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狼的誘惑 [一] 。64  
   
。64

妹妹黛淩才不會這麼輕易放過我,她用她那恐怖的力氣拚命搖晃我肩膀。-_-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那個傢伙會是我們的弟弟?到底是怎麼回事?』
『……』
『妳快說呀!這傢伙到底是怎麼和我們扯上關係的!』
『……他是我們已經去世父親的……兒子……』
『妳說他是我們媽媽和親爸爸的兒子?妳確定是鄭泰盛?』
『……不是,和我們不是同一個媽媽,是我們同父異母的兄弟……』
『……哈,真是瘋了!妳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姊!妳是在開玩笑對不對?想故意逗我。』
『黛淩,泰盛他……真的和我們是一家人。』
『他是爸爸和別的女人生的小孩,為什麼和我們是一家人?』
『妳不要這樣說,黛淩。』
『姊,妳不要再說了,今天我就當做什麼都沒聽見。我還是過我原來的生活,我的世界也都沒有變。妳千萬不要跟我說什麼去找鄭泰盛的話,不然我只會更討厭他,更加厭惡這件事。』
『那竹浩呢……竹浩是妳弟……泰盛他同樣是妳弟。為什麼泰盛不行,妳要這樣對他?』
『竹浩!他是現在的爸爸和媽媽名正言順生下的小孩呀!』
『黛淩!妳是說妳現在的爸爸比我們的爸爸,還更重要是不是?妳是不是這樣認為的?』
『是這樣沒錯,怎樣?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比起那個只和我在一起六年的爸爸,我和現在的爸爸有將近十年的感情,他當然重要得多!他生下我又怎樣,不生下我又怎樣!總之他現在和我沒有任何關係了。只有姊妳才整天想著那個在天堂裡的爸爸!現在妳弄清楚,不要再跟我提什麼鄭泰盛,他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他是姊妳的弟弟,對我來說什麼都不是……』
我大腦裡頓時一片空白,被妹妹一番話震暈了。這真的是我妹黛淩嗎?她剛才說的都是她的真心話嗎?她真是我妹黛淩?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我一輩子就是這樣愛恨分明不會變的。我昨天是什麼樣,今天就是什麼樣,我不會變,將來也不想變……鄭泰盛是姊妳的弟弟,妳自己看著辦吧……』黛淩毫不留情地說完這番話,轉身要離開洗手間。
『好,泰盛是我弟弟,是我親弟弟,我一定會對他負責到底。我一個人也能照顧好他的。妳就去照顧妳親弟弟……韓竹浩吧,韓黛淩。』
聽到我這番話,黛淩憤怒地轉過身,惡狠狠瞪著我,然後眼睛裡……一顆淚珠,不小心滴了下來。砰,門一聲巨響,黛淩很恐怖地大叫著跑了出去。
兩個小時過去了,我還是躲在廁所裡,臉貼著冰冷的牆壁,不停落淚。外面不時有人敲門急著要進來上廁所,就算她們敲得砰砰響,我也充耳不聞,只是沈溺在自己的淚海之中。
不能這樣下去了,如果我都這麼脆弱,那泰盛怎麼辦?未來日子裡誰能照顧他?我一定要變強,變強。我下定決心,捧起冷水仔仔細細把臉洗乾淨,什麼鼻涕,什麼淚水,統統洗掉,然後精神百倍朝廁所外走去。你等著,泰盛!姊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不用擔心,你再也不會見到以前那個柔弱的我了。呼……
我大步走到教師辦公室,學著黛淩的樣子嘩一下大力推開辦公室的門,裡面幾個老師頓時錯愕地抬起頭看著我。我來到同樣也傻看著我的我們班導師前面。
『老師,我想向您請假,從明天開始,我可能一段時間不能到學校來了。』我用很強硬的口氣對老師說。-_-
『什麼,什麼?』
『我打算休學一段時間。……我有個弟弟生病了,我必須照顧他一段時間。』
『-_-鄭笑涵……』老師氣得臉都要綠了。
『……是。』
只見老師忽然從座位上站起來,原本拿在手上的作業簿被他捲成筒,毫無預警地劈哩啪啦向我身上落下來。T0T
『妳這死小孩,在說什麼鬼話!妳知不知道從明天開始就進入考試週了!考試!以後不准再胡言亂語,說這種夢話了。還不趕快回去給我看書!要想這次成績考好點,就趕快給我回去復習。-0-』說到最後老師的五官都呈放射狀態散開。
我再也沒有勇氣對如此殺氣騰騰的老師多說一句話,趕緊夾著尾巴逃出辦公室,老老實實回教室去。這該如何是好呢……T0T
我躡手躡腳推開教室門,正準備神不知鬼不覺溜進去時,粗裡粗氣的明順立刻慌慌張張朝我跑來。-_-
『妳怎麼現在才來啊?』明順的聲音大得像打雷,我想偷溜進去的打算立刻被她斃掉。
『啊,今天有點睡太晚了。^^』
『-_-妳也有睡太晚的時候啊?喂,妳知道嗎?』
『什麼……?』
『從明天開始就進入考試週囉!』
『呼……這個啊,我知道了。』一個對我來說衰到極點的消息。
『算妳走運,很高興吧?』明順神秘兮兮地用手拐了我一下。
『我為什麼高興?』T0T拜託,我哭還來不及咧。
『考試的時候,二年級學生和三年級學生混在一起考試,這個妳應該知道吧,我說的就是這個。』
『O_O這有什麼值得高興的?』
『妳想啊,我們是三年三班,翼帆是二年三班,這不是天作之合嗎?』
『天作之合?O_O』我越聽越糊塗。
『哎呀!妳這個石器時代的恐龍!』明順的拳頭啪一下落在我腦袋上,實在受不了我。
『妳怎麼不懂咧?這就表示妳跟翼帆在一間教室一起考試的機率是百分之五十啊!了嗎?』
呃∼!為什麼偏偏是這種時候呢,-_-為什麼偏偏是現在。T0T
一到放學時間,我就迫不及待擺脫嘻嘻朋友們,打算去泰盛的醫院。不是我自私不願帶朋友們去見泰盛,實在是萬一我帶她們去的話,不知道她們會對昏迷狀態的泰盛做出些什麼舉止來,-_-說不定會一起衝過去啵泰盛的臉。打啵算什麼!她們搞不好還會做出更過分的事。卡∼!我看還是算了。>_<
今天中午沒有去吃午飯,也沒有去合作社買我最愛的零食。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我的食道,現在什麼東西也塞不進去。
玄關處,我手忙腳亂換著鞋。原本和朋友站在一起的翼帆一看見我,無聲無息走了過來。
『鄭泰盛沒事了吧?』
我搖頭搖頭,脖子又低了下去。
『喔,妳又哭了?』
搖頭搖頭。
『還說不是,看妳眼睛腫得像雞蛋一樣,除了眼珠什麼也看不見。妳現在還看得見我的臉嗎?嗯?』
點頭點頭。
『有這麼嚴重嗎?妳竟然一點都笑不出來。』
聽到這話,我忍不住抬起頭來,看著翼帆。他還是揹著那個和我同款的書包……我以為他再也不會揹這個書包了呢。發現我的視線停留在他的書包上,翼帆立刻慌張用手臂擋住書包說:『喂,喂,妳別誤會!我別的書包都拿去洗了,只剩下這一個。妳快去找鄭泰盛吧……我說過會放手的,絕不會食言。妳放心吧,我絕對不是糾纏不休的人。』
我噗哧一下笑了出來。
『妳知不知道自己現在很像青蛙王子的女朋友,眼睛有夠大。-_-別再哭了好不好……』翼帆輕輕推了我的頭一下。
我點點頭,算是答應了,但眼淚又有在眼眶裡堆積的趨勢。嗚嗚,翼帆,謝謝你。T0T
『妳說話呀!怎麼變啞巴了!妳是白癡嗎?不是答應我不哭了嗎?』看到我又眼淚汪汪的樣子,翼帆忽然發火了。
『翼帆……T0T』我明白翼帆的好意,可他越是這樣我越想哭。
『……幹嘛?』
『你知道泰盛的朋友在哪裡嗎?T0T』
『鄭泰盛的朋友?妳幹嘛問?』
『泰盛現在孤零零一個人躺在醫院裡,他身邊誰也沒有,太可憐了。我想找他朋友來醫院看他,你能不能告訴我他們的聯絡方式?T_T』
『我知道他們在哪裡。』
『在哪裡?』
『有個地方他們幾乎每天都會去。現在這時候他們一定在那家KTV裡發瘋呢。』
『KTV嗎?謝謝你!』
我急急忙忙站起來,剛準備去那家KTV,翼帆卻一把扯住我的書包帶。O_O
『白癡!妳知道那家KTV在哪裡嗎?妳知道一個人去那兒有多危險嗎?那群王八蛋一個比一個骯髒!』
『……』我無言。
『跟我來。』翼帆大步走到我前面。
翼帆……T0T翼帆啊……T0T我感激涕零,緊緊跟在他後面。

上篇:。63     下篇:。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