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五百七十八章 死無對證  
   
第五百七十八章 死無對證

三道黑影欲要追上林奇,突然被另外一道黑影攔住了去路,頓時收住身體.

誰也沒有說話,以免泄露了行蹤,對視了足足三秒鍾,隨後四道黑影交戰到了一起.

可惜林奇他們聽不到了,已經到了前門,恰巧這個時候,另外一組巡邏隊也路過這里.

六人坐在一起,聊了足足小半個時辰,對于花園里面發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戰斗很快結束,三道黑影被人一劍封喉!

打斗聲沒有驚動林奇等人,自然驚動了其他巡邏人員,第一時間撲過來.

趕到現場的時候,除了三具尸體之外,什麼線索也沒有,仿佛三人憑空被人殺死.

"當當當……"

城主府的警鍾響起,無數火光朝這邊沖過來,夾雜著城主府親衛的腳步聲.

林奇等人迅速從地面上站起來,一臉茫然之色.

他們剛加入城主府不過一天時間,就經曆了城主府有人襲擊的事情,幸好不是他們這邊.

他們並未離開前門,形成一個扇子形,看守這里,以免有人從他們手里逃走.

正在休息的護衛隊也被驚動了,穿好衣服,飛速趕往出發地點.

頓時間每個角落,都有人影晃動,把整個城主府,照的亮如白晝.

三大教頭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看著地面上三具尸體,臉色陰沉.

面罩已經被人摘下去,所有人都以為是刺客,卻想不到,是他們城主府的護衛.

今晚高輝值班,所以到的比較晚,當看著地面上三具尸體的時候,臉色大變.

城主府邸的大門緩緩打開,楊虎整理好了衣服,大步走到出發地點.

"參見城主大人!"

三大教頭一起行禮,護衛還是親衛都紛紛低頭,不敢正視楊虎的雙眼.

"給我一個解釋!"

楊虎看了一眼地面上三人,目光凌冽的落在三大教頭的身上.

三名護衛,為何身穿夜行服,出現在城主府花園,楊虎如何不怒.

"城主息怒,我一定調查清楚,給城主一個滿意的答複!"

宮純從看到三人之後,臉色一直不好看.

這三人是她的部下,出了事情,教頭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甚至有可能當做叛徒處置.

"三天之後,我要看到結果!"

楊虎沒有長時間逗留,留下一句話之後,大步離開.

宮純後背都濕透了,連大教頭跟三教頭都沒有說話.

"立即去查,把今晚所有巡邏人員全部給我找過來,殺人凶手一定還在府中!"

從三人被殺,到她出現,不過盞茶時間,外面有城主府親兵,沒有發現有人逃走.

那凶手還在城主府,宮純下達了一個個命令,這一次大教頭跟三教頭非常配合.

連他們的護衛隊,都被宮純著手調查,這件事情牽扯太廣了,護衛被殺,三大教頭都有責任.

死的三人身份被確認了,一人是杜仲的手下,另外兩人是孔琴的手下.

"高輝,他是不是你堂弟!"

宮純目光掃過人群,很快發現高輝,把他叫了過來.

"回二教頭,高海的確是我堂弟!"

高輝內心此刻泛起了巨浪,今晚的暗殺行動,他心里很清楚,但是此刻,卻一個字不敢說出來.

"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宮純目光像是毒蛇一樣,死死的鎖住高輝的雙眼,哪怕有一絲一毫的變化,都能被宮純發現.

"二教頭明鑒,我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高輝突然跪在了宮純面前,痛哭流涕起來,只要他敢承認一個字,今晚就是他的死期.

"真的要讓我殺了你,才肯說實話嗎!"

宮純殺意凌然,高輝嚇的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臉色一片慘白.

"二教頭饒命,今天上午的事情,的確是我指使的,但是晚上這件事情,屬下一概不知!"

高輝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二教頭應該查出上午的事情了,畢竟傳的沸沸揚揚,整個人護衛隊都知道了.

死無對證,只要不承認高海是他派出去的,二教頭不可能強加罪名在他身上.

一些相關人員,都被帶過來,包括上午被林奇打傷的三名護衛.

此刻耷拉著腦袋,把上午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出來.

宮純臉色越來越難看,護衛之間有爭斗,三大教頭心里很清楚,一般小打小鬧不會過問.

縱然鬧出一條半條人命,頂多責罰一頓.

像今天晚上三人喬裝改扮,暗殺護衛這件事情,情節非常嚴重,不僅僅是玩忽職守,更是不把城主府放在眼里.

"齊林哪里去了,立即把他找來,查查他們三個死亡的時候,他在哪里!"

宮純眼神越來越冷,四周那些護衛噤若寒蟬,沒有一個人敢大聲喘氣.

事情理順出來了,極有可能是林奇殺死他們三個.

白天高海等人,想要斬殺林奇,卻被杜仲打斷.

晚上高海扮成刺客,趁著夜色斬殺林奇,想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覺,卻萬萬沒想到,沒把人殺死,自己反而丟了命.

其中兩人還是三品武尊,這可是護衛隊精英級別,就這樣死在這里.

林奇三人還在巡邏,突然被一群護衛隊給帶走了,還有另外三人,一起被帶到了花園處.

幾人一頭霧水,看著數百護衛集合在一起,一臉懵逼.

三人很快被帶到了宮純面前,濃濃的殺意,將他們三人籠罩.

"屬……屬下參見二教頭!"

三人牙齒都在打顫,就差跪下來了,林奇裝也要裝下去.

尸體就擺在他們面前,丁鈞在傻,也看出來情況不對.

"今晚你們當班!"

宮純深吸一口氣,打算把事情好好捋順一遍,以免有什麼遺漏的地方.

"是!"

說話的是丁鈞,恭敬的回答.

"認不認識這三人!"

宮純繼續問道,指了指地面上躺著的三具尸體,質問道.

三人搖了搖頭,也點了點頭,經過三人統一口徑,只認識高海一人,其他兩人,他們並不認識.

"這半個時辰,你們都在哪里巡邏,可見過他們三個人!"

宮純繼續問道,這三人死在花園,既然是他們當班,難道就沒發現蛛絲馬跡嗎?

"回二教頭,整晚我們都在前門,只有一個時辰之前,我們到花園一趟,這個他們三人可以作證!"

林奇上前,把整晚巡邏的路線,以及時間,記得清清楚楚,還指向了跟他們一起過來的三名護衛.

宮純目光看向林奇,想要一眼將他看穿,偏偏林奇低著腦袋,讓宮純看不透林奇在想什麼.

一個時辰之前,三人還沒死,所以排除他們.

半個時辰前,林奇有目擊證人,證明他們在前門,更不可能參與到暗殺當中來.

"聽說你上午跟他發生了沖突!"

宮純心里很清楚,林奇三人有不在場證明,還是要詢問一番,三人之死,絕對跟林奇有脫不了的干系,卻找不到任何線索.

被人一劍封喉,最起碼也有五品武尊的實力,恐怕只有大教頭才能做到.

眼前三人,不過一品武尊,想要神不知鬼不覺擊殺高海三人,根本不現實.

宮純可以斷定,人不是林奇三人殺死,但是跟他們有莫大的關聯.

"確實有過沖突!"

"不過都是小矛盾,請二教頭明察!"

林奇恭恭敬敬的回答,上午的事情,說大不大,說下也不小.

"上午你們發生沖突,晚上高海被人殺死,是不是你讓人做的!"

宮純字字誅心,凌厲的氣勢,朝林奇壓迫過來,金牛三兄弟站在遠處,暗自焦急.

"屬下不懂二教頭在說什麼,況且我昨天才加入城主府,怎麼可能得罪人!"

林奇裝瘋賣傻,裝作害怕的樣子,戰戰兢兢.

"你不肯說,就以為我沒有辦法嗎!"

宮純一步步逼近,眼前一點線索都沒有,只能從林奇身上著手.

林奇不是凶手,宮純比誰都清楚,她現在要查林奇身後那個人.

"屬下無話可說,如果二教頭執意認為是屬下殺死他們三個,那屬下只能以死明志!"

林奇抬起頭,一臉無辜的樣子,在場所有人都能看出來,三人的死,跟林奇毛關系都沒有.

至于是誰殺死的,大家也不會懷疑到林奇頭上.

第一,他昨天才加入城主府,說句不好聽的話,很多地方連門都找不到.

第二,整個下午包括晚上,都有人證,證明林奇沒有離開過城主府,下午的時候一直呆在房間.

不可能接觸到其他人,宮純此刻也沒了主意.

林奇嫌疑最大,也是最沒嫌疑的那一個,因為他對三人,完全構不成威脅.

"把他們三個帶下去,事情沒查清楚之前,不准放出來!"

宮純捋順了一下思路,准備從新調查,對手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斬殺他們三個,實力絕不一般.

只能從府中查找了,希望能找到凶手,到時候就清楚,三人的死,跟林奇有沒有關系.

林奇跟丁鈞三人,被杜仲帶走了,關押在護衛隊一座房間里面.

"護衛長,給你惹麻煩了!"

林奇一臉歉意,今晚杜仲也沒少挨訓,畢竟他們三人是杜仲這組的.

"跟你們沒關系,是他們咎由自取,等二教頭調查清楚了,自然會還你們一個公道!"

杜仲擺了擺手,他受點委屈不算什麼,只要事情能查清楚就行.

上篇:第五百七十七章 深夜刺殺     下篇:第五百七十九章 西涼礦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