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狼的誘惑 [一] 。68  
   
。68

『考得怎麼樣?-0-』是翼帆,他挺著下巴,皺著眉頭問我。-_-坐在他後面的惠箐也用和他完全一樣的pose看著我。-_-
『妳好,惠箐!』我極不自然的和她打了聲招呼,嘴裡叼著筆,笨笨撿起地上被老師撕成兩半的考卷,然後看著它們發呆。
『妳一點都沒有復習嗎?』翼帆忍不住開口問我。-_-
『不是我不想復習,實在是最近太忙了,沒有時間復習。』我低頭喃喃說。
『妳剛才連做夢都在叫鄭泰盛的名字,看來確實忙到不行啊!』翼帆十足諷刺地說。
我應該求翼帆到醫院去看泰盛的,T_T可是看他現在這副語氣,還有在一旁虎視眈眈的惠箐,算了,我還是等一會兒再跟他說吧。
@_@我看看翼帆,最先注意到的是他揹的書包……有黑邊的書包……換書包了,我心裡忍不住幾絲失落。但我立刻收起失落的眼神,對翼帆粲然一笑。
『很高興能在這裡見到你。^^考得怎樣,翼帆?惠箐,妳也應該沒問題吧?』
惠箐低下頭,嘻嘻笑了幾聲。
我努力把自己的視線固定在課桌上,不敢看翼帆那張帥氣的臉,唯恐他看出我心裡的難受。翼帆沒有再多說什麼,獨自低頭K起書來。而惠箐一下子就耐不住寂寞了,我偷偷瞄到她在後面不停戳翼帆的背。
『喂!喂……』惠箐在翼帆身後小聲叫著。
『幹嘛?』
『今天放學比較早,我們去KTV唱歌怎樣?嗯嗯,好不好?』惠箐有幾絲撒嬌意味地說。
『-.-去什麼KTV啦!』
『去嘛,去嘛,>0_00_<』惠箐故意曲解翼帆的話。
『拜託你啦,翼帆……泰盛他很想見你一面。』
『……』
『……翼帆,我們該走了!』惠箐又開始在翼帆後面戳他的背了。
『喂!劉惠箐,妳不要再戳了好不好!妳是很欠扁是不是?-0-』翼帆煩悶地說。
『好啦,T^T幹嘛這麼兇啊!』
『對不起,笑涵姊,我實在不能去……』重新平靜下來的翼帆彬彬有禮地說。
笑涵姊!O.O……?是叫我嗎?叫我笑涵姊?-0-為什麼,他剛才真的這麼叫?-0-似乎覺察到我的訝異,翼帆轉開頭,艱澀地說:『現在我沒有理由堅持不肯叫妳姊了。^-^』
是呀,就是呀!我們的戀情只維持九天就吹了。T0T可惡……什麼跟什麼嘛!不過我答應泰盛一定要帶翼帆過去的,這樣下去該怎麼辦。T_T
叮鈴鈴!第二場考試的鈴聲又響起。老師捧著一大堆考卷笑咪咪走進來。還好是考體育,我大筆一揮,唰唰唰唰在考卷上行雲流水般寫了起來。無聊得要命的五十分鐘很快就過去了,呼∼!我鬆了一口氣,今天總算有一科能及格的了。
兩個小時過去了,無論是考試時還是考試休息時,翼帆都沒有回過頭來。不管惠箐在後面怎麼戳他捅他,他都不為所動。那是因為他也趴在桌子上睡著了。-_-
今天最後一場考試的終場鈴聲終於敲響了。翼帆站起來,開始慢吞吞收拾自己的書包。我亂七八糟揹上自己的書包,像白癡似的看著翼帆收拾。
『翼帆!我們去KTV好不好,就你和我兩個人,嗯?』惠箐不死心扯住翼帆的手臂,嘟著嘴說。
在惠箐死纏爛打的催促下,翼帆居然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從今天開始,我要對翼帆展開猛烈攻勢!』說完惠箐用眼角斜斜瞪了我一眼。
-0-攻勢?她要向翼帆展開攻勢?
看到我張大嘴的白癡模樣,惠箐笑得更開心了,喜悅溢於言表,那樣子說有多嫵媚就有多嫵媚,說有多迷人就有多迷人。T_T翼帆和惠箐,兩個人轉過身,緩緩向後門走去。不行,不能就這樣讓翼帆走了。
『翼帆!』我衝到他面前,使出全力大叫。
教室裡所有學生視線全都集中到我身上。-0-包括毫無表情看著我的翼帆。
『泰盛……泰盛他一週以後就要動手術了,他真的非常非常想見到你。』
『笑涵姊,我不是告訴過妳嗎?翼帆一向很討厭泰盛的。^-^借過一下,^_^好嗎?』
『泰盛……他真的病得很重,比你想像中要嚴重得多。他說他很想見你一面,在動手術之前。翼帆,拜託你……』我哀淒地看著他,語氣中卻有無比的堅定。
『我為什麼要去看那小子!……算了,看在妳的面子上,不……看在笑涵姊的面子上,我答應去醫院看他就是了。-_-^』也許是受不了我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著他,頑固的翼帆終於鬆口了。

去醫院的路上。^0^
『T0T謝謝你,翼帆。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你今天的大恩大德。』
『哼,真他媽的……去探望我的情敵,而且還是因為他我才被前任女朋友甩掉的……這可是我般翼帆這輩子第一次!』
『……被前任女朋友甩掉?情敵?-0-我什麼時候甩掉你了?-0-還有泰盛他不是我男朋友,所以也不是你情敵!我說過我一直把他當弟弟呀!-0-』
『妳,不是,笑涵姊……可惡,叫妳姊說有多難受就有多難受。姊,笑涵姊……呃∼!噁心死了,-_-喂!我還是叫「妳」吧。』
『T0T隨便你怎麼叫啦!』
又不是我叫你改的!T_T
『妳老實告訴我。我今天要親口聽妳說,妳喜歡的究竟是金戴寒,還是那個讓妳整天掛在心上的鄭泰盛!我想搞清楚我到底敗在誰手上!不然會像個白癡一樣死得不明不白!』
『我已經說過了呀,T0T泰盛他真的就像我弟一樣。』
『妳這句話我已經聽膩了啦。哪有人連睡覺都叫自己弟弟名字的呀,嗯?』
原來他對我剛才考試時的夢話耿耿於懷啊!可愛的翼帆,O.O我偏著頭,好笑地看著他。
翼帆被我看得火大了,『喂!我不是故意記得剛才的事情的……可是剛才妳口水都流到考卷上,超噁的!這對我的刺激很大耶。懂不懂呀!』
『嗯。』
『妳看,我們在一起只會吵架。所以我以後也不要再自討苦吃追不喜歡我的女生。以後我只找那些圍著我轉的女孩約會,一個一個輪流約會,我要她們往東她們就不敢往西,這才叫戀愛,妳懂不懂?』
『……』
『……一個多月的時間,我的心只放在妳身上,我是個豬頭。-_-現在我總算又可以打起精神了,妳也不用想太多,OK?』
『嗯。』
『既然都說明白了,那就真的一切OK了。好吧,我們走!』
翼帆又甩下我,闊步走在我前面。

五○二號病房前。
『鄭笑涵。』
『嗯?』
『我放棄妳是因為妳要到鄭泰盛身邊去,這妳懂嗎?』
『嗯。』
『萬一妳現在又告訴我什麼妳喜歡的是金戴寒之類的話……』
『嗯……』
『那就等於往我身上倒垃圾,知道嗎?』
『嗯。』
翼帆牢牢握住門把,整個人又頓住了。
『但就算這樣……』
『嗯……』
『也請妳……在我面前不要和泰盛太親熱,害我雞皮疙瘩掉一地。』
說完,喀嚓一聲!翼帆開門,昂首走進去。
……-0-……
竹浩來了,-0-這是怎麼回事?我昨晚明明和他約好今天兩點鐘回家去接他的呀!他一個人怎麼找得到這裡?竹浩坐在泰盛床上,漠不關心看了剛進來的我們一眼,接著又和泰盛哈哈大笑起來。-0-
『竹浩,-0-你怎麼找得到這裡?』
『誘拐犯哥哥打電話到家裡。-0-哥哥,哥哥,你說如果我交了一個壞馬子的話,我會死得很難看?真的嗎?』竹浩拉著泰盛的衣服,大聲問他。
交了壞馬子的話,會死得很難看!-0-天啊!泰盛跟竹浩說了些什麼鬼話啊!T0T泰盛很認真向竹浩點點頭,然後笑咪咪把頭轉向我們。
『……翼帆,你來了!^^』

上篇:。67     下篇:。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