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狼的誘惑 [一] 。15  
   
。15

『這個臭小子,就知道在女生面前逞英雄!』餘怒未消的淵一在車後忿忿不平地大聲叫。-0-
『妳感覺怎麼樣?被人拋棄的滋味不好受吧,而且他看到妳還叫妳去吃屎!』般翼帆很嚴肅的對我說。
『他不是因為看到我才這樣做的!他不是叫我去吃屎!T_T』我沮喪著臉向般翼帆說著。為什麼所有不好的東西他都扯到我身上。
『但是妳不能否認,妳今天確實是遭到拋棄了吧。我看妳還是很喜歡他的。自從妳被我甩掉之後,就轉移了目標,找了一個替代品來代替我,我說得沒錯吧?』般翼帆又嚴肅地點點頭。
他還挺能自圓其說,不過主要目的還是在吹捧自己,T_T我算是見識到了一個人能自大到什麼地步。
『喂,你為什麼總是這麼對待我們的笑涵姊!去你的,誰要你跟著我們的?還不快走,般翼帆,你還不快走!』淵一看不過去,英勇的為我解圍。
『我們笑涵姊,我們笑涵姊∼我們姊∼!』般翼帆陰陽怪氣地模仿著淵一剛才所說的話。
-_- T_T T_T我要再一次鄭重聲明,再一次強調,我真的真的真的是非常討厭般翼帆,T_T相比較之下,淵一要可愛得多。
『你這個幼稚討人厭的傢伙,笑涵姊,我們走吧。妳想吃什麼?』
『我現在不想吃飯。』經過般翼帆剛才的一番嘲弄,我哪裡還吃得進去。
『是嗎?笑涵姊妳不想吃飯? O_O』
『是的。』我點點頭。
『那好吧,^o^我知道有一家很不錯的咖啡店,哪裡的果汁最棒了。我們先去哪裡吧。^O^』
『好的。^_^』 只要不用面對般翼帆,我就很開心。
『喂喂,我要吃飯!』般翼帆一把扯住淵一。
『-_-你隨便找個向你獻殷勤的女孩子陪你去吃不就行了。這對你來說還不容易。』淵一冷冷地推開翼帆,還在為他剛才那樣對我而生氣。
『喂,我再說一遍,我想要吃飯!!-_-』
『笑涵姊,這個傢伙光哥哥就有五個,他是家裡的老麼,從小被寵壞了,妳不要和他一般見識。我們先走吧!』淵一無視翼帆,邁腿向前走去。
『好,好。』我趕緊連走帶跳地跟著淵一走開了,早一點離開這個傢伙我就能多活一天,免得還沒老就被他氣得腦溢血發作。淵一這話真是深得我心啊!
我悄悄扭回頭去看那個討厭得要死的傢伙,只見他正待在原地表情誇張地自言自語。-_-他好像是在罵我們耶。-_-
咖啡店內。
這是一家非常漂亮的,可以用晶瑩剔透來形容的咖啡店,因為它採用了大量的玻璃來修飾整個空間。^O^我對面坐著的是笑得一張嘴快裂開的淵一和最終還是跟來了的般翼帆,只見他悶悶不樂地坐在一邊,低頭狠命地折磨著手裡的火柴棒,和一旁開懷大笑的淵一形成強烈對比。-0-我心裡暗爽。
『喂,服務生!^O^』淵一招手叫來服務生點東西。奇、怪,那個正向我們這邊走來的漂亮服務小姐的表情十分奇怪。-0-我敏銳的女人直覺告訴我,一定有什麼事要發生。
『翼帆哥!T_T』眨眼之間,那個女人已經撲在了坐在位子上的般翼帆的身上。
『喂,喂!妳幹什麼呀?還不快放開我,快放開!』般翼帆手忙腳亂地推開黏在自己身上的八腳章魚。
『翼帆哥,你不認識我了?T_T你真的不記得我了?』那個女人淚眼汪汪地看著翼帆,悲悲淒淒地說。
『淵一!你快過來幫幫我,幫我把這個女人扯開!』
-_- -_- -0- -0-
『呃∼翼帆,這位小姐她是誰啊?』淵一顯然也很吃驚,說話都有點結巴了。
『你先別問了,快過來幫幫我!!』
咖啡店裡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到了我們這一桌上。這位小姊究竟是誰啊?!-0-
『翼帆哥,去年夏天我們還一起去海印臺玩過呢,T_T我是美晢啊,美晢!你不記得了?!你說過你會跟我聯絡的。我一直想聯絡你都沒有聯絡上,沒想到上帝保佑,竟然讓我們在這裡見面了。T_T翼帆哥,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嗎?!』
原來如此。
『真受不了。-_-喂,妳能不能先放開我再說話,最好和我保持一公尺的距離再說話……』翼帆一邊嚷嚷著,一邊拚命從對方手裡拯救自己的頭或手腳、身體。
但是那個叫美晢的女孩根本不為所動,她死抱著翼帆,絲毫沒有鬆開的意思。
『喂,妳真的要我揍妳才肯才放手嗎?』
-0- -0- -0-
『什麼?翼帆哥,你說你要打我?T_T』
『是啊,妳再不放手我就不客氣了,妳快點放開我!-0-』翼帆拚了命地威脅著。
這時那個叫美晢的女孩子才覺得有點害怕了,她抹著眼淚,戀戀不捨的從翼帆身上站了起來。不過眼睛還是十分眷戀地盯著翼帆的懷抱。
『翼帆,我好像也認識這位小姐。』淵一呆愣了半晌,終於開口了。
『我說過我會聯絡妳?』翼帆上下打量了那個叫美晢的女孩一番,問道。
那個叫美晢的女孩眼淚終於止住了,拚命點頭。
『那妳就等著吧,等到我什麼時候想和妳聯絡了我們再見面。喂,妳怎麼又抱起我來了,喂喂,妳怎麼又來了!!-0-』
『翼帆哥你一直都沒有和我聯繫。T_T』美晢小姐摟著翼帆的脖子,仍舊眼淚汪汪地說。
『我說了我以後會和妳聯絡的!』般翼帆沒轍地看著眼前的淚人。
『你說謊,都已經過了七個月了,你為什麼還是沒有和我聯絡,為什麼沒有!!T_T』美晢聲聲血淚指控。
『喂,妳怎麼不相信我說的話呢?妳是要我明天就和妳聯絡嗎?好,就明天,我明天打電話給妳。』般翼帆為了脫身什麼都不顧了,亂開空頭支票,連我這麼遲鈍的人都知道他在說謊。
『我的電話號碼是多少?T^T』果然那個美晢小姐也不是那麼好騙的。
『什麼?!』
『我問你我的電話號碼是多少!!T_T』
『……-_-……這個……』
現在看來是那個叫美晢的女孩佔上風,這次突發事件注定要以翼帆的失敗而告終了。-_-我和淵一一直微笑的在旁邊看笑話,現在終於也有點笑不出來了。-0-因為就在此時……
『我有喜歡的人了。』
『你說什麼?』
『我說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不僅僅是女朋友,還是我的老婆。』
『你撒謊!』女孩淒厲地叫著,完全不顧形象。
『是真的,臭丫頭!妳怎麼總是不相信我說的話!!-0-』
『在哪裡!T_T你所謂的老婆在哪裡!翼帆哥你的老婆在哪裡,不讓我親眼見到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你又在撒謊對不對!!T_T』
『-_-……如果我真的有呢?』
『如果沒有呢?T_T』
『笑涵,妳站起來!』
『-0-涵……笑涵?你是說我?』我戰戰兢兢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這可是翼帆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啊。O_O
『是啊,就是妳,妳站起來。』
『我,為……為什麼?-0-』他現在叫我絕對沒有好事,我有不祥的預感。
『妳站起來呀。^_^』般翼帆異常溫柔的對著我說,這也是他第一次這麼溫柔的對我笑。O_O
我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樣,居然真的呆頭呆腦的從位子上站了起來,我真的沒想過這樣做會有什麼後果,我真的沒有想過……要是我知道事情後來會變成這樣,殺了我我也不會站起來的。般翼帆也從容不迫的從自己的位子上站了起來,他抓了我的一隻手腕,一使力氣便把我帶到了他的懷中,然後伸出雙手從後面牢牢地抱住了我。-0-不行,他怎麼能對我這樣!!連我的初戀情人戴寒也只是牽過我的手而已,他怎麼能……享受到連戴寒都不曾享受過的待遇。T^T雖然我拚命搖頭,努力想掙脫這個壞蛋的懷抱,無奈他收緊了放在我腰間的手,把我摟得更緊了。T_T嗚嗚……!T_T我真是不幸,為什麼是他,為什麼是和我最討厭的人T_T……
『如果妳眼睛沒瞎的話,相信妳已經看得很清楚了吧!我們很幸福,這樣妳總該死心了。』
那個叫美晢的女孩哇的一聲大哭了出來,然後把自己手上的點菜本啪地揮向淵一那可憐的大腦袋,轉身哭著跑了出去。-0-
『喂,般翼帆!你到底在幹什麼,你看你對我們笑涵姊做了些什麼?!T_T這個臭丫頭,該死的,痛死我了,痛死我了!她該打的應該是你啊,幹嘛拿我的頭出氣,可憐我這聰明的大腦袋,要是被她打笨了,誰來負這個責任。T_T』可憐的淵一一邊揉著他那碩大無比的腦袋一邊死瞪著手還放在我身上的翼帆。
-_-我的頭更痛。-_-般翼帆嘆了口氣,重新又坐回他自己的位子。而我還是呆呆地站在原地。
『喂,坐下來啊。-_-不要產生什麼錯覺,因為這裡只有妳一個女孩……』
『你,你……我最最討厭你了,T^T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非常非常非常討厭你 T^T嗚嗚嗚嗚……!T^T』我用了無數個副詞強調語氣,然後做了一件我早就該做的事,哭著飛快地向門口跑去,離開這個我這輩子再也不想見的人。
『笑涵姊!』
我聽見淵一在背後使勁大聲叫喊著我的名字,但我並沒有停下來,還是拚命的往前跑。十九歲的鄭笑涵,就這樣被自己最討厭的男生抱在了懷裡,嗚嗚嗚嗚T^T這並不是我所期待的那一刻浪漫啊,我美麗的少女情懷就這樣被一個無賴、花花公子給毀了。

上篇:。14     下篇:。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