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狼的誘惑 [一] 。61  
   
。61

我的心一下沈到谷底,泰盛……是泰盛的手機號碼沒錯。
『是的……不過我不是他的監護人,我是和泰盛關係最親密的人。』
聽到這話,一直低著頭的翼帆猛然把頭抬起來,用鷹一般銳利的眼神看著我。
『請您趕快到醫院來一趟,病人現在情況很危險,除了您我們通知不到別的人,因為他手機裡只儲存了您這個號碼。我們在第一街區,請您趕快過來吧!』
砰……手機重重摔在地上。
『怎麼了,妳怎麼了,姊?』黛淩慌忙從桌上跳下來,抓住我的雙肩問。
『黛,黛淩,錢……錢,借我錢,快點,我需要車費。快點,錢,錢,很急。』我慌亂不成句地顫聲說著,身體也顫抖得像秋風中的落葉。
『怎麼了?是因為泰盛嗎?妳想去找鄭泰盛?不要,這錢我絕對不給!』
『黛淩!事情真的很緊急,妳不要在這節骨眼上耍小孩子脾氣好不好。我現在必須趕到泰盛身邊去!這不是可以開玩笑的事情!』我臉色慘白抓住黛淩的手,眼淚模糊了我的雙眼,嘴唇哆哆嗦嗦地幾乎不成聲。對泰盛極度的擔心讓我整個人陷入恐慌之中。
看到我這麼激動,弟弟竹浩嚇得尖叫跑出了房間。黛淩也看著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靜悄悄的房間,和剛才形成強烈對比。
『姊……』
『……不要說什麼不讓我去見泰盛的話,我想見他的話就一定會去見他……』
『鄭笑涵,坐我的車去吧!』一直沒有說話的翼帆終於開口了。
『不……不用了。如果身上有錢的話就先把錢借給我!拜託,真的真的很緊急,請快一點。』
翼帆緩緩站起了身。
『聽話,不要固執。』說完,翼帆堅決地捉住我的手,推開房門,牽著我走了出去。
『翼帆!』
身後傳來惠箐焦急的聲音。
電梯裡。
焦慮,不安,……我真的好怕泰盛就這麼消失在我的世界裡,像一顆不起眼的泡沫就這麼從此消失不見。
『……鄭泰盛出了什麼事?』
嗚……嗚……我只會不斷掉眼淚。
『不要再哭了。』
嗚……嗚……
我飛快跳上翼帆的車,翼帆也立刻坐上去,迅速發動。
『三星醫院,翼帆!拜託了,快點快點,快點快點。』
『妳是說醫院…?』
『……』
發動不久,翼帆就把速度推到了最高檔,全速前進。
『如果泰盛死了的話,我該怎麼辦!T0T如果泰盛死了的話我該怎麼辦!T0T』
『……有這麼嚴重嗎……?』
『嗚嗚嗚,都是因為我T_T,都是因為我。如果今天不是和我約了見面,他就待在忠北的話,那就什麼事都沒有了,T0T都是因為我。T-T……』
『妳今天就是為了去見他才早退的呀?』
『嗚嗚嗚!T0T泰盛!T_T翼帆,你能不能再開快點,泰盛他在醫院等我啦。T_T……』
『如果是我快死了,妳會不會也這樣傷心哭泣呢?……』
『嗚嗚嗚嗚,T0T泰盛,你可千萬不能有事,不能死啊!T_T』
『喂!妳到底有沒有聽到我在說話!』
-0- -0-……
『對不起,-0-你剛才說什麼?』
『呼∼!算了。妳繼續哭吧!』翼帆無奈地嘆了口氣。
『請再開快一點,翼帆,再快一點!T0T』我果然如翼帆所說,接著又哭起來。
翼帆沒有回答我,反倒是狠狠地催了摩托車的手把油門一下,因為這樣,車身不禁晃了幾下。>OOO<
『妳知不知道我生氣了,鄭笑涵。妳知不知道妳讓我很生氣。』
『嗯,知道,所以請你再快一點,再快一點!T0T』
『妳是不是從來沒有把我當做男生看待過?……』
『T0T快一點,請快一點。』我的心裡滿是泰盛的影子,根本沒有注意聽翼帆在說什麼。
『已經到了,下來吧。』
『謝謝!』
顧不得再多說些什麼,我像彈簧般一下從翼帆的車後座上彈下來,頭也不回地向前狂奔。
偌大的醫院,我拖著疲憊的雙腿站在大廳中央,搖晃的身軀不知何去何從。
『鄭泰盛病人!請問鄭泰盛病人聽到了嗎?T0T鄭泰盛病人!』我圍著嘴,向四周呼喊。
大廳裡所有人的視線果然都集中在我身上。
『請問您是在叫鄭泰盛病人嗎?』一位護士小姐上前來問。
『是的,T0T他皮膚很白!不不,不不,就是剛才你們打電話給我,說他情況很危急的那位病人。』
『啊,就是摩托車出車禍的那位……請到二樓去看一看。』
『摩托車車禍?T0T我的上帝啊!T0T』我幾乎當下就尖叫了出來,腳步踉蹌地往樓梯跑。
『鄭泰盛!泰盛!你在哪裡啊?』我在樓梯間裡扯起喉嚨猛喊,生平第一次喊得如此聲嘶力竭。
如此大叫自然引來護士小姐的側目,她們驚訝地看著像瘋了一樣大吼大叫的我,最後實在忍不住了,上前詢問:『請問您有什麼事嗎?您要找誰?』
『我找我弟弟,說不定他快死了,他出了車禍,是摩托車。T0T』我帶著哭腔,幾乎是語無倫次地說。
『啊,-_-;是那位病人啊!因為他的情況很危急,所以被送到手術室,請您再等一個小時吧。』還好這位護士小姐理解力超強,明白了我的意思。
『您是說手術室?-0-』
『是的。』
『護士小姐,請您救救他,泰盛是個可憐的孩子,他真的很不幸,請您一定要救救他,救救他!他一定不能死的。』
『這不是我能決定的,我也無能為力……』護士小姐驚惶地看了我一眼,匆匆走了。
我一下無力癱在手術室門口的椅子上,大顆的淚珠不停一直往下流。我何嘗不知道自己剛才的行為很蠢呢,只是關心啊,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坐在這裡為泰盛祈禱。
每一分鐘都像一個世紀那麼漫長,就在我幾乎以為自己要成為化石的那一剎那間……只聽轟隆隆一聲,手術室那厚重的門開了,幾個滿臉疲憊的護士推著病床從裡面走出來。我像突然被針刺一下,反射似的從椅上跳起來。
從沒見過這麼安靜的泰盛,他躺在床上,雙眼緊閉,臉色蒼白……我的老天,泰盛。
比起現在的他來,他上次在街上打架所受的傷不過是小巫見大巫……他現在整張臉沒有一處是完好的,頭上的裂痕也若隱若現。
『泰盛……泰盛!……你睜開眼睛啊!泰盛……泰盛,嗚嗚……泰盛……嗚嗚嗚嗚,你睜開眼睛啊!嗚嗚嗚嗚。T0T』
扶著病床的護士小姐把我輕輕推到一邊,推著泰盛繼續向前走。
『泰盛!是我啊!T0T我是你笑涵姊啊!泰盛,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啊!』
我的心漸漸冷卻,身體彷彿突然被丟進了冰庫,整個人呆站在手術室門口,一步也走不動,一聲也喊不出,泰盛就這麼離我而去了嗎?我再也看不見他那如陽光般燦爛天真的笑容了嗎……突然,泰盛的頭晃了一下,他很費力、很費力地,睜開了被鮮血黏在一起的雙眼。
『泰盛……泰盛!你沒死!太好了,你沒死!你能聽見我說話嗎?嗯?你感覺怎麼樣?你不會有事的對不對?』太過迅速的大喜大悲讓我的心臟幾乎承受不了,我狂喜地朝泰盛的病床衝去,淚珠卻一顆顆滴在泰盛臉上。
『……姊……』
『嗚嗚嗚嗚……T0T泰盛,T0T……泰盛……T0T……』
『……姊,不要哭……』
『T_T怎麼可能不哭呢,T_T你怎麼會變成這樣?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如果我死了的話,姊妳……』
『不要說傻話,你怎麼會死呢!你不會死的。』
『如果我死了的話,我就可以見到我們的爸爸了……對不對……』
『我們的爸爸?你是指你自己的爸爸嗎,泰盛?不要這麼說,你是絕對不會死的∼!』我握住泰盛的手,加強語氣說。
『不是……是我們的爸爸。不是泰盛一個人的爸爸,……是妳和我的爸爸……我們的爸爸。』泰盛突然張開嘴奇異地笑了。
『……你在說什麼呢,泰盛?泰盛……!』
『為什麼直到我死的時候……直到我面對死亡的時候才能讓妳知道這一切呢?這就是所謂的悲劇吧,悲劇一般都比較美,對不對,姊?』泰盛臉上的笑容還是沒有散去,再自然不過地談論著自己的死亡。
『……你說謊……你說謊,泰盛,你在說謊……』
淚水順著泰盛的眼角悄悄流了下來。
『鄭笑涵,妳這個大傻瓜……自己的親弟弟在面前都認不出來。我是惡魔,哈哈……』
『泰盛,這麼說,你……你……』我『你』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可是我死了的話,誰來守護姊呢?沒有人可以保護姊了……』說著泰盛緩緩合上了眼睛。
『泰盛!』

上篇:。60     下篇:。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