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狼的誘惑 [一] 。62  
   
。62

時間在一瞬間凝固,我的腦子裡陷入一片漆黑,一個聲音不停在我頭腦裡迴旋、迴旋,它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快得幾乎立刻要把我整個人吞噬掉。一切都明白了,泰盛曾經說過的那些不明就裡的話,那些讓我一頭霧水的話,它們在我腦海中飛快地閃過。
我認識姊妳啊,姊妳也應該認識我,請仔細想想……
找了妳那麼久,現在終於找到了,這是多麼珍貴啊……
姊,妳爸爸在家嗎……?
姊,妳弟弟妹妹真不少啊……
為什麼我身邊一個人都沒有呢……為什麼我總是一個人……
姊,我總是一個人的……
是我呀,我是泰盛……我叫泰盛啊……
我的姊姊,除了我之外,誰還能保護妳呢……
……妳的親生父親什麼時候……什麼時候去世的……
姊,妳不能到我的身邊來嗎?……妳真的不能到我的身邊來嗎?……
明亮歡樂的火焰稍縱即逝,剩下無限的黑暗讓人惆悵。如果初始就在一片漆黑之中,習慣了黑暗,無從幻想光明的模樣,反而更加的快樂。我沒事的,爸爸!我沒事的!
是姊……是我姊沒錯……真的是我姊……
還有上次無意中聽到的媽媽和繼父的對話,當時那些不明所以的話。
我啪一下跌坐在地上。
『您沒事吧?』護士小姐焦急地扶住我。
我的眼睛漸漸……閉上。

『姊!快醒醒啊,姊!』
嗯……是誰在叫我?O_O我自黑暗中迷迷糊糊睜開了雙眼。
『泰盛!』我猛然回想起剛才的事情,一下從床上驚了起來。看到的卻是妹妹黛淩和翼帆。
『妳怎麼就只記得鄭泰盛,姊?妳知不知道翼帆在妳旁邊守了一晚上了。一醒來就叫泰盛的名字,忽視別人也不該到這種程度吧,妳這樣害翼帆多傷心啊!』
『……鄭泰盛就在隔壁的病房。』翼帆在一邊平靜地說。
金色的陽光灑滿了房間,看來已經是早晨。我咻一下從病床上爬起,穿上拖鞋就往外衝。
『姊!妳現在到底在幹嘛呀?難道妳一點都不為擔心妳的人考慮一下嗎?』
『黛淩……』
『怎麼了?』
『我們爸爸……我們爸爸的兒子……』
『妳是說竹浩嗎?』
『不是,我是說我們親生父親的兒子……』
『怎麼突然提到我們的親生父親?』黛淩莫名其妙地看著我。
『如果我們親生父親的兒子死掉了……我該怎麼辦……那我該怎麼辦……黛淩?』
『不懂妳在說什麼啦,姊,妳怎麼哭了?不要嚇我啊!我怎麼越聽妳說話越聽不懂。』
『……』我含著眼淚跑出了自己的病房,來到泰盛的病房前。
房門上貼著一個紅紅的告示牌,『謝絕探訪』。我無力地扭了扭門的把手,卻發現門被鎖住了,不甘心的我用手慢慢拍打房門,一邊哽咽一邊喊:『泰盛……是我,姊啊!泰盛,姊來了。鄭泰盛……鄭泰盛!』我拍得越來越急,叫得越來越大聲,可裡面還是什麼反應都沒有。
『泰盛!泰盛!』
『不要叫了,……怎麼叫他也不會出來的。』翼帆僵硬著臉對我說。
『泰盛。泰盛……』
『他死不了的,妳知道,他不是什麼弱不禁風的小孩子。別哭了,他不會死的。』翼帆慢慢走近,輕輕抱住還呆在原地不斷抹眼淚的我。
眼淚彷彿故意和我過不去似的,聽到翼帆這麼說,我反而哭得更兇了,一直不停地哭,不停地哭,哭到我覺得呼吸困難,只能緊緊抱住翼帆,靠在他胸前。茫然無助的我彷彿找到一處寧靜和煦的港灣,一直以來埋藏在心底的淚水終於得到宣洩,我放縱自己哭個夠,只不過翼帆比較可憐,他的衣服被我哭得濕濕的。
『白癡,人不會那麼容易就死掉,像我就不會輕易死掉。如果鄭泰盛那個豬頭死了的話……』
『嗚嗚嗚嗚……T0T……哇哇哇哇,T0T』聽到翼帆說泰盛死的話,我一下哭得更傷心了。
『如果鄭泰盛死了的話,妳也會跟著去死對不對?所以我絕對不會讓他死掉,我死都不會讓妳死掉。別哭了!』
『T0T嗚嗚嗚嗚,T^T翼……翼帆!』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笑涵。我會放手的,我想也許是我該放手的時候了……比起我來,現在的鄭泰盛更需要妳,現在這種情況下的他更需要妳……』翼帆一邊說一邊緩緩為我拭去臉上的淚水。
我困惑了,抬起頭,詫異地看著翼帆。
『所以……再也不要說什麼死掉的話了,……我要妳好好活著,快快樂樂活著,要比和我在一起時更幸福的活著,知道嗎?這樣我才不會後悔放棄妳。』
嗚嗚嗚嗚,T0T……這傢伙在胡說些什麼啊!
泰盛是我親弟弟耶,T^T我喜歡的人就只有你一個呀,你這個傻瓜。T0T……可是現在不是對他說這些的時候。T0T……T0T
我有苦說不出,只能窩在翼帆的懷裡,哭得更傷心了。一個小時過去了,我還在嗚嗚……繼續嗚嗚……嗚嗚……
醫生不顧我希望繼續住院的強烈要求,兇巴巴強迫我辦了出院手續……
不管妹妹黛淩怎樣求我,我還是堅持不肯回家。直到我冷冷推開她伸過來想要強行拉我的手,她才明白,一向不堅持什麼的我現在有多麼強硬,所以也不再多說,和翼帆離開了醫院。
已經晚上十點多,我還是直挺挺坐在泰盛病房前的椅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盯著門上那幾個礙眼的紅字。真希望我的眼睛有特異功能,這樣我就能燒穿它們見到泰盛了。
泰盛是我親弟弟,而我媽卻從來沒有生過這個孩子,這麼說他是我爸和別的女人生的孩子囉?沒錯,沒錯,剛見面時我就覺得他特別像我四年前見過的銀聖表哥,聽家裡人說銀聖表哥簡直和我爸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傻瓜,妳怎麼沒發現泰盛和爸爸長得簡直像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呢!傻瓜,妳這個大傻瓜,想著,想著,眼淚不自覺又流了出來。T0T
眼睛哭得腫成了一條縫,一輩子的淚水似乎都在今天流盡了。
突然,我兩眼發光,目不轉睛看著那個正向泰盛病房緩緩走來的護士小姐,就是我昨天見到的那位。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應該就是握有泰盛病房鑰匙的護士!果然,只見她走到泰盛病房前就停下來,掏出鑰匙開門。我立刻跳起來,衝到她後面。
『媽呀,我的媽呀!您在幹嘛?O_O您沒有看到這上面寫了「謝絕探訪」嗎?』
我顧不了那麼多,使出少見的大力氣,推開護士小姐,硬擠進病房。

上篇:。61     下篇:。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