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七百二十四章 佉龍香  
   
第七百二十四章 佉龍香

把自己親人推到前面,沒有絕對的把握,任誰也不會去做.

阮青峰也不是傻子,見到自己外孫,把他往火坑里推,要不是家族要承受滅頂之災,誰敢打林奇的主意,他第一個沖上去.

"不如這樣,林奇作為替補如何,一旦出現其他狀況,由他頂上去,如果不需要,那則是更好."

阮靑岳想了想,相信了阮青峰,都是一起長大的,阮青峰不是那種無故放矢的人.

阮素素也不好在說什麼,也許用不到林奇出戰,站在家族大義面前,她選擇了屈服,一旦阮家真的被滅,她們母子,估計也好不到那里去.

"奇兒,明天看你的了."

阮青峰走到林奇面前,語重心長的說道,惹來林奇一個大大的白眼.

要不是看在母親的面子上,林奇早就罵回去了,有這樣坑自己的外孫的嗎.

自己是來找父母的,跟你們阮家有個屁關系,要不是身體里面有阮家一半的血脈,林奇才懶得淌這趟渾水.

事已至此,他也不好在說什麼,阮家要是真的被滅了,母親恐怕這輩子也不會有笑容了,為了他們一家將來能和和睦睦在一起,只能勉強答應.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在利用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還是惡狠狠的說了一句,沒辦法,誰讓他是晚輩,又不希望看到母親整日哭哭啼啼,只能答應了,解決掉了阮家的麻煩,才能真正帶著父母離開阮家.

"一次,絕對是一次!"

阮青峰居然給陪著笑臉,哪里有舅舅的樣子,阮素素破涕為笑,心情也好了一些.

一場家宴結束了,大家的心情還是沉重的,對明天的結果,誰也無法預知.

不論是阮家,還是阮永山,都堅持不了多久,除非一方倒下去,才能化解彼此的尷尬境地.

阮家不倒,阮永山拿不到資源,養不活那幾萬人,不用阮家出手,就會四分五裂.

要是拿到了礦脈,阮家也會陷入困境,結局也是一樣,明日一戰,那是玩命,誰也輸不起,輸了意味著滿盤皆輸.

"奇兒,跟我去見見你外公!"

阮素素帶著林奇,穿過院子,准備去看看阮家掌舵人,一年前突發惡疾,臥床不起,除了神智還算清醒之外,渾身長滿奇怪的黑斑,渾身無力,無法起床.

在母親的帶領下,林鶴緊隨其後,阮青峰已經先行一步,小雪等人都安排好了住所,已經休息.

房間很大,里面站著十幾人,都是伺候老家主的,還有一股淡淡的藥味傳出,估計這一年,沒少試驗各種藥物.

阮青峰垂手站在一旁,聽到自己外孫來了,躺在床上的阮永行有些激動,可惜身體不能動,老淚流了下來.

當年的事情早就過去了,幾十年的時間,足以抹掉一切隔閡.

當年素素跑到一重天,跟一個凡人結合,生下一個孩子,阮永行大為震怒,甚至想要出手擊殺還在繈褓之中的林奇.

還是阮素素苦苦哀求,願意跟他回到家族,林奇小命才保住.

回到家族,被軟禁起來,說起來阮素素的命也夠苦的,當年為了躲避聯姻,才被逼無奈之下,躲避家族.

阮永行很內疚,看著當年繈褓之中的嬰兒,如今像是一株蒼松一樣站在床邊,淚水模糊了渾濁的雙眼.

自責跟內疚,讓阮永行撇過腦袋,內心像是撕裂了一樣,他從林奇身上,看到了素素的影子,慶幸當年還有一絲良知.

幸虧林奇不知道這些,要是知道,肯定不會前來見這個老家伙,當年差點殺死自己,管他是誰,林奇也不會給他好臉色.

"爹,今天幸虧奇兒出現,家族才保住了十座商鋪."

在老爺子面前,阮青峰就是一個乖兒子,把下午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讓阮永行頻頻點頭.

"奇兒,當年外公對不起你,我給你道歉了."

老頭子主動道歉了,內心的糾結,讓他很難受,說出來反而心里舒服了.

林奇看了一眼母親,想要知道答案,為何老爺子要給自己道歉,難道做了對不起自己的事情嗎?

阮素素緩緩道來,林奇臉色陰沉無比,原來躺在他面前的老者,當年瞧不起自己一家子,甚至差點出手廢了他,林奇氣就不打一處來.

"報應!"

林奇冷冷的說了兩個字,轉過身子,對待想要殺死自己的人,天王老子也不會放過.

要是老爺子現在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林奇不介意上去大戰一場,偏偏他現在毫無行動能力,像是一個待死的遲暮老人,林奇下不去手.

"奇兒,當年的事情不能怪你外公,是母親不對,你外公也是一時氣憤,如果他真的想殺你,怎麼可能讓你活這麼大,真實目的,是希望讓你們在一重天安安心心的過一輩子,不要牽連到阮家恩怨,才會這麼做."

阮素素趕緊解釋,以免這爺孫產生隔閡,目的是希望林鶴帶著林奇好好過日子,真要殺他,早就死了.

林奇心情這才好了點,老爺子也不容易,管理這麼大的家族,想要用女兒聯姻,發現女兒跟人跑了,沒發怒,還算有些良知,最起碼比上官孤強,這是林奇內心的想法.

"素素,父親對不起你們一家,奇兒怪我也是應該的,別怪孩子."

阮永行說完,咳漱幾聲,身體是一天不如一天,不希望自己的事情,影響到了下一代.

林鶴拽了拽林奇,把他重新拉到了大床面前,都是一家人,有什麼隔閡,這麼多年也該過去了.

作為當事人都能放下,林奇有什麼放不下的.

"你是不是去過亡靈谷!"

林奇不咸不淡的問了一句,簡單的掃了一眼阮永行的身體,淡淡的問道.

阮永行渾身一顫,他去亡靈谷的事情,誰也不知道,林奇從何得知,阮青峰站不住了,差點一頭栽倒.

七重天兩大絕地,哪怕是武神前去,也必死無疑.

亡靈谷,死人池,這兩個地方像是禁忌之地一般,亡靈谷還排在前面.

"父親,奇兒說的是真的,你去了亡靈谷."

阮素素站不住了,多少武神前往亡靈谷,無一例外都死在了里面,不知道埋葬了多少尸骨,父親跑進去做什麼.

"唉……"

阮永行深深的歎息一聲,被林奇一句拆穿,無法在隱瞞下去了.

聽說亡靈谷之中,生長一株亡靈花,誰能得到,不僅可以永生不死,甚至可以突破武神桎梏,進入新的境界.

只是傳說而已,誰也沒見過,進去的人都死了.

"父親不會也是被亡靈花吸引去的吧."

看父親模樣,阮素素猜的八九不離十,父親肯定去了,才惹來這種怪病.

"亡靈花只是傳說,我自然不會以身犯險,這件事情本不打算告訴你們,既然被奇兒看出來,我也不再隱瞞了."

阮永行一下子蒼老了許多,仿佛有很多事情,都瞞著兒女.

"不是染指亡靈花,那你想要去采亡靈谷周邊生長的血月果,要是我沒猜錯,你是不是受過傷,才無奈之下,去采摘血月果."

在林奇面前,阮永行就像是被人拔掉了衣服,赤裸裸的站在大家面前,什麼事情都瞞不過林奇.

已經無法用語言形容此刻的心情了,阮永行像是看怪物一樣看著林奇.

"奇兒,你怎麼知道."

阮永行徹底 慌了,到底自己外孫是個什麼妖孽,自己受傷的事情一直隱瞞,就是怕被家族的人知道.

家主受傷,這樣的消息一旦傳遞出去,會引起極大的轟動,甚至讓整個家族不穩.

為了穩住家族,受傷的事情,不敢跟人提及,悄悄的前往亡靈谷,以為在外圍沒事,摘到血月果,趕緊離開,還是被亡靈之氣侵蝕.

"不是受傷,那就是瘋子,沒有人願意去亡靈谷冒險,而且是受了內傷,因為血月果是治療內傷極佳的藥物."

林奇推測的非常准確,阮永行的確是受傷,連自己的兒女都瞞過去了.

"不可能,父親這幾十年,從未跟人交過手,怎麼會受傷?"

阮素素第一個站出來質疑,認為林奇說的不對.

"誰說受傷一定要跟人交手,難道修煉的時候,就不會受傷嗎?"

林奇當然沒有責怪母親,而是細心的解答.

"奇兒說的沒錯,我修煉出現岔子,導致心脈受損,如果不及時治療,有生命危險."

阮永行主動解釋清楚,的確是修煉出現問題了.

"沒那麼簡單,修煉出現問題,不會出現心脈跟脾肺一起受損,你修煉的時候,是不是密室里面點燃了其他東西."

林奇神識早就檢查了阮永行的身體,繼續說道.

"佉龍香!"

阮永行突然一個驚醒,似乎猜到了什麼,林奇點了點頭,果然有人暗算.

"永山啊永山,你好狠的心,沒想到百年前,你就開始謀劃這個家主之位了."

阮永行像是泄了氣的皮球,整個人一下子萎靡下來,氣色非常不好,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堅持到現在,已經是個奇跡了.

這一年多來,花費了無數天地靈藥,就是希望家主有一天能站起來,帶領阮家,走向輝煌.

上篇:第七百二十三章 家宴     下篇:第七百二十五章 血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