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帝魔之劍 第七百一十一章 獨裁者的畫像  
   
第七百一十一章 獨裁者的畫像

而後高山慢慢接近,他發現這些鬼氣竟然能夠受他控制,他伸出一個手指輕輕一碰,鬼氣便如同泉湧般從那根手指乃至整個手臂,最後擴展到全身,瘋狂的向他湧進來.這些黑氣竟然要與高山融為一體.

但高山卻沒有感覺到一絲的不適,反而感覺到升華,又是這種升華感.

許久之後,所有的鬼氣都進入到高山的里面,而高山也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一片漆黑.

他確信自己是睜開了眼.而後又做了幾次嘗試,依然是一片漆黑.

難道?

高山深處手,一摸,果然如他所想,有一層極其堅硬的物質困住了他.

他四下都摸了摸確認了一邊,困住他的是一個身體,而正身體與他大魔王形態的身體相似.

難道他被困在了自己身體內?

這……

雖然不大可能,但是怎麼感覺都怎麼像,他的感知場也被限制在這個身體里面,現在雖然他恢複了正常身體,但是卻被困在自己之前的殼里面.

他的感知范圍也只有這麼個身體大.

這該如何是好?

如何從這里面出去?

高山想了一下突然想到自己不是有一個絕佳的逃避結界技能,而這個身軀困住自己,絕對是利用結界的原理.

所以……

他當即就釋放了技能,身體變得虛化,其實真實的身體卻進入到了平行空間,他嘗試著往前走,結果他和里面的幻影真的就直接出去了.

在出去的一瞬間,高山同時對自己釋放隱身狀態,這樣他的幻影也會處于隱身狀態.

高山發現自己被關押在一個結界空間內,空間內充斥著一個奇怪的聲音,結界內部左右各兩個異形狼頭守衛.而他的本體,一個巨大的"白色惡鬼"則被七重鎖鏈鎖在一個祭壇中,白色惡魔此時一動不動,奇怪的聲音可能對它有影響.

當然,高山知道,這只不過是一個空殼而已,里面已經是空的.

現在的問題是該如何出去,如何從這個封印結界中出去.

左右觀察思量,結果發現在四個守護者身後都有一塊石頭,紅色石頭.

這種石頭高山在北華院中看見過,是空間穩定石,不可以放進虛空珠里,也是屬于走貨物品,當然是屬于極其稀有,極其昂貴的貨物.

這種石頭只有一個特點,就是可以穩定空間,一般只用在特殊的地方,例如兩個空間的交接口,秘境的出入口等等空間不穩定的地方.

高山當即回到了里面,隱著身偷偷想要把那守護者腰間的紅晶石拿下來.

但他發現這空間穩定石竟然是鑲刻在上面的,根本不容易拿下來.

然而這一點並沒有難倒高山,如果空間穩定石整塊拿不下來,那麼只取下來一部分就行了,反正空間穩定石又不是整體或者一定形狀才可以發揮功效,只要總量達到一定,就能夠提供相應大小的穩定空間.

而高山用魔法偷偷切割,將四個守衛每個腰帶後面凸來的四分之一紅晶石全削了下來.而後將四塊放在一起,勉強踢空了一個跟高山產不多大的穩定空間法場,而後高山便捏著紅晶石,直接踏步進去.

真的穿過了空間節點來到了外面.

這時候高山還是隱身狀態.

他發現自己在一個古樸的飛船里面,這飛船並沒有西大陸飛船那種魔法科技感,而是一種東方海上戰船的感覺.

他所處的戰船不大,高山在戰船上探索,很快便看完.

這艘小型戰船處于眾多小戰船的中間偏右位置,外面空中分布著上百架戰船,他們全都圍著最中間最大的那個戰船.

而這些個戰船的標志他完全沒有見過.

其實他之前是見過的,但是他現在忘了,他沒有失憶後與蘇天晴相處的那段時間的記憶.

此刻所有戰船都停在云層的上方,高山正好隱著身飛向最中間的戰船.

他很好奇自己為什麼會在這里?自己是怎麼變成那個白色的樣子.

相信這些關押自己的飛船的頭領會知道答案.

他很快的就來到那巨大飛船邊上.

巨大飛船有很多出入口,每個出入口都有侍衛嚴格把守,一般的怪物絕對進不去,飛船門口有專門的檢測魔法設備,隱身單位也能被檢測出來.

當然,這也難不了高山.因為高山進入飛船你過來就沒有從正門入口進去過.

他稍等片刻,等到那身體虛化技能冷卻時間到了,便直接找了一個相對怪物直接視野小一點的地方,潛入了飛船內部.

飛船內部結構非常複雜,這光榮帝國戰列艦旗艦子軒號,是楚子軒動用光榮帝國全國之力花費兩年時間打造出來的.無論是攻擊還是防禦全能面都堪稱完美,而且它體型巨大,堪比一座城市.有一些帝國士兵稱這艘飛船為移動的帝都.

飛船內部人員流動很雜,而且門關結界也都很多,高山盡量避免通過那些可以檢測到他幻影的門.

突然,一個走廊里的畫像,引起了高山注意,之前他沒有注意,而這一個畫像正好出現在他的面前.畫像上的人一般都是偉人或者領袖,但是高山看見這上面的人物並不是哪一個他認識或者不認識的偉人,而竟然是楚子軒?

他再次確認了一下,雖然畫像把楚子軒的形像美化了一下,甚至在他的光頭上加了一個王冠,他的眼神狠厲而帶有王者風范.但無論怎麼美化,也給變不了楚子軒他從骨子里透露出來的特點……怕死.

獨裁帝國一般都會弄個人崇拜,除了獨裁者之外的畫像外,其他人的畫像都非常少見.至多會出現一些之前獨裁者的畫像,在獨裁者眼里,只有獨裁者是值得尊敬的.

而很顯然,高山沿著一個走道,看過去,一排十幾個畫像,上面全都是楚子軒的畫像.他竟然是光榮帝國的皇帝,而且現在還變成了一個獨裁者?

高山覺得不對勁,這怎麼可能?楚子軒的確不是窮人模樣,但是也不至于是一個皇子吧.難道皇室的人就放心讓他一個人出來曆練?

突然,高山發現了一張不一樣的畫像.

上篇:第七百一十章 融合     下篇:第七百一十二章 一輩子的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