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帝魔之劍 第四章 死亡裝備掉落  
   
第四章 死亡裝備掉落

但想想回去也沒有什麼其他的路可走了,高山克制住了自己心里面的顫動,向那邊的那個小口子慢慢的走過去.

等到了小口子的時候,高山並沒有立刻走出去,考慮到之前的那種情況,還有他自己現在的這副樣子,高山覺得,若是自己現在就這麼冒然跳出去,那結果應該還是和之前一模一樣.

高山仿佛耳邊已經響起了那個尖銳的"毀~~滅爆裂擊"的聲音.

不行!在沒有弄明白自己的真正情況之前,還是不要冒險比較好.

方才在路上的時候,高山稍微的思考了一下.

自己現在的這幅模樣,不知道是這游戲系統故意的,還是說只是一次bug.自己雖然是玩家,但是也有和玩家不同的地方.每次自己死亡的時候都會感受到疼痛,要是那種一瞬間的還好,若碰到了毒藥或者火焰,這種死亡的感覺讓高山心有余悸.

他猜想了一番,也許自己的複活次數是有次數限定的,自己不能冒險.

若是遇上了其他的玩家,可以稍微的交流了解一下這里的情況.

這是高山先前的想法,但是現在他卻完全不會去執行剛剛自己想的事.

高山想著想要正常交流,那至少也得穿上一件衣服,而在這之前,他決定先靜觀其變.

遂而在那個旁人不注意的小口子,前面又有藤蔓雜草遮掩,高山在那邊觀察起來.

這是一群玩家組成的小隊,有四個人,劍盾,遠程,法師,牧師.

這里是一個小型的閉合房間,高山的那個小口子在底層牆的上面,很難被發現.

這四個人將一個龐大的牛怪物圍在中間,紛紛放出技能攻擊它.但是那怪物的生命值卻下降的並不是很快,並且臉上一副完全游刃有余的表情.

高山被這boss的表情給驚呆了,難道這個boss也和自己一樣是一個玩家扮演的.這表情也太有靈性了,完全不像一個只有固定行動模式的npc boss.

他將眼睛的注意力放在了這牛怪物身上.

"稀有級,牛魔,蘇爾之境墓地第一層關卡boss,10級,技能:大地之怒,野蠻沖撞,致命踐踏等等,血量:21032,魔法量,3650,武器:牛角,牛蹄,牛尾等,攻擊范圍:根據技能而定.背景:牛魔生前為前任海夜城的城主,在天地戰爭中戰死,死後冤魂不散,化身為牛魔,為了尋找海若,一直在蘇爾之境的第一層徘徊."

高山慢慢的將這些介紹看完,心想這副本關卡boss果然不一樣,不但各方面數據都很優異,而且竟然還有背景故事.他這時低頭看向了自己的胳膊,果然眼角上還是只出現那些可憐的文字.

"墓地骷髏兵,1級,技能無,血量50,武器:粗制白鐵劍,攻擊方式:近戰."

唉……

高山搖搖頭,這起點太低.繼而他把注意力集中到房間內正在圍攻這boss的五個人身上.

"騎士,名字不詳,8級,技能:耀光,護手,救援反擊風暴,生命值960,魔法量214,武器:長劍和盾牌,攻擊方式:近戰."

"射手,名字不詳,6級,技能:疾風,箭雨,爆裂擊,生命值:680.魔法值:328,武器:弓箭,攻擊方式:遠程."

"法師,名字不詳,6級,技能:烈火,寒冰,寒冬之牢,毀滅爆裂擊,生命值:612,魔法值:428,武器:法杖,攻擊方式:遠程."

看到這里高山有些驚訝,這個小女孩是怎麼想的,對他一個區區的骷髏小兵,竟然用法師的最終大招,把自己炸的粉身碎骨.

一定很爽吧,一招干掉他這種嘍嘍兵.高山此時恨得牙癢癢,覺得要是有機會一定要報仇.

"牧師,名字不詳,5級,技能:韜光,共勉,恩惠,甘霖,血量534,魔法量346,武器:手杖,攻擊方式:近戰."

稍微看了一下這四人的陣容,高山知道這個牛魔boss一副游刃有余的原因了.因為這個隊伍的弊端太明顯了,就是牧師加血跟不上.

果然,下一刻,這牛魔不再想玩鬧了,兩個前蹄猛地往地上一跺.

這是一個全場眩暈技能,而且眩暈時間不短.正在戰斗的四個人突然受到了沖擊,被暈在了那里.

時間很長,高山算著,大概有三四秒的樣子,而就在這麼一個非常長的間隙當中,這牛魔竟然蓄力准備了一個大招,它右前腳掌不斷的踢踏著地面,同時粗大的黑鼻孔里面噴出白灼的氣體.

高山注意到自己眼角上出現了一排文字.

"蘇爾之境一層boss牛魔大招'致命踐踏’大招蓄力中,5……4……3……2……"

然後隨即場內爆發出了巨大的聲響,這牛魔的兩個前腳掌不斷地踩踏著地面,向周圍發射出沖擊波.

雖然每一層沖擊波的傷害很小,但是沖擊波的數量非常的多,加在一起的傷害總量也是不可小覷的.而且這沖擊波還附帶擊退效果,所以在場內的四人小隊,全部被擊退到了牆邊上,貼在那里不得動彈一下.

高山躲在上面雖然沒有被沖擊波沖擊到,但是牛魔釋放技能的光芒卻是照的他看不清視野.他心想這副本boss的技能果然不一樣,控制強,傷害還足,一旦被其釋放,勝負基本上就已經定了.

果然,等到牛魔釋放完"致命踐踏"之後,場內的四個人生命值只有五分之一不到了.高山注意到,這四個人玩家生命值低得同時,身上的傷痕也變得很多,鮮血流出來一些,非常的逼真.

高山不禁感歎這游戲的細節做得太好了.

大招放完,四人從控制中解放出來,這時候第一要做的就是加血.

牧師這時候發揮作用,一道"甘霖"灑下,四人每個人的生命都增長了五分之一左右,身上的傷勢不同程度的好了一些.

雖每個人的生命值都有增加,但在高山看來,這牧師是算作不合格的了,一個大招增加的血量實在太少.

而牛魔這時候則發動了下一個技能,"野蠻沖撞",直接沖到那牧師的身邊,將他頂在牆上,血量瞬間快要見底,之後牛魔再是一記普通攻擊腳踏跟上,牧師當場死亡.高山看見那牧師的胸口被踏出了一個血窟窿洞,嘴里冒出鮮血,身上衣服潰爛,死狀異常淒慘,就像是真的死亡一般.

牛魔又再發動野蠻沖撞,將那法師的小女孩也頂到牆上,同樣補上一記腳踏,這團隊的法師也接著陣亡.死狀也是可之前的牧師一樣,慘的很,高山避過眼去,饒是不敢再看.

心中也沒有那報仇的高興感了.

而這之後牛魔接著第三下沖撞,是准備撞到弓箭手身上的,但這時候那騎士卻一躍,擋在弓箭手面前,幫她擋過了這一攻擊.

這兩人見法師和牧師已死,已無力回天,旋而相互攙扶著,逃到到房間傳送陣邊上,一陣光芒之後兩人消失,接著地上的兩個血腥的死尸體也跟著消失了,地上也沒了血跡.

高山分明的看見地上那兩個玩家消失的地方有裝備掉落在那里.

這是?

玩家裝備死亡掉落?

上篇:第三章 前路不通     下篇:第五章 與怪異BOSS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