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六百六十八章 縝密計劃  
   
第六百六十八章 縝密計劃

林奇這一招釜底抽薪太狠了,三言兩語,把齊穆拉進一個慫恿弟子搶奪寶物的罪名.

不管他承不承認,這都不重要,只要是林奇說出來,自然會有人相信,沒有人會聽他解釋.

反而讓這件事情坐實,看到雷鳴宗吃癟,很多人還是願意看到的.

明知道這是假的,誰會拆穿?

誰也不會,除非他們不想要寶物了,所以恨不能事情鬧得越大越好,最好雷鳴宗現在立刻把林奇逐出宗門.

只要離開雷鳴宗范圍,估計所有人都會跟上去,搶奪寶物.

宮家的冷言冷語,讓齊穆臉色陰沉的可怕,目光死死的盯住趙慶軍.

"說,到底怎麼回事."

齊穆一世威名,今天看來是保不住了,不論趙慶軍怎麼解釋,只會越描越黑.

"大長老,別聽這個小子一派胡言!"

趙慶軍跟元禮金兩人,現在是欲哭無淚,事情居然會是這樣,不僅被打傷了,還反過來扣了一個大帽子.

"一派胡言?"

林奇冷哼兩聲,故意打斷了他們之間談話.

"我招惹你們了嗎?我剛到這里,你就帶著十幾個人要對我出手,我說一句話了嗎?用不用我把記憶符拿出來,讓你們的大長老看看."

林奇居然悄悄的祭出了記憶符,將剛才所有事情全部記憶了下來,自始至終,林奇還真的沒說過什麼過激的話.

都是趙慶軍在咄咄逼人,他只是尋求自保罷了.

趙慶軍這下子徹底啞火了,林奇做事做的太絕了,這是此刻所有人內心的想法.

特別是徐家,此刻只有一個念頭,再也不想見到林奇,坑了徐家一次,幾十年都翻不了身.

"他說的可是屬實?"

齊穆一聲冷喝,讓趙慶軍從實說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大長老,你也別問了,人是你安排來的,問了也是多余,還是由我來問吧,趙慶軍只要點頭確認,我說的是對的,就點點頭,錯的就搖搖頭就可以了."

林奇繼續打斷他們,不給他們串供的機會,這讓四方那些人,小心髒普通普通跳.

在賭髓大會林奇坑了三大超級實力,畢竟見到的人,只有那麼千人左右.

很多人都是道聽途說,今天能親眼所見,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

"你說!"

齊穆忍著怒氣,他堂堂武聖,居然陷入這種境地,出手也不是,不出手也不是,四周都是人,也不敢用太強硬的態度.

"趙慶軍,你我是不是在船艦上認識的?"

林奇問出第一個問題,趙慶軍沒有猶豫,點了點頭.

"在船艦上,我是不是搶走了你的金烏?"

繼續問道,這些問題都很正常,趙慶軍不假思索的點頭,金烏他的確想要,被林奇搶走.

"後來出現了珊瑚極品玉髓,又被我買走,你是不是懷恨在心."

這句話問的有些惡毒,趙慶軍不知道該點頭還是搖頭.

搖頭豈不是不承認林奇買走了珊瑚極品玉髓,點頭間接承認自己對林奇懷恨在心.

"是!"

趙慶軍還是點了點頭,從嘴里蹦出一個字出來."到了雷鳴島,你發現我之後,第一時間帶來執法隊,想要將我活捉,在聽到議論,我身上還有其他寶物,你萌生把我活捉的念頭,是也不是."

林奇突然加重了語氣,趙慶軍心神一晃,勉強的點了點頭,林奇說的沒錯,的確想將他活捉.

"到時候縱然宗門怪罪下來,有這麼多寶物,宗門不但不會怪罪你,反而會獎勵你對不對?"

一下子問了很多問題,都是趙慶軍內心所想,其實在場很多人,都明白趙慶軍此刻的想法,這也無可厚非,換成他們,也會這麼做.

"對!"

這一次林奇含帶超強的靈魂之力,進入到了趙慶軍的魂海,一舉擊潰他的信心,脫口而出.

這下子人群炸開了鍋,趙慶軍親口承認,看齊穆怎麼解釋.

"沒有,我只是檢查你有沒有拜帖,跟什麼寶物完全沒有關系."

趙慶軍慌了,剛才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脫口而出,一旦落實,雷鳴宗的聲譽全毀了.

"就算你說的沒關系,查看拜帖,需要十人一起圍攻嗎?"

林奇譏諷一句,不論說什麼,現在都不重要了,趙慶軍搶奪寶物的借口,已經落實.

這下子問住了趙慶軍,十人一起圍攻,單純只想看拜帖嗎?

齊穆也是眉頭緊皺,來者都是客,縱然沒有拜帖,檢查一下身份,如果身份正常,贈送一枚拜帖也無所謂.

"大長老,別聽他一派胡言,此人在內陸,騙走了宮家等人十六億的靈石,如今到了雷鳴島,不知道出于什麼目的,你千萬不要相信他."

趙慶軍突然蹦起來,在被林奇套下去,雷鳴宗的臉真的要丟盡了,恐怕大長老都不會饒他.

"你是林奇!"

聽到這個消息,齊穆眼神一縮,這次內陸發生的事情,雷鳴宗已經知曉,林奇大名,那可是響徹整個六重天.

"前輩有何指教?"

身份暴漏,那是遲早的事情,倒也沒在意,在場恐怕除了齊穆不知道,就沒有不知道他身份的人.

對于齊穆的表情,林奇早就猜到,自己的大名,應該傳到了東海.

"你怎麼會出現在雷鳴宗!"

如果說前幾日聽到林奇這個名字,齊穆只是嗤之以鼻,認為言過其實,有人故意放大事實,宣揚此人.

今日一見,才知道事情絕不簡單,三言兩語,就被他汙蔑了一頓.

看四周眾人表情,今天他是脫不了干系了,必定被扣上一個搶奪寶物的名聲.

林奇這一計使用的太精妙了,利用宮家跟玉皇宮的人,牽制住了雷鳴宗,無法對他動手.

而玉皇宮的人,也不敢在雷鳴宗對林奇出手,形成了一種奇怪的平衡局面,誰也不願意打破.

雷鳴宗出手,更坐實了林奇剛才所說,為了搶奪寶物,對一個後輩動手.

要是任由林奇離去,這個臉也找不回來了,讓雷鳴宗處于尷尬境地.

在雷鳴宗的地盤上,林奇要是被宮家還有玉皇宮的人帶走,雷鳴宗一樣丟人,這里是他的地盤,林奇是應邀而來的客人,連安全都保證不了,雷鳴宗以後如何立足.

道理大家都明白,只是想不到,林奇居然做的如此巧妙,讓天下勢力,都圍著他轉,卻不敢奈何他.

這不僅僅需要實力,也需要強大的智慧,林奇做到了.

這也是姜離對林奇豎起大拇指的原因之一,齊穆的出現,正好修正了林奇的計劃,沒有他的出現,林奇今天還真的難以脫身.

法不責眾就是這個意思,要是宮家聯合玉皇宮以及汪家一起出手,雷鳴宗還真的沒有辦法,總不能跟三家一起撕破臉皮.

現在齊穆出現了,宮家的人不敢在造次,頂多嘲諷一番,卻不敢對林奇出手.

齊穆臉色無比的難堪,他也看出來了,自己被林奇利用了,成了他的擋箭牌.

"你的拜帖何在?"

齊穆深吸一口氣,堂堂武聖,被一個七品武尊利用,心里非常不舒服.

"我義兄是柯家家主,我跟他一起來的,不信你們可以查證!"

這一點林奇沒有隱瞞,誰敢在這個時候,沒有拜帖,閑的沒事跑到雷鳴宗來,豈不是沒事找死.

"既然你是受邀而來,那就是我雷鳴宗的客人,這里人多,請移步說話."

齊穆也不好再說什麼,已經被人利用了,難道要反駁,那更是解釋不清楚了.

"齊穆,這小子要是跟你走了,還不任由你拿捏,所有寶物,都會落入你雷鳴宗之手."

齊穆本打算,帶走林奇,這樣最起碼挽回了雷鳴宗的名聲,偏偏這個時候,宮家的長老出現了.

事情是越鬧越大,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在這里,玉皇宮的宗主也出現了,他沒見過林奇,但是畫像可是看了很多遍.

每日恨不能食其肉,喝其血,在他的地盤上,經過調查,陶京是林奇所殺.

汪家家主,海王府宗主等等,都收到宗門弟子的消息,紛至遝來.

雷鳴宗的千年盛典還沒開始,出現這樣的事情,驚動了整個雷鳴宗.

雷鳴宗主雷破正在大殿接待眾位客人,卻發現這些客人一個個離開,都有急事,露出怪異之色.

柯文生等了半天,這個義弟也沒回來,有些著急,順著人流,也進入這里.

當看到義弟被人圍攻義不容辭的站出來.

"義弟,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

這危機關頭,柯文生沒有退縮,反而站在林奇身邊,讓林奇大受感動,誰都看出來了,林奇這是在跟整個天下為敵.

"多謝大哥關心,憑這些人,還奈何不了義弟!"

林奇心中一暖,示意大哥走到一邊,這件事情因他而起,不想連累柯家.

"不行,既然我們義結金蘭,義弟的事情,就是哥哥的事情,我不能讓你獨自面對."

柯文生解開了心結,一身浩然正氣更加濃烈,似乎有突破武聖的跡象.

"多謝大哥!"

林奇感激的說了一句,有大哥這句話足以.

雷破在大殿坐不住了,一名弟子匆匆跑進來.

"啟稟宗主,演武台出現了重大事情,還請宗主前去一觀!"

前來參加盛典的宗主還是家主,紛紛離開,雷破就覺得不對勁,神識一動,覆蓋整個雷鳴島,臉色一變,身體隨後消失,出現在演武台上空.

上篇:第六百六十七章 挖坑     下篇:第六百六十九章 以天入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