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狼的誘惑 [一] 。63  
   
。63

哈哈……哈哈……哈哈……終於擠進來了。
我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泰盛,眼淚唰一下就落下來了。
『泰盛!泰盛!』
『不行,您不能進來!您怎麼可以這樣,請趕快出去!』
『嗚嗚唔,T0T我是他的姊姊耶!』我終於喊出了這句憋在心中很久的話。
也許是被我的氣勢嚇到了,護士小姐臉色發青的看著我,再也不敢多囉嗦一個字。
『泰盛,泰盛!我是姊啊!你快睜開眼睛,嗯?求求你快睜開眼睛啊!-0-』
泰盛還是毫無反應。
『泰盛,泰盛……』
『您再怎麼叫他也不會醒過來的啦。』
『泰盛他……他快死了?』我顫聲問,不敢接受這個可能性。
護士小姐沒有理會我,繼續準備針筒。
『護士小姐,請您告訴我,泰盛他會不會死掉?他不會死對不對?他已經動過手術了,過幾天就又能活蹦亂跳了,是不是?』我用乞求的眼神看著護士小姐。
護士小姐審視了一下手中的資料,欲言又止。
『護士小姐,請救救泰盛,他絕對不能死。我再也不會讓他一個人孤孤單單地活在世上了,再也不會。T_T請您救救他,求求您!T_T』
『這孩子本來就心臟不好,他遲早都需要做人工心臟移植手術的……』
『什麼……?』
『他的醫療紀錄上有他曾經做過定期心臟檢查的紀錄,那還已經是前年的事。現在因為這次車禍,他的情況……』
『……』
『您是他的監護人嗎?』
『是的……』
『那您去和他的主治醫師好好談一下吧!』
護士小姐輕輕退出房間,留下我一人面對滿室的沈重和悲哀。我輕輕撫摸泰盛那張毫無血色的臉孔,久久說不出話,只有淚水與我作伴。
求求你,快睜開眼睛啊,泰盛!你不是最喜歡向姊揮手,最喜歡對著姊開懷大笑嗎?姊就在你面前,為什麼你反而不理會姊了。姊現在好想聽到你以前整天黏在我背後姊長姊短的叫……你不是說要保護姊嗎?你現在這樣躺著,怎麼保護姊啊?
泰盛……泰盛……
是不是因為姊一直沒有認出你來,所以你生氣了?是這樣的嗎?對不起,對不起泰盛,姊知道錯了,都是姊的錯。所以請你睜開眼睛,睜開眼睛啊!泰盛……
等到我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晨了。
該去學校上學了,T_T但泰盛的眼睛還是緊緊閉著,絲毫沒有要睜開的跡象。要不要去上學呢?如果他的傷勢惡化怎麼辦,如果在我弟弟這張美麗的臉上留下傷痕怎麼辦?
懷著矛盾的心情,我摸了摸泰盛那冰涼的臉頰,感覺到淚水又要克制不住地流出來,我逃似的從醫院跑出去。

去學校的公車上。
泰盛一個親人都沒有,沒有爸爸,沒有媽媽,沒有奶奶,沒有兄弟姊妹,現在好不容易有我一個親人了,我現在是住在醫院裡的泰盛的唯一依靠,我一定要堅強起來,我是泰盛唯一的依靠。
這時,一張面孔突然晃進我的腦海中……是誰的面孔呢?對了,是黛淩!該死,我怎麼把她忘了呢,黛淩和泰盛也是血脈相連的呀!想到這裡,我不禁興奮起來,一下車就匆匆向校門衝去。
訓導主任正守在校門口抓遲到的學生,一副守株待兔的架勢。沒辦法,今天只好豁出去了,我頭一偏,眼一閉,死命往校裡跑,完全不顧後面訓導主任對我的大吼大叫。-_-
跑到黛淩的教室門口,我先穩住自己,然後深吸一口氣,憑著一股不知從哪裡來的勇氣,砰一下推門進去。一切都是為了我弟,一切都是為了我弟泰盛,我在心中不停念著為自己打氣。
-_-……
我推門進去時黛淩全班正在上課,結果可想而知,班上所有人的眼睛統統都落在我身上。-_-不僅有翼帆、黛淩,還有淵一和惠箐。-_-……原本在黑板上奮筆疾書的老師也錯愕地看著我。
『有什麼事嗎?』
『沒,沒什麼,嗯……呃,那個韓黛淩同學-_-……教務處有事找妳。』
『韓黛淩……?這位同學,看妳手上拿著拖鞋,書包也還揹著,妳該不會是才剛到學校吧?』
『是才到的。-_-』
『為什麼現在才來?』老師加重了語氣,走近我問道。-_-
『家裡有人病得很重……』
聽到這話,黛淩唰一下從位子上站起來。
『怎麼了,姊?是媽病了嗎?還是竹浩?還是爸?』
老師皺起眉頭,看向黛淩。
『不是,黛淩……是泰盛,是泰盛他病得很重,我們的泰盛,他病得很重很重。……嗚,我們該怎麼辦,黛淩?』
就這樣,我站在二年三班的教室裡,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放聲大哭起來。
『姊!-0-妳怎麼哭了?妳不要哭了,不要哭了!』
教室裡頓時譁然,亂成一團。有激動不已的學生,有呆站在原地尷尬不已、手足無措的老師,有跟著站起來的淵一,還有,微揚起下巴,定定看著我的翼帆。
『如果事情真的很緊急的話,妳趕快帶著黛淩同學走吧!……妳們兩個是姊妹嗎?嗯,之前還真沒發現。』
還沒等老師的感嘆發完,黛淩已經拉起我的手,迫不及待跑出教室。
洗手間裡,我實在受不了鏡子裡那個哭得像大花臉的自己,我打開水龍頭,一把水一把水地洗起臉來。
『妳發什麼神經呀,姊?說什麼家裡有人生病了,怎麼又會扯到鄭泰盛咧?嗯?妳快說呀!』憋不住話的黛淩催促我說。
『快說呀,姊!到底出了什麼事?嗯?有什麼事是我不知道的嗎?』
『……黛淩』我頭疼地想到底該怎麼對妹妹說這件事。
『快說呀,快說呀!到底怎麼回事?』黛淩抓住我的手拚命搖晃。
我抬起沾滿水珠的臉,試探著說:『如果我告訴妳我們有一個從未謀面的手足,妳覺得怎麼樣?』
『從未謀面的手足?是男的還是女的?』
『……男的。』
『長得帥不帥?』
『嗯,帥到沒辦法,可說是帥到掉渣。^-^……』雖然妹妹的問題有點奇怪,但我還是很配合的照實回答。
但想到躺在醫院的泰盛,一顆淚珠,忍不住又掉了下來。
『啊!那有什麼好哭的!妳問我如果有這麼一個兄弟的話,會覺得怎樣?』
『嗯……』
『很好啊!有個長得很帥的兄弟我也很有面子,能大大提高我在朋友間的人氣哦!-0-哇哇哇,妳該不會是為了告訴我這件事才把我叫出來的吧?』
『那如果……如果那男生是個妳曾經討厭到極點的傢伙呢?』
『……姊,妳說的都不是什麼假設,而是真有其事,對不對?』敏感的妹妹警覺地嗅出了不對勁。
『……』
『妳指的該不會是,該不會是鄭……泰盛吧……姊……』
我無言地垂下頭,開始啜泣。

上篇:。62     下篇:。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