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帝魔之劍 第七百五十章 悲傷之死  
   
第七百五十章 悲傷之死

"自稱皇帝?"

"快把他帶上來."

女大副對于方才皇帝殺死她父親的場景還印在心中,現在皇帝從戰場上消失,無論這個自稱皇帝的人是不是皇帝,他都有必要見上一見.

過了一會兒,士兵講一個身穿麻布衣的男子.女大副看著那男子的嗎臉面覺得似曾相識,但是怎麼也記不起來這人是誰.

"你說你是皇帝,有什麼麼證據?皇帝的聖劍可在?"女大副直接詢問起來,處于保險起見他的態度很溫和,並沒有像士兵一樣嚴厲.

對于這樣的態度楚子軒很受用,他用力推開兩邊的士兵,整理自己的麻布衣服,擺出一副帝皇的威嚴.

"我的聖劍被那高山奪走了,現在軍隊們聽我號令,不計代價的攻擊新天軍,奪回我的聖劍,誰奪回來,我必重重有賞."

"哦,你的意思是說,皇帝的聖劍被奪走了?"女大副在一次確認.

"是的,不知那高山從哪里也得到了神器,這一次我竟然沒有打過他.下一次,下一次他絕不是我的對手."

"你沒有下一次了."突然女大副改變了口吻,"無論你是不是皇帝,一個沒有聖劍的皇帝就不是我們的皇帝.像你這種謊稱為皇帝的小人,罪大惡極,來人啊,將他抓起來,等戰斗結束,送往十地獄去."

楚子軒一聽,心中大驚,他瘋狂起來,然而沒有裝備的他破不開母艦的結界,直接被壓制在地上,四個士兵分別抓住了他的手腳,將他按在地上.

女大副直接一腳踩在楚子軒的頭上,低聲在他的耳邊道:

"我會親自去十地獄,將陛下您的肉一片一片割下來,讓您嘗一嘗自己發明的刑罰."

楚子軒徹底陷入了恐懼,他發明的那些恐怖的刑罰他自己清楚,與其遭受那些刑罰還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他大叫著,掙紮著,完全沒有一個帝王該有的樣子.

最後,他被士兵痛打一頓丟進了牢獄中.

"你們一定會不得好死!"楚子軒暗罵著,他相信自己一定會找到機會逃出去,等他出去,這些叛徒全都得死.

突然,他轉身發現身後牢房的深處有一個白影.

"你是誰?你要干什麼?"

楚子軒連忙縮在角落.

那白色女子從黑暗中走出來,她帶著面具宛若一個死神,從面具的兩個孔洞里可以看見里面有一雙無盡仇恨的眼睛,同時這女子的手上多出了一雙匕首.

高山沒有回到新天軍的總指揮室,而是去到了中間的虛空裂縫處,他必須要將這些裂縫補上,否則,這里最終會變成一片被混沌入侵的地點.

這時候原本躲藏著的惡鬼元極boss們分成了兩隊,一隊括黑面惡鬼在內的六個元極boss遁入海底,消失在海底的鬼氣元點中.而另外一隊則是包括龍之鷹在內,沖到了高山面前,與其大戰,阻止其修補虛空裂縫.

他們的王芬里厄還在里面,不能夠讓裂縫消失.

但是這些元極boss哪里是高山的對手,一番大戰後,只有龍之鷹逃入進了虛空裂縫中,他殺死了三個元極boss,而剩下兩個則被夜盜和王泠抓住.

高山組織他們殺了那兩個惡鬼,讓他們暫時關押.

打出裂縫很容易,但是修補裂縫卻非常難,高山在北華院學過空間類的之時,知道這空間,虛空,裂縫和混沌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修補空間裂縫和醫學上縫傷口差不多,要將裂開的口子拉在一起,然後讓空間自我修複.,

自我修複,這是空間的一項基本特性,若是不能自我修複,古時候神明們打架,到處都是空間裂縫,要是不能夠自我修複,這世界早就被混沌吞噬完了.

高山忙了很長時間,一天以後才將所有裂縫修補完畢,而這期間,帝魔軍和惡鬼軍團全都撤退.他們這一次算是徹底的勝利了.

沒有了聖劍的光榮帝國絕不是他們的對手.

另外一邊在西方大陸的一個樹林中,王元一行人在里面疾步行走,他們發現自己身上的鎖印全部消失,突然間獲得了自由,不再受光榮帝國控制,一股逾越的心情突然生了出來.

這時候在他們最前方的田長生突然在地上建起了一個布娃娃的胳膊.

"這是我女兒最喜歡的布偶,怎麼會被撕碎!"

眾人一去看,卻是被撕碎,而且更可怕的是這胳膊上還沾染了一絲血跡,看血跡很新鮮,他的女兒就在附近.

王元他們本就是陪田長生找自己女兒的,此刻確定他的女兒就在附近,紛紛飛到空中,向不同方向散開尋找田長生的女兒.

他心中有不好的預感,但還是抱著最大的希望去在附近搜索,不遺余力,畢竟這是他朋友"高山"的孩子.

尋找到半個小時後,突然王元他們聽到了一聲暴呵聲,而後又是一陣痛苦,惆悵的男子之聲.

完了,絕對出事了.

王元連忙趕過去,只看見田長生落在地上,他的周圍有三個被撕的粉碎的巨狼,而在他的懷中有一個小女孩血肉模糊的頭顱和胸腔骨架,上面竟然還有沒有被啃完的碎肉!

"嗚……"

饒是高山看見這樣的場景也沒有忍住直接吐了出來,一個小女孩剛剛被撕碎吃剩下來的尸體碎片.

不光王元哭了,後面的三個女孩和伯伯也都吐了,死亡他們見證的久了,但是這樣悲傷痛苦惡心的死亡還是第一次見.女孩子們不敢看去,也不敢想象此刻的田長生有多麼悲傷.

"啊!"田長生突然大吼了出來,王元里面過去,他想要安慰"高山"但是不知道該怎麼說,怎麼說才能夠緩解他心中的悲傷.

突然,田長生放下手中還是的頭顱和胸腔,站起身來,走到了山的最頂上.

"你要做什麼?"

"人是不能複生,你要節哀."

"一切都會過去的."

"不要想不開,你的妻子孩子也不想你想不開."

王元他們只能說著這些話.

而這時候,田長生卻用極度慘白的臉對王元他們展現了一個恐怖的笑容.

上篇:第七百四十九章 王失利劍     下篇:第七百五十一章 幸福是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