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狼的誘惑 [一] 。01  
   
。01

『笑涵,妳能去安陽真的好棒,既可以見到芷希和戴寒,又可以和媽媽生活在一起, 真的是好羨慕妳啊!』

『勾構, 我以後會經常回來的,你也可以到安陽來看我呀。記得常寫信給我,還有打電話。』

『喂,各位!車子馬上就要出發了。』長途客運站的管理員對我們叫道。

『妳快去吧,否則車子恐怕不等妳了。』

『嗯,我要走了,勾構。我一到媽媽家就會打電話給你的。』

『別哭了,我們吻別吧……』

『呵呵,好吧……』

我,今年十九歲,即將要離開生活了十八年的工洲,搬到住在安陽的媽媽那裡去。我坐在車上,看著窗外的好朋友們,心中又酸又澀,從沒想過透過玻璃窗看別人送你也是一件這麼傷心的事。勾構因為捨不得我而一個勁地撲簌掉眼淚,德喜躲在醬缸台後面哭得不敢出來見人。

汽車狠心地馳離了工洲,也把我的人帶走了。我漸漸把工洲拋在腦後,開始為自己即將在安陽展開的生活歡欣雀躍。黛淩,姊姊來了!

沒有誰告訴我說會到車站來接我,所以憑著媽媽告訴過我的地址,經過三個小時的艱難跋涉,我終於找到了媽媽的家。

『該死的公寓,沒事蓋這麼高幹嘛。』我一邊上氣不接下氣地爬著樓梯,一邊埋怨設計這公寓的人。

603號,這個門裡住著久違的媽媽和黛淩,只要我把這扇門打開……喀嚓!門開了,我一時沒反應過來,呆呆地立在門前。

『嗨,你好,小朋友。』 見對方用懷疑的目光上下打量著我,我忙著咧開嘴,和善的向開門的小鬼打招呼。

『歐巴桑,妳是誰?』 那個留著葫蘆似的髮型,長得像隻狸貓的小鬼不為我的笑容所動,依舊警惕地問。

『-_-我不是歐巴桑。』我的臉立刻烏雲壓頂,我最恨別人叫我歐巴桑了。

『媽,那個推銷平底鍋的歐巴桑找上門來了!』可惡的小鬼朝門裡面大聲叫道。

『喂,喂,小鬼,我是……』我辯解的話語還沒來得及出口,一個漂亮的中年女人已經閃到了門口。

『啊,笑涵妳來了?!』漂亮女人看了我一眼,異常平靜地說。

『嗯,媽,是我。』我的眼睛立刻煙霧彌漫,三年沒有見到媽媽了!T_T

『媽!?』我激動地撲在媽媽身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嗯,好,這間是妳的房間。肚子餓了吧?個子長高了不少啊!』……媽媽的語氣淡淡的,不帶任何感情,彷彿和她說話的不是好幾年都沒見的親生女兒,而是某位鄰居剛給她介紹的自己的親戚。

『這個歐巴桑是誰?』剛才那個開門的小鬼用一點都不歡迎的表情盯著我。

『這是你姊姊,你姊姊笑涵。笑涵,這是妳弟弟,妳以前見過他一次的……』媽媽對著竹浩和藹可親地解釋著。
啊啊!我三年前見過的!那個小不點!我記得他以前鼻孔很大的,怎麼又變小了,哇∼!真是神奇。

『長得真難看。』小鬼打量我半晌,在嘴裡說著。
-_-……-_-……他是說我嗎?是說我嗎?我的世界霎時變成了灰色,臉色也好不到哪去。

『竹浩,美術學校的校車在等著你呢,你還不快去。』

『嗯,知道了。』小鬼有氣無力地應了一聲,推了推呆愣在鞋架旁邊擋住他路的我,嘟著小嘴出去了。
一點都不討人喜歡的小鬼, -_-他真的是我弟弟……

『他真的長大了好多。』我感嘆地說。不過越長越不可愛,我又在心裡補充了一句。

『嗯,最近孩子們都長高了許多。黛淩那個臭丫頭成天只記得臭美和打扮,她知道妳要過來,已經追問了我好幾天了,姊姊到底什麼時候過來,姊姊到底什麼時候過來……啊,對了,我給妳準備吃的去,妳先去自己的房間休息一下吧。』
沒有看見我的新爸爸,我曾在五年前看過他一次。媽媽在這三年中變了許多,現在她已經是一個完完全全的時髦都市貴婦了。

我的房間打掃得很乾淨,佈置也很俐落。我無意中打開自己隔壁的房門,進去一看,我的媽呀!居然全是用粉紅色佈置修飾的。粉紅色的床,粉紅色的梳妝檯,粉紅色的書桌。這一定是黛淩的房間!
黛淩這麼喜歡粉紅色嗎……我渾身起了雞皮疙瘩。-_-

我的視線突然落到了書桌上那個粉紅色相框,相片裡的女孩真的是黛淩嗎?喔喔!真的是黛淩,她長大了,長得好可愛喔,T_T看著久違的妹妹,我流出感動的淚水。咦?她旁邊那個男的是誰?比戴寒長得還要帥,真不愧是我妹妹黛淩呀,就是有眼光,有水準。想起戴寒?!啊,對了,還有芷希!我慌慌張張的抓起電話。

叮叮咚,叮叮咚,叮叮咚。

城市裡的電話鈴聲都很獨特。

『喂?』手機那頭一個聲音尖銳的女生接了電話,我立刻聽出是誰。

『是芷希嗎?』我還是小心地確定了一下。

『妳是誰?』芷希沒有聽出我的聲音,不太耐煩地問。

『是我呀,我是笑涵。我現在到安陽了,我在安陽!』我在電話裡對著好友興奮地嚷嚷著,希望她也能分享我的喜悅。

『妳不是說明天才到的嗎?』芷希有絲詫異地問。

『啊,我臨時改變計畫了,妳現在是在學校嗎?』

『沒有,現在放寒假,怎麼會到學校去。妳住在火界洞嗎?』
我曾經和芷希提過一次媽媽在安陽的家。

『嗯,對啊。』

『我也在家裡,我現在就過去妳那邊,三十分鐘之後就到。』芷希在電話那頭斬釘截鐵地說道。

『嗯!嗯!』我頭點得像搗蒜。呵呵,芷希還是老樣子啊,這麼有主見,總是能很快地做出決定,以前我們倆在工洲時我就習慣什麼事情都聽她的安排了。
把行李收拾到自己房間的抽屜裡,又換上了一套舒適的衣服,我激動的心才漸漸平靜下來。不過喜悅並沒有散去,呀呼呀呼,呀呼呀呼!真是太好了。芷希和戴寒是我中學二年級時在工洲的同學,也是我的好朋友,後來他們都在二年級那個寒假轉學到了安陽,於是我就失去了我最好的朋友芷希和我的初戀情人戴寒。我和芷希一直保持著密切的聯繫,直到前不久我們一週還能通一、兩次的電話。我和戴寒剛開始是一週通電話一次的,可是不知怎麼搞的,從一年前開始,我和戴寒就失去了聯繫。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從現在開始,我每天都可以見到他們了!我開心地倒在床上,從口袋裡掏出戴寒國中二年級時送我的銀戒指(是情侶對戒,戴寒一個,我一個),飛快地吻了一下。

『媽,我出去一會兒就回來。』我走到門口招呼道。

『嗯,怎麼不叫他們到家裡來玩。』媽媽知道我去見朋友,埋怨地說。
剛回家,我不想給媽媽添麻煩。

『不用了,我們出去見面就好了。』

『那好吧,不要回來得太晚。』

『我會的。^o^』
就在這時,有人敲響了我家的門,想到可能是芷希,我立刻連蹦帶跳高高興興的去開門。

門開了。

『芷希!』
一切盡在不言中……

『芷希,我們要去哪裡啊?』我緊張得左看右看。沒辦法,從小生活在農村的我,實在無法一下適應城市的車水馬龍。

『我帶妳去安陽最繁華的大街,第一大道。』芷希揚了揚下巴,有著城市人的驕傲。

『哇!太好了,那裡有什麼好玩的?』被誘惑的眼睛無法從商店的櫥窗上收回,我一邊問芷希一邊不停感嘆著櫥窗裡衣
服的美麗。

『笑涵。』

『什麼?^o^』

『還有一個人想見妳……』

『是誰啊?是誰啊?』我回過頭,迫不及待地問,難道還有什麼朋友在安陽是我不知道的?除了芷希和戴寒之外?

『嗯,妳見到了不就知道了。』芷希的臉色有些異樣,不過已經被重聚的興奮沖昏了頭的我是不會注意這些的。
二十分鐘過去了,在路上顛顛簸簸的巴士弄得我頭暈腦脹,就在我認為自己馬上要吐出來的時候,芷希終於告訴我可以下車了。下車的地方比我以前見過的任何地方都要繁華,當然,這同時也意味著人很多,芷希熟門熟路的帶我進了一家看起來非常漂亮的咖啡廳。O_O糟了,我忘記帶錢出來了……我非常恐慌地意識到這個嚴重問題,來不及多想,芷希就直接帶我走向一個靠角落的位子。

『芷希,妳要去哪裡呀,妳到底想吃什麼?』芷希走得飛快,我在後面吃力地跟著,唯恐跟丟了。

『鄭笑涵!好久不見……』一個高個子男孩見到我們,立刻從靠角落的位子上站了起來,並且聲音高亢地向我叫著。……戴寒……是戴寒。

『戴寒!』我抓著戴寒的手,高興得蹦蹦跳跳。他變得更帥了。
哇,哇,膚色健康黝黑的戴寒……

『妳長高了不少啊。』戴寒拍著我的肩膀笑咪咪地說。

『那當然,我一天可是吃四頓飯哦!』我貼近戴寒的身邊,比劃了一下自己現在能到達他肩膀的身高,自豪地說。

『妳一個人過來安陽的?』

『嗯,嗯。你看這個,這個戒指是你送給我的,你還記得嗎?』我獻寶似地拉出脖子上一直戴著的銀戒指。為了防止它丟掉,我特地把它做成了項鍊。

『……當然記得,妳還沒有弄丟啊。』戴寒詫異地看著它。

『我怎麼會捨得弄丟呢!』我握著戒指甜蜜地說。要知道,這可是我最珍貴的寶貝,每當看到它,我就會想起自己和戴寒曾經有過的甜蜜時光。

『我們坐下吧。』芷希突然插了話。
女服務生在我們面前擺上了兩個盛滿霜淇淋的漂亮杯子。漂亮,漂亮,真的是太漂亮了,這兩個杯子的大小也剛好,我要是能用它來喝可樂就太讚了。黛淩也很喜歡喝可樂的,可惜我沒帶錢,否則可以幫她買一堆可樂回去。幫妹妹買禮物,一向是我最大的樂趣。

『勾構他還好吧?』戴寒起了個話題。

『嗯,他好得不能再好了。你怎麼沒打電話給他?他接到了一定會很高興的。』我一邊用美美的杯子吃著美味的霜淇淋一邊快樂地回答。

『我忘記他的電話號碼了,哈哈!』戴寒不好意思地摸著後腦勺,『妳能把他的號碼寫給我嗎?』
戴寒痞痞地看著我的樣子一點沒變,真的是一點都沒變。戴寒,T_T我好感動,我現在隨時都能回想起過去的點點滴滴。

『好啊,沒問題。』桌子上有筆,卻沒有紙。

『你身上有帶紙嗎?』

『沒有,我也沒帶手機,就寫在我手上吧。』說著戴寒就伸出一隻手來。
淡淡的香水味鑽進我的鼻孔,我最討厭男人噴香水了。

戴寒還是有點不同了,以前的他是不會這樣的。戴寒的手指也變長了。T_T好懷念以前的他。
我顫巍巍抖著手要在戴寒手上寫下勾構的電話號碼。嗯?勾構的電話號碼是多少來著?勾構,T_T對不起,我太激動了,一下子把你的電話號碼給忘記了。

『笑涵。』從進門就一直沒怎麼說話的芷希突然叫我的名字。

『什麼?』
我抬起頭看向芷希的時候,她的臉突然變得僵硬起來,臉色也微微有些慘白。

『妳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我有話對妳說。』芷希一臉慎重。

『嗯,妳說吧^_^,妳也要我告訴妳勾構的電話號碼嗎?勾構的,勾構的……』

『不是,不是這件事,是……嗯……』

『笑涵,芷希現在正在和我交往。^_^』戴寒輕鬆地替芷希說出了接下來的話。

上篇:正文。     下篇:。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