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五百二十章 真假內鬼上  
   
第五百二十章 真假內鬼上

言無忌話音一落,大殿突然翁的一聲,宗主已經知道誰是內鬼了.

鄭策坐著有些難受,不知道為什麼,他今天早上起來,就有點心神不甯.

侯閻臉上剛才的笑意,突然一僵,整個表情有點怪異.

"宗主,請您明說,誰是內鬼,我們七星聖殿成立數千年,從未出現過這樣事情,讓我知道,我一定讓他不得好死!"

奔雷殿主火爆的脾氣,雖然平時也搞搞小動作,在大是大非面前,還是懂的如何取舍.

這次玉皇宮來襲,七位殿主,出力各不相同,卻都賣力了.

尤其是幾位老殿主,沖在最前面.

"奔雷殿主說的沒錯,宗主告訴我們,誰是內鬼,老夫一定不饒他!"

其他殿主都站起來,想要看看,到底是誰潛伏在聖殿之中.

"侯長老,你就不發表發表意見嗎?"

眾多長老跟殿主,都發表了自己的意見,唯獨侯閻,除了剛才問了一句之外,無任何態度.

"我的意見跟大家一樣,抓到內鬼,一定嚴懲!"

侯閻站起身子,朝言無忌鞠了一躬,不知道為何,今天侯閻對宗主,明顯客氣了很多.

連坐在一旁的衛長老都有些奇怪,隨即眼角一縮,目光死死的盯住侯閻.

"那你說,該如何嚴懲!"

言無忌繼續問道,其他殿主跟長老,都坐了下來,大殿瞬間恢複平靜.

至于中間跪著的十幾名黑衣人,像是死狗一樣,一旦內鬼查出,他們十人,必定死無葬身之地.

"當按宗門律法懲治!"

侯閻回答的十分干脆,宗門律法之中,就有懲治叛徒這一條.

"執法長老,那你說,叛徒如何量刑!"

言無忌看向執法長老,讓他來公布,叛徒的下場.

"按照宗規,叛徒量刑分為三種!"

"第一種,輕度量刑,沒重大錯誤,只是一時犯下,可以從新發落,輕者逐出宗門,重者廢除修為."

眾人點頭,宗規的確是這麼寫的.

"第二種,中度量刑,出賣宗門一些信息,謀害宗門弟子以及長老級別以上的任務,廢除修為,打入水牢,囚禁致死,但不波及九族!"

第二種雖然嚴重,只是自身受罰,親人朋友不受誅連.

"第三種,重度量刑,犯下滔天大錯,做出危機宗門的事情,謀害宗門,可以當場擊斃,株連九族!"

第三條最重,因為已經威脅到宗門生存了,連九族都要誅滅.

"很好!"

言無忌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次我們聖殿差點毀滅,我相信第三條都不足以懲罰!"

要不是內鬼出賣消息,玉皇宮怎麼可能大舉來犯,差點有滅宗之危.

"侯長老,你對這三條是否滿意?"

言無忌繼續朝侯閻問話,大家已經猜到一些苗頭.

"宗規正是如此!"

侯閻臉色越來越難看,居然有幾滴冷汗,從他的額頭上留下來.

別人沒看到,衛長老坐在他身邊,卻看得一清二楚.

"侯長老,既然你知道宗規如此嚴厲,為何還要一犯再犯!"

言無忌突然站起來,一聲冷喝,像是炸雷一樣.

聲音彙聚到一起,如同一記猛錘,狠狠的砸在侯閻的胸口上.

後者根本沒有反應過來,誰會想到,言無忌突然發怒,連下面那些殿主跟長老都嚇了一大跳.

"噗!"

侯閻心神突然失守,一口鮮血噴射出來.

言無忌根本沒有震傷他,是侯閻一直守著心脈,當心神失守的那一刻,心脈沒有守住,才會口吐鮮血.

換成正常人,如果沒做虧心事,面對任何人怒斥,都無動于衷.

只有心懷鬼胎之人,面對正義的目光,才會出現心神失守的情況出現.

"侯閻,你果然是內鬼!"

衛長老這些年跟侯閻一直爭論不休,總是覺得侯閻做事不考慮宗門,剛才宗主一記怒吼,讓衛長老終于清楚,誰是內鬼了.

"衛平,你胡說八道,誰是內鬼!"

侯閻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樣,也站了起來,跟衛長老兩人互掐.

"你還不承認,剛才宗主一番試探,你額頭上流下冷汗,還有剛才口吐鮮血,足以證明,你就是內鬼!"

衛長老將剛才所看到的都說出來,侯閻臉色更加難看了.

"憑這個就肯定我就是內鬼!"

侯閻冷笑一聲,單憑自己流了幾滴冷汗,吐了一口鮮血,就說他是內鬼,他不服.

"侯長老說的沒錯,單憑這兩點,不足以他是內鬼!"

言無忌突然說話了,打斷了兩人爭辯.

但是很多人都已經猜到,侯閻就是泄露宗門秘密的人.

"宗主,內鬼就是侯閻,為何你不公布出來!"

衛長老沒坐下來,指著侯閻,剛才種種舉動,足以證明,在場數百人,目光都看向侯閻,都默認侯閻是內鬼.

"衛平,誰告訴你,內鬼一定就是侯閻?"

言無忌突然笑眯眯的看著衛平,衛長老臉色突然一慌,不明白宗主為何要如此發問.

大殿之中,所有人一頭霧水,徹底蒙圈了,到底誰才是內鬼.

言無忌剛才苗頭指向侯閻,所有人都一度認為,內鬼就是侯閻.

加上侯閻剛才種種跡象表明,他是內鬼概率達到了八成,特別是心神失守,更是讓大家確信,他就是內鬼.

"宗主,你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懷疑我不成!"

衛長老目光露出迷茫之色,不明白宗主為何要突然這樣問他.

"我什麼意思你難道不懂嗎?"

言無忌眼神散發出凌厲之色,仿佛一把利劍,能刺穿衛長老的心房.

大殿之中數百人,目光一會看向言無忌,一會看向侯閻,隨後落在衛平身上.

連跪在中間的湯長老等人,都被繞進去了,到底言無忌想要說什麼.

"宗主,我確實不懂,還請你說清楚!"

衛長老依然站著,臉色逐漸陰沉下來,平時慈祥的衛長老,居然也有陰厲的一面.

"我說的很清楚,只是你隱藏的太深了!"

言無忌一句話徹底表明,內鬼居然是衛長老.

"宗主,你這是血口噴人,我隱藏什麼了!"衛長老臉色由紅變紫,脖子上的青筋都露出來,此刻心情非常激動.

"你處心積慮,潛伏在我們聖殿,暗中給玉皇宮傳遞消息,真的以為做的天衣無縫嗎!"

言無忌徹底挑明,衛長老這些年一直潛伏在聖殿,其實是玉皇宮派進來的,從弟子開始,一直修煉至太上長老.

這些年不知道傳遞出去多少消息,混元鼎就是其中之一.

"胡說八道,我對聖殿忠心耿耿,從入門第一天起,什麼時候做過對不起宗門的事情了!"

衛長老據理力爭,不少人都點頭,衛長老一心為了宗門,從未做出過激的事情.

對弟子也是愛護有加,容貌又是慈祥,他怎麼會是內鬼.

如果說是侯閻,他們反而相信,這幾年侯閻籠絡各峰一些長老,暗中勾結一些人,說他是內鬼,才有信服力.

"你不承認,我就讓你徹底沒臉面站在這里!"

言無忌早就想到,衛長老肯定不會承認自己是內鬼這件事情.

"那我到想要看看,宗主如何證明我就是內鬼!"

衛長老氣鼓鼓的坐下來,朝侯閻冷冷的哼了一句.

"從一開始,我從未懷疑過你,我將目標定在了侯閻身上,當日我找了侯閻前來,告訴林奇要去六重天的消息."

"後來我發現不對,總覺得有個地方疏忽了."

言無忌說完頓了頓,繼續往下說:

"隨後想明白了一些,把你也叫了過來,透露了林奇要去六重天的消息,當日你親眼目睹侯閻從這里走出去,心里恐怕已經知道,林奇去六重天的消息,侯閻已經知曉."

侯閻額頭上都是冷汗,沒想到當日宗主泄露給自己林奇要離開六重天的事情,其實是故意試探.

"這十幾人在半路伏擊,卻被袁罡一網打盡,現在大家清楚了吧,誰泄露林奇去六重天的消息,讓玉皇宮的人在半路阻擊!"

言無忌把事情始末都說了一遍,眾人才有撥開云霧見青天的感覺.

"那也不能證明,消息就是我泄露的,侯閻也知道行蹤,宗主為何一口咬定,是我泄露消息,讓玉皇宮的人去阻擊林奇!"

衛平還不死心,知道消息的人,又不是自己一個,憑啥說他就是內鬼.

"你說的沒錯,知道這個消息的人,只有你跟侯閻兩人,按理說,你們二人都有嫌疑,但是有件事情上,我突然想明白了!"

言無忌確實懷疑過侯閻,而且他是最大的嫌疑人.

將他推翻,言無忌確實花費了很多努力,主要是衛長老隱藏的太深太深了.

"這些年你故意塑造一個對手,這個對手就是侯閻,處處跟他作對,加上侯閻脾氣暴躁,正合了你的心意,不論爭辯也好,吵鬧也好,大家始終認為,侯閻做的過分,我說的可對?"

言無忌此語一出,不少人點頭,他們確實有種錯覺,總覺得衛長老是老好人,一心為了宗門.

衛平臉色突然由紫變白,一滴冷汗從他額頭上流下來.

"衛平,沒有想到,這些年你故意處處跟我作對,其目的是隱藏你的身份,你好毒的心."

侯閻站起來,怒斥衛長老.

上篇:第五百一十九章 查內鬼     下篇:第五百二十一章 真假內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