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jkjk 4-5 
  
4-5

露易茲的突變,以及蒙莫蘭希進來時候說的那句“果然”,回想到這些的才人不禁將2者聯系到一起。
他決定找蒙莫蘭希問個清楚。
一直等在食堂外面的才人看見蒙莫蘭希出來,馬上走上前去拽住了她的手腕。
在一旁的基修大叫了起來
“喂,你要對我的蒙莫蘭希做什麼!”
然而蒙莫蘭希對才人的舉動不但沒有抱怨反而臉色突然變得很不自然。
如果要是平時的蒙莫蘭希的話,絕對不會是這種表情的。
畢竟蒙莫蘭希可是擁有在露易茲之上的傲慢性格啊。
做什麼!你抓住貴族的手腕打算幹什麼!一般來說應該是這種表現的才對吧。
也就是說,她有什麼把柄在才人手上。
這時才人也認定了露易茲的突變一定和她有關系。
“喂,蒙蒙”
才人目光炯然地的盯著蒙莫蘭希。
“幹,幹什麼...”
蒙莫蘭希很不自然地把視線移開了。並且對才人叫自己“蒙蒙”也沒有生氣。
越來越來可疑了。
“你讓露易茲喝了什麼?”
基修聽了一臉的驚訝:
“蒙莫蘭希,你請露易茲喝了什麼嗎?”
“喂,基修。你也看見了露易茲的改變了吧?壞脾氣的她怎麼可能突然變得如此溫柔可愛?
就算是頭腦遲鈍的你也應該感覺到奇怪吧?”
基修將兩臂交叉于胸前,開始進入了沈思。
因為他太遲鈍,僅僅是回想而已,但是看起來要花一定的時間了。
突然,他好像回想起來了,然後對才人“嗯”的點了點頭:
“確實如你所言。露易茲會變得那麼溫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然後呢?”
“然什麼後!喂!蒙蒙!露易茲喝了放在你房間堛爾眶撠s後就變得怪怪的!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那杯是我拿進去的葡萄酒!也沒有其他的可疑人物進去...”
說道這堸糬袡鄸惆儢X莫蘭希變的很不對勁。
她不停地咬著嘴唇,額頭上也不斷滲出冷汗...。
“蒙莫蘭希!難道說,那杯葡萄酒...”
“是她自己要喝的啊!”
蒙莫蘭希再也堅持不下去了,大聲地喊道。
並指著基修說:
“再說,這全都是你的錯”
她的手指不停地戳著基修的鼻子...
面對蒙莫蘭希的“反擊”。才人和基修只能目瞪口呆地看著她。
“都是因為你老是朝三暮四,沒辦法啊!”
“你在葡萄酒堜韙F什麼!”
才人明白了,蒙莫蘭希在給基修喝的葡萄酒堣U了某種東西。
卻被突然闖進來的露易茲全喝光了。
局面僵持了一會兒,蒙莫蘭希在才人和基修的緊盯下好像投降似的彎了彎身體。
但她還是以故作輕松的語氣說出了所下之物的名字
“...是媚藥啊”
“媚藥!”
才人與基修不禁大喊。
蒙莫蘭希慌忙用雙手捂住2人的嘴
“笨蛋!不要那麼大聲!...這可是禁制品”
才人把蒙莫蘭希的手從自己嘴上挪開
“是禁制品就不要放進去啊!當務之急先給露易茲想想辦法吧!”
蒙莫蘭希,才人,基修3人在蒙莫蘭希的房間堶W苦思索著。
在這之前蒙莫蘭希很不情願地給2人做了說明。
為了讓基修不再花心,所以蒙莫蘭希才做了媚藥。
並把藥下在了基修的酒杯堙A但是才人和露易茲突然闖了進來...。

之後的事情就如同才人所想象的那樣,露易茲將那杯酒一飲而盡...
才人大叫
“想想辦法啊!”
“...這有什麼不好。被露易茲愛上,對你來說也不是什麼頭疼的事情吧?”
這時一直保持沈默的基修,紅著臉握著蒙莫蘭希的手說
“蒙莫蘭希,你竟然是如此的在意我...”
“哼!不是你也沒關系嗷,交男朋友也不是為消磨時間。只是容忍不了花心而已。”
蒙莫蘭希臉紅著轉向了旁邊。不愧是自尊心極高的托奡粟S因女貴族。
不是一般的高傲啊!
“我怎麼可能朝三暮四呢!因為我是你永遠的仆人!”
話畢,基修猛地抱住了蒙莫蘭希。並且輕捧著她的臉,打算親吻蒙莫蘭希。
蒙莫蘭希沒有過多抵抗,半推半就地表示暗許了。
“這個以後再做吧”
才人突然跑到2人中間把他們分開了。
“你還真是沒有情趣啊”
“好了!快點給露易茲想辦法啊!”
“過幾天就會恢複了”
“過幾天是多久啊!”
蒙莫蘭希歪著頭想了想
“因為每個人體質不同,對呢,也許是一個月後,或者一年以後...”
“你竟然打算讓我喝那種東西...?”
就算是基修,臉色都變青了。
“這怎麼等得了啊!想一個馬上就能見效的辦法啊!”
才人猛地跑到蒙莫蘭希的面前。
“我知道了啦!我來配制解藥,等等!”
“快點做。快做。現在就做”
“但是,要做解藥,就需要一種價格昂貴的秘藥,那個在做媚藥的時候已經全部用光了。去買的話又沒有錢。怎麼辦?”
基修故作瀟灑地說
“那可難辦了。不是我誇張,要錢的話我也沒有”
“沒錢?你們不是貴族嗎!”
才人大聲叫道
基修和蒙莫蘭希兩人面面相覷
“雖說是貴族,但是我們還只是學生的身份啊”
“領地和金錢都是由家中父母來掌管的”
“那就讓家堸e錢過來”
才人看著2人說道。
聽到這個,基修裝作一本正經的樣子,豎起食指說道
“你聽好。這個世界存在兩種貴族。一種是與金錢無緣的貴族,另一種是與金錢有緣的貴族。
比如蒙莫蘭希的家族 德.蒙莫蘭希家族那樣,由于填海造地的失敗,導致領地經營陷入窘境...”
蒙莫蘭希馬上接過話題
“像基修的家族 德.格拉蒙家族那樣,在出征時過于講究排場,把錢都用盡了...”
“像這樣天生就與金錢無緣的貴族是存在的。不是我誇張,世上有一半的貴族僅僅是為了維持房産與領地就要竭盡全力。
身為平民的你是不會知道的,維護貴族榮耀與名譽是多麼的辛苦啊。”
這些家夥靠不住,才人盤坐在地上。沒辦法,他開始摸外套與褲子的口袋。
堶惘陰q安麗艾塔那堭o到的金幣。
一半放在露易茲的房間堙A一半則帶在身上。
“這些應該夠了吧?”
說著就把這些金幣全部倒在了桌子上。
“唔哇!為什麼你有這麼多錢!”
看見桌上的堆的像小山一樣的金幣,蒙莫蘭希歎了口氣
“厲害。得有500ECU了吧?”
“別問這些是從哪堥茠滿A好嗎。用這些錢去買秘藥,明天就把事情解決。”
蒙莫蘭希勉強地點了點頭。

帶著自己那變得輕飄飄的口袋,才人回到了露易茲的房間,屋堛滷〞p有點奇怪。
好像有誰在抽煙似的,煙好大,但卻散發出一種香氣。
露易茲坐在屋子正中,正在點香。
“喂,怎麼了?這香是怎麼回事?”
才人問道。
露易茲看著才人,用快哭出來似的語調回答
“你去哪堣F啊...”
才人注意到露易茲的打扮。那家夥,竟然沒有穿裙子。
“丟下我一個人...”
露易茲用撒嬌,哭泣般的聲音繼續問道。
“抱,抱歉...”
為什麼不穿裙子啊!才人下意識地打算把視線移開的時候,卻察覺到了更不得了的事情!
竟然...,露露,露易茲,露易茲.弗蘭索瓦茲這家夥,不僅沒穿裙子...。
連內褲都沒穿!
才人透過露易茲上衣襯衫的間隙偷瞄著。
在她的腰部,無論哪堻ㄛ搕ㄗ鴗瑪МN樣的布狀物體。
才人身體一顫。然後把臉轉到別處,哆哆嗦嗦地說
“你,你,穿穿穿,穿上內褲啊!”
“不,不穿”
“為什麼!方便的話請告訴我理由!”
“我啊,我知道自己沒有誘惑力。所以呢,一直睡在我身邊的才人也沒有對我做些奇怪的事情。我不能容忍這個的。”
露易茲用哭腔訴說著。
“這,這樣也就是說,我把你推倒做些這樣或那樣的...事情也也也,也可以了?”
“這個...不行”
“也是呢。我想也是呢”
“但是,但是如果只是一會兒的話,我可以睜只眼閉只眼的。一小時左右的話,我可以假裝不知道的。”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已經不是“假裝不知道”的問題了,貌似露易茲已經下了相當大的決心了。
露易茲拽著襯衫的底擺,擋住前面站了起來。
露易茲那細細的腿瞬間躍入才人的眼簾。
在才人心中“叮咚叮咚”般的鈴聲不斷響起。
露易茲撲進才人的懷堙C從秀發中散發出和彌漫在房間堛滬赫藇萓P的香甜味道。
連平時一直不用的香水,好像也撒了些到身上了。
露易茲將臉埋進了才人的上衣,微微地顫抖道
“我好寂寞啊...笨蛋...”
才人的手慢慢地靠近著露易茲,眼看就要情不自禁地抱緊她了。
才人咬了咬嘴唇。然後仿佛下定決心般狠狠地咬了一下。
這種疼痛使才人恢複了冷靜。
現在的露易茲...,不是我所認識的露易茲。
是因為媚藥的緣故,露易茲進入了喪失自我的狀態。
我喜歡露易茲,打算一直守護著她...。
正因為如此,所以絕對不能抱這時的露易茲。
一旦抱了,自己的克制力就會崩潰。接下來一定會像野獸一樣把露易茲吞噬。
正因為真心喜歡,所以絕對不能容許自己做出這種事情來。
才人顫抖的手扶在了露易茲的雙肩。然後,深情地望著露易茲,盡力以溫柔的語氣說道
“露易茲...”
“才人...”
“那,那個。現在的你因為藥的緣故變得很奇怪。”
“藥...?”
露易茲用朦朧發暗的雙眼望著才人
“對,所以,現在的你不是本來的你。但是我一定會想辦法的,所以等一等。好嗎?”
“這才不是什麼藥的作用呢!”
露易茲認真地的看著才人。
“我的心意才不是因為藥的作用呢。因為,只要我一看著才人,就會心跳的利害。
不僅是心跳加速...,還會緊張的喘不過氣來,自己也無法抑制這種狀況。我知道,這就叫做...。”
“不,不是的。我想,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好了,但還是不一樣的。這只是媚藥的作用啊。
明晚解藥就能做好,所以在那之前乖乖地等著。總之,今天就先睡吧。好吧?”
露易茲搖了搖頭。
“不明白,那種事情怎麼都好。總之先抱我。不然我就不睡。”
“如果抱你了,你就睡嗎?”
露易茲點了點頭。才人把露易茲抱到床上,然後躺在她身邊。
露易茲像往常一樣摟了過來。
“哪都不要去,不要看其他的女孩,就看著我一個人。”
她仿佛念咒文般反複地說著這些話。
才人點了點頭
“我哪都不會去的啊,一直呆在這堙C”
“真的嗎?”
“嗯。所以睡吧。明白了嗎?”
“嗯...。才人讓我睡的話我就睡。因為我不想被才人討厭嘛”
但是露易茲沒有要睡的意思。臉漸漸變紅,坐臥不安地把臉靠近了才人的脖子。
才人正奇怪她要做什麼的時候。露易茲開始在才人的脖子上親吻起來了。
仿佛一股電流貫穿至後背。
“唔,唔啊啊啊...”
才人身上一陣痙攣。與此同時,露易茲又開始吮吸才人的肌膚。
“露易茲!露易茲!”
才人想說,再不停下來的話,我就要死了。
可是露易茲並沒有停下來。
已近乎發狂的她突然看到剛才被自己吻過的地方,好像被蟲子咬過似的,開始變紅。
察覺到這個的露易茲,開始瘋狂地在才人身上留下自己的吻痕。
“露易茲,快住手!我已經!我,啊啊!”
好像注意到什麼似的。露易茲停了下來,有些生氣地嘟囔道
“不行,我才不會停下呢。才人是我的人。為了不讓別的女孩靠近你,我要在你身上留下許多證明你屬于我的印記。”
隨後,對于才人來說在某種意義上的拷問時間又開始了。
露易茲的吻痕遍布才人脖子到他到胸膛,大概有幾十個吻痕。
露易茲的行為讓才人的身體輕微地痙攣著,好像馬上就要暈倒似的不停地顫抖著。
這時,露易茲停了下來,仿佛向才人展示自己的脖子一樣,將臉湊了過去
“也給我‘印’一個”
“可,可是...”
才人的眼前是露易茲雪白纖細的頸部。
“如果你不給我‘印’的話,我就不睡”
沒有辦法。才人閉上眼睛,將嘴唇靠近了露易茲的脖子,碰了下。
露易茲發出一聲呻吟,那種嬌柔的聲音讓才人飄仙欲死。
才人一邊極度地緊張著,一邊像磁石一樣吮吸露易茲的雪白肌膚。
“唔∼∼”
看來露易茲也是相當的緊張,不由地又發出了一聲呻吟,好像舒服得快要暈過去了似的。
不久露易茲好像進入了夢鄉。
在露易茲的頸部,才人所“印”下的吻痕處泛著紅暈。
就好似白雪婺角U一棵草莓,一片雪白中一點紅色。
才人一邊喘著粗氣,一邊不斷地勸慰自己。
如果不這麼做的話,也會被睡在旁邊的露易茲“襲擊”的。
要冷靜!露易茲僅僅是因為藥的緣故才會變成這樣的!
喝下解藥的話,就會變回平時那樣任性不可愛的露易茲了!
才人注意到睡著的露易茲手埵n像緊緊攥著什麼東西。
仔細一看原來是自己在城媯髡o買的項鏈,露易茲好像寶貝似的緊緊攥住了項鏈。
看到這堙A才人越發地感覺到這時的露易茲可愛的一塌糊塗。
過分,露易茲真壞,這麼可愛太狡猾了。
然後不由自主地將手伸了過去,隨後自己又猛地將罪惡的手抽了回來。
對于現在的露易茲,自己是沒有對其出手的權利。沒有啊!才人你要忍住!
不管怎麼說,都是因為自己讓謝斯塔穿上水手服的原因,露易茲才會變成這樣的...全都是我的錯。
(注:動畫是因為才人和謝斯塔洗澡,而小說是因為才人讓謝斯塔穿了水手服,但是殊途同歸。
露易茲都是因為嫉妒導致頭腦發熱,誤喝了藥水。)
我怎麼這麼邪惡啊,總是做些吸引女孩的事情來...。
謝斯塔。對了謝斯塔。
啊啊,待在她身邊就能讓人感覺到安心的謝斯塔,她也很好啊。
還有,待在其身邊就讓人心跳不已的露易茲。
啊啊,我究竟是喜歡她們中間的哪一個呢?
多麼奢侈的煩惱啊。在地球的時候,這可是連想都不敢想的煩惱啊。
才人想著這些事情,看著睡著了的露易茲...,
腦海中漸漸浮現出了一個想法:不回到原來的世界,就這樣待在這堣]很好啊
啊啊,地球,謝斯塔,露易茲。這3樣東西在才人的腦海堣ㄟ惘a旋轉著。
自己到底該選擇哪一個呢?總有一天必須要做抉擇的。可能,就在不久的將來。

轉眼到了第二天的傍晚,才人在蒙莫蘭希的房間堜窱衈Y。
好不容易把磨人的露易茲留在了房間,來到這堨i是...。
“你說無法制作解藥?”
才人一臉驚訝地看著蒙莫蘭希。
坐在旁邊的基修也愁眉苦臉地托著下巴。
蒙莫蘭希和基修今天去了城堛熄瞼哄A尋找制作解藥所必需的秘藥,可是...。
“沒有辦法啊!秘藥都賣光了嘛!”
“那什麼時候可以買到啊”
“這個...,看來應該是買不到了”
“搞什麼啊”
“這個秘藥,是居住在托奡粟S因和枷堥國境交界處的拉古多利安湖的,水精靈的眼淚...。
最近好像無法和那些水精靈們取得聯系了。”
“什麼!”
“也就是說,我們買不到秘藥了”
“那露易茲怎麼辦?”
“那樣有什麼不好。被她愛上也並不是什麼為難的事情吧?你也喜歡露易茲不是嗎?”
基修如是說,但是才人不能接受這種說法
“因為那種藥的緣故被喜歡也沒什麼可高興的。我想盡快讓露易茲變回原來的樣子。”
但是...,蒙莫蘭希撅著嘴,基修也毫無辦法,兩個人不停地搖頭。
才人短暫地思索了一段時間。然後像下定決心似的猛攥了下拳頭。
“那個水精靈在哪堙H”
“我說過了。在拉古多利安湖啊”
“既然無法聯系,那麼我們去找他們不就好了嗎”
“哎哎哎哎!學校這邊怎麼辦!再說,水精靈很少在人類面前現身的,而且還擁有驚人的力量!把他們激怒了的話可不得了啊! ”
“管它呢,我們去!”
“反正我是絕對不會去的!”
才人雙說交叉于胸前
“那就沒辦法了。那只好把媚藥的事情告訴給公主殿下,啊不,現在應該是女王殿下了吧?無所謂了,總之先去找她商量,讓她給想個好辦法。
我記得那個是禁制品吧?是不許被制作的藥品吧。把這個事情告訴給女王殿下的話會怎樣呢?”
聽到這個,蒙莫蘭希的臉色變得鐵青起來。
“想去吃牢飯嗎?蒙蒙”
“我知道啦!我去可以了吧!我去!真是的!”
“嗯,確實不能再讓露易茲保持那個樣子了。如果旁人看見了她現在行為,媚藥的事情可能就會穿幫。”
基修誇張地甩了甩頭
“放心吧~我的戀人啊。我也會陪伴在你身邊的”
說著基修的手就伸向了蒙莫蘭希的肩膀,但是被蒙莫蘭希躲開了。
“讓我怎麼放心啊?你太弱了”
隨後,三人約定好出發時間。
因為事情越早解決越好,所以出發時間定在了明早。
考慮到如果把露易茲一人留下的話,不知道她又會搞出什麼事情來,所以才人決定帶她一起去。
“啊,我還是第一次逃學啊”
蒙莫蘭希歎著氣。
“什麼嘛,這個學年我有一半的課程都沒有出席了。自從才人來了以後,不知怎麼每天都是冒險啊!啊哈哈”
基修自足地大笑起來。
(小說三卷尋寶時,基修翹課和才人去找寶,很少上課。)

上篇:4-4    下篇:4-6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