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七百一十九章 阮家  
   
第七百一十九章 阮家

日子是無聊的,也是充實的,這幾天趕路,大家的修為,在不斷提升.

修煉到了後期,每提升一步,都千難萬難,特別是武聖境,七重天不少,甚至很多,大部分都是低級武聖.

能百來歲突破到高級武聖,那都是不錯的天才.

武聖壽命五六百歲,一百來歲的高級武聖,的確有驕傲的資本.

距離阮家的區域越來越近,林奇聽到關于阮家的消息自然也會越來越多,更多的人提及阮家,則是歎息.

"小兄弟,我勸你還是別去阮家了,現在那里很亂!"

一名老者一副語重心長的口氣,畢竟林奇還年輕,沒有必要進入權利爭斗的漩渦,以免被波及進去.

哪怕是一個外人,有時候也會被無辜的牽連,所以勸慰林奇,趕緊離開.

"老前輩,晚輩初來乍到,打算去阮家找一個人,希望老前輩指點一番."

給老先生倒了一杯酒水,十分客氣的問了一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連外人都要牽連.

"小兄弟,我看你心地善良,也不像是大奸大惡之輩,不然我也不會告訴你,阮家現在自身難保,所以有多遠,就離多遠."

老者歎息一聲,似乎在替阮家可惜,眼神有些落寞.

"前輩為小子擔心,小子十分感激,不過這次阮家之行,牽扯小子親生父母,所以阮家必須要去,前輩只要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即可."

林奇一臉決絕之色,阮家之行,迫在眉睫,耽誤不得,以免父母卷入漩渦之中.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一年前阮家突然劇變,阮永行突然抱恙,身體上出現奇怪的黑斑,短短幾月,就失去了行動能力,家主之位,無奈之下,交予自己的弟弟阮永山暫時打理."

"禍端就是從這時候開始,阮永山臥薪嘗膽三十年,一直想要搶到家主之位,在代理家主這段時間,給家族上層來了一次大換血,從而引發家族劇變,一個巨大的陰謀形成了."

"阮永行萬萬想不到,自己的親弟弟居然會如此,平時的時候,兄弟兩個親如手足,從未表現過出來異樣,但是這一次,完全變了一個人,那些支持阮永行的人,自然不願意,雙方就產生了沖突."

老者說完頓了頓,喝完了杯中的酒,林奇繼續給添上.

"接下來幾個月之中,兩個派系不斷爭斗,越演越烈,最終演變成打斗,導致雙方崩裂,阮永行雖然不能行動,掌控家族這麼多年,身邊培養了不少高手,最終將阮永山鎮壓了下去,趕出阮家."

"原本這件事情也就到此結束,阮永山帶走一批忠心的家屬,居然在一個月前,聯合了焚月谷,給阮家來了一次強大的沖擊,對阮家是一次極大的傷害."

老者說道這里,已經不用繼續往下說了,林奇基本清楚了,果然跟自己猜測的差不多,為了家族之位,導致兄弟反目成仇.

聽老者的語氣,阮家在焚月谷的幫助下,受到了強烈沖擊,目前在全力防禦,很多產業,都被阮永山給占領.

目前阮家收入明顯是入不敷出,加上家主身體莫名其妙的渾身長斑,不能動彈,更是雪上加霜.

只要阮永行能站起來,以他二品武神的能力,絕對可以重振阮家,可惜事與願違,身體一天不如一天.

堂堂武神得出這樣怪病,林奇還是第一次聽說,武聖基本都是百毒不侵,何況是武神,幾乎百邪不侵了,毒素完全威脅不到他們的身體.

告別了老者,林奇打算把她們四人安排在離阮家百里之外的一座云城,自己獨自一人前往阮家.

雖然她們四人很不滿意,在林奇耐心的勸說下,還是答應了林奇.

要是有什麼危險,林奇一個人逃走也比較方便,帶著她們四人,反而是個累贅,這次阮家的事情,可大可小.

休息一天,將精氣神全部恢複之後,林奇消失在云城,按照老者給的路線,阮家應該在南面,只要到了那里,就能看到,整個阮家,占地幾十萬畝,不弱于一座龐大的城池.

飛掠高空,化為一道流星,正如老者所說,阮家很好找,一眼就看到一片巨大的建築群.

典型的家族式建築,在正前方,出現一個巨大的牌坊,應該到了阮家的地界,縱身掠下,出現在牌坊下面.

往常這時候,人來人往,很是熱鬧,畢竟阮家也要做生意,外人也要進來,真正的阮家核心在里面,外面都對人開放.

踏入牌坊,一股蕭殺之氣彌漫,這里應該殺過人,導致蕭殺之氣還未消失.

偶爾的遇到幾名阮家弟子,都匆匆而過,似乎很急,林奇也沒攔著,繼續往里深入.

穿過長長的青石街道,進入到連綿的建築群,兩側還有不少店鋪,作為家族弟子,不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一樣要自己努力,來賺取資源.

不論是家族還是國家,都有一個完善的體系,來形成運轉,保證家族長久不衰.

弟子每個月可以領到相應的資源,想要更多,就需要對等的條件,例如做出對家族有貢獻的事情,或者做任務等等.

每個地方的要求都不一樣,基本大同小異.

商鋪大部分都是阮家的,也對外開放,外人一樣可以前來購買,在阮家外圍,駐紮跟多外人,他們都跟阮家的人做生意.

只有最核心區域,那是阮家禁地,任何人不得踏入,只有嫡系弟子,才能住在那里.

走了約莫一炷香的時間,前面出現一層黑壓壓的人群,大概有幾千人聚集在一起,還傳來呼喝聲,應該有人在打斗.

林奇加快了腳步,三步並作兩步,站在人群之中,好不容易擠進去,發現在街道中央,搭建一個擂台,上面有兩人正在比武.

"砰!"

隨著林奇靠近,擂台上的兩人分出了勝負,一名青年,被對手一拳打飛,落在了擂台下面,生死不知.

"阮靑岳,這是第五場了,你們連輸五座鋪子,阮家年輕一輩,難道就再也找不出天才了嗎?"

循聲望去,在擂台一側,站著一群人,一個個趾高氣昂,聲音朝另外一側傳過去.

林奇隨著聲音的波動,朝對面看了過去,眼神一掃,突然渾身一震,猶如雷擊一般.

"父親!"林奇心里在吶喊,卻沒敢喊出來,此刻擂台上又有人登上去,四周響起陣陣轟鳴,沒有人注意到林奇.

"阮靑猛,你這個敗類,以為這樣就可以搶走屬于阮家的東西嗎."

對于他們之間的談話,林奇完全沒聽進去,目光死死的盯住父親,四年沒見,父親氣息更加強大了,也更穩重.

此刻眉頭緊皺,似乎有很大的心結,在他身邊,還站著一名美婦,年若四十許左右.

沒有閉月羞花之容,卻有端莊優雅之姿,臉色透著蒼白,應該最近些日子沒休息好,依偎在林鶴身邊.

林奇腦袋嗡嗡作響,難道她就是自己的母親嗎?

眼神之中,冒出一層水霧,快二十年了,母親這個詞,只有在夢里出現過.

每到深夜,林奇獨自一人,都在想母親長什麼樣子,內心的渴望,被他隱藏在心底足足四年多時間,今日終于見到母親了.

沒有那種雍容華貴,也沒有那種驚才絕豔,一個普普通通的婦人,只是要比正常女子漂亮許多.

卻給人一種極其親近的感覺,越普通,越簡單,才透著真正的不平凡,這是林奇的理解.

血濃如水,這種親情,不論相隔多遠,都無法割舍.

站在對面的阮素素,秀眉微蹙,不知道為何,她心里有些隱隱作痛,仿佛有某個聲音在喊她.

抬頭朝四周看了過去,發現都是家族面孔,以及阮靑猛帶來的人,在林奇臉上,也只是一帶而過,瞬間被擂台上的戰斗給吸引走了.

既然母親跟父親就在對面,林奇也不著急了,這次朝擂台上看去,站在母親這一方的阮家弟子,又被對手掀飛下去,跌落擂台,生死不知.

"阮靑岳,還有沒有人上台,阮家在你們手里,遲早都會滅亡,還不如乖乖的把所有產業交出來."

阮靑猛肆無忌憚的大笑,在阮永山的帶領之下,他們分離出來的阮家,如今發展迅速,只是產業極少.

"兄台,這里發生什麼事情了?"

林奇朝身邊一名咬牙切齒的青年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雙方要在擂台上比斗.

"家門不幸……"

這名青年也許是心中壓抑了太多的怒火,終于有個人可以傾訴,把這里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林奇說了一遍.

像是倒豆子一樣,短短盞茶功夫,林奇終于捋順清楚了,到底怎麼回事.

原來阮永山帶著一半的族人離開之後,重新建立了家族,短短半年,發展迅速.

可惜底蘊太淺,唯一的辦法,是占領阮家產業,雙方為了一些基業,打斗不下數十次,造成了大規模傷亡.

最後無奈之下,雙方都不願意讓傷亡擴大,定下來這麼個規矩,在這里比武,年齡不得超過三十歲,由年輕一代弟子比斗,贏一場對方輸掉一座商鋪.

為了保留家族香火,免得繼續厮殺,雙方都同意下來,已經比斗了六場,都被阮永山這邊占據優勢,輸掉了六座店鋪.

這些店鋪,都是阮家根基,一旦輸掉,對阮家來說,幾乎是毀滅的打擊,沒有資源供應,一點點自然聚會衰竭.

上篇:第七百一十八章 七重天     下篇:第七百二十章 阮家之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