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jkjk 3-7 
  
3-7

才人瞪大了眼睛,注視著“龍之羽衣”。
這堿O謝絲塔的故鄉——塔爾布村附近的一座寺院。這個“龍之羽衣”就被安置在這座寺院堙C或者應該說,這是刻意包圍著龍之羽衣而建造的寺院。據說是謝絲塔的祖父所建的這座寺院,讓才人有一種異常的懷念感。寺院就建造在草原的一角,用圓形的木柱做成的大門。並不是用石頭,而是用塗漆木板做成的牆壁,木做的的柱子……白色的紙、還有用繩子做的吊飾……在鋪木的地板上,放置著用黯淡的深綠色圖裝過的“龍之羽衣”。大概是因為固定化咒語的作用吧,“龍之羽衣”上完全沒有生鏽的跡象,向衆人展示出它本來的面貌。
才人看著那“龍之羽衣”,好像整個人都呆住了。謝絲塔見狀,不由得擔心地問道:“才人先生,你怎麼了?我該不會是讓你看了什麼不好的東西吧?”
才人沒有回答。他只是感動萬分地注視著“龍之羽衣”。
“真是的,這樣的東西怎麼可能飛起來嘛。”
丘魯克這麼說道,基修也點頭贊同。
“這大概是小艇子之類的東西吧?而且還像鳥的玩具一樣,弄上了這種類似翅膀的東西來騙人。而且你們看啊,這個翅膀。無論怎麼看都不像能拍翅的構造。這種體積,幾乎有一只小龍那麼大了吧。無論是小龍也好,雙足飛龍也好,都是因為可以拍翅才能在天上飛的。說什麼‘龍之羽衣’嘛。”
基修用手指著“龍之羽衣”,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
“才人先生……你真的……沒事嗎?”
才人緊緊握住了一臉擔心看著自己的謝絲塔的肩膀,用激動的口吻說道:“謝絲塔。”
“什麼?”
謝絲塔臉紅紅地注視著才人。
“你的曾祖父,還有沒有留下別的東西?”
“嗯……接下來就沒什麼大不了的東西了……只有一個墳墓,以及一些遺物。”
“你讓我看一看吧。”


謝絲塔的曾祖父的墳墓,就位于村子的公墓一角。在衆多白石做成的墳墓之中,只有一個墓碑有著與衆不同的形狀。用黑石做成的那塊墓石,有著跟其他墓碑不同的特色。
墓石上刻著碑銘。
“這個墓碑,據說是曾祖父臨死前自己做的墓石。因為上面寫的是異國文字,所以沒有人能讀懂碑銘上寫的東西不知道上面寫著什麼呢。……
謝絲塔低聲嘀咕道。才人把上面的字讀了出來。
“海軍少尉佐佐木武雄,沈眠于異界。”
“咦?”
看到才人一下子就讀了出來,謝絲塔不僅瞪大了眼睛。
才人注視著謝絲塔。謝絲塔在這種熱切視線的注視下,又一次紅起了臉頰。
“討、討厭啦……不要這麼看著人家嘛……”
黑色的頭發,黑色的瞳孔……隱約散發出一種讓人懷念的氣息……察覺到這一切的理由之後,才人恍然大悟。
“我說謝絲塔,人家一定經常說,你的頭發和眼睛很像你的曾祖父吧。”
才人這麼一說,謝絲塔不禁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是、是的!你怎麼會知道?”


重新回到寺院之後,才人用手撫摸了一下“龍之羽衣”。左手手背上的印記馬上開始發光。原來如此,這東西毫無疑問也是一種“武器”。注視著從翅膀上突出來的機關炮炮身,才人如此想到。印記一旦發光,內部構造和操縱方法等等信息,就會以一個完整的系統鮮明地呈現在才人的腦海中。他感覺到,自己一定能讓它飛起來。
他找到了燃料艙,打開了外蓋。原來如此,那堶悸G然是空空如也。無論怎樣保持著原狀也好,沒有燃料的話是沒辦法飛起來的。
乘坐著這東西的那個人,到底是怎樣闖進這個哈魯克吉尼亞世界的呢?他很像知道這些關鍵的線索,無論是什麼也好。
剛才回家去拿東西地謝絲塔正好在這時候回來了。
“哎呀,我比預計中還早了兩個星期回來,大家都嚇了一跳呢。”
謝絲塔馬上把手堛漯F西交給才人。那是一個古舊的防風帽。大概是身為海軍少尉的謝絲塔的曾祖父曾經用過的東西吧。跟打敗芙凱的巨大格雷姆時用地“破壞之杖”地主任一樣,同是來自過去異世界的闖入者。跟才人一樣是異邦人。
“據說,這些就是曾祖父的遺物了,好像也沒有留下日記和其他什麼東西。不過父親說他留下了一個遺言。”
“遺言?”
“對。好像說,‘如果出現了能讀懂那墓碑碑銘的人,就把龍之羽衣交給他’?”
“這麼說的話,就代表我有這個權力了麼?”
“的確是這樣,。我跟父親說過這件事,他說交給你也沒問題。因為管理也很麻煩……又這麼巨大,雖然也有人來這堬蔚禲A可是現在只不過是村子地累贅而已。”
才人說道:
“那麼,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還有,曾祖父還說要向那個人說這麼一句話。”
“他說了些什麼?”
“他說,‘無論如何也希望你能把龍之羽衣交還陛下’。陛下到底是指哪堛滌﹞U呢?不知道曾祖父到底是哪個國家的人……”
才人沈聲道:“他跟我來自同一個國家的人啊。”
“真的嗎?原來如此,怪不得你能讀懂那個墓碑的文字啦。哇呀,真是讓人感動呢。沒想到我的曾祖父竟然跟才人先生來自同一個國家。我感覺這簡直就是命運的安排呢。”
謝絲塔一臉陶醉地說道
“那麼,曾祖父的確是乘著龍之羽衣來到塔爾布村的嗎?”
“這東西的名字,並不是叫‘龍之羽衣’。”
“那麼,在才人先生的國家,是怎麼稱呼的呢?”
才人一邊注視者描繪在翅膀和胴體上的國籍標記——紅色圓點。原來似乎在周圍描繪著白邊,但那部分都被跟機身同樣的深綠色塗料塗掉了。另外,在作了防反光處理的引擎罩上,以反白方式寫著一個“辰”字……這大概是部隊的特定標記吧。
一切都那麼令人懷念。它在才人的世界堣]是屬于古舊的東西,因此更讓才人感到懷念了。
六十多年前的戰鬥兵器,不會說話的機械,馳騁藍天的翅膀……“龍之羽衣”。
才人說道:
“這是零戰,是我所在國家過去用過的戰鬥機。”
“零戰?戰鬥機?”
“也就是飛機啦。”
“也就是才人先生不久以前跟我說過的那個‘飛機’?”
才若點了點頭。


當天晚上,才人等人決定在謝絲塔家媢L夜。由于是讓貴族的客人留在這媢L夜,就連村長也跑來向他們問候。
謝絲塔向自己的家人介紹了才人。父母和兄弟姐妹——謝絲塔是八個兄弟姐妹中的長女。父母起初雖然一臉怪訝地看著才人,但當謝絲塔說“他是我工作的地方經常關照我的人”之後,就馬上笑容滿面地迎接了他,還說隨便他留到什麼時候都可以。看到難道跟親人團聚在一起的謝絲塔一臉幸福開心的樣子,才人不由得感到萬分羨慕。
想起來,路易絲、丘魯克、塔芭撒、還有基修也是,大家都有自己的親人吧。自己當然也有,可是卻不能像現在這樣子一家團聚。就算想去見他們,也根本不知道該到哪兒去才能見到。


傍晚,才若注視著敞開的村子一旁的廣大草原。夕陽漸漸沒入了對面大山的背影中,周圍僅僅是一片廣闊無邊的大草原。正如謝絲塔所說,到處都盛開著花朵。原來如此,怪不得謝絲塔跟自己說“想讓你看一看”,那的確是一片美麗的草原。
乘坐零戰闖進了這個世界的飛行員……恐怕一直在尋找回去的方法而在空中飛來飛去吧。不過,燃料卻在中途用光了。于是,他就在這片草原上著陸,因為這堣S平坦又寬廣,很適合用來著陸。人家叫他飛來看看的時候,他之所以說不能再飛,就是因為沒有燃料的緣故。
才人一邊注視著草原,一邊回憶著自己遙遠的故鄉。這時候,謝絲塔來到他的身邊。她身上穿的並不是以往的女侍服,而是茶色的裙子,木做的鞋、還有草色的襯衫。這是一種跟眼前寬廣的草原非常和襯的、帶有陽光味道的打扮。
“你原來在這塈r,晚飯已經准備好了哦。父親說務必請你跟我們一起吃飯。”
謝絲塔有點害羞地說道。
“我曾經說過想請你來這堛情A沒想到這下子真的來了呢。”
謝絲塔向著眼前一望無際的草原伸展出雙手。夕陽給周圍鍍上了一層夢幻般的金色。
“這個草原很美麗吧?我一直想讓才人先生看的就是這樣的一幅畫面。”
“嗯。”
然後,謝絲塔又低下了頭,一邊撥弄著手指,一邊說道:
“父親剛才說,跟曾祖父來自同一個世界的相遇,也算是一種命運的安排。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請你也住在這個村子堙C那樣的話,我也……那個,可以辭調現在的工作回來這堙K…”
才人每喲回答,只是默默地擡頭凝視著遙遠的天空。
他正在想著溫柔的謝絲塔的事。要是她再繼續堅持對自己說什麼溫柔的話語,她恐怕會馬上被打動。看到跟親人團聚的謝絲塔,他感到非常寂寞。可是……自從看到了那架零式戰鬥機後,歸鄉的念頭也變得越來越強烈了。
看到才人凝視著天空沒有回答,謝絲塔微笑道:
“不過,不要緊,我想這還是不行的吧。才人先生就像鳥兒的翅膀一樣,一定會飛到別的什麼地方去的。”
才人打算向謝絲塔說出真話。
“你的曾祖父曾經說過,他是從東邊飛來的吧?”
“咦?是、是的……”
謝絲塔露出了稍微有點擔心的表情。
“謝絲塔,你的曾祖父和我,都不是這個世界出生的人。”
“你們是在東方的羅帕?阿爾?卡麗埃那邊的人吧。”
“不是那樣的,其實是比那更遙遠的地方。”
才人以認真的表情說道。
“那是一個不同于這堛漸@界,我就是從那個世界來到這堛滿C”

“你在逗我吧。如果你不願意……如果你討厭我的話,你就直接說出來嘛。”
謝絲塔撅起了嘴巴。
“不是的,我絕對不是在跟你開玩笑。”
“那邊有等著你的人麼?”
“每喲。不過,我的親人在等著我。我是總有一天要回到那堨h的人啊。”
才若正視著謝絲塔,然後很難開口似的說道:
“所以,我沒辦法按照謝絲塔所收的那樣去做。”
才人的表情顯得非常認真,謝絲塔領悟到,他絕對不是跟自己開玩笑。
“在這堛煽褻﹛A我可以憑自己的力量來保護別人。可是,僅此而已。我沒有跟別人共同生活的資格,一定沒有……”
“不過,曾祖父他……也不是那樣做了麼?”
“才人注視著左手的印記,說道:
“你的曾祖父沒有綱達魯烏的力量,而我卻有。一直以來,我遇到了各種各樣的敵人,但是這種力量都將他們一一擊敗了。所以,我覺得這種力量,一定會引導我走上歸途的,我有這樣的預感。”
“那、那麼,我可以等你嗎?我雖然只是個沒有任何有點的女孩,但等待的話我還是做得到的如果才人先生無論怎樣努力去找回去的方法……但最後還是沒找到的話……”
接著,謝絲塔就沒有再說下去了。
才人心想,如果真的變成那樣子的話,會怎麼樣呢?
他看了一眼謝絲塔,心跳不由得加速起來。她是那麼可愛,脫了之後就更加厲害了。性格又溫柔,又會做料理,是在是個不可多得的女孩。不過,正因為如此,自己絕對不能向她許下不知道未來的諾言。
仿佛重新振作起來似的,謝絲塔笑道:
“剛才傳信的貓頭鷹從學院飛來了。聽說因為我們幾個偷懶了這麼多天,老師們正暴跳如雷呢。謝普魯斯特小姐和格拉蒙特先生,他們馬上變了臉色。另外也寫著有關我的事,說可以直接不回學院,直接在這堨藎畢n了。因為公主殿下舉行婚禮的日子也差不多到了。所以,到休假結束為止,我都會留在這堙C”
才人點了點頭。
“那個……你能讓‘龍之羽衣’飛起來嗎?”
只要准備充足的汽油,也許會又辦法,才人想到。
“不知道。不過,我可以找一個人商量一下。如果那個能飛起來的話,我希望到東方去看一看。謝絲塔的曾祖父就是從那堶落茠漣a?我想也許可以找到什麼線索。”
才人一邊凝視著草原那邊慢慢下沈的夕陽一邊說道。
“是嗎。如果能飛的話,是在太美妙了。那個‘龍之羽衣’……本來是叫做零戰吧?那個如果能飛的話,哪怕是一次也好,能請你也載著我飛一飛嗎?”才人點了點頭。
“那、那當然了,多少次都沒有問題。因為那本來就是謝絲塔家堛漯F西啊。”

第二天,才人等人把零戰放到一個用繩子做的巨網之上。通過基修父親的渠道,借來了龍騎士隊和龍,讓他們把零戰運輸到學院去。
盡管基修等人一臉怪訝地問道“為什麼要運這樣的東西?”,但才人卻說無論如何也要拜托他們,所以最後沒辦法,只有聽他的。又是叫來龍騎士隊,又是准備巨大的網,光是運送費用就花了一大筆。
才人當然不可能拿的出那麼多錢,傷透了腦筋。
可是,看到了突然出現在學院堛犒s戰後,有一個人爽快地為他承擔了運輸費用。
那個人就是格魯貝魯先生了。

上篇:3-4    下篇:3-8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