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狼的誘惑 [一] 。48  
   
。48

空氣裡充滿了寒冷,我不知所措地低下了頭。T_T
『是我叫你來的,你聽到了嗎?鄭笑涵現在和我在交往,她說你就像她的親弟弟一樣,既然是她的親弟弟,所以無論我再怎麼討厭你,也要對你好一點。』
『姊,妳和般翼帆在交往嗎?』泰盛側過頭問我。
『喂!先把你的手放開。-0-』翼帆看見泰盛的手還抓住我的手,氣急敗壞地說。
『你們真的在交往?……』泰盛不僅沒放開,反而抓得更緊了。
我點點頭。T_T
『為什麼?為什麼?』泰盛低聲不停問,這比他激動地大喊大叫更讓我難過。
『T_T……』我無言以對。
最後翼帆乾脆直接衝上來,扯開了泰盛抓住我手腕的手。
『我叫你放手。-_-^進來吧!該死的。不管怎麼說你到我家來了。-_-^』
『……不要和他交往,姊。』
『T_T泰盛,你知道嗎?昨天你被那群壞蛋揍的時候,是翼帆救了你……』
『不要說!-0-』翼帆大聲喝止我,一張臉微微脹紅。-_-
『T0T為什麼不能說!泰盛!翼帆他真的是為了你才傷成這樣的。』我急切的想讓雙方和解,所以忘記了翼帆的可怕。
泰盛聽完我的話略微愣了一下,隨即又重複起剛才的話。『……不要和他交往。』
『這關你什麼事!-0-他們兩個真心相愛,所以就在一起囉。你趕快從我姊身邊滾開,你這個人妖!-0-』
『喂!妳知不知道妳滿嘴豬油。-_-』泰盛嬉皮笑臉地攻擊黛淩。
『-0-你說什麼?!你這個死人妖,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0-』
『看妳張大嘴咆哮的樣子,真像一隻河馬啊!要不就是像狸貓,總之嘴巴夠大。-0-』泰盛還是那副氣死人不償命笑呵呵的樣子,相信黛淩看到這樣的他會更生氣。
『>_<你這個死豬頭,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非要把老娘氣死了你才甘心。』黛淩開始頭頂冒煙了,這是她要發飆的前兆。
『^0^我就是在跟妳開玩笑,怎麼樣?』依舊不怕死的泰盛。
『該死的傢伙,我看你今天是吃錯藥了。出去,你給我出去。』
我小心翼翼走到翼帆身邊,壓低聲音對他說:『我想和泰盛兩個人單獨出去說一下話,然後再回來。你利用這段時間讓黛淩安靜下來,你覺得呢?』
『不行。』翼帆想也不想的就一口回絕掉。
『這樣下去不行啦,等一下黛淩和他又要打起來。』我看著精神亢奮得像隻鬥雞似的黛淩和一動不動斜著眼回視黛淩的泰盛,擔心地說。
『不行。』
『你叫泰盛過來,並不是為了要害他們這樣的吧。』
『不行就是不行,我再也不會做蠢事了,讓妳和泰盛兩個人單獨出去。妳真的想讓我發瘋嗎?』
『但也不能把你和泰盛丟在這裡,讓我和黛淩出去呀!黛淩還是比較好說話的,好好和她說的話,她一定不會繼續討厭泰盛了。就這樣好不好,翼帆?你負責說服黛淩,我負責泰盛。不過你不能像剛才那樣躲進被子裡逃避了,好不好?』
『該死的,我要說幾次妳才會明白,我是絕對不會讓妳和他單獨出去的!』翼帆暴跳如雷,氣急敗壞的向我吼叫。他過大的聲音讓剛才還劍拔弩張的黛淩和泰盛一下都安靜下來,傻呆呆地看著我們。
『喂!鄭泰盛,我們去喝酒。』
…O_O^……
翼帆邀鄭泰盛去喝酒?-0-為什麼?-0-為什麼?
『般翼帆!你瘋啦?』黛淩先是愣了一會兒,接著發出歇斯底里的聲音。

一小時後,我們四個人來到了離翼帆家一個街區的舞廳『啪啦啪啦』,這個名字源自日本的櫻花舞。
翼帆帶頭,帶著我們來到這個地方。由於是生平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大場面』,我睜圓了雙眼,四處亂看。坐在我對面的翼帆和泰盛,什麼話也不說,只是定定地看著我。我偷偷瞄了坐在我身邊的黛淩一眼,發現她也一聲不吭地看著我。-0-……-0-……我的媽啊!-0-
崩嚓崩嚓崩嚓嚓∼崩嚓崩嚓崩嚓嚓∼,泰盛獨特的手機鈴聲興高采烈地響了起來。泰盛接了電話。
『喂!-0-泰盛說他很討厭妳。-0-嗯?我就是泰盛。-0-沒什麼理由,-_-我掛了,再見!-0-』
泰盛好像總是這樣接電話,莫名其妙的開口,最後不耐煩地掛斷。-_-
一直盯著我不放的翼帆總算開口了,他單手撐著下巴,偏著頭皺眉對泰盛說道:『我說崩嚓崩嚓崩嚓嚓,-_-^你不覺得這鈴聲幼稚了點?是你自己編的旋律嗎?-_-』
『我才不會告訴你是誰編的。-0-還有,不准你模仿這旋律,真讓人噁心。』
-0- -0-……
『你就是靠這張臉而已,用它騙騙女生還可以,看見你這小白臉我就不爽,真是我們男人中的敗類。』
他們這是在打架吧!T0T泰盛仰頭一口喝掉了杯中的酒,滿臉的憤恨,接著他又笑咪咪開口了。
『你現在這副醜樣,嘴唇也裂開了,看來以後那些歐巴桑再也不會喜歡你了。^O^』
『歐……歐巴桑?』我詫異地開口,『泰盛,翼帆他很受那些歐巴桑的喜愛嗎?-_-』我小心地詢問泰盛。
『喂!別聽他亂說。這妳也問!』翼帆整顆頭暫時腦充血,紅得像猴子屁股。
泰盛這時興致來了,呵呵呵呵,笑得像廟裡的彌勒佛,『姊,這妳就不知道了吧,中學的時候般翼帆就號稱「師奶殺手」了,很多人都建議他去做牛郎咧。^O^』
翼帆看著樂不可支的泰盛,恨得咬牙切齒,握成拳頭的兩手緊了又緊,似乎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怒氣。-0-翼帆,千萬要忍住!
剛才一直沒有注意到身邊的黛淩,當我左看右看想找點什麼東西轉移牙齒響得咯吱咯吱的翼帆的注意力時,這才發現黛淩一杯接一杯地灌著酒,面前已經擺了好幾個空瓶了。-0-女孩子怎麼能酗酒呢!我抓住黛淩的手,阻止她再繼續喝下去。
這時情況突然有了意外的轉機,翼帆不怒反笑,回視著泰盛:『是啊,我是很受那些歐巴桑的歡迎。-_-鄭笑涵,還有件事妳不知道吧,中學時有個高年級生非常喜歡泰盛,為了追他差點跳河自殺了,簡直是愛得死去活來、驚天動地!』
『哇!-0-真的?泰盛在國中時就這麼受歡迎了?這有什麼不對嗎?』
『是啊,是沒什麼不對。問題只在於這個高年級生是個男的。』說完,翼帆再也忍不住,自顧自地哈哈大笑起來。泰盛則一臉慌張。
-0-……老天!他們這樣互相攻擊,和打架有什麼區別?只不過是沒出拳頭而已。T_T
泰盛掏出香煙,夾在指縫間,找了個舒服的姿勢斜斜靠在椅子上,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一個個煙圈噴到了翼帆臉上。
『……你還想見到明天的太陽嗎?』翼帆鐵青著臉,用很恐怖的聲音說。
『我不只想見到太陽,還想見到星星咧!我們要不要現在就出去看看?』
『你知不知道自己說的笑話一點都不好笑。你覺得這就是你的幽默感嗎?』
呼呼呼……泰盛又繼續開始吐他的煙圈了。
『鄭笑涵,還有件事妳不知道吧!鄭泰盛從中學開始就是轉學大王,妳知道為什麼嗎?他的成績實在是太爛,爛到不行。看到他我常常在想他究竟是怎麼被稱為男人的。』說完,翼帆也從自己的懷裡掏出香煙。
我不知所措地看看他們倆,又看看身邊喝酒喝得越來越快的黛淩,完全不知該如何應付這種局面。泰盛接著又緩緩開口了,
『般翼帆,你記不記得有一次考試你抄別人答案,結果連別人名字也一起抄上去。最後我記得你被老師拉到辦公室,打到屁股開花。^O^』
現在是翼帆開始向泰盛吐煙圈了。T0T
『是啊,我當時是被老師揍了幾下,但我記得趴在我旁邊的凳子上,也被老師揍得哇哇亂叫的人好像是你耶!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好像是因為某人跑到家政課教室偷了番茄醬。』
『-0-……你現在說這個有什麼意義嗎?』
呼呼呼……-0-翼帆的煙圈越吐越多,越吐越大,我看他的肺活量都用在這裡了。
為了緩和氣氛,我故意大聲而開心地說道:『哇∼!聽你們這麼一說,你們倆國中時的關係好像相當不錯哦!^O^』
『才不是。喂!般翼帆,我告訴你,我姊我是絕對不會讓給你的。即使是把我打死我也不會讓給你。你不要再對我姊動歪腦筋了。』
『我姊?鄭笑涵什麼時候變成你姊了?』
『她就是我姊。』泰盛臉上又變得凝重起來。
-0-不要!我知道泰盛這種表情意味著什麼,他一定會和翼帆真的打起來的。
『那你說呀,你憑什麼說她是你姊?』
『……她就是我姊。』泰盛說不出理由,只是重複著剛才的話,看起來有些悲傷。
是啊!現在想想,泰盛這幾次見到我,好像說『我姊』說得特別頻繁,而我總感覺以前好像在哪裡聽過誰這樣叫我。
這時,一直坐在我身邊悶頭喝酒的黛淩嘩地一下站起來。

上篇:。47     下篇:。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