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狼的誘惑 [一] 。50  
   
。50

翼帆拉開了門,奇怪!他的腳怎麼一跛一跛的?
難道是因為昨天打架……他的腳那時就受了傷?他就是這樣一瘸一拐的陪我們一直從家裡走到這裡?我轉過頭,看到泰盛站起身來,似乎想對我說些什麼。
『泰盛。』
『姊?』
『……對不起。』我下定決心。
『……嗯,我明白……^^』
我飛快地轉回身,朝門外大聲叫道:『翼帆!』
可惜翼帆再也聽不到我嘹亮地大叫他的名字了,因為他已經走出大門。絕不能讓他就這樣走掉,我也緊跟著拉門跑出去。可是……只見外面閃爍的霓虹和漆黑的夜空,完全不見翼帆的影子。
『翼帆,T0T翼帆。T0T』我突然有想哭的衝動,鼻子酸酸的,無論我怎麼重複叫喊翼帆的名字,他還是沒有出現。難道他再也不會出現了T_T。
T0T就在我的眼淚即將決堤時,突然發現自己腳上只剩一隻鞋子,可能是剛才跑得太急跑掉了一隻。那隻鞋去哪了呢?沒有它我更不可能找到翼帆了,而且這雙鞋還是勾構送給我的,一定不能丟。T^T最後,我九十度的彎下腰,仔細的找鞋。T0T無論如何也要把你找到,我用鼻子努力嗅了嗅,-0-鞋呀,你在哪?T0T……
『妳在幹什麼?-_-^』
-0-……我從地上抬起頭,嚇得腰一軟,差點當場趴下去,是翼帆,他正皺眉看著我。
『嗨,翼帆!』
『-_-^嗯。』
『……謝謝你,謝謝你又回來了。』
『妳為什麼跟著我出來?』
『我想找你。』
『妳為什麼想找我?』
『T0T因為你就這麼出來了。』
『那鄭泰盛又怎麼辦?唉∼!妳為什麼總是陷我於如此悲慘的境地。-_-^』翼帆有幾絲不捨,又有幾絲無奈地看著我。
『我們開始交往才兩天耶!就這樣分手的話……總之不能就這樣分手了。』
『如果妳真的喜歡我的話,現在就抱抱我吧!……算了,什麼抱,妳直接親我一下好了。-_-^哈哈。-_-』翼帆說到最後可能也覺得很尷尬,乾笑了兩聲。
『-0-……』
『……又是那副張大嘴巴的蠢相,真是的。-_-^算了,算了,不用對妳抱太大期望。』
『^O^……』我鬆了一口氣。
『鄭笑涵。』
『^O^……』
『……謝謝妳來找我。』
『嗯?』
『其實我知道妳一定會來找我,所以我才出來的。^-^哈哈,鄭泰盛終究是敗在我手上了。般翼帆win。』翼帆自豪地開懷大笑,一隻手再自然不過地摟住我的肩膀。
『我也謝謝你,翼帆……』我真心的說著,有人單純因為妳本身而喜歡妳,為妳如此費心,我當然應該懷著一顆感恩的心。
『謝我什麼?』翼帆奇怪地看著我。
『……不為什麼,總之是謝謝你。』我對他微微一笑。
『喂,妳怎麼光著一隻腳,妳腳上的鞋子呢?』
『T0T不,不見了……』我尷尬的小聲說著。
『-_-^真是敗給妳,妳活在這世上幹嘛?嗯?妳還活在這世上幹嘛?』翼帆狠狠拍了我腦袋兩下,彎下腰開始和我一起找我的鞋子。
真是神奇,剛才我找了差不多十億光年的鞋子,翼帆十秒鐘不到就找到了。翼帆單膝跪地,把鞋子遞到我腳下。
『喂!穿上。』
『-0-我,我自己來。』看到他這種姿勢,我緊張得不得了。
『看妳那麼呆,叫妳穿就穿,囉哩囉嗦,搞不好又不小心摔倒。』
我無話可說,只好讓翼帆幫我穿鞋,好奇妙的感覺。-0-
『喂,這雙鞋上怎麼還有寫字呢?「勾構和笑涵」?-_-^什麼跟什麼嘛,勾構是你家的狗嗎?』
『T0T他是我朋友,是我朋友。』我有點生氣地強調著。
『朋友?妳別開玩笑了好不好,哪有人的名字叫勾構的?』
『他的名字就是這樣!T0T』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_-^真是什麼怪人都有。』
『他不是怪人!勾構他的名字就是這樣嘛。T^T』朋友被侮辱,就等於我被侮辱,我氣得眼淚都流了下來。
『-_-怎麼又哭啦!好啦,好啦,勾構是人的名字。』翼帆像安撫小狗一樣的拍我肩膀,看我還是沒有止住眼淚,最後乾脆整個圈住我的脖子,把我摟到他胸口。
『我們回去找鄭泰盛吧!』
『什麼?O_O』
『我們回去找他。』
『好,好吧!』我有點不安,但翼帆卻像沒事一樣摟著我往回走。
『翼帆,有件事問你,你真的很受那些歐巴桑歡迎嗎?』
『別再問了。-_-^』翼帆不悅地回答我。
『好吧。T0T』我乖乖住嘴,心裡偷偷想:你好像很忌諱這問題的樣子,應該是真的。
重新回到之前坐的那張桌子,卻不見泰盛的人影,桌子上放著整整齊齊一疊錢,不多不少正好六萬塊錢,是我那天留在泰盛家裡的數目。我還沒有把他的錢包還給他呢。
『鄭泰盛去哪裡了?這錢又是怎麼回事?』
『……』
『我不知道的事情還真不少啊!……該死的!』說完翼帆惱火的把桌上的啤酒瓶往裡一推。
『翼帆,我們回家吧!』
『……嗯。』
『我們要帶黛淩一起回去。』
『嗯,韓黛淩在哪裡?』
『不知道。-0-』
『-_-^妳沒有一件事知道的……我說得沒錯吧?』
『呵呵。-0-』我只能張大嘴,以傻笑回應。
『-_-^……』
為了找黛淩,翼帆在舞池裡又進又出。也許是我的錯覺,我覺得這時翼帆相當開心,臉上一直……一直都殘留著笑意。剛才翼帆單膝跪地為我穿鞋的感覺真是奇妙,似乎有一道電流一下穿過我的心扉,這種感覺我以前只有面對戴寒時才有。為什麼會這樣呢……O_O
難道我已把對戴寒的感情轉移到翼帆身上,我真的這麼容易就移情別戀,真的是膚淺的女生嗎?-0-

上篇:。49     下篇:。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