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到處是秘密 正文 第二章  
   
正文 第二章

樹下,一名年輕的男子徐步走出。他一襲藍袍飄揚,襯著身後的藍天,彷彿與其同
化了。

他的眉目帶俊……嗯,有點淡漠無情,額面光滑,只是有小小的青筋在暴跳,身子
頎長而狀似斯文,較之楚姓師兄的粗獷,這男子是有點欺騙世人的書卷味啊。嗚,她果
然還是不小心看見了陌生人的肉體,才會得到被打成重傷的報應。

「歐陽下手自有分寸,姑娘,你並沒有受到重傷。」

可是,她還是不小心多看兩眼,一定會有報應的吧?

「……不過是一副皮囊,江湖兒女不拘小節,你不算故意,不必掛在心上。」那清
冷的聲音不似安慰,反像敷衍。

可是,她還是偷偷不小心想像一下不該想的東西……「……」沉默了一會兒,那清
冷男聲才勉為其難地說:「你可以選擇不說。」

那姓楚的師兄,赤身裸體的,跟我師父光著身,兩人並排在一塊……這一次沉默更
久,然後,那男聲很無情地說:「歐陽,你拉住她的腰,將她用力拖開,傷了無妨,再
請大夫來看,我不願再留下。」

「等等,我沒事,我很好,我清醒了!」李聚笑中氣十足叫道,立刻掀被坐起。

聞人劍命坐在床緣,平靜地注視她。

「醒了正好,請鬆手。」

她低頭一看,看見自己正緊緊握住他溫熱的大掌。難怪啊……剛才好像不小心夢見
青筋暴跳的師父了!

「姑娘家真不知羞。」歐陽罪在一旁冷語嘲諷:「你昏死過去也不放手,從大腿抱
到了腰,名副其實的投懷送抱!若不是咱們使力掰開,只怕現在你還纏在舅爺身上。」
女人的蠻勁他算是見識到了。

李聚笑瞄他一眼,奇怪地問:「你是誰?」

「你--」歐陽罪怒目而視。

「他叫歐陽罪,聞人莊大小事都由他管。姑娘,你有事儘管告訴他。」聞人劍命道
,暗示要抽手,她抓得更緊。他一向不喜與人近身,尤其肢體相碰,她的手心都是汗,
讓他眉頭微微打起折來。「姑娘,你可以放手了。」

「如果我放手,你會如何?」

「你與我並無任何關係,我自然是離開。」

「並無任何關係啊……」剎那間,喉口又一陣甜意,她硬生生壓下,展顏要賴:「
那我可不要放開你了。」

聞人劍命瞇起鳳眼,內心微惱她的無賴,俊臉卻不動聲色,正要暗自強行擺脫她的
糾纏,歐陽罪已先看不過去,將包袱用力擲向她的小臉。

她哀叫一聲,聞人劍命趁機起身退開,眼角一瞥,瞥見她蒼白小臉剎那露出驚惶,
一發現他並沒撇身就走,她又展顏歡笑。

他微瞇了眼,內心起了淡淡的疑惑。

「咦,這不是我的包袱嗎?」她拉回視線,訝笑:「你要看我的衣物?」

「誰要看你的衣物?」歐陽罪怒道:「我要你親自打開包袱,瞧瞧裡頭有沒有令牌
?」

「喔……敢問我睡了多久?」

「你『昏迷』半天多了!這裡是聞人莊。」能把她一路從荒郊野外押回莊內,他功
不可沒。

「都睡了這麼久啊……這包袱是你一塊帶回來的吧?」

「連斷劍一起。」

「……劍斷了你撿回來做什麼?」難道要她拿著兩截斷劍當子母劍到處招搖?

「那是你師承之劍,不一併拾回,它日你跟我討,我給不起!」

「那是撿來的。」

「……撿來的?」

她眉開眼笑,道:「有一天,我走在路上,看見地上有一把劍,然後我摸摸身上,
才想起我是練劍不練拳,怎能沒有防身的兵器,於是就把它佩在身上了。」

「……」歐陽罪短暫的無言,隨即打起精神,見她的視線仍依依不捨地在聞人舅爺
身上打轉,他往前一跨,徹底擋住聞人劍命那張易惹是非的桃花貌。瞇眼怒道:「打開
包袱!」

「你自己不會打開嗎?我都睡了半天多,要偷偷打開我也不會發現啊。」她咕噥,
慢吞吞地拉開老舊的包袱巾。

「聞人莊人人正大光明,豈會做出下三流的事?」歐陽罪冷冷往包袱巾裡的東西一
瞧--兩件替換的白色舊衣、一個看起來很老舊的簿子。

「簿子裡是什麼?」

「是我大師父的遺言,你要看嗎?」這一次她很乾脆的打開,上頭寫著龍飛鳳舞的
草書「親親吾徒」四個大宇,接著一片空白。

即使之前對她師父的遺言完全沒有興趣,但一見這字跡,就覺得有點眼熟,不由得
脫口問:「遺言在哪兒?」

「就這四個宇。我大師父大概有預知能力,壽終正寢前突然想要寫遺言給我,他說
他有滿腹的親熱話要寫,所以我就替他找來簿子讓他寫個過癮,哪知他死前交給我,才
這四個字,說是人要死了,還留什麼遺言?他將要說的、將要我做的,都已經在他活著
的時候教過我了,何必再留?」

歐陽罪先是疑惑,後來瞧見聞人劍命唇邊有著極淡的笑意,才恍悟這瘋丫頭說的是
「身教」。

「你師父真是高人。」清冷的語調稍嫌和緩些,仍保持距離。

「高人嗎……」她頗具玩味道:「他老人家在九泉到處跑時,一定很高興你這麼說
,賤命公子。」

「劍命。在下聞人劍命。」他的語氣又冷了起來。

李聚笑暗暗扮了個鬼臉,當作什麼都沒有聽見。這人啊,讓她毛骨悚然,連她一點
鬼心思,也能摸個透徹。

歐陽罪壓根不知這兩人在要什麼花槍,瞄到她包袱中的白衣裡露出牌子的一角,他
脫口:「果然在這!」探手去拿。

「哇,小、心,我的肚兜……」

「歐陽!」

拿起令牌的同時,勾起了一件很軟的白色肚兜。剎那問,歐陽的臉綠了,內心產生
極大的悲哀--對於他的未來以及令牌的被糟踏。

腦中紛紛亂亂,一時間還來不及有所反應,已見聞人莊最具隱士氣息的舅爺翻袖抓
起肚兜扔回她面前,速度之快讓他錯愕萬分,簡直要誤以為聞人劍命身懷絕技。

「我……」不想負責啊。歐陽罪連忙撇開視線,不敢再瞧。肚兜這麼小,可以想見
她很平……第一次,恨極自己的莽撞。

「這肚兜是師父縫的,你可別破壞啊。」她笑。

「原來尊師是女的……」歐陽罪打蛇隨棍上,轉移話題當作什麼都沒有看見。

「是男的。」

「男……」歐陽罪一時啞口,瞄到聞人劍命八風吹不動,一點也不被她的瘋言瘋語
給影響,相較之下,他的功力的確太淺了--他覷到瘋丫頭與聞人劍命在對視……他向
來很懂得察言觀色,這瘋丫頭打一張開眼,不,是從抱住聞人劍命大腿的那一刻起,心
魂就被聞人劍命所迷勾了。聞人劍命當然瞧不上這種小丫頭,或者他可以……心中有了
計較,他向聞人劍命拱拳道:「舅爺,屬下再去找莊主,屆時必叫這丫頭說出閔總管的
秘密來。」語畢,定出房,回頭再看他倆一眼,唇邊綻出陰險的笑來。

「我就說我沒聽……」

「李姑娘。」

「李姑娘啊……你是在叫我嗎?」

「如果沒有弄清楚真相,聞人莊不會輕易讓你走的。」聞人劍命提醒道。

「……」如果她說,她也不想離開,不知道會不會被視作瘋子?

「在下告辭了。」

「等等、等等,賤命公子……」在他冷眼瞪視之下,她陪笑改口:「聞人公子,你
知道我叫什麼嗎?」

細長的鳳眸看著她的笑眼、笑眉、笑鼻、笑嘴,整張過於蒼白無力的臉蛋都是笑盈
盈的。他平靜答道:「人如其名,李聚笑。」語畢,毫不遲疑離開,臨走之前關上門。

「……人如其名嗎?」唇邊仍噙笑,笑得有些遲鈍,然後慢吞吞地打開右拳。

混亂的回憶在腦中交錯,疑惑、茫然的光芒流竄在她的笑瞳裡。

「怎麼可能……」頭有點痛。自從下山後,記憶模模糊糊的,可是,她很清楚曾發
生了什麼,只是不願承認、只是細節不敢去回憶,一直到--內心一激動,「噗」地一
聲,血泉從嘴裡噴出。

「哇,不是說我沒受重傷嗎?還是,他在騙我?」她慘叫。

身子軟綿綿的,無力地仰倒在床楊上,軟軟的素色肚兜微揚,輕飄飄覆向她的面。

「難道你不知道……秘密……說出來就不是秘密了……」近乎囈語地,帶著輕笑。

時間彷如靜止了,床上的人兒連動也不動。不知隔了多久,緩慢而輕細的低誦從肚
兜下飄出:「……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江湖聞
人莊……哈哈哈……」輕輕細笑著,笑聲帶著些微的悲涼與空洞。

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人夢。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原來他身在聞人莊,哪兒來的魂魄入夢,哈。

如絲的血線從唇畔滾落,逐漸滲進覆面的肚兜。右手無力地攤開著,遠遠看去,掌
心有個很模糊很模糊的月形印記。

還有,亂七八糟的劍痕。

倏地張開眼--
「哇,眼前一片清明,我終於到了西方極樂世界嗎……原來是肚兜啊,嚇死我了,
我還以為瞎了眼。」連忙扯下蓋面的白色肚兜,瞧見室內已進夜色。
「天黑了啊……怎麼沒人叫我吃飯?真狠,咳咳。」

有點狼狽地翻滾下床,覺得精神好過炙熱的白天。

連油燈也不點的,摸黑換了衣袍。走出門外,瞧見一雙很純真的大眼望著自己。

「黑鬼!」她俐落地跳回門內,立刻合上門。

門外沉默好一會兒,著急委屈的聲音才響起:「姐姐,我不是鬼,你開門啊。」

「那麼黑,怎麼不是鬼……」

「……姐姐!」那聲音十分開朗,彷彿一點也不在意她無心的傷害,笑道:「我不
是中原人士,膚色本就偏黑,不像你白裡透紅,人見人愛,可愛風趣又漂亮。」

「原來是人啊……」

「我當然是人。你開門啊。」

「你催促我開門,讓我想起來小時候師父在我床邊說的故事。」

「故事?這跟我有什麼關係?」他莫名其妙。

「我師父說,有個妖怪老躲在屋外,騙人打開門,開門的都是笨蛋,最後都被妖怪
吃了呢。」她還記得那時她十歲,師父受不了她活潑好動的性子,試圖以謊言當故事來
誆騙她幼小的心靈。

門外隱約傳來尖銳的吸氣聲,然後,他笑道:「……我是人,姐姐。」

「嗯,我想也是。」她開門。雖然月亮被烏雲覆蓋,仍能瞧見這少年發亮的白齒。

「姐姐。」那少年笑得好純真:「我姓李,叫易歡,我叔叔是江湖德高望重的前輩
,這回他特地帶我來聞人莊見識。我聽聞人莊的下人說,你也姓李,好巧,原來五百年
前是同一家啊。」

她也滿瞼堆笑:「李姓是我師父取的,五百年前我可能不姓李。」

「……」李易歡還是笑顏滿面,看起來很像心無城府的少年孩子。「那無所謂。我
一見到姐姐,就覺得很親近呢。」

她訝異,笑:「莫非咱們是失散多年的姊弟?」

李易歡的嘴角立刻抽搐一下,隨即恢復燦爛的笑顏。速度之快,以他的膚色再加上
純黑的夜色,沒有相當眼力的人是完全看不出動靜來的。

「那是絕不可能的。」他斬釘截鐵地笑道,就差沒一個宇一個字用力的聲明。「你
我膚色不同,相貌相異,絕對不可能是姊弟。」

「是這樣嗎?」

「是的。」

「那你不是來認親,三更半夜裝鬼來嚇我做什麼?」

「我只是好奇嘛。我聽我叔伯說,最近聞人莊閔總管之死,鬧得江湖沸沸揚揚的,
今天歐陽罪逮到個姑娘,說是曾為閔總管『送終』過。我一時好奇,就來瞧瞧嘛。」他
笑道,笑得天真無邪。

她聞言,也笑,笑得很率性。

笑了一陣再一陣,李易歡懷疑自己不先住口,再過一會兒整座莊園都會知道這裡有
兩個瘋子。

「姐姐!」他叫道,逼她停止了沙啞的笑聲。

她的笑聲很不甘情願地停了,但笑顏依舊,好像天生就是這種笑臉,不知哀愁如何
寫。

「姐姐,你是如何發現閔總管的?」迂迴問法她裝傻,那就單刀直入。

「喔,我走著走著,就瞧見他了。」

「你運氣真好。」

她點頭,笑盈盈道:「我運氣是很好,好到就算是下輩子所有的運氣都挪用過來,
我也不會意外。」

哼,他這一生最恨的就是她這種人了!他張大天真的眸子,悄悄轉入重點,問:「
那秘密到底是……」

「我沒聽啊。」

「姐姐!」他撒嬌:「我只是好奇啊,又不會胡亂傳話,你滿足一個少年的好奇心
又不會少一塊肉。」

「哇,你撒嬌撒得好噁心啊,拜託你不要把頭靠在我的前面,我會受不了的。」

深深吸口氣,然後緩緩吐出,小心地不讓她發現。然後,他用力拉動他臉部的肌肉
,笑:「……我沒有靠著你。」

「喔,我以前跟師父耍賴皮時,都拿頭去撞他的胸口。他一拍我的後頸,我就被迫
躺在他的大腿上了。」

「……那叫做昏迷。」到底是什麼師父養出這種徒弟的?他的臉皮不受控制的抽搐
,第一次感受到無法溝通的無力感。

李聚笑微笑道:「是嗎?拜我師父之賜,現在我要被打昏,可不容易了呢。」

不管她是在暗示他不要動粗還是在閒扯淡,他終於明白從她的嘴裡是套不出什麼秘
密來,他也沒有耐性再去磨她。

烏雲漸散,他的手膚下層彷彿有活物到處蠕動。一條活生生的蟲子從他的食指與中
指的交接處鑽出。蟲身極黑,近頭處有金色的一點,鑽出之後,他的皮膚像是不曾受過
任何破裂之傷,平滑而正常。

蟲子沿著衣褲,往下蠕動。

「姐姐,秘密,我可以保密。」不知道是不是冷風的影響,他的聲音不再那麼天真
,反而有些冰冷。

李聚笑愣了會兒,才憶起他在說什麼。她淺笑:「秘密,說出去就不是秘密了。」

「你真的不說?」

「我已經說了我沒有聽見啊。」

「閔總管乃聞人莊的總管,地位僅低於聞人不迫。據說他是回家鄉探親,逾期未回
,於是副總管歐陽罪回他家鄉尋人,卻發現從頭到尾他的家鄉不在那裡。聞人不迫必定
交給他什麼任務去執行,而顯然中途失敗了。秘密,必定事關聞人莊,你說了,與你無
害;不說,你絕逃不了聞人莊的手掌心。甚至,有許多想知道聞人莊秘密的人,都會糾
纏著你。」

「……唔,哇,地上有蟲!」眼明腳快,一腳踏死那條大蟲。

李易歡瞇眼,瞳仁中帶有真正的笑意。

「奇怪,蟲呢……」沒有蟲屍,明明她腳底是踩到軟趴趴的無骨活體啊。

「李聚笑,你看著我的眼睛……」

她抬首,瞧見他黑黝秀氣的臉龐逼近。「你眼睛有點老兒,難怪,笑起來始終有點
假。」跟她比,是有點遜色了。

「……到底是什麼秘密?你坦白說。」如魅似魔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她半瞇起眼,白皙無瑕的臉蛋也跟著接近他的臉。

大眼瞪小眼,鼻息交錯,彼此近到他可以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氣。他已十六了,並
不是毫無經驗的小少年,早過了會臉紅心跳的時候,聞到她身上的氣味,並不會讓他有
任何的感覺,只是……其中夾帶著極淡的熟悉藥味,讓他起了懷疑。

「秘密是……我的?還是閔總管的?」她輕聲問。

他回神,訝異她也有秘密的同時,耳力極佳地聽見歐陽罪的腳步聲,他有些惱怒,
但很快放下心來。

這瘋丫頭已經被他控制,改日再問也不遲。他眼珠一轉,內心已有計較,道:「聞
人莊裡,依你三腳貓的功夫能對付的,怕也只有聞人劍命了,李聚笑,我一向覺得他不
對勁。你,就去重挫聞人劍命吧。」聞人莊裡,即使聞人不迫沒有明白表示,他也可以
隱約看出聞人舅甥間微妙的關係。

任何人、任何事,怎能逃過他的一雙眼?

「他啊……」

「是啊。」歐陽罪已近月亮拱門,李易歡身形極快,融進黑暗的同時,輕聲道:「
他居住在聞人莊的禁地,最偏僻的角落裡。」

「果然是在那種地方啊……」

李易歡聞言,還摸不透她言下之意,忽然見她飛身而起,猶如棉絮般飄然降落在屋
脊之上。

他著實錯愕。難道他看錯了她的三腳貓功夫?正這麼想的同時,見她腳底打滑,差
點滾落下屋。

他很想嗤之以鼻,但歐陽罪已奔進拱門之內,他立刻屏息滅去自己的殺氣。

「你!」

她回頭扮個鬼臉,不知是對著誰,隨即,飄然的白衣消失在圓月裡。

歐陽罪身形一揚,立刻直追而上。

「哼。」李易歡漠然注視空無一人的夜色。想來是無法重挫聞人劍命了,也罷,就
讓歐陽罪整整那個姓李的瘋丫頭好了。「運氣好嗎?哼哼,再好的運氣,都會在我李易
歡的手裡結束,李聚笑,你以為你能靠你的運氣撐多久?我啊,最憎厭的就是你這種從
小幸福到大,只會仰仗運氣的小人了。」這種人的下場,通常只能有一種,由他來執行


李聚笑、李易歡,乍聽之下,真要以為他倆有關係了。

他緩緩垂下那濃密而微卷的黑色睫,唇畔浮起極冷的笑花。

上篇:正文  第一章     下篇:正文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