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jkjk 4-3 
  
4-3

在陽光明媚的奧斯特媦s場,才人趴在地上,渾身不住地發著抖。然後,他擡起頭,注視著
自己一手塑造的藝術品,又再次發出了感動的呻吟聲。
呼……呼……呼……呼吸逐漸生溫。
心跳速度迎來了多次的頂峰,把才人的靈魂送到了烏托邦的虛構世界。
才人小聲沈吟著。顫抖吧,跳動的韻律。加速跳動吧,望鄉之心。
讓顫抖來的更劇烈一點,祝福我的天才頭腦把……
世界上有天使,現在就近在眼前,活著真是幸福啊……
才人緊緊地握著長在地面上的草,發出了猛烈的咆哮。
“嗚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我太棒了—!!”
然後,他用手指指著眼前的天使道:
“雪絲塔也真是太棒了啊啊啊啊——!!”
雪絲塔一臉愕然地注視著才人像是發了狂似的呻吟著的樣子。
才人先生,好怪……她情不自禁地脫口而出。才人的樣子實在是怪異得非同尋常。
“可,可是這套衣服……"
“什,什麼?怎麼了?難道有什麼問題嗎?”
才人一下子站了起來,逼近學絲塔問道。
“不、沒有……可是這個不是軍服嗎?就算我穿了,也不成樣子把……”
“別說傻話!”
“在這—邊的—!世世、世界堙I那個卻可能只是一套水兵服—!可是—!在我的世界堙X!
像雪絲塔這種年紀的女孩,是穿這種衣服上學的—!而且是現在進行時地穿著它上學啊—!”
“是、是的……”
啊啊,才人先生,已經超越了怪異的領域了……
然後,才人以半帶哭泣的聲音尖叫到:
“那衣服在我的世界奡N叫做水手服!很抱歉,我不是在這個世界出生的!”
雪絲塔一聽,心想原來是這樣嗎。
這身衣服是才人先生故鄉那些人的打扮啊……
昨晚才人一臉緊張地去找雪絲塔,把這套水兵服交給她,說了一句“把這套衣服改成適合
雪絲塔穿的尺寸把”的時候雪絲塔真的查點以為才人的腦袋有點不正常了。
但即使如此,雪絲塔還是對才人為自己買來了衣服而感到由衷的高興。
現在,看到才人讓自己穿上他故鄉的打扮而沈浸在喜悅之中的樣子,有覺得他很可愛。
一般來說,看到這樣的才人都回馬上轉身跑掉的,可是雪絲塔卻因為這樣的理由而紅起了臉。
“最初我還以為才人先生有點 不正常,原來是有這樣的理由嗎……明白了!”
雪絲塔點了點頭,然後用認真的表情向才人說到:
“要怎麼樣做才人讓你更高興呢?”
才人從上到下打量著雪絲塔的打扮。
首先是上衣,那可是用亞爾比昂的水兵服重新改好尺寸的極品。白色的長袖,加上黑色的袖口。
衣領和領巾都是深藍色,領口還有三條並列的白線。
然後,才人把他的天才頭腦凝縮在這衣服的“長度”上。呀向雪絲塔作出盡量把上衣的
長度改短一點的指示。上衣的長度被改的相當短,只能遮蓋到裙子的上方。所以,每當雪絲塔
挪動身體的時候,就會看到肚臍,才人果然是要認真來的。
還有裙子,盡管是要不得的行為,但才人還是把露易絲換穿的裙子校服裙子偷了過來。
本來裙子上帶有褶皺,所以配合起來也沒有什麼問題。這個才人也讓雪絲塔盡量縮短了長度。結果,
也許是異世界首例的“膝上十五厘米”就這樣實現了。
接著是襪子,這堿O才人的愛好和顯示互相佶抗的結果了才人慎重地選擇了藍色的襪子作為配搭。
鞋子。那是雪絲塔平時穿的綁帶靴子。這可以說是閃閃發光的藝術品中唯一的一個傷疤……這個
當然最好是穿矮腰皮鞋了。可是很可悲,這個世界堣ㄕs在矮腰皮鞋這種東西。
總之,這一切都是在才人的考慮下,對各個部分作出指示,最後調整出來的藝術品。
平時總是隱藏在圍裙底下而不被人察覺的胸部,如今真把這件手工作出來的水手服高高擡起,
健康而纖長的雙腿沒入了“膝上十五厘米”的裙子中,由于雪絲塔平時都不怎麼穿短裙,于是
也産生了懷念餓新鮮感,覺得特別感動。
“說把!才人先生!我要怎麼做,才能更接近才人先生的故鄉呢?”
才人沈思了起來。他認真地、拼了命地沈思了起來。各種各樣的方按浮現在他的腦袋中,
才人的腦袋就像一台高性能的計算機似的高速運轉了起來。
然後,他把心聲吐露了出來。
才人……只有那樣做了把。
沒錯啊,只有那樣了……沒有其他的……
才人擠出快要哭出來的聲音;
“你就轉一圈把。”
“咦?”
“就這樣骨碌碌地轉一圈,然後精神飽滿地向我說一句‘讓你久等了’。”
雪絲塔不由得倒退一步。小時侯媽媽叮囑自己不能走近的的那種男人,跟眼前的才人相重合。
可是,雪絲塔還是想讓才人高興。
“是、是的……”
仿佛下了決心似的,雪絲塔作出了回答,然後轉了一圈。領巾和裙子都輕快地飛舞了起來。
“讓、讓你久等了!”
“不是這樣—”
“呀!”
“最後是要束起手指,知道嗎?要精神飽滿。再來一次!”
雪絲塔點了點頭,按照他所說的那樣照做了。這麼一來,才人就哭了。
“謝、謝謝你的勇氣。”
雪絲塔,真的行嗎?你真的覺得這個人行嗎?在雪絲塔腦海堛漣N靜部分冒出了這樣的想法。
可是雪絲塔卻把這些消極的念頭壓下去。
任何人都有一些不可告人的嗜好的,才人先生當然也不會例外。對啊只是這樣而已……恩,
只是這樣!他一邊鼓勵自己往積極的方向去想,一邊微笑了起來。雪絲塔實在是個堅強的女孩。
“接下來要怎麼做呢?”
“唔,接下來……”
才人撓著手臂想了一會,只見有兩個人踩著不協調的步伐向這邊走來—原來是基修和小胖子
馬堿儥葷V。這可真是罕見的組合,看來這兩人一直都在按處窺視著雪絲塔。
基修裝模作樣的輕聲咳了一聲。
“那……這什麼東西?那身衣服究竟是什麼!?”
基修不知為什麼哭著臉生氣地說道。馬堿鴔V爾也顫動著身子,指著雪絲塔說道:
“這、這、這太不象話了!實在是不像話!我說的沒錯吧!基修!”
“啊啊,這樣的!我從來沒見過這樣不像話的服裝!唔唔唔!”
“這這這!這不是姐姐沖擊人家的腦髓嘛!”
兩人的眼睛閃閃發光,好象要把雪絲塔吞進去似的注視著她。哎呀,又多了兩個讓人頭疼的
人了!雪絲塔不由的在內心感到不好受,可是對方畢竟是貴族。沒辦法,只好勉強露出笑容。
馬堿儥葷V和基修似乎被這種笑容和水手服徹底征服了,像個夢遊病患者似的腳步虛浮地
向她靠近,雪絲塔感到自己的危險,說了一句“那麼我回去工作了!”之後就慌忙跑走了。
“好可愛……”基修一邊注視著她的背影,一邊像是在說夢話似的低聲道。
“就是啊……”馬堿儥葷V也用陶醉的聲音低語道。
“你們兩到底搞什麼鬼嘛!”
才人怒喝一聲,兩人才回過神來。然後,基修搭著才人的肩膀說道:
“我說你啊,那套衣服是從哪媔R回來的?”
“你問這個幹什麼?”
基修浮出了羞澀的笑意:
“那、那麼可愛的服裝,我想送個一個人做禮物。”
“公主殿下?”
“蠢貨!太不自量力了!不自量力啊!現在已經是女王殿下了!啊啊,她以近到了伸手
無法夠著的……很高的地方去了……公主殿下那時暫且不說,現在是女王陛下可就……”
什麼高不高興的,人家從一開始就沒把你當一回事嘛。才人雖然心堻o麼想,但還是默默
地聽著他說。
“所以,我才終于記起來了。那平時總在我的身邊,一直默默注視著我的可愛眼神……那頭
華麗的金發,如香水一般清新的微笑……”
哦原來是前女友麼……才人知道他在說誰了。
“是蒙蒙?”
“不是蒙蒙!是蒙莫蘭希!!”
“原來如此,你是想重歸舊好嗎?你真是個沒節操的家夥啊”
“你有資格說這種話嗎?別說了。到底是在拿買的?”
“哼,憑你這小子能懂得什麼藝術嘛。”
才人唾棄似的說道。他才不想被基修這種人玷汙了自己故鄉的回憶。
“沒辦法了,那麼我就把剛才的事完完整整地向露易絲報告之後,再征求她的意見把。”
那簡直是一句魔法般的話語。
“我還有兩套,你隨便使用好了。”
在一瞬間內,就躺才人作出了最大限度的讓步。
“可是,那種服裝到底是什麼來的?好象在什麼地方見過……對了,好象就像水兵穿的衣服

把?沒想到那樣的東西讓女孩子穿上之後,會變得那麼魅力四射!真是不可思儀。”
才人環抱雙臂,挺起胸膛說道:
“當然了!那衣服上被施加了我故鄉的魅力魔法嘛。”

然後,到了當天晚上。
以一頭長長的金色卷發和鮮豔的藍色眼眸自傲的夢莫蘭希,正在宿舍的房間婼桹t著藥劑。
她那可以城得上是苗條的高挑身體如今正坐在椅子上,專心致志得手握擂追攪拌著鉗鍋堛滷K藥。
身為“水”系統魔法師的“香水”之蒙莫蘭希的愛好就是調配魔法之藥。正入她的別名,
她非常擅長制作香水。她做的香水有一種獨特的誘人的芬芳,在貴婦人和時髦女孩之間非常受歡迎。
這一天,蒙莫蘭希正埋頭制作著某種藥劑。
那並不僅僅是一種藥劑那麼簡單,而是一種禁斷之藥—那是國家明文規定禁止制作和使用的東西。
蒙莫蘭希把自己制作的香水拿到街上賣,慢慢就積累了起一筆財産。而今天,她就用這筆錢從
黑市魔法店媔R來了禁斷之藥的配方,以及調配需要的高價密藥。愛好勝于道德,對于制作普通
藥劑而感到厭倦的夢莫蘭希,盡管知道被發現的話會被罰一大比錢,但還是想要試著做下那什麼
禁斷的東西。
夢莫蘭希伸手拿起了身旁的一個小瓶子。現在差不多該往以經搗碎的香木、龍硫磺和曼佗羅花
等等藥物之中,放進了最重要的密藥—花了大筆錢才拿到手的那液體。
為了這僅僅是一點點的……被放在香水堛漕犖堬G體,夢莫蘭希幾乎花去了她存起來的所有
的積蓄。七百埃克金幣。那可是平民能生活五、六年之久的錢。
她小心地不讓液體露出來,輕輕地把小瓶堛熔G體倒進鉗鍋
這時候,響起了一陣敲門聲。夢莫蘭希嚇了跳了起來。
“是、是誰啊……偏偏在這種時候…………”
她把桌子上的材料和器具都藏到抽屜堨h。談後,又 用手束起頭發,向著門那邊走去。
“是哪一位?”
“是我。基修!是你永久的侍奉者啊!請你把這道門打開把!”
誰—是永久的侍奉者嘛!夢莫蘭希不禁嘀咕了一句。基修這種花心病早就讓她覺得厭倦了。
更他一起走在大街上他的眼睛就東張西忘地盯著附近的美女,在酒吧喝葡萄酒的時候,自己稍微走開
一下,他就跑去跟服務員女生搭訕。更要命的是忘記了約會,反而去給別的女孩摘花。現在聽他說
什麼“永久”,實在是荒唐至極。
夢莫蘭希以比耐煩的聲音說道:
“你來幹什麼啊?我應該跟你分手了把。”
“我從來沒這樣想過啊,我畢竟是最喜歡美麗的東西嘛!也就是說我是說我是美的侍奉者……正如
你所知道的,藝術,對!就是藝術!我一直都在追求美麗的東西……”
最喜歡藝術?明明沒有半點品位,還虧你說得出口,約會時穿的襯衫是刺眼的紫色,還卷著一條
紅綠相間的圍巾,一想去來就讓人頭疼了。
“可是,我已經決定不在承認你之外的東西為藝術了。因為,你就是最富有藝術性的人啊。
恩……比如金發只類的……”
你是傻瓜把?
“你回去把,我現在很忙。”
夢莫蘭希拋出了一句冷淡的話,兩人沈沒了一會。接著從走廊傳出了基修哭喪一般的聲音。
“知道了……既然你那麼說的話,我就在這媟穖鶪F斷好了。被心愛的你說了那樣的話,
我已經沒有任何生存價值了……”
“隨你的遍啊。”
像基修這樣的男人,如果只是被甩的話,他絕對不可能去死。夢莫蘭希絲毫不改冷淡的態度。
“那麼,在這堙K…至少讓我在你所生活的門扉上,刻印上我身存過的證明,以及愛過你的證明……”
“你、你幹什麼啊!快住手!”
這時候,從門那邊傳來了“咯吱咯吱”的聲音。
“為愛殉命的男人,基修?德?格拉蒙。失去了永久的愛,在此畢命……好了。”
“什麼‘好了’嘛!真是的!”
夢莫蘭希打開了房門,只見基修浮現出滿臉的笑容站在那堙C
“蒙莫蘭希!我愛你!我最喜歡你了!我愛你!我愛你!”
然後,他緊緊地向自己抱過來。蒙莫蘭希一時間不由得陶醉了基修不停的說著“我愛你”,大概
是因為他語彙貧乏把,但被他這麼多次說這句話,也有點動心了。
接著,基修把手堛漱@個包裹交給了她。
“……這是什麼?”
“你打開看看把,這是我給你的禮物哦。”
夢莫蘭希打開一看,只見媄銎顒怳@套水兵服。那是由才人拜托雪絲塔,按照蒙莫蘭希的尺寸
重新改好的水兵服。基修把每位與自己交往過的女孩的尺寸都記在腦子媕Y了。
“奇怪的衣服……”
蒙莫蘭希皺起了眉頭。
“你穿來看看把?因該很適合你的。穿上之後,你的清純講會馬上增加好幾倍。快,快穿把,
沒關系,我會轉過臉去的。”
基修轉身面向後面,很焦急似的咬著指甲。蒙莫蘭希沒辦法,只好脫下襯衫,把那件水兵
服穿了上去。
“可以了。”
轉過來的基修,臉上好像開了花似的興奮不已。
“啊啊,錳莫蘭希……你實在是太清純了……我可愛的蒙莫蘭希……”
基修一邊嘀咕,一邊向她吻去。可是,蒙莫蘭希卻一下子擋住了他的嘴唇。
“蒙蒙……”
基修很悲傷敵的扭曲著臉。
“你別誤會。我雖然給你開門,可並沒有打開這堛漯龤C我還沒有決定要跟你從新來過。
還有啊,誰是蒙蒙嘛!”
基修僅僅是聽她這麼說,就已經高興得不得了了,這會有希望了。
“我的蒙莫蘭希!你已經有考慮下的打算了嗎?”
“知道的話就快點給我出去!我現在正忙著呢!”
“行了行了,我當然會出去!既然你這麼說,我肯定會出去拉。”
基修一邊叫嚷著,一邊蹦蹦跳跳的走出了她的房間。
“這是什麼嘛……這麼短的上衣,簡直羞死人了,還怎麼可能穿出去啊!”
她不由得梁紅了起來。可是,仔細想想的話,也的確是很可愛的打扮。基修他也是為了自己而
特意把這衣服帶來的。
唔唔唔……
被他那樣子說了那麼多句“我愛你”,心媥嵾t染也回覺得很舒服。本來自己也是在跟他
交往,當然不會討厭他了。
“怎麼辦?就這樣原諒他嗎?”
可是,她又想起過去基修的花心行為。
就算重新開始跟他交往,大概也會重複同樣的事把?整天為了他的花心問題而煩惱,已經夠了。
怎麼辦好呢……想到這堙A蒙莫蘭希突然記起自己正在調配中的密藥。
蒙莫蘭希歪著腦袋沈思了起來。
恩……也算是個好機會……還可以試試效果如何……
等這種密藥完成之後,稍微用來試試看把……蒙莫蘭希想道。
次日清晨,衆人都注視著走進教室的蒙莫蘭希。
原來她竟然穿著水手服出現在同學的面前。
男生們最先作出了反映。
感受到水手服和女孩子這種從來沒有想象過的絕妙配合帶來的新鮮清秀的美感,衆人都一臉陶醉
地看著蒙莫蘭希。女生們看到男生們都對此作出了如此的反映而感到嫉妒和羨慕,一個個都
瞪著蒙莫蘭希。
蒙莫蘭希對自己獨占了整個教室的視線感到很舒服。把手放在腰上,很得意敵的,昂首挺胸
走向自己的座位。
露易絲也不由得張大了嘴巴,呆呆地看著蒙莫蘭希。那不就是才人在街上買的亞爾比昂水兵服嗎?
露易絲用手戳戳不知道為什麼在身旁發著抖的才人。
“喂,那個不是你買的衣服嗎?為什麼會讓蒙莫蘭希穿著?”
“啊、啊啊……那個,呵呵。是、是因為基修上次說他想要所以……”
說起來,基修的確是跟蒙莫蘭希交往呢。露易絲這時候才想起來。
“為什麼你會給基修?”
才人的身體一直在顫抖。
“咦?因為、他說他想要啊……”
露易絲開始對才人的態度感到可以了。
“喂,你到底有什麼事瞞著我?”她狠狠地瞪著才人說道。
“咦?啊啊?我沒隱瞞什麼啊!真是的……”
才人感覺到自己全身都冒出了冷汗。他完全沒想到蒙莫蘭希會把衣服穿到教室來。糟糕了,
要是自己把這衣服送給雪絲塔那件事讓露易絲知道的話……
露易絲一定會氣的發瘋的。這家夥好象不喜歡我這個使魔跟其他女孩交好。明明自己又不是
喜歡我,但就是不允許我那樣。
一定是像露易絲平時說的“不把主任當一回事,竟然跟別的女生交好”那樣,看我不順眼把。
怎麼回事呢?才人把這種心態結實為對使魔的某種獨占欲。也就是說如果自己養的狗跟別人
更親密的話就會不舒服,著實在是有才人的特色的、兜了老遠圈子的誤會
啊啊,上次被她知道了我跟雪底塔一起洗澡的事,我可糟了大殃了啊,才人恨恨地注視著
今天早上重新被裝上的拘束用具。
要是那件事……自己讓雪絲塔穿上水手服骨碌碌地轉圈,欣賞裙子輕輕飄起的一幕被露易絲
知道的話……才人陷入恐懼之中,不由得蹦緊了臉頰。
被吊在天花板上,連續遭受電擊之刑……
甚至可能還要遭到“虛無”的一擊……
自己就像那麥堆一樣被炸成碎片……
我也許會死。
嘎噠嘎噠嘎噠……才人的身體激烈地顫抖了起來。別發抖,會被懷疑的!他越是這麼想,身體
就越不聽使喚,顫抖地更厲害了。
果然還是從一開始把那套衣服給露易絲當禮物更好嗎?不,自尊新那麼高的露易絲絕對不會
穿的。而且雪絲塔更適合水手服。頭發也是黑色的,也算1/8的日本人把?露易絲那頭偏桃色的金發
跟水手服有不相配。身體也太小了,穿起來會變得很寬松。
什麼?
對、對了啊!可惡、那樣也有那樣的風味啊!可惡!我真是計算錯誤了我怎麼這麼笨……
才人晃了荒腦袋,把腦袋堛漲k想趕跑。不管怎樣,我只不過是想享受下故鄉的氣憤而已,絕對
沒有別的不軌企圖。雖然這是說謊,但絕對沒有。
看他現在臉色一片蒼白,渾身發抖,還不停地自言自語的摸樣就算不是露易絲也會對她起疑心把。
“喂,你到底隱瞞些什麼?要是你敢對我有所隱瞞的話,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露易絲的眉頭豎了起來。
“我、我什麼都沒有隱瞞。”
太可疑了。露易絲還打算繼續追究才人,由于老師已經走進了教室,也只好放棄了。
到了放學的時間,才人丟下一句:“我去喂鴿子”這個任誰一聽都知道是不合長理的理由,像
是逃跑似的離開了教室。
“什麼時候開始養鴿子來的嘛……”
露易絲一臉不高興地低聲說道。不知為什麼,她有很不祥的預感。
才人飛也似的向廚房奔去。午飯的時候雪絲塔很忙,而且露易絲也監視的很緊,根本沒有
機會跟她說話。
發現喘著氣的才人之後,在廚房洗著餐具的雪絲塔臉上馬上閃出了光輝。
“哇!是才人先生!”
廚師長馬爾特大叔也跑了出來,用粗壯的手臂繞在才人脖子上。
“喂,我們的劍!好久不見啦!”
“你、你好……”
“嘿!最近很少見你出現哦!雪絲塔她可寂寞得緊哩!”
“哇哈哈哈哈!”
一時間,整個廚房都充滿了笑聲。雪絲塔紅著臉,緊緊握著手堛瑰\具。才人馬上跑到
雪絲塔耳邊說了一句話。
“雪絲塔。”
“ 是、是的……”
“那套衣服,等你工作完成之後,可不可以給我帶過來?”
“咦?”
“對了……最好是在沒人看見的地方……在維斯特堜x場,不是有個通往塔頂的樓梯嗎?
你就帶著衣服,到那樓梯的中間平台上把。”
“是、是的……”
雪絲塔陶醉了似的紅起臉來。
然後,才人就小跑似的離開了廚房。
“啊……我……”
“怎麼啦,雪絲塔。是要去幽會嗎?”
周圍的人馬上七嘴八舌地打聽情況,可是雪絲塔已經聽不到了。她的臉紅得不能在紅,以陶醉
到極點的聲音自言自語道:
“怎麼辦……啊啊……我就要被奪走了……”

話說另一方面,露易絲一直在學校娷鄖蚋鄍h,尋找著自己的使魔。才人僅僅是丟下了
句“要去喂鴿子”就不見蹤影了。
她在火之塔兜了一圈,也瞧了一下柯爾貝爾先生的研究室。雖然說是研究室,但也只是一所臨時
大建的破舊小屋而已。柯爾貝爾一有空就幾乎都躲在這媟d研究。
可是,那堣]沒有才人的身影。柯爾貝爾正自己一個人對著放在研究室前的龍之
羽衣—零戰“哐鐺哐鐺”的不知道在幹什麼。
露易絲向他詢問道:
“柯爾貝爾先生,有沒有見到才人呢?”
“這個啊……我這兩三天來都沒有見到他呢……”
露易絲看了看零戰,不由得大吃一驚。只見機頭的引擎部分已經被從機體上拿了下來,放在
地上,被徹底地分解了。
“哦,這個嗎?沒有啦,因為我對它的構造很感興趣,雖然沒有先和才人說聲,但還是稍微
拆開來看了看。雖然結構很複雜,但是在理論上跟我設計的‘愉快的小蛇君’沒什麼分別。
可是,這可真是很脆弱的東西。飛了一次後,就不惜進行分解,對零件進行一次磨合才行。
要不是這樣的話,不但難以發揮出本來的性能,甚至還有損壞的可能”
柯爾貝爾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起了引擎的構造和整備工作起來。
“啊,這樣嗎,那麼我先走了。”
露易絲對那種話題根本毫無興趣,于是向他低頭行了個禮,然後跑走了。柯爾貝爾向著她
的背影叫喊道:
“小姐!如果你見到才人的話,你就幫我轉告他把!我在這個‘龍之羽衣’上安裝了讓人
大吃一驚的新兵器哦!”
露易絲來到了下一個地方就是風之塔。魔法學院的構造是以本塔為中心,在其周圍的各個塔則
成五角星狀配置,而風之塔就是其中之一了。這是一個幾乎用來上課的塔,入口也只有一個。
露易絲看到一個可以的人影就小時在入口的門扉後面。白色的上衣……大大的衣領。很明顯
就是蒙莫蘭希剛才穿過的水兵服。
到底是誰呢?蒙莫蘭希的話應該是金色的頭發……可是剛才進去的人卻是黑色的頭發。
于是,露易絲悄悄跟在那個人後邊。
一打開風之塔的門扉,之間眼前是一條筆直的走廊,左右各配置有一個圓型的房間。進去之後,
左手邊是一條螺旋狀的樓梯。
露易絲慢慢退開門,只聽見上樓的聲音。
露易絲盡量不發出響聲,來到了那道門前。然後,她把自己的纖小的身體貼在門上。這媕雩
是倉庫才對,到底那個穿白色水兵服的人要來這幹什麼呢?
露易絲挽起了偏桃色的金發,把耳朵貼在門上,從媄銇ルX奇怪的聲音。斷斷續續的……
“啊……唔……啊、啊……”
就這樣的聲音,露易絲的眉頭馬上扭成へ字型。因為聲音很小,所以她聽不出來是誰的聲音。
可是,那個男人的聲音。
在這個的地方,把穿那種衣服的人叫出來……發出那種聲音的人物……
露易絲的腦中浮現出了可怕的妄想。
“啊啊!好、好可愛……”
好可愛?這一瞬間,露易絲的怒氣一下就爆發了。
膨!她狠狠地打開了門,沖了進去
“你到底在這媟F什麼!”
“呀啊啊啊啊啊啊!”
堶悸漕滬茪H回過頭來。身體穿著水兵服,下面竟然是一條裙子那人竟然是小胖子馬堿儥葷V。
“露易絲!”馬堿儥葷V連忙想溜走,可是因為不習慣穿裙子的關系,腳被裙子拌住,一下子
就摔在地上。
在倉庫堶惟騊菢授藏銴l,那原來是“謊言之鏡”。把醜陋的東西映照成美麗的東西,
又把美麗的東西映照成醜陋的東西,是面魔法鏡子。由于各種原因,它很容易被人打碎,所以就放在這。
馬堿儥葷V就是用這面鏡子來映照出自己,借此來自我陶醉,這實在是糟糕透了的愛好。
“你為什麼要穿那身衣服?”
“不,因為太可愛了……可、可是又沒人肯為我穿起來……”
“所以你就自己穿了?”
“就、就是啊!我只有自己穿了啊!基修有那個蒙莫蘭希為她穿,你的平民使魔就有那個廚房
的女仆為他穿!可是,我可沒有女朋友為我穿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說使魔?才人和那個女仆怎麼了?”
露易絲馬上豎起了秀眉。
“咦?他就是讓那個女仆穿起這套衣服,然後讓她骨碌碌地轉圈……啊啊,真是令人感動!
一回想去來,我的心就要被那種火熱的感覺考焦了!所以為了寄托著份思念,我先至少讓自己
穿上這身衣服,映照出自己可愛的身姿……啊啊……我……我是一個多麼可愛的妖精
啊……啊啊啊啊啊啊!!”
馬堿儥葷V發出了殘叫聲,原來是露易絲一腳踩他的臉上
(感覺不合理哦,她的腳能擡那麼高?那不是小褲褲都給他看到了?by豬怕壯)
“你給我閉嘴。”
“啊!啊啊!啊!露易絲!被你這樣的美少女踩在腳下,我成了可愛的妖精、忘記了自己的我
犯下了的罪孽清洗掉把!我已經變得不正常了!啊!啊!恩啊啊啊啊啊啊!!”
露易絲就那樣 用力地踩他的臉,把他踩昏了過去。
“是啊,你已經不正常了!呼……呼……呼……”
她的肩膀不住地上下起伏,喘著粗氣,低聲道:
“這個可惡的使魔!明、明明吻了人家!”

雪絲塔來到前面向著維斯特媦s場的時候,已經是日落的黃昏時分了。在工作結束後,她先
到澡堂洗幹淨,做好了各種准備。所以話了不少時間。
她來到樓梯的中間平台,卻見不到才人,只看見那堜騊菬潃荓矰l,周圍一片昏暗。雪絲塔
不由得有點擔心起來,于是周圍環視了一下。
“才人先生……”
正當她擔心的自言自語的時候,“咯噠”的一聲,桶的蓋子被掀起來了。
雪絲塔反射行地3退後一步,卻看見才人從桶子堭揖X頭來。
“雪絲塔。”
“哇!才人先生?為什麼你在那堙I”
“不,因為有很複雜的理由……啊,咦?”
才人看著雪絲塔的打扮,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她已經把水手服穿在身上了。
“你、你穿來了嗎?”
“啊,恩……我想這樣才人先生會更高興嘛。”
糟糕了。自己不應該跟她說“帶過來”,而應該說“還給我”。現在自然不能在這堮M她馬上
脫下來。才人馬上荒了手腳,雪絲塔骨碌碌得轉著圈,在前面豎起了手指。
裙子輕輕飄了起來。
“恩……那個……讓你久等了!”
然後,雪絲塔開心的笑了起來。好、好可愛!才人不由得紅起了臉。
就在這個時候,“咯噠!”背後的桶子發出了搖晃的聲音。
雪絲塔連忙“呀!”得叫了聲,抱住了才人的身體。
這時候,傳來了“喵~喵~”的叫聲。
“什麼嘛,原來是貓……”
可是,現在的狀況可不是“原來是貓”那麼簡單。雪絲塔的胸部正緊緊貼在才人的身上。同時,
不斷得在才人的胸前擠壓,水手服也隨之變形。
才人的臉馬上蒼白起來。這這著、這種感覺是……
“雪、雪絲塔,那個……”
“怎麼了呢?”
“你難道沒有帶胸罩嗎?”
“胸罩是什麼?”
“咦?咦——!?那個、是這樣子、保護著胸部的……”
可是,雪絲塔依然不明所以。這個世界似乎是沒有胸罩這種東西的。
“在穿女仆服裝的時候,我在襯衣下就穿著襯褲和緊身胸衣……”
然後,她就臉紅了起來。
“可是,現在我什麼也沒穿。因為裙子這麼短,穿襯褲的話就會突出來……”
“襯褲是什麼?”
“呃?那個、是下身穿的內衣。”
哦,就是類似鼓起來的緊身褲的東西把。
啊啊,原來沒有穿緊身胸衣的話,胸部是這樣柔軟的嗎?才人一邊在熱昏了的頭的腦袋媟Q著這
種事情,一邊擡頭向上方。要不是這樣恐怕他會流出鼻血來。
原來這世界是沒有胸罩的嗎……原來如此。對了,說起來給露易絲洗內衣的時候,雖然記得有花紋
的內褲和薄身內衣和緊身胸衣只類的東西,但是就是沒有胸罩。本來以為那是因為她沒有胸部的關系,
但似乎根本不存在這種東西。
雖然貴族的女孩可以穿帶花紋的內衣,但像雪絲塔這樣的平民女孩就不行了。
咦?現在堶惜偵繷ㄗS穿?
這、這麼說的話……
雪絲塔紅起了臉。
“才人先生真壞……我怎麼會有貴族小姐那些小小的花紋內衣嘛……明明就是這樣,你還要我穿
這麼短的裙子……”
也就是說沒有穿了?
正是如此。
在他的腦袋堙坏z叭叭叭叭叭”得想起了嘹亮的喇叭聲。
一等獎!雪絲塔小姐,一等獎!
雪絲塔緊緊地把身體貼在才人胸前,抱著他的臂膀。慢慢地,媄鉹偵繷ㄗS穿的雪絲塔把
嘴唇湊近了才人。
“那、那個……是、是這塈漶H”
“咦?”
“雖然,我是個鄉下姑娘,那個、但我還是喜歡幹淨點的地方……啊,不過!這只是我的願望!
如果才人先生說喜歡在這堛爾隉A我也不會介意的。啊,我好怕。因為這是我的第一次啊。母親
大人,請原諒我……我就要在這堻Q奪走了。”
她似乎誤會得非常嚴重。才人只不過是想在這媗她把水手服還回來而已。可是雪絲塔卻以為
自己要被奪走了。
要想個辦法說明清楚才行!正當他這麼想的瞬間……
背後的另一個桶子的蓋垂直地跳了起來。
“怎、怎麼了!”
才人一轉過頭來,就被掉下來的桶蓋直接擊中了頭部。
“哇!啊啊!”
然後,在桶子媔ルX了“隆隆隆”的響聲,一個人影站了起來。實際上搖晃的只是桶子而已,
但感覺就好象整個地面都在晃動一樣。是桶子媄銂漱H散發出的怒氣是人産生了這樣的錯覺。
“露、露易絲?”
才人用顫抖到極點的聲音說道。雪絲塔由于害怕從桶子媃p出來的露易絲,躲到了才人的背後。
“為、為什麼你躲藏在桶子堙H”
“我因為跟在你身後,看見你偷偷摸摸地躲到桶子堶情A我才學你的。為了不發出響聲,我每
一步都小心翼翼。可是,我因為過于氣憤而敲了下桶子,于是就‘喵’地叫了幾聲。”
啊啊,剛才的貓叫聲音原來是露易絲,剛才的對話完完整整地都被她聽到了。
露易絲的臉在盛怒之下顯得蒼白無比。眉毛直豎,全身就好象地震似的不停顫抖。用顫抖的
聲音沈聲道:
“你還真是樣了一只很不錯的鴿子呢,哎呀,還送了一套可愛的服裝做禮物嗎?那也酸了。我是個
溫柔的人,那種事我就原諒你好了。就算主人不存在,給鴿子送禮物,我也不介意。”
“露易絲,那個……”
“可是,那鴿子卻這麼說哦。‘讓我穿這麼短的裙子’。連內衣也不能穿,‘讓我穿這麼短的裙子’。
太厲害了。簡直是本世紀最強的玩笑。”
“露易絲,你聽我說,求求你!”
“放心把,我不會讓你感覺到痛楚的。現在馬上用我的‘虛無’,一顆塵都不剩的把你徹底的消滅。”
露易絲拿起了《始祖的祈禱書》,開始詠唱咒語。感覺到性命有危險,才人不由得握緊了背後掛
的德爾拂倫格。
“你幹什麼啊?那到打算叛逆主人?真有趣呢。”
這麼低聲說話的露易絲太可怕了。比起戰艦、比起龍騎兵、比起獸人鬼、比起……比至今為止戰鬥
過的所有的敵人都可怕。
才人的身體不住的發抖。
這種壓迫感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這、這就是“虛無”嗎?
“搭檔,住手把。”
德爾拂倫格很沒趣敵的低聲說道。才人發揮出他的蠻勇,把劍拔了出來。
“虛、虛、虛無又怎麼樣!放馬過來把!”
才人左手的隱記開始發光……還在詠唱中的露易絲馬上揮起了魔杖。
“砰!”的一聲,才人眼前的空間發生了爆炸。
在五顏六色的閃光中,才人從平台上被轟了出來,直接摔往了下面。
摔在地上的才人在恐懼中扭曲了臉孔,一站起來就慌忙逃跑了。
露易絲就在他的身後拼命追趕著。
基修在蒙莫蘭希的房間堳魕R地對戀人說好話。
一會兒說什麼蒙莫蘭希的容貌像玫瑰像野玫瑰像白玫瑰,一會兒又說眼睛像什麼藍玫瑰,總而言之
就什麼都拿玫瑰出來稱贊一番,甚至連水精靈也被他搬了出來大大歌頌一番。
蒙莫蘭希跟其他的托奡等讀熄Q族一樣,也是一個自豪和自尊心的凝聚物,所以她並不討厭被別人
拍馬屁。可是她卻故意背對基修,裝出一副悶悶不樂的表情注視著窗外。這就是“再繼續多稱贊
幾句”的信號。
基修沒有辦法,又繼續充分調動腦袋的積極性,為了打動她的心而不斷說各種好話。
“在你面前,就算是水之精靈也會羞愧得光著腳丫跑掉把。看啊,這頭美麗的頭發……就如一片
金色的草原,就像閃閃發光的星之海洋。啊啊,除了你以外的女性已經再無法進入我的視線了。”
基修在房間堥咧茖咱h,從他嘴巴婸‘X的話恐怕抵得上一場歌劇的台詞那麼多。看來也差不多夠
了吧……蒙莫蘭希心想,她保持著背對基修的姿勢,向他伸起了手。基修發出了“啊啊”的感歎後,
然後在她的手上吻了一下。
“啊啊,我的蒙莫蘭希……”
基修想要把嘴唇湊過來,可是被蒙莫蘭希擋住了。
“在那之前,我們先幹一杯把,畢竟是你特意帶來的嘛。”
“說、說的也是呢!”
在餐桌上,放著插有鮮花的花瓶、葡萄酒及兩個陶瓷做的酒杯。剛才,基修就是帶這些東西來到了
蒙莫蘭希的房間。
基修慌忙把葡萄酒注入了酒杯堙C這時候,蒙莫蘭希突然用手指了指窗外。
“哎呀?公主殿下一絲不掛地在外面飛耶。”
基修馬上瞪圓了眼睛,拼命地注視著窗外。剛才說什麼“除了你以外的女性已經無法再進入我的
視線”嘛。果然不用這東西還是不行的。蒙莫蘭希一邊這麼想著,一邊悄悄地把藏在衣袖堛漱p瓶
子堶悸漯F西,輕輕倒進基修的酒杯堙A透明的液體融入了葡萄酒之中。
蒙莫蘭希微笑道:
“騙你的。來,我們幹杯把。”
“討厭啦,別嚇我嘛……”就在基修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房間的門被“嘭”的一聲打開了,一股
旋風從外面闖了進來。
基修馬上被撞開一邊,摔倒在地上。那股旋風原來是才人。
“呼……呼……呼……快快快……”
我說你啊,到底要幹什麼?“
‘快讓我躲起來!”
才人剛說完,就迫不及待地鑽進了蒙莫蘭希的床。
“喂!你怎麼可以鑽到蒙莫蘭希的床上去!快給我出去!你這家夥!”
“喂喂!到底幹什麼啊?你怎麼擅自闖進別人的房間……”
正當蒙莫蘭希抱著雙臂要怒斥才人的時候,又一股旋風闖進了她的房間。蒙莫蘭希馬上被撞飛,
鼻子正好撞在地板上。
“露易絲!”
基修叫嚷到。原來是被怒氣沖昏了頭腦的露易絲。
“你你你、你們到底要幹什麼嘛!”
“吵死了!才人到哪堨h了?”
基修和蒙莫蘭希被露易絲的氣勢所壓倒,互相對視了一下,然後一起用手指著床的方向。床上的
被子鼓起了一大快,正在不停的發抖。
露易絲以低沈的聲音向著床的方向大叫道:
“才人,你給我滾出來!”
從被窩媔ルX來僵硬的聲音:
“才人不在這堙C”
露易絲從桌子上拿起了一個裝著葡萄酒的酒杯。蒙莫蘭希雖然發出了“啊”的驚呼聲,但已經
太遲了。露易絲一口就把那杯酒喝了個幹幹淨淨。
“呼啊—!跑了這麼遠的路,喉嚨都渴死了。這都是你的錯把!好把,這次就由我來迎接你。
露易絲一下子翻開了床上的被子。
只見才人正蜷縮在床上,渾身不住的發抖。
“你給我做好心理准備……恩啊?”
正當露易絲注視著才人說出這句話的瞬間……她的感情馬上發生了變化。
露易絲因為無法原諒才人明明吻了自己卻又去給別人的女孩動禮物,所以一直追趕他跑到這堥荂C
一旦吻了向露易絲這樣的女孩,自然是問題不斷了。
也就是說,他其實是自尊心的問題。
可是現在她剛看到才人的瞬間,對他的好意卻一下子湧上來。在此之前,她也算是喜歡他。雖然
自己絕對不承認,但的確是喜歡他。所以才會這樣子吃醋……
在這一瞬間,她忽然變的喜歡到不得了了,這種感情甚至令露易絲本人也感覺到困惑。她不由得
用雙手捂住自己的臉。
哎呀……我真的這麼喜歡嗎?
我真的喜歡到這個地步了?
露易絲的眼眶被淚水所充盈。
比起憤怒,悲傷的感情要來的更猛烈些。自己明明是這麼喜歡,可是才人為什麼總是不願意好好
對待自己呢?對此感到無比的傷心的露易絲開始哭了。
“露易絲?”
才人對露易絲突然改變了的態度感到驚訝,不由得站起了身子。基修也一臉訝異注視著突然哭了
起來的露易絲。
蒙莫蘭希一邊叫嚷著“糟糕啦~~~”一邊捂住自己的頭。原來是要給基修喝的藥,現在卻
被露易絲喝掉了。
“喂,露易絲……”
露易絲擡頭看這才人,依偎在他的懷堙C
“傻瓜!”
“咦?”
“傻瓜傻瓜!為什麼!為什麼嘛!”
“露易死、你、你到底……”
直到剛才為止,她都像腦袋要冒火似的一幅怒氣四射的樣子,可是現在態度截然不同了。
才人不由得慌了起來。
“為什麼你不肯好好看著我!太過分了把!嗚嗚嗚~~~~!”
露易絲把臉埋在才人的胸口,號啕大哭起來。

上篇:4-2    下篇:4-4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