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鳳於九天(目前到25+番外) 終有一天逮到你  
   
終有一天逮到你





夜晚,海和天的分界已經模糊。

暗黑色的海水在月的光暈中搖曳。海浪靜靜拍打著這條龐大海船的厚木外沿,發出溫和而充滿節奏的低音。

一個黑影,從水媯L聲無息地冒出來,細長的眼睛堸{爍著鷹一般令人毛孔悚然的光芒。

"王子,就是那小子。"另一個精通水性的人從水下冒出,壓低了聲音,示意他的主人向上看。

甲板上站著一個年輕的將領,滿身戎裝,即使在迷蒙的月光下,也散發著藏不住的青春銳氣。這是一種沉著的銳氣,有著那樣一張年輕的臉龐,卻從他身上看不出絲毫年輕人特有的毛躁。

隨著屬下的說明,賀狄僂籉a踏著水,抬頭看向那個殺死了他寵姬的年輕男人。

被他暗中覬覦的人似乎渾然不覺水下潛伏著危機,正靠在甲板上,愜意地享受著清涼海風。

從賀狄的角度往上看過去,訓練多年養成的極好夜視力,讓賀狄清楚地看清楚對手的喉結,和看起來似乎有點嚴肅的下巴。

這,就是他今晚準備襲擊的對象。

賀狄的寵姬很多,但金夢嬌是其中最特別的一個。她不但有一具柔若無骨,好摸到極點的身體,而且是賀狄手上一顆很有用的棋子。

每當賀狄要對付那些肆無忌憚出現在他管轄的海面上的船隻,卻又礙於某些理由不想抬出他單林國二王子的身份時,他就會把事情交給金夢嬌。

他的寵姬有一個響亮的綽號——海妖。這一帶有經驗的商船都知道:海盜之中最可怕的,就是那個綽號海妖的美麗女人,遇上她,不但貨物保不住,而且連小命也要丟掉。

但這個男人,卻殺了金夢嬌。

據說,只用了一劍。

"他叫什麼名字?"賀狄仰著頭,像看著即將落入陷阱的獵物一樣,看著他的敵人。

海風吹拂在那人的臉上,表情平靜而安詳。這種表情出現在一個洋溢著陽剛味的青年身上,形成一種讓人喉嚨發緊的詭異豔麗。

"屬下打探過了,殺了海妖的人名叫子岩,是這夥來歷不明的人的頭領。他們組織嚴明,對陌生人非常警惕,很難打探到關於他們更多的消息。"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片海域?經商嗎?"

"不像,他們的船往返小島之間,吃水都不深,應該沒有載太多的貨物。有時候一天之中反復的來來往往,船和船之間互揮信號,變換方位。屬下有點懷疑他們是在練習水戰。"

賀狄的眼睛驟然眯起來,"水戰?"

這麼說來,這個叫子岩的人,並不是普通人。

"王子,西雷和同國都有邊境在這片海域附近。你看會不會是他們其中一國的貴族,悄悄在這堹絞K練兵?"

"人數不多,又是秘密練兵,那就是訓練精銳的死士了。"

據說同國的國君慶鼎殘暴不仁,喜愛享樂,不像會秘密苦訓心腹力量的人。西雷的容恬野心勃勃,這樣行事,倒很有容恬的風格。

這個子岩,是容恬暗藏的精銳嗎?

為了鍛煉他們,而派遣他們到變幻莫測的海域來秘密演練?

"王子,我們的人都已經就位了。"

被暗中圍困起來的海船附近,蒙著黑色面罩的頭從水下無聲地冒出。

抹過黑漆的兵器握在偷襲者的手堙A暗黑的海水下麵,潛伏殺機。

不管對方到底是不是容恬那個威名赫赫的君王的手下,膽敢在他的地盤殺死他的女人,就一定要付出血的代價。

賀狄唇邊掠過一絲殘忍的微笑,"動手。"

同一時間,數十根帶著繩索的鐵鉤飛過半空,嵌入上方船舷的厚木中。

咄咄咄咄。

甩鉤的都是個中好手,精通偷襲,鐵鉤入木的聲音低沉輕微。但正閉著雙眼沉醉在海風撫慰中的子岩卻立即警覺,猛然睜開眼睛暴喝一聲,"海盜!"

不曾有半分膽怯猶豫,抽出腰間寶劍閃電一樣劈下,斬斷身邊一個連著鐵鉤的粗索。

正延著這條繩索爬上來的偷襲者驚叫一聲重新掉回海面,激起一陣浪花。

"啊!海盜?"

"快來人啊!救命啊!"

船艙媗巨鴗l岩喝叫的人提著劍倉皇跑出來,看見四周攀繩而上的無數黑影,都倒吸一口涼氣。

子岩目光一掃,沿著船舷飛撲過去,長劍連劈,落點分毫不差,又一口氣斬斷了幾條粗索。

海面又連連泛起浪花。

但仍然晚了。

另一邊,偷襲者已經爬上甲板。子岩第七根繩索還未斬斷,腦後一陣兵刃破風聲響起。子岩大喝一聲,閃身躲避,森然涼氣貼著後頸掠過,剛剛轉過半身,眼角捕捉到兵刃的寒光,毫不驚惶地雙手舉劍,恰好擋住這會把他劈成兩半的一招。

鏘!

金屬交擊聲震破夜空。

沿著迸射火花的利刃向上看去,一雙深沉犀利的眼睛刺入子岩的視野。

那雙寫滿危險和陰暗的瞳仁,正覬覦著他。

擁有這雙瞳仁的男人,同時也擁有一雙強壯的臂膀,和令人不敢輕忽的身手。

"什麼人?"

"單林賀狄。"

"單林的二王子?"

對話間,雙方已經交手近十招,兵刃交迸的火花在夜塈Y現即逝,子岩猛一個箭步,和賀狄錯身而過,轉身相視,"哼,原來單林國和海盜還是一夥的。"

子岩沉著地調整著呼吸,對手的功力讓他有點意外。

賀狄重擊的力度大得驚人,每一下抵擋都耗費他不少的力氣。而拿著這麼沉重的巨劍,這個單林王子的防守居然水潑不進。

高手……

一邊挪動腳步,緩緩後退,尋找最有利的自衛地形,子岩一邊掃視四周。

情況非常不妙。

越來越多的敵人已經跳上甲板。今天剛剛接到大王的調動密令,在這堭筐短暫水戰訓練的大部分同伴都已經奉命前去指定地點會合,如今船上的近身格鬥高手,只剩下留在這媯蔚嶊漲菑v而已。

其它倉皇拿著武器奔出的水手和廚師,對著這夥海盜,如同綿羊遇上了饑餓的狼群。戴著黑色頭罩的歹徒們在月光下仿佛魔鬼的化身,正揮動著可怕的武器,劈打揮刺。

"棄劍投降吧。"賀狄踏前一步,唇角忽然浮現一絲笑意,"或者我會饒你一命。"

子岩冷笑,"休想!"

絕望的尖叫聲就在附近響起,又一個水手重重地倒在甲板上。

甲板上,血泊慢慢形成。

"你的人都已經完蛋了,就算你再厲害十倍也沒用。"賀狄又逼近了一步,"你殺不了我們這麼多人。"

他的劍還沒有沾上血,金屬的森冷光澤在月下閃爍。

"殺了你就夠本了。"子岩平靜地觀察著他。

勢均力敵的兩人,手持寶劍小心地觀察著彼此,微妙地移動,仿佛兩條伺機待噬的蛇覬覦著對方。

賀狄又試探性地踏出了一步。

當他踏出左腳,而右腳剛剛離地的一刻,子岩驀然揮劍。

這是最好的機會,右手提著重劍的賀狄因為重心轉移,防守稍露破綻,子岩的快劍終於得到一次最佳的進攻時機,劍尖直刺賀狄,被賀狄揮劍擋住後,子岩借力騰起,在半空中轉身的半瞬,寶劍順勢揮下,快如閃電。

嗤。

夜空中不絕於耳的慘叫聲和這輕微的劍尖入肉聲同時響起,卻在子岩的耳膜內都清晰到了極點。

最後一個同伴終於倒下,永遠失去了聲音。

驀然,一切變得死寂,大船連同一望無際的深色海洋,都仿佛凝固成一塊冰。

子岩烏黑的瞳孔驟縮。

他的腕上挨了一擊,寶劍從掌心跌落。

賀狄一手護著右肩的傷,鮮血從指間噴湧而出。而他的另一隻手,卻依然穩穩地舉著他的劍。

寒光懾人的劍尖盡頭,是子岩繃緊的喉嚨。

"你輸了。"

"我們並沒有開罪單林,為什麼暗夜偷襲?"

賀狄微微笑了,"你殺了我的女人。"

子岩醒悟過來。

原來是前日打算搶掠他們的那個女人。那女人想必把他們當成肥羊,準備吃頓美餐,結果想不到這艘普通的大海船上裝滿了西雷王精挑細選的秘密精銳,海盜們全部死無全屍。

此時,甲板上血腥的戰鬥已到尾聲。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轉到唯一還站著的對手身上,漸漸靠近過來,看王子如何發落這個年輕的將領。

子岩被敵人重重包圍,毫無懼色,淡然道:"你要報仇就現在動手。不過別怪我沒警告你,一定會有人為我報仇。"

"還是第一次有人能夠在單打獨鬥中讓我流血。"賀狄舔噬指頭溫熱的液體,笑著品嘗自己鮮血的味道:看向子岩的眸子顏色深至一片墨綠,漫不經心中帶著可怕的邪氣,"這真讓本王子有點捨不得下手。"

他的視線,緩緩遊走在俘虜的臉上。

這個俘虜的臉並不如何英俊,棱角分明之中帶著三分硬朗,只有垂在額前的幾絲細發因為剛才的惡鬥濕答答地貼在肌膚上,突顯出幾分可愛的稚氣。

從下巴開始往下到頸部,肌理結實平滑,延至喉頭,沒有一絲贅肉。扣得一絲不苟的上衣,遮擋了賀狄繼續探索的目光。

賀狄忽然笑得更邪魅了,劍尖又逼近了一點,輕笑道:"別亂動,小心我弄傷你。"手腕一動,從上至下,分毫不差地將子岩的上衣劃為兩半。

平實,精瘦的胸膛,在海風中裸露出來。

賀狄盯著這具顯然經過長期鍛煉的年輕男性的身體,一股細微的灼熱從不知名處開始緩緩蔓延。

風中飄蕩著血戰後的腥味,子岩倔強而高傲地站在這片海色之中,臉上那股淡到極點的神采,猛然激起賀狄強烈的撫摸的欲望。

他擁有過無數的女人,也嘗試過漂亮的男人,但是有生以來仿佛第一次,發覺男人的鎖骨會如此性感又令人熱血澎湃。

精壯的胸膛上,點綴著兩朵花蕾般的突起,比之女子的豐滿可愛,當然沒什麼看頭。此時此刻,卻出奇地使賀狄感覺新鮮和火熱。

用舌頭舔弄吸吮,或者用牙尖在這小小的一點上噬咬折磨的話,這個名為子岩的年輕男人的臉上,會出現什麼樣的表情?

海風愛撫著甲板上的每一個人,和地上的每一具屍體。

一切都安靜得極其玄妙。

賀狄覺得喉嚨微微發緊,他順著自己的心意,手腕向下微壓。冰冷的劍尖從子岩的喉頭沿著優美的肌理起伏往下,在左胸前威脅似的稍做停留,又繼續移動,最後,停在使他口乾舌燥的小小花蕾上。

他用冰冷的劍尖,小心地摩挲那個敏感的突起。

極端曖昧,又極端邪惡,像一個高高在上的示意。

"呵……"四周的下屬彷佛忽然明白了王子的意圖,不懷好意地竊笑起來。

子岩宛如置身於一群惡毒的豺狼之中。

夜色之下,眉飛入鬢,眼若寒電。

他站得比標槍還直,臉上沒有任何窘懼,甚至緩緩地,在唇上揚起一個微妙的弧度,賀狄的劍在瞬間一滯。

取得這救命的一滯,子岩終於動了。電光火石間,不顧一切地挺胸傾前,沒有料到他要自盡的賀狄大為吃驚,腦子堶掄晲S有轉過任何念頭,手已經情不自禁地把劍往回縮了半寸。但半寸仍然不夠,劍尖紮入子岩胸膛。

"啊!"圍觀的下屬們驚訝地叫起來。

但子岩並不打算自盡,他的目標只是賀狄身後那個屬下腰間的劍。

拼著挨上一劍的痛楚,他不顧生死的策略終於奏效,就在賀狄的劍刺入他胸膛的瞬間,子岩的手已經觸及他目標中的劍柄。

鏘!

武器到手,子岩精神大振,絲毫不理會胸膛正流淌鮮血,驟然一個轉身,手中劍順勢遞出,噌噌噌噌,首先連擋了五六下敵人包圍過來的攻擊,呼吸之間,悍然挑殺左邊一個敵人,錯腳踏出,身形急轉,踉踉蹌蹌連退幾步,脊背猛地撞上船舷,心頭大定。

下海之後,往東兩奡N可以上岸。雖然受傷,他相信自己的體力足以支撐。

賀狄此時也已經搶到他面前,手中持劍,看著他寡不敵眾仍然鬥志不衰的對手,精明銳利的眼中也不禁流露出一絲欽佩。

"你就是跳下船,也難逃一死。"賀狄提醒他。

在他身後,是一眾精于海戰的屬下,不少人已經張開了強弓,淬了毒的箭矢上閃著淡藍色的光。

一旦子岩跳海,弓箭從船舷上向水中齊發,就算是條最會游泳的魚也逃不過去。

子岩赤裸的胸膛上鮮血淋漓,幸虧賀狄莫名其妙地縮了劍,沒有刺入心肺,現在只是皮肉之傷。

他單手持劍,聽了賀狄的威脅,往賀狄直直看去,眸中神光燦然,"難逃一死?"揚唇輕蔑一笑。

這一笑看在賀狄眼中,卻如光照積雪,耀眼得驚心動魄。

只那麼一愣間,子岩毫不猶豫地騰空而起,縱身跳下船頭。

浪花飛濺。

所有人都沖了過去,朝水面瞄準。

"不許放箭!放箭者斬!"賀狄大喝,撲上去,雙手壓在厚木上,向下俯瞰,集中目力尋找。

深黑的海在月光下溫柔寧靜,波光粼粼。

找不到那個消逝的身影。

他的心還在劇烈地跳動,為了子岩臨去前那個笑容。

令他魂飛天外的笑容。

肩膀的痛楚傳來,他終於想起了自己的傷。

傷口的感覺既痛又刺激,鮮血的味道既熱又甜,都有點像,那個年輕剛強的男人。

"王子,那個男人逃了!"

"逃了?"賀狄凝視著遠方平靜的海面,慢慢露出一絲微笑,"逃了就逃了吧。"

他會再次親手逮住他。

而且,不會再讓他有逃跑的機會。

但賀狄沒想到,再次的會面要等上這麼漫長的日子。

在海另一邊的單林國堙A每日過著奢華靡亂的日子,每當他擁抱那些有著精緻五官的美女童男時,卻往往情不自禁在腦海浮現另一張年輕剛強的臉。

為什麼子岩跳下船後,再也沒有在這片海域出現過?

他遭遇了不測,還是被他的大王召喚去了他處?

海的另一邊,那片到處都是紛爭的大地上,是不是正發生著什麼,而他總是念念不忘的男人,是不是也正參與其中?

賀狄難以抑制地做著種種揣測。

他發現自己越來越難以匿藏自己的這份心事,因為他漸漸對女人覺得索然無味,他不再喜歡女人軟若無骨的身體,還有她們嬌美的聲音。

他渴望撫摸子岩那樣的身軀,精瘦平滑的胸膛,性感的鎖骨,充滿了優美的力量。

他很想,用舌尖品嘗一下那從容的帶著淡笑的唇。

時間將他的耐性慢慢耗費殆盡,當他幾乎要為那個消失的男人瘋狂時,上天卻忽然開恩,把子岩再次送到了他的手上。

"王子,似乎有新的商船準備穿越單林海峽。不但如此,打探得來的消息,他們似乎是想開拓一條穩定的航線,貫通西雷和單林,以便採買運送我們單林的雙亮沙。"

"哼,好大的胃口。"賀狄舒服地靠在高高錦枕上,冷笑,"單林海峽是我的地盤,他們想過就過嗎?雙亮沙更不是有錢就能買得到的。"

"可是……王子還記得當年那個跳海逃走的男人嗎?"

賀狄的眼睛驟然閃過銳利光芒,口堳o淡漠地問,"哪個?"

"那個叫子岩的。"屬下稟報道:"他也在那群人堙C"

"是嗎?"

"確實如此。我敢肯定是他。"

"哦?"

鷹一樣淩厲的眼睛,像準備尋找獵物一樣,緩緩地,半眯起來。

終於。

那個命中註定會成為他的所有物的男人,終於再度出現了。

這一次,絕對不會讓你逃脫。

終有一天,逮到你……

後記

第十本在艱難和困苦中終於誕生,再次歡呼!嗚啦嗚啦!

這本書的大部分是在迷羊姐姐家媦g的,廈門的天氣一如既往的好,但是因為要寫文,所以幾乎沒有機會去別的地方玩。當然,寫文的不止我,迷羊姐姐也要趕她的《虐愛小神父》啦——這本書非常的變態和色,純情的讀者千萬不要去看。

大家有沒有發現這本書和前面的《鳳於九天》有很大的不同啊?對啦,文堶惘釩雃h色色的片斷,唉,我想這都是被迷羊姐姐的磁場影響的,我待在她家的時候,寫的幾乎都有H,例如《主子》的H番外啦,《鳳於九天》的H啦,還有即將在明年二月推出的同人志《襲警》,冷汗,更是很多,很多變態的H。(小小廣告一下,是陽光帥氣的警察和俊得不象話的黑社會富貴美男的激情搞笑故事,什麼,誰是攻誰是受?嗯嗯,這個就要看誰的擒拿手比較厲害了……到時候會貼試閱啊,歡迎大家過來看,在地址欄直接輸入fn.amoonstar.com就可以啦。)

所以,大家看的時候,請注意不要被家長發現哦∼∼呵呵∼∼∼

雖然不能出去玩,但廈門還是有很多好吃的東西的,我好愛吃滷味啊啊啊啊!而且,我和迷羊姐姐的朋友美人霞,還帶我們去吃了非常好吃的湘菜,有幹鍋魚子,還有燒得肉可以一絲一絲剝開的很入味的紅燒肉,嗚嗚嗚,吃得好感動,後來,美人霞還帶我們去吃黑糖刨冰,實在……實在太感激了……嗚嗚嗚,大家如果來了廈門也一定要記得到處去吃美食哦。

哦對了,接下來說這次的新角色烈中流和衛秋娘哦。書堶惆S有對烈中流的相貌做非常詳細的描寫,弄寶寶主要是想把他奇怪的性格表現出來。不過,如果有人問,烈中流是不是帥哥,嘿嘿,烈中流當然是個帥哥啦。至於是什麼級數的帥哥,咳咳,請大家回想他和誰是好朋友哦,嘻嘻嘻嘻。

關於他和他娘子的事情,後面的書媟|有進一步的闡述哦。

至於番外,哈,那個番外啊,是是是……什麼?我當然不會輕易放過可口美味的子岩啦,典型的剛正型帥哥啊。賀狄王子和子岩的故事什麼時候寫?嗯嗯,放心,一定會寫的,因為可憐的鳳鳴一定要去開拓那條見鬼的航道啊,不然會被他老爹用劍捅哦。

感謝架空各位編輯,尤其是和《鳳於九天》直接相關的貓頭鷹和KOGE。不過最辛苦的是恐龍寶寶,一直拖著尾巴在各地出差,還要背著筆記本畫畫,真是狀況淒慘。龍太努力了!弄寶寶看了很慚愧……

最後,還是謝謝大家對弄寶寶的支持!

我一直都很努力的寫哦。

愛你們∼∼

天真無瑕純潔可愛弄寶









上篇:鳳於九天25 再臨博間 全     下篇:夜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