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七百二十六章 惹事精  
   
第七百二十六章 惹事精

阮靑猛卑鄙的手段,讓阮家所有人義憤填膺,誰也料想不到,他們會動用焚月谷的弟子,這樣阮家的勝算極低.

"你們違規,今天比斗我們不會參加."

阮靑岳當場拒絕,這還用比下去嗎,對方派來了三尊五品武聖,還比什麼.

阮家這邊想要拿到四場勝利,難于登天,除了阮澤有點希望之外,其他六人的希望都不大.

縱然贏下三場,也會輸掉今天的比賽.

"當初我們可是簽了協議,誰違背協議,等于放棄,既然你們阮家不敢比斗,那靈脈我們自會收取,誰敢不放,那就面對我們的怒火吧."

阮靑猛肆無忌憚的大笑,上次火拼,阮家傷亡很重,在焚月谷的幫助之下,阮家沒有武神坐鎮,實力大打折扣.

阮靑岳已經在跟家族高層商議,協議的確沒提,誰也沒料到,阮靑猛如此卑鄙,利用林奇昨天的事情,大做文章.

"比賽繼續,事已至此,還能如何!"

說話的是阮青峰,同意繼續比下去,不過他有個條件,林奇必須上場,不然家族輸掉,跟他屁關系都沒有.

其他人雖然還在猶豫,比下去還有贏得希望,如果不比,可能連希望都沒有了.

立即排兵布陣,先派四品武聖上去打頭陣,試試對方的深淺,在做安排.

阮梁第一個上場,四品武聖,實力不低了,阮靑猛嘴角發出一絲獰笑,一揮手,也是一名男子登台.

雙方都不陌生,以前見過幾次面,現在一個代表阮家,一個代表叛徒.

"阮鳴,你這個敗類,阮家哪里對你不好,居然想著背叛家族,真是我們阮家的恥辱."

阮鳴咬牙切齒,為阮梁不值,遲早有一天,阮家會殺光這些叛徒.

"廢話少說,阮家落在你們這些人手里,遲早都會衰敗,我勸你還是乖乖的認輸,我會讓家主收留你們這些可憐蟲,沒有武神坐鎮,阮家落魄那是遲早的事情."

很多人背叛家族,都看中了這一點,家主病了,阮家衰敗只是時間問題.

還不如跟阮永山出來,雖然不是二品武神,那也是一品,在七重天有立足之地.

單憑武神的名頭,就帶走了幾萬人,這也無可厚非,人依靠強者而生,這是自古以來的規則.

"哼,阮家傳承千年,豈能這樣容易衰敗,只有你們這些井底之蛙,才小看家族."

阮鳴沒有廢話,突然出手,手中長劍挽出朵朵劍花,想要拿下頭陣.

雙方瞬間戰斗到了一起,可能是彼此都很熟悉,修煉的都是阮家武技,一時半刻,打的不可開交,想要分出勝負,還需要一段時間.

林奇細細觀戰,兩人每一個武技變化,都映入眼簾,如果他上場,該如何出手.

足足戰斗了一炷香時間,誰也奈何不了對手,倒是給彼此累的氣喘籲籲.

"阮鳴,如果那就這點本事,接下來就准備受死吧!"

阮梁冷笑一聲,手心出現一枚奇怪的丹藥,一口吞服下去.

"不好,增力丹!"

阮靑岳看清了,這是焚月谷的獨門秘藥,吞服下去,可以增加三成力量,對身體還沒有副作用.

不像一些其他丹藥,例如暴力丹,也可以增加力量,不過副作用明顯,是壓榨人體的精血,來換取力量.

增力丹則不是,單純的一種提升力量的丹藥,焚月谷就是靠這種丹藥,才一點點爬起來,成為一流勢力.

林奇也很好奇,這是什麼丹藥,從未聽說過,一般能增加力量的丹藥,大部分都是透支身體里面的能量.

透支過度,對身體損害非常之大,任何時候,林奇都不會服用這樣的丹藥.

阮鳴臉色很不好看,吞服了增力丹,阮梁的力量大增,無限與接近五品武聖,戰斗的天秤逐漸傾斜.

經過激烈戰斗,阮梁終于抓到一次機會,一劍重創阮鳴,兩人實力原本相差無幾,加上彼此都很熟悉,想要擊敗對手,並不容易.

阮梁仗著增力丹,在力量上壓制了對手,才獲得第一場勝利.

這讓阮家這邊,所有人沉默不語,已經意識到了不妙.

有焚月谷大力幫助,想要贏下這些叛徒,不是那麼容易.

"你們耍賴,打斗的時候服用丹藥."

一名阮家弟子看不下去了,大聲的呵斥,認為他們太無恥了.

"比斗協議里面可沒有說,不准服用丹藥這一項吧,有本事你們也可以服用."

阮靑猛身邊一名中年男子,帶著鄙夷的聲音,刺激阮家,讓很多人露出濃濃的殺意,卻無可奈何.

一旦大規模戰斗,焚月谷必定參與,那阮家弟子,很難抵擋.

最起碼在人數上,目前沒有焚月谷的多,加上缺少武神,阮家也不敢輕易大規模戰斗,吃虧的一定是他們.

阮鳴是被抬下來的,胸前一道長長的口子,非常醒目,鮮血橫流,很快被抬下去救治了.

這一次輪到叛家先上台,依然是四品武聖,至于焚月谷的三名五品武聖,一直沒動手.

這次登台的並非阮家的人,而是焚月谷的弟子.

勾了勾手指,懶得跟阮家廢話,讓他們趕緊登台.

"氣死我了,讓我上去收拾他."

阮大力忍不住了,從小就是一個暴脾氣,被逼到了這個份上,不論是作為阮家弟子,還是一個男人,被人鄙視,都會暴怒.

像是一頭雄獅,阮大力之所以叫這個名字,因為他天生神力.

第二輪上場,也是希望能扳回一局,這樣接下來的比斗才有希望.

"仗著一身蠻力而已,以為你上來,就可以擊敗我嗎?"

說話的男子叫邱公良,焚月谷內門弟子,實力非同小可,看似四品武聖,身體里面的氣血非常旺盛,最起碼林奇是這麼認為的.

"這一場阮家沒有機會."

林奇搖了搖頭,從一開始,阮家就錯了,一個千年世家,連這點把戲都看不穿,林奇不知道是替他們悲哀還是可憐.

也許這次阮永山的背叛,對阮家來說,只有好事,沒有壞事.

經曆這一難,阮家才會真正的成長起來,任何千年世家,還是宗門,不經曆生死危機,永遠不會長大.

聖殿經曆了三次危機,一次比一次強大,一次比一次更有凝聚力,林奇是親眼目睹.

阮家這千年太安逸了,他們的思維完全禁錮在某一個點上,無法在往前一步,這次阮永山的叛家,給阮家提了一個醒,這種安逸的日子,必須要摒棄.

"奇兒,你對戰斗怎麼看?"

阮青峰走過來,剛才看林奇喃喃自語,肯定看出一些苗頭,所以才出聲詢問.

"死的不要太難看就可以了."

林奇不忘打擊一句,經過一天多的觀察,林奇對阮家,真的提不起太多的興趣了,要不是母親家族,估計拍拍屁股早就走人.

"此話怎講?"

阮青峰知道林奇不會說大話,直言了當的繼續問道.

"你見過一群白癡斗得過一群狡猾的狐狸嗎?"

林奇鄙夷的說了一句,居然辱罵阮家的人是白癡,聲音不大,倒也讓很多人聽見,林奇這是要挑起民憤啊!

"小子,你罵誰是白癡."

場上戰斗還在繼續,阮家這邊卻炸開了鍋,林奇居然罵他們是白癡.

"說你們是白癡,都給你們留點顏面,換成我全部逐出家族,留你們在家族,除了吃喝浪費家族的資源,你們能做什麼."

林奇這次連阮靑岳都一起罵進去,這樣不對等的協議也去簽,不是白癡又是什麼.

阮靑岳的嘴角抽了抽,他從林奇話里的意思聽到了一些,似乎有些開竅,阮家確實太安逸了,安逸的讓這些弟子,失去了最起碼的思維能力.

打個最簡單的比方,把一只凶惡的老虎關在籠子里面,不讓它每天去搏斗獵殺食物,只要人來喂養.

時間一久,這頭凶狠的老虎,一定會失去它的獠牙,變得溫順無比,甚至思維都會慢慢退化,變成一個混吃等死的廢物.

按照林奇的思維,今天沒有阮永山,明天也有阮永水,阮永前等等,總會有人對家族不滿.

只要稍有野心的人,都不甘在平凡中死去,林奇現在有些佩服這個阮永山了,甚至迫不及待的想要見見他.

"小雜種,你罵誰是白癡."

許多阮家弟子圍上來,想要討一個說法,似乎林奇在阮家並不受人歡迎.

"只有白癡的人,才會質疑別人為什麼罵他是白癡,換成我,一定躲起來好好的思考一下,到底我的人生是什麼,混吃等死不是白癡,那你們告訴我,什麼才是白癡."

林奇無動于衷,阮青峰嘴角都歪了,恨不能上去狠狠的踹林奇一腳,剛到阮家一天時間,難道就要挑釁整個阮家的威嚴嗎?

縱然他母親,現在也無法做整個阮家的主,真不知道這小子哪根神經又搭錯了.

"眾位,奇兒只是一時胡說,大家不要介意."

阮素素狠狠的瞪了一眼林奇,朝眾多阮家弟子道歉,免得產生誤會.

"母親,一味的縱容,只會害了他們,想要壯大阮家,靠他們這幅德行,再給他們一千年,也超越不了現在的阮家."

林奇絲毫沒有客氣,把所有阮家弟子,打擊的體無完膚,阮素素今天才知道,自己這個兒子,真是一個惹事精.

上篇:第七百二十五章 血月果     下篇:第七百二十七章 罵你白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