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七百五十六章 劃清界限  
   
第七百五十六章 劃清界限

阮鵬一臉哭訴,要求大長老給他主持公道.

"大長老,你可要替我們主持公道啊!剛才他打了我們一耳光,作為阮家弟子,我們憋屈."

阮心跟著起哄,希望把事情鬧大,這樣林奇在阮家,就沒有立足之地了.

"阮鵬,替換掉你的名額,是我做的決定,現在立即給素素道歉."

阮清水並沒有因為阮鵬的哭訴,而針對某個人,自己承擔了責任.

剛才侮辱阮素素的話語,阮清水聽在耳里,先拋開林奇不論,單憑侮辱長輩這一條,阮鵬就觸犯了好幾次.

"我不服,憑什麼我的名額要讓給他,難道就因為他是家主的外孫,就可以為虎作倀嗎."

阮鵬知道大長老會中立,也不指望大長老幫助自己出頭,只是質疑,林奇有什麼資格替換他.

"因為他的靈紋術在你之上."

阮青峰站出來,本打算說林奇的靈紋術在所有人之上,怕誇下海口,才臨時改成在你之上.

"笑話,他會懂得靈紋術?"

阮鵬一聲譏笑,論武道天賦,他也許不如林奇,畢竟四十多歲,才三品武聖,林奇超越他太多.

但是靈符一道,他很自信,同輩之中,也排在中游,憑什麼要換下他.

"他不但懂,而且懂很多,這也是我換下你的原因,因為你太浮躁,不適合靈符大比."

阮青峰也有強橫的一面,對林奇那是客客氣氣,甚至挖坑,但是對外人,絕不客氣.

"我不信,除非他能展示給我們看看,靈符之道在我之上,不然今天誰也別勸,我們之間只有一人能活著從這里走出去."

阮鵬把話說死了,要是林奇不能在靈符一道超越他,甚至要生死相向,很顯然要逼著阮素素三人脫離阮家.

阮清水看向阮青峰,阮鵬的要求沒有錯,可能方式方法有些過激,換成其他人,也會上來質問.

畢竟參加靈符比斗,這是非常露臉的事情,整個七重天的天才精英彙聚,一旦成名,以後地位將會無限提高.

要是能贏得幾場比賽,更是一輩子修煉資源不愁,這樣好機會被人拿走,誰心里都不舒服.

但是阮鵬沒有選擇交流的方式,用這種羞辱的方式打上門來,顯然是沒打算商談的意思,應該是針對林奇而來,傻子都看出來了.

"好,既然你要比,那就比一場,權當作為靈符大比熱身賽,也讓大家熟悉一下比賽的規則."

阮青峰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就當是賽前熱身.

"好,如果他贏了我,我自會道歉,要是輸了,不好意思,他們三個滾出阮家."

阮鵬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答應了比拼,要是林奇贏了,他就道歉,輸了則是離開阮家,從此以後跟阮家再無瓜葛.

阮素素目光一凜,也看出事情有些不對,阮鵬一個人,不敢說出這樣話來,一定有人在暗中指使他.

目光掃了一圈,很快落在三長老身上,發現他一直笑眯眯的看著事態變化,從未言語.

"難道是三長老安排的阮鵬前來搗亂?"

阮素素暗自猜測,這次叛家人員之中,分支很多派系,跟三長老都有血緣上的聯系,其中死得幾名阮家弟子,還是三長老的嫡系子孫.

雖然三長老沒有叛家,但是後期的表現,幾度讓阮素素懷疑,三長老已經不站在家族這一邊,就連那晚的大戰,都躲在了暗處.

這更加懷疑,三長老已經被阮永山策反,只是沒來得及脫離家族罷了.

阮永山被廢掉了修為,現在又沒有證據,阮素素只是懷疑而已,這個念頭很快拋之腦後,但願她猜測是錯的.

很快有人准備了東西,完全按照靈符大比上的要求,爭取達到百分百的相同.

"我們就不考核淨符,直接考核刻符,誰的靈符等級高,自然勝出."

阮青峰也不希望林奇暴漏太多的東西,打算一局定勝負,以靈符高級判定勝負,倒也合理.

林奇騎虎難下,想要殺人,卻不能殺人,母親不可能給他機會殺了這個阮鵬,只能等以後尋找機會了.

"不用比了,我鄭重的宣布一件事情,我不會替阮家參加靈符大比,我會以我自己的身份參加,跟阮家沒有任何關系,從此以後,劃清界限!"

經曆今天這件事情,林奇不想跟阮家在有任何的瓜葛,母親是母親,父親是父親,他是他,三者不應該連在一起.

"奇兒……"

阮素素渾身一震,林奇這是要脫離阮家,讓她心里隱隱作痛.

"母親,我只是說以後任何事情,跟阮家沒有關聯,並不是讓你也脫離阮家,我這次代表九天劍宗."

林奇安慰的說了一句,阮青峰也不好說什麼了,只是歎息一聲.

阮鵬做的太過分了,徹底激怒了林奇,沒當場將他擊殺,已經做了最大的忍讓,沒有人比他更了解林奇的性格.

要不是看在母親面子上,今天這里早已血流成河.

看看焚月谷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偏偏這些蠢貨認為林奇好欺負,仗著家主是他外公,卻不知林奇壓根不希望跟阮家牽扯上關系,反而會成為他的累贅.

以他天賦,阮家只能成為他的絆腳石,不出十年,必定傲立七重天,這是阮青峰給林奇的評價,到時候連阮家都要仰望他.

可惜這樣一個好苗子,被這群人活生生的糟蹋了,他如何不心痛,如何不怒,他也想殺人了.

"現在你們都開心了,我兒子徹底脫離了阮家,這就是你們的目的吧,我兒子就住在這里,誰敢攆他走,休怪我無情."

這是阮素素最後為林奇爭取的底線,要是離開阮家地盤,焚月谷必定反撲,阮素素同意林奇撇開阮家這層關系,兒子住在母親這里,天經地義.

誰也沒說話,默認了阮素素這番話,既然林奇不是阮家弟子,就無法代表阮家,那阮鵬的名額,自然歸還回去.

"都給我滾回去!"

阮清水情緒也不好,大聲呵斥一句,那些弟子三三兩兩都離開了,目的達到了,留下來做什麼.

"舅舅,替我九天劍宗報個名,一人參加!"

林奇扔出一枚令牌,上面雕刻一把長劍,散發出驚天劍氣,這是九天劍宗至高無上的象征.

說完之後,林奇轉身回屋,想要自己一個人靜一靜.

阮素素心都碎了,看著兒子背影,心里像是有刀子切割的一樣疼,林鶴緊緊的將她摟進懷里.

"奇兒做的沒錯,換成任何人都會這麼做,既保全了阮家,也捍衛了自己的尊嚴,真的分出輸贏,到時候誰也下不來台."

林鶴帶著安慰的語氣,支持林奇的做法.

不論剛才誰輸誰贏,到時候難堪的都是阮素素,還不如趁著這個機會,徹底攤牌,以後任何事情,跟阮家都毫無關系.

阮素素何嘗心里不清楚,只是替兒子心疼,一個人要承受這麼多.

這些年已經虧欠林奇太多,如今母子團聚,依然要讓兒子來承擔,身為母親,她很內疚.

接下來兩天,林奇誰也不見,把自己關在屋子里面,很顯然阮鵬羞辱母親的惡氣還沒發泄出來,屋子里面的桌椅早已被無形的氣勁給震碎.

殺人很簡單,當仇人站在眼前,卻不能擊殺,需要強大的承受能力.

"阮鵬,你必死!"

捏緊的拳頭陡然放松,兩天的沉澱,林奇的情緒終于緩和下來,明天就是靈符大比,他要代表九天劍宗,容不得一絲一毫的差池.

比賽規矩昨天阮青峰已經送過來,已經成功報名,阮家也是主辦方,自然有辦法同意林奇的參加.

每個參加的隊伍,都要拿出對應的獎勵,林奇這次拿出六重天三條靈脈,外加其他東西,暫時還不公布.

這就是一場賭局,七重天太安逸了,一個強大的宗門,也許千年都不會倒下,那些二流宗門一直沒辦法崛起.

想要打破這個平衡,靈符大比跟武道大比應運而生,通過三年一次較量,各家拿出大量資源做出賭注.

獲得冠軍方,得到這些資源,輸的一方,則是輸掉這些資源.

往年不泛很多二流宗門,從中獲益,得到大批資源,一點點發展壯大,隱約要超過一流宗門的趨勢.

而阮家從超級家族,一點點衰敗,要是今年在拿不到好名次,將會退出七重天巔峰爭奪,徹底淪為二流家族.

這跟有沒有武神坐鎮沒關系,哪怕是三流家族,基本都有武神存在,只是底蘊不夠.

用這種方式,逼著各大宗門,必須削尖腦袋,想辦法穩固自己的地位,甚至更上一層樓,唯一的辦法,在靈符跟武道大比上,獲得好成績.

也算是給二流家族一次機會,讓他們有機會爭奪那些優質資源,用來發展自己.

這種殘酷的競爭力,林奇很贊同,不給那些超級宗門一些壓力,他們不會一往無前,時間久了,就會產生修煉滯後,甚至修煉界倒退的情況出現.

換句通俗的話講,就是優勝略汰,讓每個人時刻保持上進心,只要你稍加不努力,後面的人就會追上你,三年一次,見證各大宗門整體實力的時刻到了.

上篇:第七百五十五章 囂張     下篇:第七百五十七章 大比序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