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七百二十章 阮家之辱  
   
第七百二十章 阮家之辱

阮家經曆千年發展,血脈早已稀薄,甚至一些人已經出了五伏,除了姓阮之外,跟祖家沒多大關系了.

阮永山在三十年前,就開始布局,嫡系能拉攏的人極少,大部分都是大哥阮永行的心腹,只是拉攏到一小部分人.

但是旁支,被阮永山這些年不斷拉攏,這次分離出去,嫡系倒不是很多,旁支拉走了數萬人.

站在擂台上的青年,是阮家幾百年不出現的天才,叫阮玉,不過是旁系弟子,當年他爺爺翻了大錯,被家主廢掉修為,一直懷恨在心.

這次跟隨了阮永山一起背叛家族,他們這一脈,幾乎全部走乾淨.

阮家本來這幾十年就在走下坡路,加上族長莫名其妙的臥床不起,導致阮家人才凋零.

這次的分離,阮永山帶走了許多天才,都是年輕一輩的佼佼者,對阮家來說,幾乎是致命的打擊.

理清楚所有信息之後,林奇深深歎息一聲,沒想到阮家這些年,經曆了這麼多事情,哪怕是千年世家,一旦有蛀蟲出現,傾滅那是遲早的事情.

"阮永山太狡猾了,知道我們阮家低于三十以下沒有太多高手,故意用年齡限制住了,在輸下去,恐怕阮家真的凶多吉少了."

身邊青年焦急萬分,很多人都跟他一樣,咬牙切齒,阮永山就是鑽這個漏洞.

逼著阮家不答應也得答應,不然就是懦夫,到時候聯合焚月谷,在一起滅到阮家.

無奈之下,才答應這個條件,如果提升到四十歲以下,阮家倒也不懼怕,畢竟阮家還有不少天才.

只是年輕一輩,沒有出類拔萃的人物,倒是分支,出現幾個妖孽,都被阮永山拉走了.

分支出現妖孽,很難進入嫡系,導致他們內心不滿,因為血脈稀薄的原因,享受不到嫡系的待遇,內心自然會不平衡.

這也是八重天很多大家族,只要分支有自立門戶的資格,立即分離出去,相當于分家一樣.

以後祖家有難,分支一樣不會袖手旁觀,分支有難,祖家也不會不管,這樣才能讓一個家族,長久的發展下去.

六座商鋪,每一座都是阮家的命脈,輸掉一座,意味這阮家會有很多人失去口糧.

原本阮家弟子都風雨飄搖,加上阮永山許下無數承諾,資源翻倍等等,讓阮家很多弟子動心.

在哪里修煉都是一樣,特別是那些在家族不受重用的一些人,如果資源在受到縮水,更加刺激他們離開阮家,投入阮永山的懷里.

面對阮靑猛的層層挑釁,阮靑岳氣得咬牙切齒,家族年輕一代,能拿得出手的基本都上去了,根本不是阮玉的對手.

"阮靑岳,時間快要到了,要是沒有人在登台,剩下四座商鋪,自動劃給我們."

今天比斗是十場,已經輸掉了六座,要是沒有人繼續登台,剩下四座自動判輸.

而且林奇還得知,今天賭的是商鋪,明天則是礦脈,一天比一天大,這樣下去,阮家遲早都會輸空.

阮靑岳那邊,一個個垂頭喪氣,四十歲以上的高手倒有不少,可惜年紀超了,無法登台.

阮永山這一招玩的太狠了,阮家答應也大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不然聯合焚月谷,一起襲擊阮家,損失只會更大.

下面那些青年弟子,一個個垂頭喪氣,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樣,提不起精神.

面對阮靑猛的冷嘲熱諷,只能怒目而視,卻無可奈何,阮玉像是高傲的孔雀,作為旁支,這些年一直沒有享受到嫡系的待遇.

哪怕他是天之驕子,也頂多受到家族格外關注,跟真正的嫡系相比,還是有些差距.

這沒有辦法,一個家族,首先要保證最純正的血脈流傳下去,分支能出現妖孽弟子,一般都會受到家族重用,必須要經曆一段考察期.

只要經得起考察,相信每個家族,都會重點利用,林奇從阮玉臉上看到了桀驁不馴.

此人一定是心胸狹隘之輩,難怪阮家不會重用,一個強者,不僅要有堅忍不拔的性格,以及不屈的精神,才能真正的屹立大陸.

"一群垃圾,仗著自己是嫡系,現在卻裝作縮頭烏龜,我呸!"

如林奇猜測,阮玉開始打擊阮家,既然離開了,就要徹底脫離,在新的環境,他想要受到重用,必須拿出讓人利用的價值.

沒辦法,在這個大陸,強者為尊,被人呵斥兩句,只能忍著,上去也是找死,那六人現在生死不知,估計也是廢了.

"阮玉,枉家族培養你這麼久時間,居然做一個吃里扒外的走狗."

下面終于有人忍不住了,被一個分支的小子嘲諷,任誰也受不了.

"你也不服氣,有本事上來,既然沒膽子,就老老實實滾一邊去."

阮玉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橫掃一圈,最後將目光落在了林鶴跟阮素素身上.

"現在誰願意脫離阮家,加入新家族,家主會賞賜大量修煉資源,留在這里,只會慢慢死去,機會只有一次,錯過了就後悔去吧."

阮玉居然當著所有人的面,拉攏剩余的阮家弟子,讓更多的人仇恨.

"阮玉,夠了!"

阮素素一聲冷喝,作為族長的女兒,從阮永山分離出去之後,家族大小事情,都是她在處置,阮玉當著她的面,公然挑釁,終于忍不住了.

"按照輩分,我應該喊你一聲姑姑,事情到了這一步,你們難道還不醒悟嗎,老家主身體欠安,沒有武神坐鎮,阮家遲早都會衰敗."

面對阮素素的冷喝,阮玉不屑一顧,繼續說道,語氣之中,充滿嘲諷.

"阮玉,你太放肆,阮家底蘊豈是你所能揣摩,今天不過仗著年紀限制,等到了明天,一定要讓你們好看."

一名四十來歲的男子走出來,明天的約斗定在五十歲以下,這樣阮家機會大大超過阮永山這一脈,有可能扳回一局.

"笑話,先過了今天這一關再說吧,如果沒人上台,今天十場,就算我們勝."

阮玉依然是冷嘲熱諷,沒有人上台,幾乎能上的,都上去了,三十歲的二品武聖,的確有驕傲的資本.

六重天除了林奇這個怪胎之外,也只有小雪二十來歲達到了武聖境.

放眼整個六重天,哪怕齊心沒死,也二十六七歲,如今也不過達到一品武聖,想要三年突破二品,難于登天.

像宮鎮峰年紀輕輕就達到了一品武聖,一直活到三百來歲,才成功突破二品,也就是說,越到後期,每提升一級,非常之難.

七重天仗著資源豐富,底蘊深厚,也需要幾年提升一個等級,一些庸才,十年八年,也在原地踏步.

加上阮玉天賦奇高,剛才上去的三品武聖,都被他輕松擊敗,阮家三十歲以下,找不到合適的人選了.

不然以阮玉這幅面孔,估計早就上去被人狠狠的刪下去.

"阮素素,你現在是代理家主,現在可以宣布,今天十場我們贏了!"

阮玉直呼其名,連最起碼的尊稱都沒有,讓林奇露出一絲殺意.

阮素素是他的母親,林奇不容任何人褻瀆,誰也不行.

這輩子,林奇要守護自己的親人,那就是他的逆鱗,誰敢觸碰,只有死,沒有第二個選擇.

阮素素很為難,畢竟是一介女流,目光之中,透著一絲傷感,卻無可奈何,看了一眼四周,大家都低下頭,不敢正視阮素素的眼睛.

林鶴雙拳緊捏,卻幫不上忙,他並非阮家的人,但看到自己妻子受人欺辱,作為丈夫,眼神之中,露出冷冽的殺意.

"阮玉,你不要欺人太甚!"

林鶴大喝一聲,讓阮玉收斂一些,畢竟身體里面,都流淌阮家血脈,得饒人處且饒人.

"你算個什麼東西,這里有你說話的地方嗎,不過一個一重天跑上來的垃圾,真給阮家丟臉了."

阮玉一番話,徹底激怒了林奇,剛才是羞辱母親,現在是羞辱父親.

阮素素當年為了逃避聯姻,跑到了一重天,認識了林鶴,才有了林奇.

這件事情,在阮家已經不是什麼秘密,林鶴雖然身在阮家,卻沒有任何地位,很多人都對他持有敵意.

當年要是阮素素跟焚月谷少主聯姻,阮家也不會落到這份田地.

被人羞辱,林鶴臉上青筋一根根露出來,阮素素怕丈夫怒火動心,握住他的手,示意不要生氣.

只要有她在,在阮家誰也休想動他一根汗毛,這個家族,還輪不到別人說的算.

"我今天就欺人太甚了,你們能奈我和,有本事上來跟我打一場,不然就別在這里丟人現眼."

阮玉絲毫不怕,今天不狠狠打擊一番,再也沒有機會了.

"侮辱長輩者,殺無赦!"

林奇忍不住了,滿腔的怒火,仿佛都要給他點燃,在忍下去,恐怕就枉為人子.

一步掠上擂台,站在阮玉面對,冰冷的殺意,肆無忌憚的釋放,幾乎籠罩整個擂台.

誰也不清楚,怎麼突然冒出一個人,似乎並不是他們阮家的人.

只有一人,當看到這個人之後,渾身猶如雷擊,雙手突然捏緊,阮素素握著丈夫的手,突然被丈夫捏的生疼.

上篇:第七百一十九章 阮家     下篇:第七百二十一章 母子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