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狼的誘惑 [一] 。66  
   
。66

醫生長著四方臉,戴著一付大大的眼鏡,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很像一個日本人。
……-_-……
護士小姐悄悄退了出去。
『來得真夠快的。-_-』醫師往上推推眼鏡,不疾不徐說,接著從一個大紙袋裡掏出一張X光片,掛在牆上。
『這是這個學生現在骨骼的情形!』
『是……』
『看見了嗎?他有一根手骨和一根腿骨分別移位了。』
『是……』
『如果他和普通人身體沒什麼兩樣的話,我們只需要動一個簡單的手術,把這幾根骨頭接回原位就行了。保證乾乾淨淨絕沒有後遺症。』醫生的聲音響亮高亢。
『……』
『妳在聽我說話嗎?』
『什麼?是,是的!』
『但是這孩子的身體原本就不太好,妳知道嗎?』
『不,不知道……T_T……』我可憐的多災多難的弟弟。
『妳是他姊,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呢?』激動不已的醫生靠近我,幾乎就是在我眼前大聲喝斥。
『對不起……』
『他的腎臟狀況很糟糕!何止是腎臟,他的心臟情況也很不好!由於這次的車禍,他所有的器官都在加速衰竭。妳還不知道吧,他心臟瓣膜上還有一個小孔!』
『那,那泰盛他該怎麼辦?T0T他會不會有生命危險?醫師,求您告訴我!他不會有生命危險對不對?』
『這個……』醫生狠狠往上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鏡,然後就不說話了。
怎麼又是這樣,和那個護士小姐說的一樣,又是一個未知的答案。
『請您幫他動手術,醫師!請您馬上幫他動手術!好不好?』我激動不已,這是我現在唯一能想到可以救泰盛的方法了。
『這也要選對時機才能做,不是隨便什麼時候都行。如果貿然動手術的話,只會讓他的病情更加惡化。』
『難道我們就讓他這樣繼續昏迷下去?就這樣放手不管?』
『什麼昏迷下去……他早就起來了,推開護士跑到別的病房哈啦去了,現在還拉了好幾個病人跟他打二十一點咧!』
-0- -0- -0-
『手術初步訂在一個禮拜之後進行。在那之前,病人有什麼希望,有什麼要求,你們最好都盡量滿足,不要給他任何刺激。還有剛才那群像蠻牛一樣的朋友,妳也不要再叫他們來了!懂嗎?』
『……他有什麼要求都盡量滿足?醫師……您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就是說他怎麼說你們就怎麼辦。』
『您這麼說……您的意思是……有什麼要求都盡量滿足……不,不會的……T0T』
『請妳諒解,身為醫生,我的話就說到這裡。』
嗯……嗯嗯……我雙手扶住旁邊的桌子,勉強支撐住自己搖搖欲墜的身體。無力啊……無力!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醫生辦公室的。
我行屍走肉般來到泰盛所在的五○二號房。嘠吱,推開門,我看到泰盛背對著門坐在床上,旁邊放著拐杖,一手打著石膏,坐在他面前的是一位老奶奶。
是老奶奶先發現了我。
『請問您找誰?-0-』老奶奶詫異地問。
我飛快擦掉掛在眼角的淚水。
『您好,老婆婆。^^我是來找我弟的。^^』
泰盛緩緩轉過頭,看見我,嘴角立刻綻開了一朵燦爛而耀眼的笑容……這笑容,我曾經以為我再也看不見了,泰盛……T_T
『姊,妳哭了?』
『沒有,只是剛才吃了特別辣的東西。你在這裡幹嘛?剛才你朋友還過來看你耶。』
『知道!呵呵,我怕出去又被他們纏住,所以故意不出去的!』
『T_T他們明天還會過來。』
我搬了床邊一張椅子坐下來,看他們打牌。泰盛開心地看著我。
突然,那位老奶奶大叫起來:『哎呀呀!我贏了,快看!十三點,對不對,對不對?』
『不是這樣的,老奶奶!十個這個才等於一分!』
『哪裡是這樣的,我以前打的時候明明五個這個就等於一分了。-_-』
『是十個!老奶奶,您輸了!』
『我贏了,就是贏了,-0-哈哈哈哈,我真是太高興了!-0-』
『才怪啦!-0-前幾盤我們都是這樣算的,哪有這次換您輸,您就改變規則的!哪有這種事!老奶奶您耍賴!老奶奶您耍賴!-0-』
『少廢話了,快把一千三百塊錢拿來吧!-0-』
-_-……-_-……-_-……
『我再也不要跟老奶奶您玩了!-0-您是土匪,土匪!把我的錢都拿走了!-0-下次就算您求我我也不跟您玩了。-0-』泰盛啪一下掏出錢來。-_-然後吃力地從床上爬下。我忙上前扶他,真不知道他這樣是怎麼跑來跑去的。終於站穩了,泰盛晃晃他那隻打著石膏的手,笑咪咪對我說:『姊,回我房間去。^^』
『好啊!^^』
『泰盛,奶奶不耍賴了,你再陪奶奶玩好不好啦!我把錢都還給你,嗯?孩子,留下來陪奶奶玩啦。』老奶奶用沮喪的語氣對泰盛說,垂頭喪氣的樣子好可憐。
『好吧,我等一下再回來,奶奶。^0^還會帶您最愛吃的蛋糕過來,好不好!^0^』泰盛快樂地笑著,用清亮的聲音對老奶奶說。
天使,我弟弟泰盛就是一個天使,天使!T0T
病房裡。
泰盛一把抓起我幫他買來的各式點心和果汁。
『泰盛,你從昨天開始就什麼都沒有吃過吧?快吃!』
房間裡一陣靜寂。
『泰盛……』
『……嗯。』
『……對不起,姊對不起你。』
『姊,妳竟然有買奶油口味的蛋糕?妳怎麼知道我喜歡這個口味的?不過也是,誰叫我們是血脈相連的至親呢!』泰盛一邊自豪地說,一邊大口把一塊蛋糕塞進自己嘴裡,吃得津津有味。
『傻瓜,為什麼要跑到安陽去接我,傻瓜,傻瓜……』
剛才忍了半天的淚水終於忍不住了,一點一點沾濕泰盛的床單。
『姊,我沒事啦,妳看我,現在不是一樣能走路?……妳看,妳看!』說完泰盛還故意在我面前晃了幾圈。
『……為什麼你一直沒有把實情告訴我呢,你是我的親弟弟,為什麼你不告訴我呢?傻瓜,笨蛋……』
泰盛看著我,笑了。
『哈哈,姊,妳看妳的眼睛,好好笑哦!別再哭了啦,>__<』
『……你要是早點把真相告訴我就好了。……在你受傷之前告訴我的話,你也就不會受傷了。嗚……你為什麼直到受傷後才肯告訴我呢?嗚……你為什麼一直不肯告訴我,把事情一個人藏在心裡,……為什麼?』說到傷心處,我忍不住又低下頭大雨滂沱起來,像個傻瓜一樣。
泰盛輕輕拍我的背,臉上露出幾絲苦澀的笑容,『姊……姊妳看起來那麼幸福,所以我實在,實在不忍心告訴妳……我一直是躲躲藏藏活在這世上。我擔心姊妳知道真相後,會像其他人一樣,嫌棄我、拋棄我。姊……對不起……對不起……』
泰盛的眼神轉變成憂鬱的藍,強擠出的笑容根本遮蓋不了他從心底淌出的哀愁,一顆顆淚珠從他美麗的眼裡流下。滴到了本已被我淚水浸濕的床單上。
『別哭,T0T……泰盛!別哭!T0T』
泰盛臉上洋溢著笑容,但眼眶裡的淚水還是不停打轉。
『呆瓜,奶油都沾到你臉上了啦……』我伸手為泰盛擦掉黏在臉上的奶油。
『如果我沒有遇見姊妳,沒有告訴妳我的身世,說不定更好。這樣……我就能毫無牽掛的離開這個世界了……如果沒有遇見妳……』
『豬頭!T0T你才不會離開這個世界呢!我不准你再這麼說!你不會死的!知道嗎?你絕對不會死的!你下個禮拜就可以接受手術了,很快就能出院,跟姊一起去海邊玩!去海邊算什麼,我們還可以去首爾,去工洲,讓你見見我的朋友勾構,還有……爸爸,我們一起去……爸爸的墓地,一起吃飯,一起……唔……唔……』說到最後,我就像個傻瓜一樣,靠著泰盛忍不住放聲痛哭起來。我在幹嘛呀,說好絕不能在泰盛面前哭的,現在應該是泰盛靠在我胸前哭才對呀……傻瓜,妳這個傻瓜……可是眼淚,眼淚怎麼也停不了。

上篇:。65     下篇:。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