦大戰,估計很快有人前來阻止.

"看來我倒小瞧了你,短短一年多時間,提升到三品武尊,你隱藏的很深!"

羅昶達到三品武尊,也不過一年多時間,他沒記錯,太初一年多前也是九品武皇,難道他也遇到了大機緣.

"彼此彼此!"

太初說完,身體一晃,消失在原地,出現在聖殿外面.

羅昶的戰意,也被太初點燃,看了一眼生死台方向,隨後跟隨太初一起消失.

生死台上突然靜了下來,華君臉色非常難看.

林奇的話很明白,太初不可能來了,在太初眼里,華君不過利用的一個廢物罷了.

徐陽在下面暗自焦急,太初既然答應了華君,為何到現在還不來.

"林奇,真的要分出生死嗎?"

華君猶豫了,終于放下他所謂的面子.

"告訴我誰指使的你,給小千下毒,在引誘我去無常殿!"

林奇冷冷的問道,如果華君說出幕後的人,他會考慮留華君一條命.

"縱然我說了,我也活不成,反而泄露了秘密,死的會更淒慘!"

華君苦笑一聲,知道事情沒有回旋的余地了,抽出長劍.

"既然如此,那我成全你!"

林奇也懶得跟他繼續廢話,轟天印出現,對付八品武皇,一拳足以.

一陣陣雷鳴在生死台上空響起,無數人屏住了呼吸,大氣不敢喘一下,眼看一尊八品武皇,就要命喪林奇之手.

"林奇,拳下留人!"

轟天印已經形成,這個時候一道人影突然落下,攔在了林奇跟華君中間.

見到此人,華君雙眼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

林奇則是眉頭一皺,一旦踏上生死台,任何人不得干涉,哪怕是宗主都不行,這是規矩.

"林奇,可否給老朽一個面子,放過他一次!"

來的人林奇並不陌生,居然是兌換殿林奇遇到的何執事,林奇對他印象不差.

為何突然冒出來,阻止林奇誅殺華君.

"何執事,請給我一個理由!"

林奇還是收住氣勢,逼問何執事,為何要阻止自己斬殺華君.

"唉!"

何執事突然歎息一聲,整個人仿佛一下子蒼老了不少,他也不過九品武皇,在宗門潛力用盡,加上年齡大了,才被安排道兌換殿當中去.

林奇如果要殺華君,他根本阻止不住,林奇是看著往日面子上,才讓他說清楚.

"實不相瞞,華君是我少主,我也是華家的人,少主有難,作為仆人,自然義無反顧的站出來!"

何執事沒有隱瞞自己的身份,他原本不過華家一個下人身份,因為資質出眾.

被安排到了七星聖殿,也算是為華家爭光.

這些年華家弟子加入聖殿,他確實沒少出力,幫助華家弟子,在聖殿站穩腳跟.

最近百年,華家出現華君這個天才,資質還算不錯,不到四十歲,達到八品武皇,算是中上等.

他的潛力基本也就這樣了,換成其他人,四十來歲,早就達到了九品武皇.

華家不過一個二流小家族,在聖殿眼里,自然不算什麼.

但是在何執事眼里,那就是他的主人,沒有華家,自然也沒有他今日成就,恐怕還在華家做一個普通的下人.

林奇點了點頭,何執事忠心為主,這點值得贊賞.

但是華君今天必死,誰來也沒用,林奇也不會因為華君是何執事的主人,而放棄殺他.

"何執事,這件事情跟你沒有關系,你已經做得夠多了,這是我們之間的恩怨,請你讓開!"

林奇語氣很冷,要不是念在當年兌換殿何執事指點過林奇,恐怕早就出手了.

"林奇,我知道我沒有能力阻止你,但是你能否答應我,廢掉他的修為,留他一條小命,這樣也可以為華家傳宗接代,老朽給你跪下了!"

說完,何執事當著無數弟子的面,公然給林奇跪下.

四周突然陷入一片沉默,連站在何執事身後的華君,臉上表情極度難看.

"何執事,你這是何必呢!"

林奇趕緊扶起何執事,為了一個華君,他這麼做,到底為了什麼,連面子什麼全部都不要了.

這一跪,何執事以後再也沒有臉面見人,恐怕此事一了,他也會離開聖殿了.

最難受的還是華君,到最後救他的,居然是他一直瞧不起的何執事.

認為他就是華家養的一條狗,現在主人有難,還要靠他這條狗來救命.

想起來是多麼的諷刺,四周傳來陣陣議論聲.

"真替這個華君不值,讓何執事為他下跪,他算個什麼東西!"

一些了解內幕的人,很瞧不起華君,縱然是死,也不會讓別人替自己下跪.

"要我看,該跪的人應該是他華君,幾個月前,要不是羅昶及時出現,林奇已經死在華君手里,風水輪流轉,輪到他了,居然這麼怕死."

半年前的事情,曆曆在目,林奇闖入無常殿,華君要逼死林奇,是羅昶及時救下.

"林奇,你要是不答應,今天我就不起來了!"

何執事不理會四周的議論聲,他要做的,就是替華家留條後路.

林奇犯了難,華君留著,遲早都是一個禍害,不殺他,難消心頭之恨.

"何執事,你先起來再說!"

不論林奇怎麼扶,何執事依然跪在地下,不肯起身.

"華君,你還要不要個逼臉了,讓這麼老的人,替你求情,換成我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終究有人看不下去了,換成他們,早就自刎,免得繼續丟人.

陣陣指責聲,像是海浪一樣,一浪接一浪的湧過來,華君是臉上紅一陣青一陣,感覺臊得慌.

"林奇,如果還不解氣,老朽這條命給你了,只求你保全華君一條命!"

何執事說完,拿出一把匕首,朝自己胸口紮下去,因為四周的輿論聲,連他都快要承受不住了.

"好,我答應你!"

林奇伸手一擋,匕首奪了下來,再不答應,倒顯得林奇不近人情了.

人家跪也跪了,再不行一命換一命,這樣的仆人,恐怕天底下再難找出第二人.

"多謝!"

何執事臉上露出笑意,只要能留一條命,他的任務算是完成了.

"嗤!"

一縷寒芒出現,毫無征兆刺入華君的腹部.

"啊!"

華君一聲慘叫,丹田破裂,一身修為盡廢,從此以後就是一個廢人,到不影響給華家傳宗接代.

隨即伸手一劃,一枚無形靈紋悄然沒入華君的身體里面,誰也沒有發現.

"華君,今天饒你一條命,希望你以後好自為之!"

廢了他跟殺了他也沒有區別,從此以後,華君只能過著不人不鬼的生活了.

"少主,你沒事吧!"

何執事趕緊扶住華君,發現他臉色慘白,表情卻突然放松下來,有種如釋負重的感覺.

"林奇,多謝你不殺之恩,但是這個恨,我永遠記住了,你想要找的人,我無法告訴你,只能告訴一個信息,那個人不是你現在所能得罪的."

華君一切都想明白了,這一刻,居然對林奇生不起一絲怒氣,唯有滔天的恨意,恨自己為什麼要相信那個人.

上篇:第五百零一章 生擒     下篇:第五百零三章 龍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