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狼的誘惑 [一] 。02  
   
。02

剛才戴寒他說什麼……嗯?他說什麼……我側過頭看向戴寒,他正露出雪白的牙齒對我笑著。

『我去一下洗手間。』
急匆匆說完這句話的芷希剛站起身,就被戴寒抓住了手。

『啊,你們在交往啊,是這樣啊!嗯,你們看起來真配。^o^』我飛快地調整了自己的情緒。

『……笑涵。』芷希低著頭納納地叫道。

『嗯,真的是非常速配,美少年配美少女,不是嗎?^o^』

『對不起,笑涵,我真的是打算對妳說的,可是……』芷希漸漸抬起頭來,擔心地看著我。

『唉,妳用不著跟我說對不起的!哎喲,我的肚子,我今天吃太多霜淇淋了。(翻騰,翻騰)我去一下洗手間。^o^』
轉過頭的瞬間,我的眼淚輕輕地落了下來。我很幸運是不是,謝天謝地,我沒有在他們面前流淚。女孩子為什麼這麼愛哭呢?我這是什麼蠢樣啊!我就不能坦然面對這個事實,和他們說一聲恭喜嗎?我在心中責怪自己的沒用,提醒自己要堅強點。可是真實的心情卻不受約束,像被捅了個大洞,任我怎麼堵也堵不上,最後只能一腳重一腳輕神情恍惚的走進了洗手間。洗手間的鏡子上清晰的映照出我現在的窘樣,我越看越覺得自己像是一個笨蛋,一個不起眼的小笨蛋……

『笑涵。』芷希推開門輕輕地走了進來。

『啊,啊,妳也來了,我一會兒就出去了。』我趕忙低下頭,假裝洗臉,用冷水在臉上潑了幾下。

『對不起……笑涵……』

『妳有什麼對不起我的。唉∼!妳這傢伙真是!』
啪啪、啪啪(我拍芷希背的聲音)!

我和芷希沈默地坐在巴士裡面,雙方表情都不太自然。

『芷希,妳是不是該在這一站下車了?』聽到喇叭裡報出的站名,我提醒芷希。

『我下車之後,妳一個人能找到回去的路嗎?』

『當然,妳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呀!快下去吧!回家之後我再打電話給妳。』我故作不屑地看了芷希一眼,自信滿滿地說。

『好吧,如果妳找不到路就打電話給我。妳知道我的電話號碼嘛。』

『嗯,慢走!回去好好睡覺、好好吃飯,bye bye!』

人們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們兩個,因為我們兩個像發了瘋似的一直握著手。芷希最後終於才依依不捨地下了車。
芷希剛踏出車門,我剛才關緊的閘門一下被扯開了,一顆顆淚水彷彿比賽似的傾瀉而出。不行,不能這樣,我不能哭,否則戴寒和芷希會覺得不安,芷希會難過地哭泣,我不能哭。可是眼淚為什麼還是不停地掉下來呢?我為什麼還是要哭呢?戴寒在我心中真的佔有那麼重要的地位嗎?討厭的淚水,我討厭你們。
巴士又靠站了,一大群穿著絲質校服的男生像螞蟻一樣的湧了上來。討厭,不要,我的頭垂得更低了,我可不希望我的淚水被同齡的人看到,特別是同齡的異性。我低垂著頭,保持這個姿勢一動也不動,不知過了多久後才注意到,我的褲子已經被自己剛才噗噗往下淌的淚水打濕了一大片。

車內人頭攢動,越來越擁擠,呼……呼……呼,我大口大口爭取著有限的空氣,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啊,真的是這樣嗎?鄭泰盛那個臭小子。翼帆,他真的這麼對你?』一個彷彿脖子被勒緊的破嗓子突然扯著喉嚨嚷道。獨特的嗓音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這個魯莽的小子,我真的恨不得殺死他!』另一個同樣低沈,卻悅耳許多的嗓音恨恨地說道。
魯莽?魯……滷……滷牡蠣很好吃的,滷牡蠣。O_O哎呀,我突然好想吃滷牡蠣啊,做成牡蠣辣醬就更好吃了。O_O,O_O嗯,就這麼辦,一會兒下車之後買點回去吃。

『喂,翼帆,那個傢伙他都怎麼對待你的?嗯?』 旁邊那群螞蟻兵團真的好吵喔,他們大聲吵著一刻都沒有停。

『就是那樣子啦,你就別再多問了。』低沈嗓音不願多說些什麼。是啊,是啊!別再說下去了,也讓我的耳朵能好好休息一下。

『你不是說被他痛毆了一頓嗎?!』

『我叫你別再多問了。』低沈嗓音厭煩地說。

『喂,這次你不能就這麼饒了他,這可是給他一個教訓的好機會呀,絕好的機會!』那群螞蟻軍團中其中一個傢伙手揮得像風車一樣,講得口沫橫飛,不過現在飛過來的不是口水,而是他拿在手裡的室內拖鞋,猛地一下砸在了我的腦袋上,接著就落在被我淚水浸濕的膝蓋上……噢!好痛。T^T

『啊,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是剛才那個很吵的風車螞蟻的聲音,他明顯地靠近了我。

『我沒事。T^T』比起我剛才心靈上受的傷害,這點肉體上的疼痛又算得了什麼呢。此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妳把頭抬起來讓我看看。』

『沒關係,我真的沒事。』說著我的眼淚又再次滴到了我的膝蓋上。倒不是因為被拖鞋打痛了我才哭的,而是我從剛才就一直不停的在哭。T_T真的不關你們的事啊。T_T

『求妳別再哭了,真的很痛嗎?!』

『不是的,不是的,我真的沒事,是真的。』對方顯然誤會了。我只能低著頭拚命解釋,希望他能不要再這麼『負責任』。

『請妳把頭抬起來,妳能把頭?起來一下嗎?』

『我說了我沒事了,你還在那兒糾纏什麼,你很煩耶!』我有點生氣了,我都說沒事了,他幹嘛還這麼多事,非要看我現在這一張哭得不能見人的臉嗎?

就在我和其中一隻螞蟻糾纏不清的時候,公車悄悄地路過了我家門口,該死的一群螞蟻,-_-我在說些什麼啊,我怎麼變得這麼粗俗、粗俗。

我咻地一下從座位上彈起,發了瘋似的衝向後門,沒有因為腦充血而暈倒真是奇蹟。風車螞蟻一手扶住車上的欄杆,吃驚地看著我,他的頭好大啊,都快碰到車頂的扶手了。其餘的螞蟻看見我這副狼狽樣,都哈哈大笑,我紅著臉,在他們的縫隙中穿梭著,終於擠到了後門。

『把我的室內拖鞋還給我!!』一個淒慘的叫聲向我傳來,原來是那個頭很大的螞蟻,可惜聽到他的叫聲時我已經跳下了公車。

嗯……嗯?他剛才叫什麼?為什麼我手裡會拿著室內拖鞋!T_T雖然我想把拖鞋從公車的窗戶扔進去,但公車已經開動了,我的臂力還沒有強到能把拖鞋扔那麼遠。只看見風車螞蟻從窗戶開口處探出大半個身子,不停向我揮舞著雙手,滿臉悲痛欲絕。

『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站在路邊,滿懷歉疚地看著那個螞蟻。

『說對不起就沒事了嗎?!妳就站在那兒別動,那雙鞋可是花了我三萬元買的……』
托漸漸走遠的公車的福,我再也聽不見風車螞蟻的聲音了。他真的好像勾構啊!勾構,對了,勾構!我還沒有打電話給勾構呢,勾構!

我匆匆跑進家裡,打了個電話給勾構。這時,我腦海裡浮現出風車螞蟻那張悲痛欲絕的臉,趕緊又火燒屁股般的跑出去等他,可惜沒有見到他的人影。我心裡覺得更內疚了,他說這雙鞋值三萬塊錢呢!對不起,風車螞蟻,但我該怎麼把拖鞋還給你呢,T_T他經常坐這條路線的巴士嗎?我要不要每天拎著拖鞋在車站等他?

當天晚上九點,我和一個小時之前回來的黛淩緊緊地擁抱在一起,把家裡鬧得天翻地覆,即使是一個小時後的現在,我們還是捨不得放開彼此,手牽著手圍坐在飯桌邊,這令我們激動的重逢足夠反覆回味好一陣子的了。

『唉,姊,妳吃飯就不能安靜點嗎?』竹浩人小鬼大,不耐煩地對黛淩說。

『喂,你想嘗嘗我拳頭的滋味嗎?』黛淩的拳頭毫不猶豫地揮向竹浩的腦袋。

『喂,妳怎麼這麼打你弟弟!』媽媽出言阻止。

『媽媽,她這樣可不是一兩次了。』竹浩這小鬼乘機告狀,真不像一個六歲小鬼說出的話。

『哼……』新爸爸的一聲冷哼,好似給大家當頭潑了一盆冷水,整張飯桌一下安靜了下來。
一頓晚飯就在我們的膽顫心驚中結束了。現在,我和黛淩一起躺在床上,翻看著以前的相片簿。

『姊,真的好像做夢一樣。』

『對啊,爸要是還活著該有多好呀!』我翻著照片,感歎地說。

『爸?什麼呀……啊,對了,看到這張相片我想起來了,姊妳和戴寒大哥真的是好配呢……妳見到戴寒大哥了嗎?我有時候還和他聯絡呢,要不要我打個電話給他,讓你們兩個……嘿嘿!』黛淩笑得像偷吃了東西的貓。

『我見過他了,黛淩。』我垂下頭皺著眉,心又痛了起來,說好不難過的呀!

『什麼?』

『我今天見到……戴寒了。』連說出他的名字都是如此艱難。

『真的?怎麼樣,怎麼樣?他現在是不是比以前更帥了,現在你們發展到什麼地步了,進展到什麼階段?』黛淩扯著我興奮地問。

『階……段?戴寒現在和芷希在交往,我和他只是普通的朋友。』我竭力掩飾自己傷感的情緒,用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語氣說著。

『妳說什麼?怎麼會弄成這樣?!』黛淩眨眼間就從床上蹦了起來。

『姊,妳真是個笨蛋,劉芷希那個傢伙這樣對妳居然都不生氣?!她以前就不是個好東西,老是做這種偷偷摸摸的事情。』黛淩義憤填膺地說。

『黛淩,怎麼說她都是姊姊的朋友啊!妳不該這樣說她的。』很感激妹妹替我打抱不平,可是朋友情誼我無論如何也割捨不下的。

『妳真的就這樣放手不管,一點都不生氣?』黛淩趴在床上,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我。

『我早就對戴寒沒什麼感情了,所以對這件事也不是那麼在意。』我睜眼說瞎話,言不由衷。

『那她也不像話啊!芷希姐又不是不知道戴寒大哥和妳的關係,竟然還這樣做,芷希她怎麼說?』黛淩還是不甘心,和我平淡如水的性格不同,黛淩是相當嫉惡如仇的。

『戴寒的個子長高了好多,能繼續和他做朋友,我已經很高興了。』我摟了摟身邊的黛淩,笑咪咪地說道。

『姊∼!』黛淩拖長了聲音,責怪似地叫著我。

『好了,好了,不要再說我了。對了,黛淩,這張相片上的這個男生是誰?長得真不賴呀。我們家黛淩真有眼光。』
黛淩盯著照片死看了一會,彷彿要把它生?活剝似的,接下來又抬起頭來盯著我死看。黛淩她有什麼苦衷嗎?看起來好像很不開心啊!

『這個呀,沒什麼好說的!好,我有計畫了,就這樣對付劉芷希和金戴寒。我們先把他們引誘到一個地方,然後妳跟他們糾纏在一塊,趁機引開他們的注意力,這時我再突然出現,從後面給他們一人一記猛棍!』

『T_T黛淩,他們可是姊姊我的朋友啊!T_T』我哭,因為妹妹有暴力傾向。
黛淩突然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機,以令人咋舌的速度按下了一連串電話號碼。-_-

『喂,是我,你現在沒有女朋友吧?!你不是和那個女的分手了嗎?!明天分手?!不行,我要你現在就打電話給那個女的,說你們分手。我要幫你介紹一個女生,你給我馬上接受。』
不會吧……-_-……我頭都大了。

『不是的,我說了不是了。比你大一歲,是我的姊姊!怎麼樣?』黛淩蠻橫地朝電話那頭嚷嚷道。

『黛……淩……?!T^T』我拚命想搶過她手中的電話,我如果讓她把這件事辦成,就乾脆找一塊豆腐撞死算了。
黛淩的動作很快,不等我說出更多阻止的話,就反身把我壓在床上,讓我一動也不能動。黛淩得意地咯咯笑,用力把我壓在她下面,繼續講她的電話。

『我不是和你說過了嘛!我在工洲有個姊姊!你一定要接受,明白了嗎?我叫你接受就接受,沒錯,是我的親姊姊。』

『黛淩!妳幹嘛要這樣嘛!T_T』如果明天我死掉,墓碑上一定會寫明:此人因羞愧而死。
黛淩掛上電話,對我陰森森地笑了笑。我還是第一次從她臉上看見這種笑容,這也是我第一次在現實生活中看見這種讓人一直冷到心底的笑容。

『我就是要介紹給妳一個比金戴寒帥一百倍的男朋友。等妳下次和劉芷希他們見面的時候,妳就可以一把將自己的新男友摟在身前,然後這麼說,「哼,你們這群草履蟲,(草履蟲是非常低等的單細胞生物,在這裡是笨蛋的意思)很吃驚吧。我的新男朋友怎麼樣!」』
我的媽呀!黛淩,妳真的是我的妹妹黛淩嗎?T_T

『怎麼樣?這個計畫非常不錯對不對!到時候的場面保證讓妳爽到極點!』黛淩一邊看著照片,一邊興奮地說。

『姊姊我對比我嫩的小孩沒有興趣。』我哭著臉說。

『我介紹給妳的可不是那種軟趴趴的傢伙。妳要是不接受他,可是有好幾打女生排隊等著他呢!』

『我討厭花心大蘿蔔。』

『那金戴寒呢?他就不花心了?』

『戴寒他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的。妳到現在還在幫著那個無情無義的傢伙?!那個像草履蟲一樣的王八蛋!』

『戴寒他不是草履蟲!T_T(不知何時我哭了出來)』
乓∼!我們的門被撞開了,竹浩蹙著眉頭走了進來。

『妳以為這裡只有姊妳一個人住嗎?』

『你說什麼?!』黛淩憤怒的大喊出聲。

『就算是同意讓妳在這裡做米蟲了,至少也不要妨礙到別人。』竹浩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著我,清清楚楚地說道。

『對不起。』我低下了頭。

『你這個殺千刀的小鬼,還不快給我出去?!』黛淩才不管竹浩那一套,發飆地吼道。
呃∼!對一個小孩子這麼罵不太好吧。
小鬼識相地跑了出去,這才讓一場有可能發生於深夜的兇殺案消弭於無形。-_-但悲慘的我厄運並沒有結束,一直到凌晨一點,黛淩還在不停的跟我講為何我該接受那個男生,以及和他交往的理由。不知過了多久,我終於迷迷糊糊地進入了夢鄉。

『姊∼!我還沒有告訴妳那個傢伙的名字吧?要我告訴妳他的名字嗎?』

『……』我早已在夢中和周公約會了。

『姊,妳睡著了嗎?』

上篇:。01     下篇:。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