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狼的誘惑 [一] 。09  
   
。09

第二天早晨七點。

『姊,姊,妳起來啊,妳起來啊!』

『嗯,嗯!=_=』我在睡夢中艱難地應了幾聲,沒有要睜開眼睛的打算。

『姊姊,姊姊!』

『幹什麼呀?=_+』我費力地撐開自己的一隻眼皮,發現魔音穿腦的來源原來是妹妹黛淩。她已經穿好了校服站在我身邊,大眼睛裡一閃一閃地全是算計的光芒。

『妳昨天回來還順利吧?是淵一把妳揹回家的?=_+』我眼睛半睜半閉地詢問。

『那姊妳呢?是翼帆把妳揹回家的吧,是不是?翼帆他對妳說了什麼嗎?他是不是說很喜歡姊妳,或者說姊妳很漂亮,要不就是說要和妳交往?!』黛淩興奮地搖晃著我,在我耳邊嘰嘰喳喳個不停。

『=_=……,他說要好好教訓妳一頓。』我實在不忍心一大清早告訴黛淩這個悲慘的消息,不過讓她有所防備總比一無所知來得好。

『好好教訓我一頓?-_-』黛淩愣住了。

『是啊。=_=』我再次確認這個噩耗。

『-0-,我的老天,-0-,我的老天,我該怎麼辦,姊?』黛淩捂著臉,驚恐的在房子裡亂轉。

『韓黛淩,妳還不去學校嗎?』房間外傳來媽媽高亢的聲音。

『誰說我不去了?!』黛淩沒好氣的大聲回吼,生龍活虎得根本不像是昨晚喝醉的人,恢復力真是驚人。

『姊,我要去學校了,回來之後再和妳仔細聊,我一定會把翼帆帶回來的,嘿嘿。>__<』

『嗯?泰盛?!T_T』我哭,又是那個奇怪小子。

『我們一起去吃霜淇淋吧!』

『霜淇淋?我家裡就有,為什麼要出去吃。T_T』

『去嘛!去嘛!去嘛!^O^』

『不要。你是怎麼知道我家電話號碼的?還有,你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T_T』

『我一會兒就騎摩托車來接妳,妳在家裡等著我,哪裡都不要去!』

『什麼?!不要。T_T』

『現在開始倒數計時!500秒!開始!』
喀嚓,嘟……嘟……-_-……他該不會連我家在哪裡都知道吧??不要啊,千萬不要,他絕對不可能知道的……不對,他知道我的名字,連我家的電話號碼都知道,沒有道理不知道我家的地址的。不行,我絕對不能被他逮住。下定決心,我火速打電話給芷希。

『喂?』芷希在電話那頭用彷彿耳語似的聲音接了電話。

『妳在學校嗎?我是笑涵。』

『啊,是笑涵啊,我們這裡第四節課馬上就要結束了,今天我們能見面嗎?昨天妳為什麼沒有打電話給我?』

『昨天,O_O昨天……』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昨天的經歷。

『我們一點鐘在妳家門口的車站見面,怎麼樣?』

『好!^O^』
我隨手拿起一件外套穿上,鎖上門,興匆匆的往外跑去。雖然我心中對那個叫泰盛的傢伙還有一絲牽掛,但他真是古怪得叫我有點害怕,T_T叮∼∼!電梯來了。我盯著電梯裡面的顯示板,看它飛快的往樓下降下去,6……5……4……3……2……1……叮∼∼!

呼啦……啦!

-0- -0- -0- -0-

門一開,幾個我超不想再見到的人像變魔術般的出現在我面前。他們是面無表情地站著的翼帆、黛淩,還有淵一。-_- T_T反應有些遲鈍的我今天才特別注意到,般翼帆那個傢伙其實長得滿帥的,雖然我打從心底不願意承認。他今天穿著一身黑色的風衣,將他那對深邃沈靜得不見底的眼睛襯托得更加懾人,他比戴寒還要適合黑色,-0- -0- 般翼帆的臉形比黛淩還小,配上線條優美的下巴,全部往上梳起的頭髮,略顯淩亂的豎在頭上,隨性中帶著灑脫。我不是一個只看外表的女人,但不能否認,在這一瞬間,我愣住了,為了他那出眾的外貌。
-0-一個適合黑色風衣的男人,般、翼、帆。如果他的性格不是那麼討人厭,也許我真的能夠和他成為好朋友。

『姊,妳要去哪裡啊?』

『我?我……我……我要出去買豆芽菜。』

『豆芽菜?為什麼要買豆芽菜?』
說謊話是壞孩子才做的事情,T_T是壞孩子才做的事情,我又犯錯了。T_T……

『姊,我也來了。^O^』淵一(風車螞蟻)笑咪咪的對我說。

『啊,你也來了,很高興見到你。T_T』

『滾開,妳擋住我們不能上電梯了。-_-^』不用看我也知道說這話的是般翼帆。

『對不起,黛淩,我會晚一點回來。』

『姊,妳買完豆芽菜,和我們一起去唱卡拉OK怎麼樣?我們今天可是特地回來找妳一起去的。』

『對不起,待會兒我還要去見芷希,我今天和她約好了。』

『姊姊∼!』黛淩不死心的把手伸向我的時候,我已經不要命的跑出了公寓。
T_T我的妹妹黛淩,我那速度奇快的妹妹黛淩,T_T想到她我只有流淚的份,不行,今天我絕對不能被她抓住。我幾乎是腳不點地的,像輕盈的羽毛那樣飄出了我們這個公寓區。就在我拔腿狂奔之時,一輛紅色的摩托車從我身邊咻地一下竄了過去。那個坐在摩托車上逕自笑得開懷,一頭淺色的頭髮在風中飛揚的傢伙,正是擁有崩嚓崩嚓……嚓嚓嚓這種奇異手機鈴聲的怪人:-_-鄭泰盛。=_+好家在,由於他只顧興高采烈地盯著前方,沒有看到一旁的我。我狠心、殘忍的裝作沒看見,繼續馬不停蹄的向公共汽車站跑去。只聽見在我後方傳來黛淩那殺雞似的尖叫聲:『鄭泰盛,該死的,你到這裡來幹嘛?你到底想幹嘛!?』

上篇:。08     下篇:。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