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到處是秘密 正文 第六章  
   
正文 第六章

不是故意的!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不是故意要偷看師父洗澡,她只是……只是半夜驚醒,睡不著找師父,結果、結
果--水聲嘩啦啦的,簡直像魔鬼一樣控制她的行動。對不起,師父,現在我被控制了
,接下來的所作所為絕不是出於笑兒的意識,笑兒被附身了,暫時先不要來救笑兒,嗚
……十指悄悄打開,從縫裡看見湖裡那美麗的裸背。

她沒見過其他人的裸背,更沒見過自己的,只是很單純的覺得師父的背真是……賞
心悅目啊。

平常束起的黑髮濕答答的披散在肩後,銀色的月光灑在師父優美的裸背上,顯得有
些白皙而優雅,從很久以前她就覺得師父的腰很細,只是從來沒有想過細得這麼的……
想讓人吞口水。奇怪,口中唾液一直泛襤,她不住吞嚥,張圓那雙笑眸,不放過任何的
美景。

連平常看起來很普通的水花,一飛濺到師父的美背上時,好像成了閃閃發光的水珠
,很耀眼哪……師父的纖腰之下沒入湖中,長髮也垂在湖面上,讓她頭昏眼也花了……
如果她告訴師父,他跟楊貴妃相比,那個重色思傾國的唐明皇一定選他。不過即使她是
很誠心的這麼認為,師父也一定會活活把她打死,再抓她的魂魄回來罰寫「長恨歌」吧


不行了……她趕緊縮回石頭之後,撫住自己發熱的雙腮,心跳得好快。完了,莫非
師父背後長眼,又使賤招對付她?

「哇,十指流血了……」不對,是她噴鼻血了!

「誰?」

糟!她腦筋動得快,連忙扒開衣物就往湖裡跳,大聲叫道:「好熱好熱,我受不了
啦,一定要背著師父來洗澡……」眼角瞄到那湖的中心已無人影。她大鬆口氣,拍著很
平的胸部,暗幸自己逃過一劫。

她往自己的背後潑水,很期待能有方纔那耀眼的水花襯托她的美背--如果她的背
能看的話。

不過,她看不到,也沒有人要看,一直到現在,嗚。

那一年,她十五歲,天真爛漫,連首「長恨歌」都背不起來。

今年,她二九芳華,已知世上什麼東西對她最是重要。

「明天一早起程,山路難騎馬,用走的大概午後可到。」

「喔……」

「趕路趕過了頭,現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聚笑姑娘,今晚只能夜宿野外了。」

「我常這樣,沒有關係……」

「……這幾天,你一直在躲避我?」

「耶,哪有?」

「你在看哪裡?」

她立刻瞇笑著看向他俊美到閃閃發亮的臉龐,說:「我在看你啊,師兄。」話一完
,又調開視線,彷彿他身後的景色很美。

聞人劍命注視她的臉好一會兒,才露出很淡的笑意來。

「你好好休息吧。」

李聚笑見他走回對面的樹下閉目養神,暗鬆了口氣,撫上腮面,是熱呼呼的,跟冰
涼的手指是天差地遠。

沒辦法啊,這幾天她就是這樣,一看見他,頓覺口乾舌燥,很想抓亂一頭快被她搞
瘋的秀髮。

師父啊,為什麼我對「師兄」的感覺跟面對你時,有點一樣又有一點不一樣?你復
活告訴我啊!她很想哭喪著臉,可是不知是不是平日扮慣笑臉了,連想發狂都還能強笑
出來。

等到她發現時,她竟癡癡看了他好久。她暗歎口氣,覺得自己對師兄的美色好像無
法抗拒了。

生起的營火弱了。她無聲無息地站起來,走了幾步,腳下無聲,確定並沒有驚動聞
人劍命以及早已入睡的歐陽罪,再將薄毯覆住木頭,遠遠瞧來像是她在睡覺。

然後,她離開營地,奔進夜色裡。

她一路奔上山,盡挑沒有道路的野坡走,彷彿在自家後院奔跑。

她算過,一來一回正好天亮,沒人會發覺。奔過一個小坡,她知樹叢之後有捕獵陷
阱,刻意避開的同時,往附近某處瞧去。

那地方,她還記得。在很小的時候曾溜下山,遇見怪叔叔,是師父及時救她;為了
救她,師父的手心有了跟她一模一樣的「月亮」。再往上走,有一道峭壁,有一年下著
雨,她藏得好好的,師父卻連找都不用找,就知道她在峭壁下的洞穴躲雨。

整座白雲山,她熟得不能再熟,所以,她才要趁夜上來啊。

不知是不是太久沒奔這麼長的路,胸口有些痛。她撐著一口氣,終於來到幾棟木屋
前。

她喘了好幾口氣,不停歇的走進其中一間內室,看著那張簡陋的床半晌,才輕聲道
:「師父,我回來了,我回來了。」

輕輕撫過床上老舊的棉被,內心有些激動,明明知道師父現在很好了,可是,他一
日那樣,她就心存著「再也回不到過去」的念頭。

她咬了咬唇,趴在床下,摸了老半天,摸到奸厚的一疊紙。拿出來之後,趁著月光
看見上頭寫滿了「李聚笑」,她還記得她偷懶,寫到中途,索性改成「李一一」,師父
有沒有發覺她不知道,只知師父沒再罰她了。

小臉埋進舊紙堆裡,眼眶好熱,但不能掉淚,掉了淚就辜負師父為她取名的用心良
苦。

夜深露重,她咳了兩聲,回頭看見牆上還掛著師父的衣袍,她手心在冒汗,拚命想
著師父把她的衣物收拾到哪去了?

她走進另一間小木屋裡,床有點小,像給孩子或者長不高的少年住的,她想起自己
幼年沒什麼童玩,所以才會一天到晚賴在師父身上。

時間一直在過,她翻來翻去,就是找不到她的衣物。幼年的,長大一點的,她明明
記得她的身子抽長後,她時常在換衣服,從不穿不合身的,可她從不知他們將衣物放在
哪兒,還是丟了?

她煩惱地走進原木屋裡,忽然聞到一股惡臭的味道,她不甚在意,正要拉開衣櫃,
忽然看見地上有抹影子,從門口到她的腳邊,拉得長長的。

她心一跳,立刻回頭。

「你在做什麼?」

心跳短暫停止,她的臉皮拚命地動、勉強地動,才終於讓唇角微微扯上揚:「你…
…賞月嗎?」她的聲音微顫。

那一襲青袍的男人緩緩走進屋內,緊緊鎖住她的眼。

「我一直在你身後。」

「師……師兄,你偷窺不好吧……萬一我解手,那我不是很丟臉?」

「你在害怕?」

她笑了,笑意末達眼底。「我啊,天不怕地不怕,有什麼好怕的?」

「在這世上你沒有害怕的事嗎?」

「唔……這是秘密。」

「你知道許多秘密,卻從不主動說出口。聚笑,你知道我有點功夫底子,卻一點也
不驚訝。」

她搔搔發,笑道:「這種小事我沒注意耶……」

她在打馬虎眼,他也不是不知道。視線從她蒼白的小臉移開,打量簡陋的小屋。屋
內一塵不染,擺設簡單沒有多餘的贅物,可以想見主人的潔癖與性子。

再往牆上那套陳舊的藍袍看去,鳳眼微瞇,像在回憶什麼。

李聚笑見狀,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生怕真拉回他一些不該有的記憶。

過了一會兒,那雙在黑夜裡發亮的鳳眼,往她的小臉看來,她立刻擠出笑,他卻往
矮櫃上看去。

她輕「呀」一聲,先前她為了找衣物,將那疊從床下翻出來的陳年舊紙擱在矮櫃上
,見他伸手去拿,她連忙雙手壓住。

「我不能看嗎?」他問,在夜裡聲音顯得十分的平靜。

「也、也不是……」她結結巴巴,明明天氣有點冷,她卻滿頭大汗了。

「那就是可以了?」唇畔隱約有笑,很輕鬆地從她手下取出那疊紙,他沒看,對著
她問:「我倆曾是仇人?」

「不,不是!」至少,她從不認為是!

「你很害怕我會恢復記憶?」

「不……」不,她想要他恢復記憶,又不想他恢復記憶。

「你猜,我有沒有該牽掛的人?好比妻子、情人或孩子之類?」

她用力搖搖頭。

他微笑:「那你再猜,以前我是獨身一人了?」

「嗯……我想是的。」

「既然我想不起來,又沒有牽掛,那麼有沒有尋回都是無所謂。聚笑,你想跟我回
聞人莊嗎?」

「耶?」她抬頭,見他唇角微勾。

那笑,極淺,讓她一時離不開眼,只知他放開那疊陳年老紙,連看也不看的。她暗
鬆口氣的同時,見他接近自己,像要越過她,看矮櫃還有什麼東西。

孰料,一句話從他薄唇問出--「你喜歡我嗎?」

「喜歡!當然喜歡啊……」她輕喊,隨即發現他俯下頭,輕輕擦過她的唇。她嚇了
一跳,脫口:「你……」

那優美的唇形微揚,如蜻蜓點水在她唇辦間點了下。

「咦……」她瞪圓了眼。

再點一下。

「等等……」

又吻。

「等……」

唇辦再相觸的剎那,她張口欲言,以為他又是輕點即抽,不料這次他徹底封住她的
唇。

她震驚到傻了眼,傻了眼,然後啞口無言。鼻間充斥的是他的氣味,唇間是他的熟
度,她的心口顫顫跳著,連著眼兒都有些酸痛,以致平日看起來在笑的如扇睫毛也在發
抖。

準是被他發覺她的輕顫,她有些遲鈍地察覺他握住自己冰冷的小手。迷惘之間,她
瞧見那雙注視著自己的鳳眼--不知道是不是距離近到無所遁形的緣故,他那雙向來淡
如水的瞳眸竟流轉著淡淡的情意……是、是對她嗎?

他對她,有了男女之情?

「你看起來不知所措。」

「我……我……」哇,連說話時,唇間吐出的都是他的氣息,方才唇舌相纏下住在
她腦海打轉重複,讓她頭暈眼花的。

她不小了,即使以往師父沒有提過男女之事,但,現在的她,都懂的。

依他的性子,若不是對她動了情,萬萬不會輕薄她的。

他……對她動了情嗎?以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

這認知,讓她內心深處隱約起了小小的激動。

這幾天她老覺得不對勁,他與她之間有個界限模糊了,不敢直視他,不敢纏著他,
甚至偷偷換了肚兜免得半夜三更必須撞牆才能入睡,這些連她自己都迷惑的舉動與心態
,在他的……嗯,重新畫出界線後,像找到了適合的歸處,緩緩地歸回他給的地方。

「如果現在回去,歐陽不會發覺。」

「歐陽……」差點忘了還有一個人,他單名一個罪字啊……「我對江湖沒有任何名
利權勢的追求,能避免麻煩就避開。」若讓他那個看起來很正經,事實上纏人纏到很可
伯的外甥發現,只怕他一輩子都得為聞人這兩個字賣命。

「師兄,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永遠不分開!」她衝口道,然後遲疑了一下,握緊
右拳。「可是、可是……」她用力閉上眼,攤開右手掌心給他看。

月光下,他清楚地看見她細緻的手心上有神似歐陽罪手背上的烙印。

「世上只有三種人,第一種人是師父,第二種人是我爹娘,第三種人則是我!我一
直不明白,一直到最後,我才知道,第一種人是正道,第二種是邪魔歪道,第三種則是
被注定的罪之子。明明無罪,卻要背負爹娘曾犯過的錯。」

他一直沒有聲音,讓她害怕了起來,心頭一激動,咳了兩聲,不由得偷偷張開眼往
他看去。

他的神色還是平靜啊,太不公平了,連給她點機會讀他的想法都不給!

「你師父因此不要你了嗎?」

她用力搖頭,輕聲說道:「他沒有不要!他很疼我!一開始,他騙我,說這是半個
月亮,人人都沒有,就我有,我從來沒有怪他騙我,我……」她的臉在笑,聲音卻有些
嘶啞:「我唯一怨他恨他的是,為什麼他不騙我到最後?」

聞人劍命早料到她嘴裡的大師父與師父並非同一人。他不涉江湖,也知一人一生之
中只能拜一師,絕無同時拜兩人為師的可能,所以,他不深問,以免為她招禍--只是
,常從她言談之間,得知她對她師父的感情異於常人,至少,當他親耳聽見她願為她師
父上天入地時,身為男人獨佔的心情竟浮現在他心頭,強烈到令自己內心一震,一心只
想知道在他遺落記憶前,可曾與她師父接觸過?

他垂下視線盯著她的掌心看好一會兒,才跟著攤開自己的右掌。

「你半個月亮,我也半個月亮。」他當著她愣住的表情,笑了:「你醉了的那三天
,我天天去探你,並不是每一次我身邊都有人。」

「咦?」他的意思是,沒有人時,他對她做了什麼嗎?她一喝醉,可什麼也記不得
啊,就算有人砍她一刀,只怕也得等她清醒後才會喊痛。

「那時,我就瞧見了。」

她又「呀」了一聲。「你……你不介意嗎?」

「我又不是江湖人,我介意什麼?」他包住她的右掌,見她的唇一直顫動,他不禁
動心,再吻上她柔軟沒有血色的桃唇。

等到她暖熱起來後,他正要拉過她,忽地細微的聲音讓他警覺,越過她的身子看見
一條黑蛇從矮櫃抽屜裡探出。

「小心!」他叫,拉過她的同時,手臂擋住迎面而來的蛇牙。

毒液鑽進血脈的剎那,眼前一陣錯亂,好像看見了無數的影子交疊,那些影子很矮
,像是小孩子,十分的陌生,隨即,他不顧手臂疼痛掏起碎銀擊中蛇頭。

「師兄!」她驚叫。

「我沒事。」他暗暗運氣,氣血尚暢,鼻間聞到一股令人作惡的味道,混亂之中,
他又看見牆上掛著那件老舊的藍色衣袍。

「師父,其實你是我的爹吧?」童稚的聲音中氣十足的笑喊。

他微怔,張眼看向李聚笑,一看她什麼也不顧要吸出毒血,連忙阻止:「你應該知
道我與你都是百毒不侵之身,這點毒,我不放在眼底。」

「可是……」

「你願意為我上窮碧落下黃泉嗎?」他突然問著,目光專注地像要漾出火花來,完
全不復平日的平靜。

她毫不猶豫地點頭。

他難以置信地閉上眼。原來如此啊……師父嗎?師父嗎?

「師兄……」

窸窸窣窣的聲音逐漸靠近,聲量漸大,他倆不由得往門口看去,雖有月光,但李聚
笑眼力沒有那麼好,反倒他一看,就暗叫不妙。

「好奇怪的惡臭味啊……」不止想吐,連頭也暈暈。

他托住她的腰,低聲說:「你拉緊我,別放手。」

月光之下,他搜尋四處,匆地瞧見之前自己鬆手不要的「回憶」--那一張張散亂
的紙張攤在床上,寫滿了李聚笑、李一一,以及默寫得斷斷續續的「長恨歌」。

霎時,排山倒海的影子在他的腦中來來去去,他頭痛欲裂,試圖要抓住那小影子。

「師兄!」

他張開鳳眼,凝視她蒼白的小臉,忽地問道:「倘若,一朝我恢復了記憶,你會如
何?」

望著他的笑眸明顯遲疑,甚至流露出些微的恐慌。

他一點也不意外。老早之前,就隱約發覺她的矛盾,他拾回遺落的回憶對她必有傷
害。他暗暗運氣,暫時克制那恢復記憶前的疼痛,放棄追逐腦中的聲音,拉緊她的身子
,道:「要走了,你小心!」他托住她的身子,馭氣而起,飛出木屋門外。

出了門外,李聚笑才見到昔日熟悉的地面爬滿奇怪的蟲子,那蟲身有點眼熟,很像
是在聞人莊踩死過的……哇,不會吧?她只是不小心踩死一條蟲,有必要所有同胞都來
報仇嗎?

她的輕功靈巧,卻不比他紮實的底子,能一躍數丈,不必落地借力。抬眼見他臉色
略白,似有不適,她張口欲言,臨時又住嘴,怕打斷他聚氣凝神。

風吹長袂飄舉入林間,他欲踩住茂盛樹幹,再施輕功,忽見連離小屋數丈之遠的樹
上都爬滿了異族的蟲子,他拂袖運氣,擊中樹上異蟲,正要順勢落下再起,那下知打何
處而來的群蟲赫然爆裂,他及時護住她的身子。

異氣四散,黑色的血液飛濺衣袍,頓時袍角腐爛,他內心微惱,不敢落地,只得半
空再提氣奔如閃電,極力遠離這片林子。

他知對方有心置他倆於死地……應該說,有心置聚笑於死地。聚笑雖是百毒不侵之
身,但她一人若遇此等陣仗,即便毒性逼不死她,只怕也會被咬得全身慘死的下場。

思及此,惱意更深。他原想那對方與她並無深仇大恨,他又將她帶離專惹是非的聞
人莊,那人應不會再追上來,不料對手執意置她於死地--四周晃過的景色,讓他腦中
再閃過片段,他咬牙置之不理,見林外有片空地,他知有異,也不得不抱著她躍下地。

「師兄!」

「我沒事。」他平靜地說,聽見那熟悉的窸窣聲再起,當機立斷道:「你別靠近我
,我身上、袍上沾了氣味跟血跡,必是引它們過來的關鍵。」

「我不在乎!」

「我在乎。」走到崖邊,摸黑目測崖下湍流的溪河。

「如果你跳了,我也跳。」

聞人劍命聞言,緩緩回頭看她。

她的臉色依舊蒼白,可是眉歡言笑,看得出來十分開心,不若她以前那習慣式的笑


「我師父說過,他為我取名聚笑,並非逼我笑口常開,而是,他不知我的幸福是什
麼,所以,他認為我若常笑,必定是遇見幸福的事了。」

「他這麼說過嗎?」聞人劍命也依舊平靜。「我並不是尋死。」

「我不管你是不是尋死,可是,請不要、請不要再獨自一人先行。」她沙啞道:「
你去哪兒我便去哪兒,我願意為你上窮碧落下黃泉,可是,我找不到路,我一直找不到
路。即使我想自盡也不敢,大師父說,自盡的人進了枉死城,等到陽壽盡了才能投胎轉
世,大師父可以讀很多的佛經,可以看透很多人的生死,可是,我不行,我不要你死,
至少,在我活的時候,你不要死、不準死,再來一次,我一定會發狂發瘋的。我寧願這
輩子我是個短命鬼,等我死了,你要做什麼都好,所以,請不要再放掉我,好不好?」

他聞言,目不轉睛地注視她堅定無比的神色。過了一會兒,他才輕聲道:「我不會
死的,我只是暫時丟下你。」見她固執,他歎了口氣,向她伸出手來。「你會泅水嗎?


「會!」她笑道,立刻跳上前,握住他的手。「我從小就會!」

「我想我應該也會。」細觀崖下岩石不規則的矗立,若是要跳下--「你別使力,
全由我來。」

「好。」

他又看她一眼,她笑瞇瞇的,彷彿不知世間險惡,不知她將要踏進的路子裡需要冒
多大的風險。

她的眼裡,果然只有他啊……不必耳聞,鼻間又傳來那陣陣的腥臭,知道他身上的
氣味確實引來了麻煩。

他拉近她,將她抱進懷裡,感覺腰間被她所環抱。

他道:「閉上眼吧。」

然後縱身一跳,長袂飛揚,頓時沒入黑暗之中。

最後的聽覺是呼嘯的風聲,以及……叮叮咚咚的細雨。

腦中那無數的小影子逐漸合而為一,然後走出來,很高興很用力喊:「師父!」

上篇:正文 第五章     下篇:正文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