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七百三十七章 生死一線  
   
第七百三十七章 生死一線

陣法突然加固,能聽到阮永山在外面咆哮的聲音.

"你們以為加固了陣法,就可以難逃一死嗎,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

阮永山怒了,一掌接著一掌,要比剛才強大數倍不止,陣法在晃動,像是一層淡淡的波紋,時刻都能崩滅.

"噗……"

一口鮮血從林奇嘴里噴出來,他負責陣法樞紐,承受的波動最大,大部分武神攻擊,都落在他的身上.

"奇兒!"

阮素素飛了下來,看到林奇滿身是血,突然大哭起來.

"我沒事!"

雙手繼續結印,加固陣法,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陣紋絲不動.

但是大家都清楚,林奇支持不了多久,已經吐了四口鮮血,臉色慘白,在這樣下去,林奇必死無疑.

林奇一死,陣法自破,到時候阮家還是逃不掉滅族的命運.

所有阮家弟子沉默了,阮素素癱軟的躺在林鶴的懷里,已經不忍看下去了,林奇成為一個血人.

"奇兒,放棄吧,阮家不欠你的,不應該讓你來送死."

阮素素幾度想要沖上去,阻止林奇繼續維持陣法,卻被阮青峰跟阮靑岳拉住了,他們幾人知道了老家主吞服了血月果,只要一炷香時間.

"小子,你可要撐住啊!"

阮青峰此刻心里也沒底了,雙拳緊捏,恨不能現在沖出去,跟阮永山大戰三百回合.

"放心吧,我死不了!"

還有一枚血月果在林奇身上,如果真的堅持不下去,只要有血月果,就可以修複傷勢.

抹去嘴角的血跡,對母親露出微笑,看起來卻像是厲鬼一樣,連頭上都沾染了血跡.

大陣外面的阮永山已經瘋掉了,瘋狂的釋放武神法則,一拳接著一拳,想要把林奇活活的震死.

阮家不論是弟子還是高層,都一片沉默,低著腦袋,沒想到阮家生死危機,要靠一個外人來化解.

他們的內心既痛苦,也內疚,這些年他們欠阮素素太多了,整整軟禁了十年.

不准離開家族,不讓母子相見,今天要不是林奇,恐怕他們現在已經是一具尸體.

"噗……"

又是一口鮮血噴射,已經夾雜一些內髒,林奇肉身強大的一塌糊塗,在武神的鎮壓之下,還是毫無抵擋之力.

"奇兒,娘求求你了,放棄吧!"

阮素素哭的快要暈過去,從見到自己兒子到現在,就吃了一頓飯,如今兒子身受重傷,阮素素心都要碎了.

傷在兒身,疼在母心!

林鶴睚眦欲裂,也在克制自己內心的怒火,如果可以,他不介意現在帶著兒子跟妻子離開阮家,從此以後,再也不踏入這個家族.

阮青峰拳頭都捏出血水,可想而知,此刻內心承受多大的痛苦.

原本還有很多嘲笑林奇的阮家弟子,此刻低著腦袋,內心在懺悔.

"林大哥,你千萬不要有事."

小雪她們四個,早就哭成了淚人,坐在林奇不遠處.

林奇下了命令,誰也不准靠近,誰靠近,都要死.

他的肉身都承受不住武神襲擊,何況是小雪他們,靠近陣法中樞,必死無疑.

虛空上的阮永山也打出了真火,以他堂堂武神境,居然破不開一個陣法,丟人丟到家了.

"姜兄,還煩你一起出手,早點破掉陣法,以免夜長夢多."

不知道為何,阮永山有些心神不甯,這種感覺讓他很不舒服.

"好!"

姜頃虹也很好奇,突然冒出一個青年,居然讓陣法突然加固,強度要比剛才強大三倍不止.

"轟隆!"

兩尊武神一起出手,讓原本波動不大的防禦罩,像是遭受了洪水猛獸撕咬一般,無數的裂紋出現了.

"哇……"

這一次林奇躺在了地面上,氣若游絲,已經支持不下去了,大陣岌岌可危.

"小子,快坐起來!"

阮青峰大聲的呼喝,讓林奇別倒下,距離一炷香時間,所剩無幾.

抹去嘴角的血跡,神識檢查了一下身體,慘不忍睹,估計沒有三兩年,是無法全部恢複了.

毫不遲疑的拿出血月果,一口吞服下去.

有了血月果,在重的傷勢,給他一炷香的時間,也能修複的七七八八.

在不吞服,林奇就要死在這里,血月果雖好,但也得先保住小命要緊.

當血月果一出,很多人瘋狂了,這可是寶物啊!

有了血月果,相當于多了一條命,在重的傷,哪怕只剩下最後一口氣,也能活過來.

不止是阮家弟子瘋狂,外面焚月谷以及叛家的人,露出了火熱之色,這等寶物,豈能被林奇一人獨占.

最震驚的自然還是阮永山,終于知道哪里不對勁了.

"姜兄,別在留手了,阮永行肯定得到了血月果,只要他恢複傷勢,我們都得死在這里."

阮永山大吼一聲,調出了全部力量,轟擊在防禦罩上,讓原本不堪重負的防禦陣,徹底破裂一個大洞,濃濃的殺意,從大洞轟下來,終于有人鑽過破開的裂縫.

"殺光他們!"

姜頃虹一聲怒吼,焚月谷的弟子殺了進來,阮青峰等人,立即沖上去,雙方第一時間戰斗到一起.

厮殺聲,吶喊聲,糾纏到了一起,鮮血狂飛,剛沖下來的幾人,被阮青峰直接斬殺.

只有一個缺口,不能大批的人湧進來,陣法已經無法修複了,林奇盤膝坐在原地,吸收血月果的能量,一切聽天由命吧.

隨著缺口的增大,阮家弟子不斷的補上去,用身體堵,也要堵住缺口,給家主拖延時間.

當看到血月果的那一副,阮永山知道,自己機會只有這一次,錯過了再也沒有機會了.

必須要趁著阮永行還沒恢複之前,將之斬殺.

"轟!"

又是一個缺口出現,更多的人湧進來,阮家上空,亂作一團,皮膚被刀劍劈砍的聲音,讓人渾身發麻,牙齒發酸.

小雪四人也加入到了戰團,卻被阮素素緊緊的保護起來,以免有什麼意外.

林鶴誓死守在林奇身邊,一旦有人靠近,立即將他震飛,決不允許有人靠近這里.

偏偏很多人,不斷的沖向林奇,血月果這個東西,讓人眼紅.

最多的還是焚月谷弟子,十多人一起沖向林奇,打算連人帶著尸體一起搶走.

"滾!"

林鶴幾乎拼著性命,跟十人戰斗,幸虧第一波沖進來的實力不是很高,說白了都是替死鬼,消耗阮家的實力,死的大部分都是焚月谷跟叛家的弟子.

"給我破!"

阮永山一聲大喝,防禦陣法終于破裂,看守幾個陣眼的老家伙,紛紛口吐鮮血,比林奇好不到那里去.

他們仗著修為深厚,才支撐到現在,實屬難得.

沒有了防禦罩,阮永山大步一踏,朝林奇伸手抓去,首先要搞清楚,他是如何得到的血月果.

眼睜睜的看著大手穿過無數人,直達林奇的肩膀,林鶴正要阻止,一道無形的氣勁,將他震飛出去.

大手距離林奇越來越近,林鶴束手無策,林奇也無動于衷,他現在忙著修複傷勢,況且武神一擊,他避不開.

哪怕冥神之盾,也抵擋不住武神的利爪.

"阮永山,你敢傷害我孩子,我跟你拼了!"

阮素素放棄對手,突然撲向了阮永山,居然是同歸于盡的打法,犧牲自己,也要救下林奇.

"臭婆娘,你以為可以攔得住我嗎!"

阮永山一聲冷笑,一揮手阮素素被掀飛出去,無法靠近,巨爪距離林奇只有幾米之遙.

林奇已經做好了死亡的准備,沒有想到還是晚了一步,在武神面前,他還是太弱了,弱小的可憐,跟一只螞蚱沒有兩樣.

阮素素哭了,站在虛空上,完全怔在原地.

林鶴猩紅的雙眼,幾次要沖上來,都被武神法則掀飛.

阮青峰也看到了,奮力的沖到近前,七品武聖面對一品武神的攻擊,如同蚍蜉撼樹.

所有人都認定了,林奇必死無疑,在武神手里逃生,可能性幾乎為零,沒有人可以做到.

姜頃虹准備大肆屠戮了,要殺光阮家所有弟子,被三名九品武聖長老攔住,頂多也能堅持幾個呼吸時間.

戰斗的天秤開始傾斜,剛才阮家的優勢,蕩然無存,焚月谷的襲擊開始了,有阮家弟子被砍死在腳下.

地面上血流成河,躺著數百具尸體,還在不斷的增加,這一次阮家的尸體越來越多.

阮素素流出血淚,一面是同族血脈,一面是自己兒子,突然一口鮮血噴出,昏了過去,這是怒火攻心,被小雪突然接住,放在了懷里.

無數人站在虛空上觀看,卻沒有一人站出來阻止,今天注定是殺戮之夜.

血月果的能量非常的恐怖,林奇還是低估了,九絕劍魂在肆無忌憚的吸收,肉身在飛速愈合,元神也在呼吸.

用不了多久,林奇的肉身,就能全部恢複,甚至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血月果無法幫著提神一個境界,卻讓林奇的肉身,達到了極高的程度,幾乎是不死不滅,只要剩下一口氣,都能活過來,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巨爪攜帶凌厲的勁風,林奇感覺耳膜作痛,這是空氣的爆裂聲.

眼看巨爪就要抓到肩膀上,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大喝出現.

上篇:第七百三十六章 趕回阮家     下篇:第七百三十八章 煉化血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