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到處是秘密 正文 第八章  
   
正文 第八章

純黑的夜裡,「咚」地一聲,四平八穩地趴在地面上。



「哇……連石頭也要跟我作對,明知我看不清楚的,可惡。」



一雙鳳眼漠然注視她東摸西摸地離開山洞後,才緩緩走進那個烏漆抹黑的洞穴中。



「誰?」



對方的底子顯然沒有他來得深厚。他一眼看見她,就知她一隻手臂被廢,身受內傷

,地上擱著是晚上的素菜。



原來,笑兒是來偷見她的……即使要救陌路人,也不會不告訴他的啊。



「到底是誰在那裡?」



他點了蠟燭,洞穴頓時明亮起來。



「你……原來是你!」



「你認識我?」



那年輕而狼狽的姑娘輕笑:「數年前曾有一面之緣。閣下忘了我,我可沒有忘記,

我義爹一直念念不忘,很想知道你的下場究竟是如何。」



「你義爹?」



「你也忘了他?當日,他曾要我殺了你的徒弟,我沒料到原來她是女扮男裝啊。」



鳳眼微瞇。「她不是我徒弟。」



「不是?她對著你喊師父呢。聞人公子,你現在一定在怕,怕我義爹是不是要找上

你了?數年前,你打不過他,現在的你,還是打不過他。」



他聞言,表情沒有什麼變化,忽而想起笑兒才離去,那邪魅的男子不知是否埋伏附

近,思及此,臉色終於微變,反身要追上去。



「我義爹死了。」



他停步。



「真奇怪,你不在乎自己的死活嗎?」



「我未必會打輸他。」此話一出,連自己都震驚了。生性淡泊的他,竟然也起了殺

機。



「當日我義爹收我為女兒,改名水月,水中之月,永遠無人可以撈起這個月亮。那

日,他帶我回莊,路上曾說,我與你徒弟擁有同樣的命運,只是,他很好奇,到最後,

究竟是誰棋高一著?」



聞人劍命緩緩轉身,面對那狼狽但得意的姑娘。這姑娘的神情竟有幾分神似當年那

黑衣的男子,原來他的猜測沒有錯,她終究被腐化了。



「義爹改變我的想法,改變我的性子,甚至,要為爹娘報仇的我,都禁不起他的控

制,心甘情願為他賣起命來,他成功了。他遭人殺死,我處心積慮為他報仇,即使失敗

至死,我也不後悔。而你,也成功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她輕笑一聲,連眼也不眨地看著他,道:「你用另一種方法,改變了她的想法,改

變了她的命運,甚至,讓她永遠不知殺爹娘的仇人而忠心於你。義爹他實在好奇,好奇

有朝一日,如果她知道了,你還算不算成功?」她輕聲吐訴:「腐蝕她的意志、左右她

的想法,改變她整個人生,你做得真好。」



即使內心有再大的驚濤駭浪,他也不曾流露在臉上。他沉聲重複道:「我不知你在

說什麼。姑娘,恐怕要請你自行下山了,從明天起,不會有人為你送飯來。」



語畢欲走,身後傳來尖銳的笑聲:「她叫李聚笑,天啊,這名字是你給的嗎?真是

有趣。你可是她的仇人啊,你為她取了這樣的名字,當真是要報了仇她才有開懷的日子

可以過!」



他末聞,繼續往洞外走去。



燭芯吐著青煙,在洞內飄繞四散,形成詭異的魔霧。



「我告訴她了。」



他立刻回頭。「你說什麼?」



「我義爹想知道,我一定得為他做啊。」她吃吃笑道:「我早就告訴她了,我告訴

她,她有爹有娘,只是她跟我一樣,爹娘都教最親近的人殺了。怎麼?她沒有問你嗎?

那麼,你跟我義爹一樣成功了。即使明知他是仇人,也下不了手了,原來,我跟她,都

是可憐人啊,被人左右了一生,哈!」她愈說愈猙獰,愈笑愈瘋,說到最後又笑又哭,

不知道到底是為了無法為義爹報仇,抑或無法為爹娘報仇而感到痛苦不堪。



洞口的男子,拳頭緊握在側。差點,再差一點,二十多年來的潛心修為也無法克制

自己了。



轟然一聲,那叫水月的女子抬起頭來,迷惘地注意到他已不見,洞壁上有個掌印,

足有兩指之深,四周礫石輕滾,卻不影響整個山洞的崩塌。她愣愣看了許久,才慢慢垂

下眼,喃道:「義爹,是你的功夫好,還是他勝你一籌?」無論如何,她的義爹死了,

而他卻會繼續修行下去。



即使現在他與義爹能打得平手,但將來呢?他只會超越,不會退後了。



睡眼惺忪地爬起床,胡亂洗個臉,束起頭髮,就往外頭跑。



木屋外,長凳坐著一個再眼熟也不過的身影。一身藍袍,晨風吹動那一頭黑髮,讓

她心跳一下,想起十五歲那一年不小心看見師父美麗的背。



「哇,師父,一夜沒睡嗎?」這可難得了。她走到他身後,笑嘻嘻地遮住他的雙眼





「笑兒……」他嘶啞的低語:「你……想不想知道我的秘密?」



「耶,有秘密可以聽嗎?」她眼珠一轉,笑道:「那一定跟大師父有關了。師父,

你每天都在我的眼下過活,實在沒有什麼秘密可言了。」



他拉下她的手,起身面對她,微微一笑:「我帶你去個地方。」



她點頭,一時沒有察覺他平靜神色下真正的想法,笑道:「好啊。」不必做早課,

當然好,這話她可不敢說,免得師父後悔……她微愕一下,發覺他牽著自己的手。



師父從不主動牽她、碰她,也不喜歡有人太過貼近--當然,她是例外啦。有幾次

,她見師父與山下樵夫交談,即便有小孩圍繞,他也保持距離。



「師父,咱們要下山嗎?」掌心之間傳來的溫度有些冰涼,許是他一夜未眠,不過

沒關係,她夠暖,可以分給他。唇邊綻笑,雙頰有點發熱。



穿過幾乎被亂草覆蓋的羊腸小徑,走了約莫半個時辰,她微訝,想起這條路是通往

懸崖的。



「師父……」



「你還記得這裡嗎?」



「嗯。師父,你說過這裡是大師父的祖先……唔,連他都忘了是師公,還是曾曾師

公的墓,每年要我來祭拜。」不知道是不是萬里無雲的關係,平日懸崖煙霏露結,今天

卻只有淡淡的風煙,一飄而散。



她的視線落在崖旁那座小墓。墓碑寫著某某人之墓,可是,大師父的字體龍飛鳳舞

到世上少有人看得懂,她只好將「某某」兩個宇,想像成「師公」。



「我若有空就來上香。」嗯……畢竟不是很熟,若論上香的次數,去世兩年的大師

父還較得她的青睞,有空沒空就跑去跟大師父說話,有幾次還睡倒在大師父的墓前。



「不是。」清冷的聲音飄散。



「啊?」



他突然鬆手,走到墓前,背對著她。



「這座墓,與聞人家無關。」



「喔……」她低頭看著自己的右手,抬眼笑道:「師父,我背『長恨歌』給你聽好

不好?」這幾年她雖背不完整,不過瞎貓有時也會碰上死耗子,只要讓她混過去,以後

就可以擺脫這首又臭又長的唐詩。



「那是你爹的墓。」



「不要!」她立叫,搗住雙耳,瞪著那令人討厭的背。暗暗喘息之後,她又笑:「

師父,今兒個的風好大,我們回家好不好?笑兒好餓了!」



聞人劍命轉身面對她。他的神色一貫的平靜,鳳眸裡隱約可見一抹堅決。



「笑兒,你從來沒有問過你的爹娘在哪兒,你爹是誰。」



她撇開臉,根本不想看他那令人討厭的嘴臉。討厭討厭!今天最討厭師父了!



「你爹死時,你大師父說,終究有一天要讓你知道你的身世,後來,你大師父臨終

前,告訴我,就這樣下去吧,只要你過得快樂就好,不必特意讓你知道一切。原本,我

也是這麼想,聚笑是我取的,我要的不只是你人如其名,而是你若笑,必定是遇見幸福

之時。」



「大師父疼我,我是知道的。」她低聲說道:「師父你也疼我,可是,你的脾氣又

臭又硬,不知變通,比大師父還死板。」



「是嗎?」聞人劍命輕笑:「原來,我被自己這個臭脾氣給逼得進退兩難了嗎?」



她立刻抬起蒼白的小臉,激動地上前一步,說道:「師父,你可以不必兩難。我根

本不想聽,我才不管我爹娘是誰,我只知道從小到大,在我身邊的是師父跟大師父。我

爹娘是誰都與我無關!」



「我見過那姑娘了。」



她聞言,訝異,而後恍悟。難怪他會突然間跟她說這些,早知如此,就不會一時好

心腸見那姑娘受傷而送三餐……早知如此,她會趕那人走,就算綁著丟下山也做!



「我還記得,當年你只是剛會走路的娃兒,我才十二、三歲,與你大師父隱居此地

。你爹……並不算是個好人。」他頗為含蓄地說:「他曾做過許多不容於世的事,在暗

算我親姊時受挫,被囚於聞人莊地牢,後來逃出時,將你救出。他大概是從哪兒聽來我

與你大師父隱居白雲山,於是便帶著你上山……那日,他挾持我,逼你大師父自盡,完

全沒料到我年紀輕輕,已有功力,是我與你大師父錯手將他打死。笑兒,說起來,我算

是你的殺父仇人。」



「我不記得了。」她喃喃道。



「你自然不記得。你那時才幾歲?我為你爹造墳時,才發現他將你藏了起來,當時

你已奄奄一息。」



蒼白的臉極力擠出微笑,討好地說:「師父,既然我已記不得了,那就什麼也算了

,好不好?」



「你右手掌心是聞人家烙上去的。」



「那是月亮!」她固執道:「跟師父的一人一半!」



「你下山吧。」



她臉色一白,叫道:「師父!我不要!我跟你一塊!除非你下山,否則笑兒不去!





「還是你想報父仇?」



「父仇?哪兒來的父仇?我沒有爹!我連娘都沒有!爹娘是誰啊!我才不要知道!

」她尖銳地叫道,喉口發熱,全身緊繃隨時像要跳起來。她師父是死腦袋、硬腦袋,讀

了那麼多孔子孟子有個什麼用?把三綱五常牢記得那麼熟做什麼?她對她父母一點印象

也沒有!她的心裡只有師父,即使她與那個叫爹的有關係,也只是給了她一副皮囊而已

,再多就沒有了!就沒有了啊!



他望著她,輕聲道:「我跟你大師父,一直在想,想你的性子到底是從誰哪兒學來

的。我與你大師父皆淡泊世間,唯獨你,一樁小事就可以忽悲忽喜。你知道為什麼聞人

家願意收留小孩嗎?因為血液之中終究擺脫下了上一代的瘋狂。每回我看見你,我就想

你跟你爹真像,性子像,有時連出口的想法都像。」



蒼白無力的臉色有點不自然,她極為緩慢地搖頭,細聲說道:「師父,你只是想趕

我走……想讓我恨你……才說出這種話來;你是怕我卡在中間為難……」



「你跟在我身邊這麼久,你認為我是這種人嗎?」



不.他是個只會實話實說的人,要不,這個秘密他大可藏起,隨便他掰她是從石頭

中生出來的,她也會信啊。



她一直搖頭,視線逐漸發熱模糊,只能隱約見到他站在墓旁。如果不是這座墓裡的

屍體,師父不會說出這種話;如果可能,她想毀了這座墓……雙手緩緩捧住頭,喃道:

「不行……我要是這樣做了,師父必定認為我難以受教,血液中必流著那人的血……」

她雖不頑劣,但有時師父罵她不辨是非,隨喜好行事,她一直以為她的性子像大師父,

原來……原來即使不想要,她在不知不覺中也跟著那人的路子走嗎?「師父……你教我

養我……不是喜歡笑兒,而是怕我危亂世間嗎?」



她有沒有問出口,她不清楚,她只記得,永遠只記得一聲肯定的應聲,崩斷了她緊

繃的弦,穿透了她冰涼的心。



剎那間,她喉口一陣發甜,一股熱氣倒衝到心田,頓時頭暈目眩起來。她努力張大

眼,想要看清楚師父的容貌,偏偏眼底只瞧見過去的幻影。



她的知覺好像出了問題,想要跟師父求救,但又怕聽見更可怕的事實。她沒什麼大

志,既不想成為人中之鳳,也不想為禍天下,她只是想跟著師父過完這一輩子,難道她

這樣都有錯嗎?



喉嚨腥甜的沖激,讓她不由自主吐出一口血來。



聞人劍命見狀,大吃一驚,正要上前扶她,忽瞧一抹人影竄飛出林。



是那叫水月的姑娘!



他以為她要對笑兒不利,疾步奔到笑兒身邊。



僅僅是一眨眼的時間,情況已定。



「我就知道你以為我的對象是她。」水月笑道:「所以,你全身上下儘是漏洞。」



「師父?」已模糊的視線半盲的看見身邊師父似乎……她叫道:「師父!」



長劍沒入他的胸膛,她要拔起,他低喝:「不要動!」



他微微瞇眼,注視著披頭散髮的水月,咬牙:「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義爹死了,世上不會有任何人超越他。」她放聲大笑。



這一生之中聞人劍命的情緒可以說是沒有強烈的起伏過,即使數年前的生死邊緣,

也讓他面不改色,唯有這一次--他瞧著身邊從小看到大的小姑娘,她一臉驚懼,顯然

手足無措。他若倒了,難保水月不會害她;要不,等她回過神來了,依她性子也難保不

會雙手染上血腥--剎那之間,他眼匠起了殺機,趁著水月雙手握著劍柄,尚未抽劍的

同時,跨前一步,讓長劍更沒盡胸膛,隨即用盡十成的力道擊中她的胸口,讓她心脈盡

碎,連句遺言都來不及說出口。



前後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李聚笑甚至沒有看清對方的長相,連忙穩住他的身子,恐

慌無比的叫道:「師父!我……我該怎麼辦?」雙手在他胸口附近發顫,不敢拔出。血

泉汩汩流出,她渾身發抖,喃道:「對,我找大夫!師父,我、我找大夫去!」



「等等!」他拉住她,咬牙道:「你找大夫也沒有用了……我不是曾告訴過你,生

死有命嗎?」



「胡說!師父長命百歲,你甚至連大師父的壽命都還沒有過一半啊!」她抖到連話

都說不完整,臉好冷,師父的手更冷,今天到底是怎麼了?她是不是在作夢啊?如果是

夢,拜託醒來吧!醒來吧!



「你拔出來吧。」



「不要!」



「反正都是要死,我不是教過你嗎?生死有命,有朝一日我若死了,你也不必悲傷

,轉過身繼續過你的日子。」



「我不要!」她雙手被他緊緊抓著,硬架上那把劍上。她用力搖頭,努力掙脫,師

父的力氣竟異常的大。



「還是,你想為你爹報仇,在我死前先折磨我?」



「我沒有……我不要、我不要報仇……」眼淚滾落腮面,像是止不住,她哭叫:「

我誰都不要……我只要師父,我把命分一半給你好不好?你不要死,留下來陪笑兒,求

求你,師父,求求你好不好……」



聞人劍命閉上眼,再張開時一片平靜。他柔聲說:「既然你身為人子,就必須做你

該做的事。倘若,你什麼都不知道,那我就算背負罪惡感,也要瞞你一生,可是,你知

道了,你就不能背負不孝的罪名,與你的殺父仇人共處一室。」語畢,拉著她的手,欲

拔出那把劍來。



「不要!」鮮血流滿了她的雙手,一直流一直流,好像流不停一樣。如果劍拔出來

了,豈不是要流盡師父體內的血?



「你要我痛苦至死嗎?」



「我不要啊!我不要啊!」



「還是,你要我自己拔?」



「不要!師父,不要!」她喘息。那把劍就像砍在自己胸口上,好痛,可是,無能

為力。她好恨好恨,一時之間不知恨的人到底是他,還是她自己!



「那你到底要怎麼樣?」他嘶啞道。



她要怎麼樣?她能怎麼樣……哭得紅腫的淚眼慢慢對上他平靜的眸子,她輕聲說:

「師父,大師父在黃泉下等你嗎?如果我也去了,你能不能不要成仙?留在黃泉陪我跟

大師父?」



他聞言大驚,罵道:「胡來!」怒急攻心,讓他噴出血來,濺了她一臉。她彷彿完

全沒有察覺,只是淚臉充滿渴求看著他。



她當真有心隨他走!



「你敢自盡,我也不允!」他咬牙忍住最後一口氣,目不轉睛地看著她,一字一語

道:「你敢,我死也不瞑目!你要敢,我做鬼也不見你!」頓了頓,聲音放軟:「你好

自為之,以後我再也無法時刻在你身旁盯著了。」



她還來不及反應,忽見他猛然退後,她正握著劍柄,瞬間劍身從他體內拔出。她驚

恐無比,見他胸口鮮血狂噴,踉踉蹌蹌地奔前要抓住他,他退後更快。



「不要!師父,後面是--」親眼目睹他一腳踩空,她身形極快,要一塊隨他跳崖





他那雙鳳眼直勾勾地望向她,即使在墜落之際,也不拉開視線。那眼神,分明在說

,他會實踐他說過的每一句話--就算她屍身與他同成爛泥,他也不會再見她!



「為什麼……」雙膝一軟,無力地跪在地上,喃喃著:「為什麼會這樣……連點機

會都不給我……」她猛咳一陣,咳得喉嚨發乾,血泉不停從嘴裡嘔出。



疼痛的目光恍惚飄栘著,忽地瞧見她的右手。她遲緩地攤開右手,掌心有個像月亮

的烙印。她露齒一笑:「師父說是月亮……」腦中閃過他方纔的話,氣血翻湧,氣道:

「不對!不是月亮!」抽來那把沾滿血跡的劍,一次又一次劃向掌心。「不是月亮!都

是你!都是你!不是月亮……」道道血痕混合了他的血。



他死了!死了!



胸口好痛,可是再也沒有人熬藥了,就這樣死了,師父會不會原諒她?她斜眼看見

那座墓,想要拖著劍毀掉那墓,卻發現雙腿根本無力爬起。



除了胸口痛,她再也沒有其它感覺……還是,她也死了呢?身子軟趴趴地倒在地面

上,有氣無力地看著萬里無雲的藍天,自言自語:「今天,沒有雲……去哪了呢?」



眼淚不受控制直流,艷紅的唇卻吃吃笑了出來,想起來天一熱時,總會有個人找到

她,讓她撐著傘躲避毒日頭。



「好熱哪……」緩緩合上的眸映著萬里藍天,然後想著:不知道這次師父什麼時候

才會找著她……真的好熱哪……

上篇:正文 第七章     下篇:正文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