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帝魔之劍 第二百九十八章 臥底  
   
第二百九十八章 臥底

樹妖長老威格爾慢慢的向著牢房走了過來,先前那個手下提前帶著一個手下過來了,而它自己則是因為臨時有一些事,耽擱了一下行程,現在他自己親自過來.想來那個被抓到的囚犯已經被他的手下摸光了脾氣,他是知道的,他自己手下那性子,一般到了他手上的怪物絕對沒有好下場.

他慢慢的走向牢房,這時候在旁邊的屋子里看見了休息的手下,他立刻步行走了上來,和長老走在一起,慢慢的向著牢房走過去.

"怎麼沒有動靜?"長老對于這異常的安靜有些奇怪,按理說整治犯人應該是慘叫聲連天,這里的安靜很不對勁.

"應該是弄完了吧?"樹兔大哥回答道.

但長老蒙特卻還是懷疑,

"你一直在這里嗎?"

"對的."那樹兔老大肯定的回答到.

"除了你以外,有別的怪物進去嗎?"蒙特長老眼神凌冽,他有一股不詳的預感.

"報告長老大人."樹兔大哥意識到長老嚴肅起來,

"沒有任何怪物進去過,這一點我可以保證?"

"真的嗎?"這樹兔族長老蒙特很顯然有些懷疑他的這個手下.

掃了一眼,牢房的位置,腳步突然變慢,

"你去開門."

"是的."樹兔族老大也意識到了情況的不對勁,他的手下可不是一個會安靜的怪物,現在確實這麼的安靜,這里面絕對出現了什麼問題.

他謹慎了起來,手里面多出了一把短刀,慢慢的靠近那扇門,開門之前他回頭看了蒙特長老一眼,發現他離自己有一些距離,知道此番一定會有危險,哽咽一下,謹慎的慢慢打開了門.

而就在他慢慢打開門之後,慢慢往里面看,只看見里面那個被他們抓住的半獸人依然束縛在那里,但是他的手下,卻不見了.

這個牢房就這麼小,怎麼可能會不見了?

那只有一種可能.

然而就在這時候突然間從天花板上跳下來一個白色衣裝的武士,它手持大劍,在空中連斬出三道劍氣,全都斬在了那樹兔老大地身上.

瞬間樹兔老大生命值就降為了零,同時被從門口擊飛到正對面的牆上,而後身體分成了六塊,落在地上消失了去.

而這時候白武士從牢房里面出來,拖著大劍,直接一刀就砍在了那長老蒙特的身上.

雖然造成了很大的傷害,但是身為一個秘境boss,怎麼可能這麼簡答就被殺死.在這個樹兔boss身上有一層魔法防護罩,方才白武士的攻擊連他的護盾都沒有砍破.

"你是誰?"樹兔長老蒙特一看白武士的等級,還有她出手的傷害,也就沒有先前的那樣緊張.

然而白武士並沒有回答他,而在白武士的後面,高山慢慢的走了出來,並且還把密室房間的門給關上了,里面有著依然昏迷不醒的源綠姑娘.

"這個問題我倒是想問,你是誰?"高山不緊不慢的說出來,先前它跟著那個樹兔老大來到了密室里面,樹兔老大和它手下說的話他都聽到了.

從聽到的信息,高山感覺與他得到的信息完全不符,首先月妖族不是因為害怕那惡鬼才要他們守護的嗎?其次,這里面還存在月妖族與負鼠族的恩仇,負鼠族與月妖族是敵對關系,而負鼠族與這樹兔族是同盟關系.所以是一打二嗎?

高山感覺自己莫名其妙的就卷入了這部族紛爭里面.

他最討厭這些東西了,玩游戲就老老實實玩游戲,非要玩勢力和幫派,好好地探險類游戲,非要變成人的游戲.

他本以為這個世界是一個單純的世界,大家都是為了冒險而冒險的,都是為了外面的世界從走出去的,不是人的生物應該沒有那樣的複雜.

但是他意識到自己錯了,人類的罪惡並不是人類的罪惡,任何和人類同等智慧程度的種族都會犯下和人類一樣的罪惡.這並非是人類特有,而是一種顯現.

一種是智慧文化發展階段所必然出現的現象.

"你……我認識你,就是你殺了鬼虎,就走了那個月妖族臭小子."那蒙特長老一下認出高山來.

"哦!"高山很奇怪,難道這個樹兔boss當時也在場?,

"這麼說你也在場?當時."

"沒有,是鬼虎後來和我說的,竟然和我們帝魔軍作對,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這樹兔突然爆發起來,而後在他的嘴里面冒出了帝魔軍的名號.

高山一聽到這帝魔軍的名字,心里一愣,立刻放下了攻擊准備.這不是自家人嗎?差點打起來.

"帝魔軍?你跟帝魔軍是什麼關系?"高山遂而又問了起來,態度嚴肅.

"怎麼?害怕了?我們樹妖一族很早以前就投靠帝魔軍了,現在我是帝魔殿的外部分部執行長老.現在你聽到我的秘密了,今天我是不會放你離開樂."

說罷這個樹兔,單手一招,地面上展開了巨大綠色的法陣,而後周圍的環境急劇變化,變成了一片綠林,這綠林里面有很多的大樹,這些大樹生滿了觸手,遮天蓋日的從四面八方向高山攻擊而去,眼看著就要把白武士和高山給淹沒在里面.

"等等,我們是自家人."高山這時候趕忙報出了名號,同時把手中的令牌拿了出來,

"你看看,這是什麼?"

"這是……大陸分部長老令牌!"那樹兔長老蒙特嚇了一大跳,連忙的撤回了幻境,同時半彎下身體,向高山請禮.

"沒事的.不要多禮.認識就好,差點打起來了."高山最受不得這些舊時代的禮數,當然並不是說他不是一個沒有禮數的人,而是他認為差不多意思到了就行,不需要那麼規矩,又不是特別正式的場合.

"大人……大人……大人……"這人在那兒碎碎念了三句,而後看了一眼高山想要看看高山的眼色,但是發現他連眼睛都沒有,

"有什麼就說."高山明白這樹兔boss是想說什麼,遂而直接同意了起來.

"大人,我是想問,您怎麼跑到我們敵人那邊去了,是去當臥底的嗎?"

上篇:第二百九十七章 你個丑陋的東西     下篇:第二百九十九章 對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