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狼的誘惑 [一] 。54  
   
。54

當天晚上。
我舒舒服服躺在黛淩房間的床上,一面問著坐在書桌旁、正努力擠青春痘的黛淩。
『黛淩,-0-我們春遊的時候帶什麼東西去吃好呢?紫菜包飯?還是飯糰?』
『-_-姊!』黛淩拖長聲音重重喊了我一聲。
『怎麼了?』
『我春遊的時候要跟自己的朋友在一起。-_-;;』
『-0-……啊啊,是這樣的嗎?』
『對不起了,姊。T-T最近我老是和妳黏在一起,都上我們班的黑名單了,所以這次春遊我必須和班上的朋友在一起。妳能理解吧,姊?T0T』
『當然!我妹絕不能上黑名單的!那我和翼帆還有淵一他們在一起怎麼樣?O_O他們總不能就兩個人一起春遊吧!』
『翼帆和淵一?』
『嗯。』
對著鏡子擠痘痘的黛淩猛然回過身來,開口說:『姊∼他們也必須和自己班上的朋友在一起。』
『……是這樣的嗎?O_O』
『當然啦,春遊的時候本來就是一個學校的男生和男生一起,一個學校的女生和女生一起。妳以為春遊好玩在哪裡?就是因為當天同時去春遊的還有很多別的學校的學生,正是對外「打獵」的大好時機啊!姊妳說是不是?』
我嚇得從床上一下站了起來,隨後又一屁股跌到床上。
『「打獵」?翼、翼帆也要嗎?』
『那還用說,他國一的時候一個人就搞定七個獵物,所以他的朋友無論如何也要拉他在一起的,他們相信他,就像相信學校不會取消考試一樣。他和姊妳在一起怎麼行……嘖嘖嘖嘖!』
『……啊!-_-是……是這樣的嗎?』我的心突然覺得好難受。
『我沒有說錯什麼話吧?-0-』黛淩警戒地看著我。
『沒有……妳沒有說錯什麼。^^』
……-_- ……-_- ……-_- ……
就在這時,翼帆給我的手機響了。
『喂!』
『是我。在幹嘛?』
『在和黛淩聊天。^O^』
『嗯,不會又在說我什麼吧?』
『說你?-0-』
『又在說有關我下巴曲線之類的。』
『才不是!-0-』我尖叫否認,滿臉通紅想證明自己的清白。
『靠∼!耳朵都被妳震飛了。鄭泰盛有沒有打過電話給妳?』
『沒有。』
我們總共講了二十多分鐘。由於黛淩在一旁吵鬧個不停,所以翼帆叫我把手機給黛淩,他在電話裡把黛淩痛罵了一頓。黛淩也不是省油的燈,當然還以顏色,就在他們你來我往的罵聲中,時間就過去了十多分鐘。最後,黛淩掛斷電話,一氣之下把手機丟得好遠。-_-
『-_-……黛淩……妳還好吧?』
『不,我不好!明天一定要報仇,一定要在學校給他點顏色瞧瞧。』黛淩喘著氣,惡狠狠地說,顯然還在為剛才的事氣不過。
『-_-……』
『姊,妳知道嗎?我們春遊那天,成權工高的人也要去。』
『啊!是嗎?』我盡量想在妹妹面前裝得自然些,可是我心臟卻不爭氣地猛跳了三下半。……成權工高的,這麼說戴寒也會去囉。-0-由於芷希而一直不能見面的戴寒,在春遊那天我終於能偷偷看他幾眼了!還有泰盛,泰盛也會去嗎?就在我亂想的時候,房門嘎吱一下被推開。
『歐巴桑,我要吃果凍,幫我買。-0-』是竹浩。
『果凍?O_O』我也愛吃果凍啊,想到我就要流口水。
『嗯,我要蘋果口味的果凍。』
『你這個死小孩!誰要幫你買蘋果果凍呀!還不快給我出去?-0-』黛淩不耐煩地對竹浩吼著。
『黛淩,不要隨便罵人,竹浩會跟著學的。-_-以後講話要斯文一點。竹浩,我去幫你買個小兔子形狀的蘋果果凍好不好?^^』
『不要,我要狸貓形狀的。』
『-_-噗,好吧。』我努力讓自己不要笑出聲來,長得就像狸貓似的弟弟竟然還特別愛吃狸貓形狀的果凍。
『喂!你想吃什麼就自己去買!我們才不會幫你去買。韓竹浩,你不覺得自己很好笑嗎?』
『別這樣,黛淩。這麼晚了,讓小孩子自己出去多危險啊!-_-』
竹浩睜著像兔子一樣紅通通的大眼睛,眼睛越睜越大,越睜越大,眼淚似乎隨時會從裡面掉出來。
『我討厭小姊姊!自從歐巴桑來了以後,妳每天都對我大小聲,T0T嗚嗚嗚……T0T我討厭小姊姊,T0T討厭!都是因為歐巴桑T0T,都是因為妳這個歐巴桑,妳搶走了小姊姊,歐巴桑是魔鬼,是魔鬼。嗚嗚嗚嗚……T0T』
-0-我黯然,啊!原來是這樣啊,竹浩認為是我搶走了黛淩,所以才一直很討厭我,-0-果真如此的話,我自己都有點討厭自己了。T0T黛淩聽完弟弟的一番控訴,感動得一把把竹浩擁進懷中,嗚咽著說:『你可是我們最愛的弟弟啊!T0T姊這段時間對你太兇了,真的很對不起,竹浩。T_T』
『嗚嗚!T^T小姊姊真壞。』
我遠遠地看著這對感動的姊弟,心中莫名的淒涼和悲傷。(他們之間沒有我插足的餘地。-_-)

凌晨的時候。我和家人都進入了夢鄉。
『嗯嗯……-_-……』我由睡夢中漸漸醒轉,感覺喉嚨渴得冒煙,於是摸著黑去客廳喝水。就在這時……媽房間裡……隱隱約約傳來媽模糊的聲音。
『好像是這樣的……聽說就是在安陽。前不久和他一起生活的外婆也去世了,現在一個人在生活……』
『是這樣的呀?妳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唉,怎會不知道!再怎麼說他也是我前夫的孩子嘛,想不知道他的消息是不可能的。我聽說他也在安陽的時候不知道多驚訝呢!搞不好我還和他面對面碰見過。』
『是很難說唷!總之對妳來說不是什麼愉快的回憶,自己丈夫在外面拈花惹草偷偷有的孩子。……名字叫什麼來著?在哪個學校?』
『學校是哪個倒不太清楚,不過名字好像是叫鄭泰盛……』

上篇:。53     下篇:。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