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帝魔之劍 第七十七章 怎麼證明?  
   
第七十七章 怎麼證明?

而在水幕的另外一邊,高山隱約看見一個巨大的身影順著通天之樹爬到了云層上面.

這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然而當高山他們穿過最後面的結界,出了交易站.

再去看那帝巴蛇龍的時候,帝巴蛇龍的頭卻又伏了下去,而另外一邊卻是不見了那神猴偷天的身影.

背後的霞光依然在不斷閃爍,很顯然驚獄前輩和水鬼阿白姑娘都注意到這件事,卻沒見到他們提及過,而且他們都筆直的往前走,臉上不見什麼,但是行動上卻是有些匆忙.

下了那一段很長很長的階梯,到了泥土的地面上.

他們三個在一顆樹的後面停了下來,

"我們接下來去哪里?"高山問道,他是新手,任何意義上都是.

"你不是說要做生意嗎?"驚獄說了起來,

"我們去做那個財盜猿交給你的任務,正好那里的怪物適合我們的等級."

"嗯."高山同意驚獄這個想法,他轉身看向了一旁的阿白姑娘.想要征求她的意見.

"我沒意見,我去哪里都無所謂."只見到阿白姑娘擺擺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嗯."高山也同意了,因為高山並不知道路,而看水鬼阿白姑娘的樣子也是應該不知道路的,遂而現在陣型改變,驚獄前輩走在前面,高山走在中間,而阿白姑娘走在最後.

這白安湖其實離高山他們那里並不遠,當然那是指直線距離上,直線距離按照高山他們的腳程一兩個小時就應該會到了.但是在這幾乎沒有文明的異世界想要走直線的路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高山一行人在山林里面翻走了一個小時左右,終于走了出去,而出了樹林就看見一天很舊的馬路,並非是像高山第一次見到的那條高速公路那樣嶄新.

說來奇怪,明明很古風的異世界當中怎麼會出現這種現代話的路呢?

到了路上,只看見驚獄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來一個黑球,往馬路上一丟,竟然變成了一個火焰戰車,前面是兩匹渾身著著火焰的黑馬,後面則是車頂也同樣噴著火焰的馬車.

高山想起來自己也有一個,就是不知道怎麼用,之前換裝備的時候在口袋里面被高山找到了,現在被高山放在虛空球里面了.

坐進了火焰馬車里面,阿白姑娘則坐在了對面,駕車的人是驚獄前輩.

這里面的感覺和高山在原來世界看見的古裝電視劇里面看見的馬車感覺是一樣的.

不過高山的注意力此時並不在馬車上面,因為阿白姑娘這個時候坐在高山的對面,對于一個極度宅男,曾經和女孩子說話都會緊張的宅神級別的存在.高山這時候的內心可以用一個詞語來總得概括.

那就是小鹿亂撞,真的,高山的內心現在真的非常的混亂,他不敢抬起眼睛看水鬼阿白的眼睛,雖說阿白姑娘是水鬼,但是她除了身上有些濕漉漉的,頭發里面有些海藻,其他的地方,哪一點都是人的模樣.雖然高山現在並不是人的模樣.

高山這時候表現的非常靦腆和害羞,雖然他的外表是一個充滿著死氣的骷髏法師,但是里面卻是一個剛剛大學畢業,還未步入社會,對世界上的一切都還抱有幻想的學生的靈魂.

而絕大部分的學生都會喜歡阿白姑娘這種類型的女孩,阿白姑娘那麼開朗,雖然臉上有一些雀斑,但是瑕不掩玉,她還是屬于漂亮的那種人的.

高山並不另外,他是屬于那絕大部分人當中的一員.

遂而,明明在這種正好可以發展關系的狹小空間里面,但是高山確實遲遲不肯開口.

當然這里面也有外面駕駛著馬車驚獄的嚴厲眼神警告的緣故.

"嘿!"高山處于在自己極度掙紮內心當中,沒有注意到對面的阿白姑娘向她打招呼.

"嘿!"阿白姑娘發現高山沒有理她又發出了聲音打了聲招呼,但是結果還是一樣的.

這下阿白姑娘有些生氣,她用腳踢了高山一下,嘟起了嘴來,

"哼!竟然不理我!我哥就那麼可怕嗎?"

她哥?高山被阿白姑娘踢了一腳反應了過來,聽到了她的這句話.

"不是,不是的."高山趕忙解釋道,原來是哥哥和妹妹的關系,難怪之間的關系這麼奇怪,可是……高山這時候心里面又有了一個疑問,這個世界還能生娃?

不對,高山想起來了,應該是,地獄者和水鬼是親戚?

想也想不通.

"奧……"聽到了高山的回答,阿白姑娘用手捂起了自己的嘴,偷偷的笑了起來,

"你們之前兩個在交易站的小隔間里面做了什麼?我等了你們好久都沒有出來,你們是不是……"

說道這里,阿白姑娘水靈的眼睛偷偷的瞟了一眼外面駕駛馬車的驚獄然後又在高山身上亂看,特別是在高山兩腿中間的部位,別有深意的瞄了一下.

"怎麼可能?"作為一個現代的大學生,而且還讀了四年的大學,高山怎麼不可能知道阿白姑娘在說什麼,他立刻反駁起來,要為自己洗脫嫌疑.

"那你怎麼證明?"這時候阿白姑娘突然壞笑起來,立刻別有深意的看著高山,同時用她水靈靈的眼睛看向了自己的胸部,聲音似乎是故意有些大.

"我……"高山想要洗脫嫌疑,他也看見了阿白姑娘的暗示,知道阿白姑娘想要他做什麼,

"我絕對不是你想的人,我和你哥的關系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高山奮力解釋,但是感覺越描越黑.

而這時候阿白姑娘突然彎腰站起了身體,低著腰,故意把胸口的衣領垂下來,然後雙手突然抓住了高山的手,笑著在他的耳邊說了起來,

"那你要怎麼證明你和我哥的關系不是那樣的?"

同時拉著高山的手向她自己的胸口靠過去.

眼看著越來越近,高山卻和之前一樣,他控制不了自己了,雖然沒有任何的外力控制高山,但是高山卻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

而就在這時候,前面車簾有一個東西掉了下來,發出了哐當的一聲聲響.

高山一看,這不是驚獄前輩的匕首是什麼!

上篇:第七十六章 窮人的煩惱     下篇:第七十八章 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