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六百零四章 塵埃落定  
   
第六百零四章 塵埃落定

林奇話音一落,曹管家發出淒厲的慘叫聲,身體突然倒地,抽搐不已,口吐白沫.

誰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剛才還是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倒地了.

更加不可思議的是,抽搐幾下之後,徹底死亡,連站在一旁的風鈴,都捂著小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宮純一臉驚駭之色,剛才還說林奇別鬧,短短幾分秒鍾的功夫,曹管家變成了一個死人.

整個演武場,突然變得詭異之極,哪怕是風清揚,此刻臉上表情也是駭然不已.

楊虎整個人楞在了原地原地,猶如得了魔怔一樣,最後的希望,被林奇給無情的扼殺掉了.

林猛笑的春花燦爛,而這一刻,笑容定格在了臉上,導致臉上的肌肉都僵硬了.

在場所有人,都不知道林奇如何斬殺曹管家,動動嘴皮子就能殺人,他們從未聽說過還有這種神秘的武技.

只有林奇一人心里清楚,這是冥神之刺,關鍵時刻,幫助他斬殺曹管家,救下風鈴.

沒有風鈴的牽制,風清揚身上爆射出一股強大的殺意.

原本抱著廢掉楊虎,留他一命,如今看來,還是自己太仁慈了,導致楊虎走上極端.

"楊虎,自盡吧!"

風清揚不想親手殺死他,讓他自己了斷.

"我死不要緊,我只想知道,你是怎麼殺死他的!"

楊虎沒有回答風清揚的話,而是朝林奇看了過去,連他堂堂武聖都一臉好奇,林奇是如何斬殺曹管家.

幾百人目光,齊刷刷聚集在林奇一人身上,不止是楊虎好奇,是所有人都想要知道,林奇是如何斬殺曹管家.

此刻天色已經微亮,風城熱鬧起來.

濃濃的血腥之氣,彌漫整個城主府,不清楚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情.

無數人圍在城主府四周,卻無一人敢進去,令人作嘔的尸體之氣,讓眾人唯恐不及.

所有人都在等林奇的回答,連風清揚也不例外,剛才林奇是如何斬殺曹管家.

沒人看到他出手,也沒有元力波動,肉身一直站在原地,人就這樣死了,單憑幾句話就能殺人,這也太恐怖了.

"你想知道嗎?"

林奇笑眯眯的看著楊虎,誰也不知道林奇此刻心里在想什麼.

"我偏偏不告訴你!"

一副氣死人不要命的表情,讓楊虎胸口一悶,一口老血噴射,讓原本得到修複的傷勢,再次惡化.

風清揚撇了撇嘴,真沒想到自己這個小友如此有趣,明知道楊虎必死無疑,讓他死了心里都不舒服.

"好,今天居然讓一名小小的四品武尊嘲諷了,哈哈哈……"

楊虎仰天悲歎,右手突然拍在了自己的天靈蓋上,選擇了自盡.

"城主大人!"

林猛還有權屠沖上去,阻止楊虎自盡,也許還有一線機會.

"砰!"

腦漿四裂,楊虎抱著必死之心,連風清揚阻止都來不及了.

"唉!"

看著自己的大弟子死在他的面前,風清揚心里也不是滋味.

"林猛,你帶著大家自廢修為吧,我不願意再造更多的殺孽!"

風清揚一臉悲傷之色,在為楊虎惋惜,也為自己這些年所做的一切不值.

"哈哈哈,自廢修為……"

林猛也跟著一起大笑起來,自廢修為還不如直接殺了他們,跟楊虎一樣,選擇了自盡,也不願意苟且偷生.

權屠猶豫了一下,跟隨林猛的腳步,知道今天無法活著離開城主府了.

"大教頭,三教頭……"

那些護衛全部跪下,他們是無辜的,很多護衛壓根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就被卷入進來.

至于柏松,竟然被嚇死了,堂堂柏家大公子,這樣結束了性命!

"宮純,剩下的交給你處理了!"

風清揚不想看到更多的人死去,交給宮純全權處理,自己則是帶著林奇走進城主府.

一老一少面對面坐著,四目足足對視了三分鍾左右,風清揚承受不了林奇的眼神,這才收回目光.

"奪舍重生我聽過,轉世重生,還是第一次!"

說出自己身份的那一刻,風清揚根本不相信,坐在對面的小青年,居然是自己五百年前的生死兄弟.

林奇足足敘述了十幾分鍾,才將這些年的事情解釋清楚.

在修煉界奪舍重生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像轉世重生的也有,很多大能,在前世無法再進一步,願意進入輪迴,從新修煉一次,彌補前世的缺憾.

而林奇不同,他是被動轉世輪迴,並非投胎從新做人,而是靈魂穿越,的確是個另類.

"林峰,林奇,哈哈哈!"

風清揚突然大笑起來,臉上表情時而悲傷,時而歡喜.

悲傷自己的老友,居然死在了九重天,他心里悲泣,想要替老友報仇.

歡喜是自己的老友又回來了,坐在了他的面前,甚至天賦要比前世更加強大.

"風城怎麼回事,這都過去多久了,你一直徘徊在一品武聖!"

林奇摸了摸鼻子,告訴風清揚,早就知道是這種表情,換成誰,心里都難以接受.

"唉,一言難盡!"

風清揚一下子蒼老了很多,族人死傷無數,最得意的大弟子死在他面前,現在還能坐在這里談笑風生,已經難得.

老友的出現,緩解了風清揚心中的傷痛.

"當年從你離開之後,我就閉關修煉,後來才發現,我修煉的功法一直都有缺陷,無法再進一步."

風清揚苦笑不已,這些年寸步不進,並非天賦不好,而是功法出現了問題.

"原來如此,如果我沒猜錯,你每個月中也會惡疾複發吧!"

林奇算是聽出來了,風清揚給楊虎的功法,跟他自己修煉的一樣,只是隱瞞了楊虎,這套功法有缺陷.

"那個小畜生,以為我故意給他一套殘缺的功法,才僥幸沒有被他殺死,如果得知這套功法,連我都沒有辦法解開,恐怕今日我們就沒機會促膝長談了."

風清揚也是一臉僥幸,臉色很快又暗淡下去.

"讓我看看功法!"

林奇擁有帝王之心,連天級功法都修煉過,肯定能看出原因.

風清揚手指一點,一道金色光芒進入到了林奇魂海,無數文字出現.

閉目沉思,一段段文字被林奇整理出來,彙聚成一套功法圖.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修煉體系,林奇修煉了鴻蒙輪迴訣,讓他重修其它功法,肯定速度會慢上很多.

風清揚也是如此,好不容易修煉到武聖,改修其他功法,無疑與自廢修為,重新修煉一個道理.

足足過去了一炷香的時間,林奇緩緩睜開雙目.

"果然有問題,給我三天時間,將 功法修正,以後就可以放心修煉了!"

觀摩之後,林奇淡淡的說道,改造一篇地級功法,難度不大.

風清揚也沒在意,已經有人准備了酒水,整個院落,任何人不得踏入.

外面有宮純處置,林猛的余黨基本都被鏟除,城主府塌陷的房屋,也在快速恢複.

這幾天林奇一直呆在城主府,誰也不清楚林奇是何來曆,風清揚一句話也沒透露.

連宮純問起,只是告訴他是一個老友的後人,至于其它,一概不提.

這也是林奇的意思,大仇未報,不想泄露自己的身份.

三日之後,林奇將完整的功法傳給了風清揚,這里的事情結束了,而他也該啟程了.

"老家伙,我該走了,這里有幾個人,你可以重點培養一下!"

林奇提出了辭呈,等以後有機會,在過來相聚,畢竟林奇朋友不多.

"我知道留不住你,廢話我也不多說,從此以後,只要你一聲招呼,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林奇身負大仇,多留一天,風清揚心里也有愧疚,所以沒提出挽留的話.

名單上有梁瓊以及丁鈞等人,他們都是不錯的苗子,稍加培養,可以成為城主府棟梁之才.

風城外!

兩道人影默默注視!

"真的要走嗎?"

宮純一臉不舍,剛忙完城主府的事情,得知林奇要離開了.

"該走了!"

林奇鼻子抽了抽,不會這個丫頭對自己有好感了吧,雖然修煉界年齡不是問題,但是林奇對她,只有一絲友情.

"什麼時候再回來!"

宮純忍著淚水,堂堂二教頭,此刻像是一名小女子一樣,臉上泛出淡淡的紅暈.

"也許幾年,也許幾十年吧!"

林奇不知道,以後的道路,誰能說得准,能見到前世老友,林奇很滿足了,讓他心境圓滿不少.

得知自己老友被困,如果不救,心境一定不會圓滿,好比一汪清池,里面注入一滴汙水,是一個道理.

經曆這幾個月,林奇發現元神圓滑很多,仿佛整個人都得到了升華.

"不管多久,我都等你!"

宮純說完,轉身離開了,淚水在這一刻,奪眶而出,她怕在待下去,會狠不下心來.

看著宮純的背影,林奇摸了摸鼻子,一臉苦笑.

走的這一天,風清揚並沒有出來送,而是告訴林奇,在他有生之年,一定要報完仇,回來跟他痛苦喝他十天十夜.

林奇答應了,大仇得報的那一天,會邀請所有朋友,告知天下,他林奇轉世回來了.

西涼礦脈,每天還是重複相同的事情,但是今日,出現了重大事情.

宮純帶領幾十名都尉以及客卿長老,控制了西涼礦脈,將那些礦工解救出來.

至于莫統領,被眾人聯合斬殺,到死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誰是梁瓊!"

宮純看著人群,大聲的喊了一句.

"我……我是……"

梁瓊戰戰兢兢的走出來,不明白為何二教頭找他,很顯然城主府發生的事情,還沒傳到西涼礦脈.

"立即收拾東西,前往城主府任命,現在我封你三教頭之位!"

宮純如今是大教頭,掌管整個城主府,包括所有城衛軍以及所有護衛.

"是!"

蔣瓊愣了半天,還是身邊的人推了他一下,才緩過神來,大聲的喊了一句.

感謝《平凡》的打賞以及寶貴的月票!

上篇:第六百零三章 那你就死吧     下篇:第六百零五章 死亡之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