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六百二十四章 真相大白  
   
第六百二十四章 真相大白

白狐的一番話,猶如一石激起了千層浪,整個狐族,都被白狐這番話,震驚在了原地.

十大長老面面相覷,不懂白狐在說什麼,難道她的血脈突然覺醒,並非巧合,而是有人幫助她們解開了封印.

"聖女,此事重大,還請你移步大殿交談!"

靑長老眼底露出一絲狡黠,要讓白狐去狐族大殿,這樣就不需要當著所有狐族的面.

"不用,今天就要在這里說清楚!"

事情到了這一步,由不得白狐退縮了,在忍讓下去,就如林奇所說,狐族再也沒有她們立足之地.

"聖女,你可有證據?"

二長老輩分極高,但是境界卻不如靑長老,十大長老之中,靑長老排在第一,七長老實力排在第二,三長老排在第三.

說話的是二長老,平常基本不怎麼管事,狐族出現這樣大事,不得不站出來了.

"靑長老,你是自己說,還是我將所有的事情抖出來!"

白狐目光直刺靑長老,達到了妖聖境,強大的威壓,鋪天蓋地,差點讓靑長老跪在了原地.

"靑長老……"

其他九名長老露出駭然之色,至于狐族其他人,更是不懂聖女在說什麼.

但是她們聽出來了,聖女被人封印,靑長老肯定知情.

"聖女,老身不懂你在說什麼."

靑長老深吸一口氣,還是低估了白狐,沒想到軟弱可欺的白狐,還有如此凌厲的一面.

"非得要讓我徹底撕破臉皮,你才肯把當年的事情全部說出來嗎!"

白狐步步緊逼,靑長老臉上,已經露出一絲慌張之色,因為她還不清楚,到底白狐手里掌握多少消息.

"聖女,雖然這些年狐族一直是我打理,但是你也不能汙蔑我,從你父母離開,你們姐妹二人,衣食起居哪一件事情不是我在照顧,甚至你們修煉,都是我親手指導,今天你突然質問我,到底是何居心,烏鴉尚知反哺,難道聖女因為我這些年沒有讓你打理狐族,就指責老身嗎!"

靑長老這番話,說的至情至真,倒也讓很多人點頭,靑長老這些年的付出,大家都看在眼里.

不懂聖女為何突然要刁難靑長老,難道這里面,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事情嗎?

連坐在吊床上的林奇,都不禁對靑長老伸出了拇指,不愧是老狐狸.

這番話一出,不管以前有什麼過錯,或者做了什麼對不起聖女的事情,單憑這些年的付出,都可以一切抵消.

這才是她的本意,她從白狐眼神之中,看到了很多讓她懼怕的東西,不得已,才有這番陳詞.

"你說的沒錯,這些年如果沒有你的照顧,我們姐妹二人,可能都無法在狐族立足下去,但是這一切,還不是拜你所賜!"

白狐步步緊逼,絲毫不領情,要不是她布置下封印,父母怎麼會離開,狐族怎麼會損失慘重,她們姐妹二人,又怎麼會過幾十年普通不能在普通的生活,差點被送給虎王當小妾.

"什麼,難道聖女的血脈,是靑長老給封印了!"

兩人對話,都沒有隱瞞任何人,稍加推斷,已經不難猜出來,聖女的血脈被封印,縱然不是靑長老所為,也有直接關系.

這可是大事,私自封印聖女血脈,不論在任何一個種族,都觸犯了禁忌.

這樣會導致一個種族,從輝煌走向滅亡.

"不可能,靑長老這些年為狐族做了這麼多,怎麼會做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

狐族之中,還有不少人支持靑長老,這幾十年,籠絡了不少人心.

眾說紛紜,有人支持,也有人懷疑,畢竟現在還不知道誰的話可信.

"你自己看吧!"

白狐不願意跟她繼續啰嗦下去,拿出一遝資料甩在了她面前,其中一些落在了其他長老腳邊.

靑長老撿起那些資料,其他長老也不例外,想要看看上面寫著什麼.

二長老看了幾張,臉色頓時變了,很多消息,連她都不知道,白狐是從何查到的.

當然,這一切某個人其中發揮了很大作用,不然給白狐十年,也查不到這些消息.

其他幾名長老臉色由晴轉陰,雖然事情還不敢確定,只要一查便知.

"靑長老,你怎麼解釋!"

三名老嫗將靑長老圍在中間,以免她做出過激的事情,先下手為強.

"哈哈哈,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小丫頭!"

整個狐族都沒有查到,去被她調查的一清二楚,靑長老如何不驚.

一甩手,資料飛了出去,事已至此,說什麼也沒用了,那些資料吹到了狐族之中.

大家爭相撿起來,一個個消息被串聯.

"這怎麼可能,靑長老在外面重新建立了一個狐族,自立自己為聖女,而且這些年很多資源,早已轉移!"

一名狐女不敢相信,她們敬重的靑長老,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出來.

將自己的子嗣轉移出去,形成一個分支,以自己為中心,成立新的狐族部落.

這些年掌管狐族,不知道多少資源都被轉移了出去,用來壯大自己的種族.

只要呆在這個種族,她永遠像是一個管家一樣,替人管理,永遠不會成為真正的狐族老大.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二長老質問靑長老,其他九名長老,雖然對聖女一直看不起,但是她們從未做對不起狐族的事情.

"哈哈哈,成王敗寇,說什麼都沒用了."

靑長老不想解釋什麼,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當了一輩子管家,不想自己做主人,除非他腦子真的壞掉了.

"為什麼!"

白狐往前走一步,眼淚流了下來,站在自己面前這個人,這幾十年,她甚至把她當成了自己生母看待,為何會是她.

"沒有為什麼,要怪就怪你們的父母太固執了!"

靑長老不敢正視白狐的雙眼,不論她這些年做了多少,跟她所做的錯事相比,不值一提.

"我知道了,你不會因為當年老聖女訓斥一頓,從而記恨在心吧!"

七長老似乎想起來一些事情,記得有一次靑長老犯錯了,白狐的母親當時掌管狐族,為此訓斥了靑長老一頓.

如果因為此事記恨,那這個靑長老的心眼,也未免太小了.

況且當年確實是她做的不對,偷偷的盜取靈藥,給自己的子嗣服用,導致狐族賬目出現問題,最後還是白狐的母親,出面給鎮壓了下去.

所以這件事情,狐族極少人知道,白狐的母親,也不願意靑長老蒙羞,再也沒提這件事情,就當沒發生.

"沒錯,我不過拿了一株靈藥,居然被她訓斥足足一個時辰,這狐族大小事情,哪一件事情不是我在處理,拿了一株靈藥又如何,至于大驚小怪嗎!"

靑長老徹底癲狂了,承認當年事情,雙目猩紅,千算萬算,沒有算到白狐能覺醒血脈.

再給她幾十年,狐族徹底落寞,甚至被其它妖族滅掉.

這樣她可以堂而皇之的離開,回到自己精心布置的部落,做一族之長.

虎王來襲,是一次絕好的機會,可惜被林奇給破壞掉了,加上林奇遲遲不肯離開,她最近已經開始懷疑,事情有些不對.

"為了你一己私欲,封我血脈,逼走我父母,這麼做真的值得嗎?"

淚水模糊了白狐的雙眼,她不懂,也不明白,站在她面前這個人,怎麼會這麼狠心.

"別說了,事已至此,你想怎麼處置吧!"

靑長老一臉羞憤之色,面對白狐**裸的眼神,她不敢抬頭.

"我父母到底去了哪里?"

白狐抹去眼淚,靑長老一定知道,自己父母去了哪里,尋找破解血脈之法.

"我不會告訴你的!"

靑長老說完,突然獰笑起來,四周寂靜一片,她們敬重的靑長老,居然是這樣的人.

封印聖女血脈,在編造一個謊言,騙走白狐的父母,這幾十年時間,徹底掌控狐族,其目的,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野心.

"如果你能告訴我父母在哪里,所有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甚至可以讓你離開!"

白狐眼神堅定,她一直相信,自己的父母沒死,一定在某個地方無法回來罷了.

"你肯放我離開?"

靑長老有些不相信,她犯了這麼大的錯誤,殺她也不為過,甚至會連累她的族人,白狐居然要放她走.

"聖女,不可!"

九名長老一起阻止,放她離開,禍患無窮,誰知道她還會不會做出對狐族不利的事情.

"我自有分寸!"

白狐心意已決,沒有什麼比找到父母更重要的事情.

聖女有令,她們不敢不從,如果是以前的聖女,又另當別論.

三名老嫗讓開,只要靑長老回答問題,可以安然離開,從此以後,再也不准踏足這里.

"他們去了九重天!"

靑長老當年編造一個理由,說九重天有種神奇的丹藥,可以激發狐族血脈,白狐父母相信,一走就是幾十年.

"你可以走了!"

白狐擺了擺手,沒有殺死靑長老,畢竟這幾十年,是她一手養育了白狐跟紅狐,她也不忍心,兵刃相見.

"唉!"

靑長老歎息一聲,轉過身子,朝狐族外面走去.

(本章完)

上篇:第六百二十三章 妖聖     下篇:第六百二十五章 離開狐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