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狼的誘惑 [一] 。71  
   
。71

『哎呀!看看這是誰啊!笑涵,笑涵!』勾構的媽媽在院子裡老遠就看到了我和泰盛,激動不已跑出來迎接我們。矮矮的柴門,光亮潔白的迴廊地板,放在屋前的大醬缸,空氣中發酵的味道。啊∼!我深吸了一口氣,什麼都沒變。T0T
『伯母!T0T』
『哎喲喲,我的笑涵,乖孩子!妳來之前怎麼不先通知一聲呢,伯母也比較有心理準備啊!哎喲喲,好孩子,伯母有多久沒見到妳囉!』勾構的媽媽一把把我抱進了她溫暖的懷抱,緊緊摟著我半天不鬆手。
突然,她發現了從一進院子開始,就好奇地東看看西瞧瞧,現在正十分質疑地敲著大醬缸的泰盛。
『少年吔,你是誰啊?』
『^0^您好!』
『他腳怎麼一瘸一拐的啊!笑涵,他是誰啊?』
『啊……他是我一個堂弟,長得很帥。^^』
『哎喲喲,長得和妳爸爸簡直像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一看就知道是個一天到晚讓女孩子掉眼淚的傢伙。』
『進去吧,伯母!^0^勾構在家吧?勾構!』

房間裡。
兩個巨大無比的碗放在我和泰盛面前,更別提裡面堆得像小山一樣高的米飯了。泰盛慌張地看了米飯一眼,接著就抓起飯匙,把米飯一匙一匙往嘴裡塞,埋頭苦吃起來。
『哎呀呀!孩子,飯不是這麼吃的,你吃慢點,不要勉強!-0-』伯母的大嗓門一下害泰盛呆住了,他呆呆的有點不知所措看著我們。
『是啊,泰盛,不要硬塞,慢慢吃,小心別噎到了。吃不下就放著,沒關係的,姊幫你吃。』
『嗯。T0T』泰盛感激地看了我一眼,接著毫不遲疑把他的飯一匙一匙往我碗裡運送。-_-
我知道泰盛不太習慣鄉下的吃飯方式,但他卻一聲不吭地埋頭大吃,T_T謝謝你,泰盛!
伯母沒有專心吃飯,不停盯著泰盛看。-_-
『哎呀呀!竟然會有兩個人長得這麼像,要不是妳告訴我他是妳堂弟,我還真會以為是妳爸從棺材裡跳出來囉,還比以前年輕了些。哎喲喲,瞧瞧這張臉,這個小嘴,真是要迷死人啊!』
=_=……-0-
在這種尷尬氣氛下,泰盛只好低下頭,裝出一副很熱中飯菜的樣子繼續吃了。-_-
一直埋頭苦吃的泰盛突然抬頭問:『伯母,O.O您兒子狗狗什麼時候回來啊?O.O』
『嗯?-0-』
-_-……-_-……-_-……
『啊,伯母,泰盛他把勾構的名字和我另一個朋友的名字弄混了。^0^我的朋友中有個叫狗狗的。他經常把這兩個名字弄混的。T0T』
伯母最恨別人叫錯她兒子的名字了,特別是叫成『狗狗』。我捏了一把汗,不知道這樣能不能蒙混過關。就在這時,啪嚓∼!房門被推開了。
剛進門的勾構吃驚地掃了屋裡一眼,然後就發現了我。
『笑涵!笑涵!』
『勾構!T0T』
我們倆激動地緊緊抱在一起,差點把飯桌掀翻了。勾構一把甩開揹在身上的大包包,拉著我又蹦又跳。和淵一有點像的勾構……T0T我的朋友勾構,T_T在比腕大賽上獲得過第一名的我朋友勾構。(T_T我可憐的手。)
T0T在和勾構激動地跳過一陣後,我終於發現了躲在他後面,不住抹眼淚的德喜,眼淚汪汪的樣子讓人好不感動。
『德喜!-0-』
『笑涵……T0T』
就這樣,三十分鐘的時間很快在我們又笑又跳中過去了。
『笑涵,他是誰啊?』勾構指著泰盛問。
『啊,他是我一個堂弟,叫泰盛。很可愛吧,勾構?T0T』我眼角還有剛才因激動而流下的淚水,現在又帶有幾絲自豪的向勾構介紹泰盛。
『O_O是啊是啊!德喜,笑涵的堂弟比俊石帥多囉。』
德喜整張臉都羞紅了,一句話也不反駁,在我身後看著泰盛發呆。-0-氣氛有點奇怪喔!-0-
當天,我和好久不見的勾構和德喜在一起瘋玩,不但跑到溪裡打水仗、捉魚,還在岸邊挖野螺、找漂亮的石頭,最後我們又跑到麥田裡玩官兵捉強盜的遊戲,每個人都玩得氣喘籲籲、汗如雨下。……好久不曾這樣過了,我抹了抹額上的汗,抬頭遠望,時間彷彿就在我們歡笑聲中靜止。-_-在我們玩的時候,泰盛由於腳受傷不能參加,所以只能坐在不遠處靜靜看著我們,不過他並不寂寞,有德喜的弟弟(七歲-_-)陪他吵架。
『你姊哪裡漂亮了,-0-我姊更漂亮,我姊更漂亮!-0-』
『才怪,我姊更漂亮!T0T大哥哥你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0-』
『你姊真的一點都不漂亮!O.O紅色的地瓜,-0-地瓜,-0-地瓜……』泰盛又叫又吼,最後乾脆編成歌,自己唱起了地瓜歌。
『不對,T0T我姊才不是地瓜,不是地瓜。T0T』德喜的弟弟說不過泰盛,急壞了,小嘴一扁,幾乎要哭出來。
『地瓜,地瓜,就是地瓜,-0-不然我改叫她柿子?-0-』
『嗚哇嗚哇!T0T哇哇……T0T』德喜的弟弟德發終於放聲大哭起來。
我們幾個正在遠處玩耍,一聽到德喜弟弟德發的哭聲,詫異地趕快跑過來。只見泰盛這時正著急地搖著德發的手臂,哀求他不要哭了。-_-
『啊啊,大哥哥給你聽我手機鈴聲好不好?別哭了!嗯?別哭了好不好!』
『嗚哇嗚哇,嗚嗚……』聽到泰盛這麼說,德發越哭越大聲,越哭越傷心。
『你再哭我就不給你聽囉。-0-』無計可施的泰盛使出了必殺計。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T0T姊,這個大哥哥他說妳像地瓜啦,地瓜耶……T0T,T0T』看見我們走近,德發一下撲到了他姊德喜的懷裡。
-_-……-_-……聽完這話,德喜也開始看著泰盛掉眼淚了。唉∼!我這粗枝大葉的弟弟,什麼時候才能明白女孩子的心啊!T0T
直到日落西山,群鳥返巢,眼淚和歡笑一刻也不曾離開我們。
公車站前。
如果明天不用上學的話,我真希望能在這裡住一晚。唉∼!明天如果還是星期天就好了。T0T時間緊迫,我拉著泰盛,急急忙忙就上了巴士,只能透過車窗和勾構他們道別。看著眼淚汪汪的勾構、德喜,還有雙手捧滿了各種好吃的東西的伯母,我克制住自己的眼淚,強顏歡笑向他們揮手道別。德喜的弟弟德發對剛才的事還耿耿於懷,調皮地朝泰盛一直吐舌頭。-0-
『勾構,我會再回來的,要經常打電話給我呀!我也會經常打給你的。以前沒有常常跟你聯絡,對不起。德喜,我也會寫信給妳的,還有,德發,再見了!』
離開的人和送別的人,不知道誰比較傷心呢!……一扇玻璃窗,讓窗裡窗外的人為了掩藏傷悲費盡心機。汽車在眾人的注視下,終於緩緩出發了。
『地瓜!狗狗!德發!再見!我一定會再回來!一定會再回來!』剛才一直沒有說話的泰盛在巴士出站的那一剎那,突然對窗外大聲喊。
勾構還好,聽完這話,不再像剛才那麼悲淒,噗的一聲笑了出來。德喜氣得追上來把車敲得哐哐響。
巴士開始在公路上飛快行駛,雪亮的探照燈劃破黑暗,為我們指明前方的道路。泰盛側過身來,輕輕對我說:『姊,妳哭了?』
『沒有,我才沒有哭。^0^T0T』
『忘記和爸道別了。』
『沒關係,我們下次不是還要來嗎?等你手術做完之後,等泰盛完全康復之後,我們就來看爸。』
『……』泰盛沒有作聲,只是輕笑了一下,然後疲倦地靠在我肩膀上。
『要睡了嗎?泰盛。』
『……嗯。姊,回去之後我們一定會被護士小姐宰了,妳信不信?』
『T0T是有這個可能。T0T』我一張臉皺得像苦瓜。
不久,我和泰盛就都陷入了沈沈的夢鄉,連夢都沒做。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吧,我心不甘情不願的被自己口袋裡的手機震動吵醒了,本不想接電話繼續睡的,可似乎有種不好的預感催促著我,使我迷迷糊糊接起了電話。
是翼帆。
『翼帆?』我吃驚地說。
『劉芷希家電話多少?』翼帆在電話裡焦急地問,一邊說一邊不停喘著氣。
『芷希?』我呆住了,有點遙遠的名字。
『對,劉芷希!』
『芷希,你問她家電話幹嘛?』
『快告訴我是多少!』
『發生什麼事了?』
『剛才我跟一群王八蛋打架,她突然莫名其妙衝過來替我擋了一下,誰知馬上就暈倒了。-_-快告訴我號碼。』
『……有這種事?』
天啊!這是什麼世界啊!-0-泰盛的傷還沒有完全好,現在芷希又出事!-0-我趕快把芷希家的電話號碼告訴翼帆。翼帆不囉唆立刻就掛了電話。-_-
頭真的好痛,看了一眼靠在我肩膀上睡得正香的泰盛,我長嘆了一口氣,把自己的頭也靠在泰盛頭上。

上篇:。70     下篇:。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