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無敵劍魂 第七百六十八章 意念空間【第五更】  
   
第七百六十八章 意念空間【第五更】

誰會料到,從精血之中,冒出一枚巨大的妖獸大口,發出震耳欲聾的吼叫.

妖獸血脈之中,會殘留那麼一絲絲的神念,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神念逐漸消失.

林奇剛才檢查了一遍,這些妖獸精血,今天早上才放上來,應該才殺死不久,血液之中,還有那麼一絲絲的神念.

激發之後,相當于困住了妖獸的神念,將它融入到靈符之中,會讓靈符擁有一股滔天獸威.

陣陣吼叫聲,讓參賽的幾百名選手心神一震,其中超過半數的人,第一張靈符報廢了,咒罵聲不絕于耳.

只有那些心性強大之輩,才承受住了獸吼,勉強的繼續刻畫下去.

"激發妖獸最原始的力量,用來刻畫靈符,這種做法,似乎早已失傳了吧."

韋申坐在姜雨的左邊,小聲的說道,似乎古籍上記載過,曾有古人殺妖刻紋,今有林奇玩火激發獸念.

意思差不多,只是林奇看起來,更加玄妙.

"閣主,這小子不簡單,應該是我們要找的人."

右邊的南宮鴻雪也湊了過來,他們尋找幾十年了,一直找不到心目中理想的那個人,第一場淨符,讓他們看到了一絲希望.

如今林奇超凡的手段,讓幾人更是確信,林奇就是他們要找的那個人.

"再看下去,單憑刻符還不行,除非在後面兩關,全部表現不俗,想要營救我父親,必須四關都要拿到冠軍."

姜雨淡淡的說道,上屆李英韶拿到了三個冠軍,差一點就被飛羽閣的人帶走,可惜還是差了一步.

韋申跟南宮鴻雪都不說話了,他們心里也明白,當年之所以將刻畫靈符分為四個步驟,也是有針對性,只有他們自己心里清楚.

疾風妖被困在了火焰之中,咆哮聲越來越強,導致下面參賽選手一個個心神不甯,很多人第二張靈符也報廢了.

"我抗議!"

終于有人忍不住了,提出了抗議,認為林奇這是在搗亂,刻畫靈符講究心靜神甯,現在倒好,一聲聲淒厲的獸吼聲,讓他們煩躁不安.

仿佛那巨大的妖獸大口,隨時都能沖出來,將他們給吃下去,畢竟是八階九品,相當于巔峰武聖.

單憑散發出來的氣焰,就讓這些人受不了,何況還伴隨劇烈的獸吼.

"抗議無效,比賽的時候,沒有不允許激發精血神念這條."

關鳩一句話給反擊了回去,也充滿好奇,到底林奇能給他帶來多大的驚喜.

一枚淨符,就讓幾千人受益,不知道這枚靈符出現,又有多少人跟著受益.

漸漸的疾風妖的身軀顯露出來,龐大的身軀,被火焰包括,四蹄在虛空上行走,想要掙脫林奇的束縛,卻發現,在他周圍,出現一道天幕.

那些無形的靈紋,猶如交織的巨網,將疾風妖困在了原地,無法動彈.

神念激發的越徹底,林奇刻畫的靈符效果才更好.

哪怕站在場地外面,或者百里之外,都聽到了強大的妖獸怒吼聲.

未能進入現場觀看的那些武者,完全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有妖獸的聲音出現.

"發生什麼事情了,有妖獸闖入現場?"

酒樓里面聚集不少武者,都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相互討論.

"等會就能知道了,我派人前去查看,很快就能帶回來消息."

有人飛掠到了房頂之上,應該能看到一些端倪.

許多參賽者索性放棄刻畫,等獸吼聲結束在繼續,因為他們只有最後一次機會了,錯過了等于失敗.

場面變得詭異無比,一群人看著林奇,結出無數奇怪的手印,注入到疾風妖之中.

剛才龐大的疾風妖,在快速的縮小,逐漸變成了正常模樣,還在繼續壓縮.

足足過去小半個時辰,疾風妖變成了拳頭大小,成了一個迷你的疾風妖,落在了林奇手心.

"差不多了!"

前後過去一個多時辰,林奇所剩時間不多,抓緊刻畫靈符.

獸吼聲消失,大家再次投入到刻畫靈符當中去,因為時間的關系,加上耗費了兩次機會,最後一枚靈符,不容出錯.

刻畫成什麼,那就是什麼,無法更提高,只有極少個別人,還有一次機會.

細細研磨,滾燙的妖獸精血,融入了其他材料,只有那麼幾滴,林奇就要靠這幾滴妖獸精血,刻畫出來一枚完美的靈符.

七寸狼筆,一個蘸粘,精血融合了朱砂,散發出淡淡的香氣,非常的好聞,讓許多人不禁站起來,努力的聞著香味.

聞上一口,攝入心脾,渾身一陣舒坦,到底這股香氣從何而來.

"你們快看!"

有人抬頭一看,一群花蝶居然從遠處飛過來,落在林奇四周,其中幾只花蝶就落在林奇的七寸狼筆上,隨著他的手腕舞動,花蝶在翩翩起舞.

數千只花蝶,落在林奇周圍,有些在桌子上,有些在椅子上,有些在頭發上,有些在肩膀上.

每一只花蝶,都像是精靈,它們在跳著歡樂的舞蹈,如果在有些曲子,可能會更加漂亮.

"叮叮叮……"

從遠處,傳來一聲悠揚的笛聲,姜雨拿出一枚竹笛,放在櫻桃小口上,笛聲綿長,仿佛天外玄音.

下面那些花蝶,跳的更加賣力了,穿梭在林奇周圍,完全將他包裹起來,這種景象,誰曾見過.

連不遠處的李英韶,都臉色陰沉,屬于他的光環,全部被人無情的奪走.

不論這一關,他能不能拿到冠軍,最起碼人氣輸掉了,九成九人的人,都在注視林奇,哪怕無情閣的人也不例外.

"天人合一,居然將自己融入到了天地,到底他是什麼樣的妖孽."

終于有人發出歎息聲,被林奇的天賦所震驚,說話的是丁安,比賽還沒結束,裁判主動去表揚一個人,還是第一次.

"道韻,道韻出現了!"

看台上沒有喧嘩,以免破壞了這種和諧的景象,人蝶共舞,笛聲伴奏,這不像是在比賽,完全是一副世外桃源.

男耕女作,這是許多人此刻的想法.

男人刻畫靈符,花蝶前來伴舞,女人吹笛,像是在給夫君鼓勵一般,連姜雨此刻都不知道,完全沉寂到了那種意境當中.

絲毫感覺不到,她的境界在慢慢松動,坐在他身邊的左右護法還有南宮鴻雪,紛紛站起來,形成一個圈,將姜雨護在中間.

武神突破,絕對驚天動地,震驚了無數人,唯獨一人,完全不知,沉寂到了自己的世界當中.

世界之中,有花有草,有人有山,有河有海,有仙有神,有日月,有黑暗,有光明,有陰陽,天地輪迴,萬物複蘇……

武神的氣息,越來越強,韋申臉色越來越精彩,南宮鴻雪表情越來越興奮,不到二十五歲的二品武神,放眼八重天,那也絕對是頂級妖孽.

一場小小的靈符大筆,居然讓閣主打開心境,突破一個境界,作為左右護法,還是貼身侍衛,對林奇,都產生了敬畏之心.

看台上的觀眾,自然也不放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想要感悟意境,卻遲遲不得其法,似乎找不到那扇門.

只要進不去那扇門,就感悟不到意境,只是一個場景而已.

笛聲越來越深沉,宛如大海咆哮,山崩地裂,蒼穹日月無光,許多人快要受不了了,紛紛捂住了耳朵.

隨著笛聲的變化,林奇的速度陡然加速,雙手幻化出道道殘影.

在他面前,出現一個絕美的女子,赤足踏來,身穿一件白色拖地長袍,遮擋住了一些重要部位,露出潔白的雙肩.

意念空間,這是一種高深的法門,兩個人的意念,形成了一個結界,出現在一起,林奇身穿藍色長袍,靜靜的看著走過來的絕世美女.

四目相對,撞出了無數火花,也許認識了一千年,也許只是回眸那麼一瞬間.

就這樣靜靜的對視,時間定格在了這一刻,林奇手中的靈符,逐漸成型,猶如虎嘯,猶如龍吟,在他周圍,出現了道道印記.

每一條靈紋,仿佛從天而來,從地而歸.

意念空間還在對視,兩人越走越近,踩著祥云,身體越來越高,像是比翼雙飛,一起消失在人世間.

笛聲慢慢放緩,曲子終了,美目緩緩睜開,從意念空間之中退出來,兩滴晶瑩的淚珠,從眼角滴落.

境界的突破,她自然知道,只是不願意從意念當中退出來,希望一輩子,就這樣走下去.

"閣主……"

南宮鴻雪准備上前恭喜,畢竟借助刻符突破境界,的確是大喜的事情,當看到姜雨眼角兩滴淚水,突然也哽咽了.

"沒事,我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情."

姜雨搪塞了過去,意念空間太過詭異,只有他們兩人,難道他們前世就有緣嗎?

花蝶慢慢散去,飛向了空中,猶如一副絕世圖畫,消失在眾人視線之中.

距離一個時辰所剩不多,九成的人基本都刻畫結束了,林奇也進入尾聲.

香氣不見了,道韻消失,腳步踩在地面上,發出咔咔的響聲,七寸狼筆,在靈符上,劃出最後幾道弧線.

"收!"

還剩下幾個呼吸時間,林奇徹底完成,當收筆的那一刻,又是一聲獸吼出現,聲音更是強橫,仿佛能穿透人的靈魂.

上篇:第七百六十七章 玩火【第四更】     下篇:第七百六十九章 超品靈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