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火影之龍之子 第二章 上學  
   
第二章 上學

時間就這麼一天天的過去了,一轉眼又是三個有了,聰明的月冥已經把卷軸上的東西全學會了。這倒不是說月冥真的聰明到無敵狀態,一來是月冥已經開啟了真實眼,學什麼都特別快;二來是龍神的一小部分原神和他的靈魂融合了,使月冥各方面條件都很突出,具體就是IQ200以上,恢復能力超快,CKL修煉速度加倍等等;而最重要的原因是那卷軸太簡單了,CKL修煉的方法,基礎的體術,忍術方面只有最基本的變身術,分身術,替身術,連個攻擊型忍術都沒有,更不用說那種高級的忍術了。而幻術方面,月冥也只是會些最基本的,不過月冥的真實眼第一狀態已經開啟,大部分的幻術對他已經沒有了,可以這麼說,他現在碰上還只是特上的夕日紅應該輸不了。

“全學完了,不知道現在自己的實力怎麼樣,有沒有中忍的水平?下次老爸回來一定要他教我家族特有的火遁和水遁忍術。”月冥無聊的想到。

由於沒有忍術可以練習,所以月冥准備把現在的重點放在練習體術上,平時的零用錢他從不浪費,全買了負重鐵塊,除了洗澡的時候從不那下來,連睡覺時都是帶著負重的。在修煉CKL之外的時間,也瘋狂的練習只會的三身術,他想既然小李能靠體術就在下忍中占據排名比較高的位置,中忍考試時要不是小李太倒黴,碰上了更BT的我愛羅,月冥認為他另外碰上誰都不會輸,就算碰上當時號稱木葉最強下忍的寧次贏得人也是他。小李行的沒理由自己不行,這是月冥累得快不行的時候給自己打氣的方式。

和前世相比,學習忍術就等於學習知識,將來作為一個忍者就是有了個金飯碗,和前世不同的地方在於,前世如果做的不好會被炒魷魚,但找個新工作就好了,而這裡不會有被炒的可能,但任務失敗基本上等於死亡,所以很怕死額月冥唯有拼命的增強自己的實力了。

轉眼間,又是一年過去了,月冥已經四歲了。這一年裡他的父母沒有回過一次家,天朧炎身為一個強力的忍術型忍者,有著極強的遠程攻擊力,在這種國與國的戰爭中實在是太忙了。而麗子作為他手下的忍者,平時任務都是一起的。所以月冥的瘋狂練習沒有任何人知道,這種一個人的生活月冥已經習慣了,他並不會覺得什麼。

四歲時,月冥已經有接近中忍的實力了,但他還是決定去忍者學校,學習於人相處,學習待人接物。

月冥這四年基本上都是一個人度過的,連一個朋友也沒有,所以覺得去忍者學校是有好處的。

趁父母完成任務在家是,月冥提出了要上忍者學校的要求。

“父親,今年我想去忍者學校上課。”月冥對天朧炎說。

“哦,月冥為什麼怎麼小就要去忍者學校呢?”天朧炎問。

“我覺得去學校學習比較系統,肯定比我自己自學好,還有就是我想去學校應該能交到些朋友。”

“嗯,好吧,不過去了學校可要努力啊,畢竟一般的孩子都是到七歲才去學習的。”

“是,父親,我會努力的。”

∼∼∼∼∼∼∼∼∼∼∼∼∼∼∼∼∼∼∼∼∼∼∼∼∼∼∼∼∼∼∼∼∼∼∼

今天是個大日子,新生入學的第一天,眾多家長攜帶著自家的孩子來到學校,他們是木葉的根基,木葉新的希望。月冥由他的父親-天朧炎牽著帶到指導老師“山歧次郎”面前,天朧炎說道:“次郎,這小子就麻煩你了。月冥,叫老師!”

“老師,你好。”月冥點頭應道。

山歧次郎:木葉中忍,天朧炎在忍者學校的同班同學。

正在雙方交談的時候,前方有迎面走來一名30歲左右的男子和一名於月冥差不多大的男孩。

“宇智波族長,您怎麼來了?”山歧次郎驚訝道。

“我是送鼬過來的。”

“居然能教到宇智波一族的人,真實我的榮幸。”山歧次郎趕緊說道。要知道宇智波可是木葉中的第一大族,可不能得罪啊。

宇智波族長說道:“那就麻煩你了,山歧老師。鼬,嗯?”

此時他旁邊的孩子才說道:“山歧老師,清多多指教。”鼬的聲音毫無起伏,表情冷漠。

山歧次郎無奈的看著冷漠的宇智波鼬,內心苦笑道:“看來我這次有麻煩了。”

∼∼∼∼∼∼∼∼∼∼∼∼∼∼∼∼∼∼∼∼∼∼∼∼∼∼∼∼∼∼∼∼∼∼∼

“我們木葉遵循的是‘火的意志’,也就是”台上的山歧次郎講的口沫橫飛,台下卻睡死一片。在這戰爭的年代,忍者們注重的是殺人術,而不是所謂的“精神”。

台上的山歧次郎心底長嘆一聲:“我教的真有那麼無聊嗎?”

聽著超級無聊的課,月冥很很的BS了下自己,心裡想道:“MD,好好的要求來上個什麼學啊,這樣的課要是上個六年,不死也變白癡,不行,看來要提前畢業,不過冒是老爸不會同意的,怎麼辦呢?”

“算了,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提前畢業,就算暴露血繼也無所謂。”心裡作了決定後,月冥就頭一歪,睡著了。

放學下課中一敲,月冥就飛似的跑出教室,往家跑去。

月冥回到家中,剛好天朧炎和月神麗子剛出完任務回來,看著月冥急匆匆的跑回來,麗子問道:“月冥,怎麼啦,跑那麼急?”

還沒等月冥回答,天朧炎就敲了下他的頭,嚴肅的問道:“月冥,你是怎麼回事?都快有中忍的速度了。”

月冥心裡那個汗啊,以為家裡還是和以前一樣,就自己一個人,放學後就撒開腿跑回來了,沒想到爸媽在家裡,這次看來沒法保密了,不過反正都打算展示實力讓爸媽同意自己參加今年的畢業考試的,這樣被看見了也好,省得再展示一遍。

“哦,是這樣的,父親,您在我三歲生日時不是托人送給我一個卷軸嘛,上面除了三身術外沒有其它的忍術了,所以這一年來我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了練習體術上。”

“?那卷軸上的你都學會了?”天朧炎問道。

“是的,父親。”

“哈哈,不錯,不愧是我的兒子,看來可以叫你我們天朧家的忍術了。”天朧炎開心的說道。

“月神家的刀法看來也可以叫你了呢,小月冥真是太了不起了。”麗子也開心的說道。

“真的!父親母親,不是說過要到我真正成為忍者才教我的嗎?”月冥興奮的道。月冥再剛學完卷軸上的東西時,有一次要求過天朧炎教他更厲害的忍術,不過被天朧炎拒絕了,說過要到他成為真正的忍者時才會教他,問他母親麗子時得到的答復也是一樣,所以要上忍者學校這也是一個原因。

“你學的那卷軸就是一個下忍要學的東西,既然你學完了那你就已經有下忍的實力了。”天朧炎微笑著說道。

“哦,這樣啊。”月冥說道,不過他心裡卻在想:“早知道這樣就不隱藏實力了,本來早就能學到厲害的忍術了,NND。”

“為了月冥的努力晚上我們去吃烤肉慶祝一下吧,炎?”麗子提議道。

“好啊,那就為了讓月冥有繼續努力練習的動力,晚上我們全家去好好吃一頓做為月冥的獎勵吧。”天朧炎答道。

“父親,既然您說了我已經有下人的實力了,那能不能讓我參加今年的畢業考試?”

“嗯?”天朧炎想了想道:“只要你能打敗你母親我就同意你參加畢業考試。”

“”月冥郁悶的道,“是,父親,那你要快教我厲害的忍術,要不然我肯定不可能贏的了母親的。母親您也是呢,要快些教我刀法哦。”

“呵呵,這個先不急,現在好像已經五點六十了(呵呵,惡搞下∼),還是快去吃烤肉吧。”天朧炎說道。

上篇:第一章 掉牙的穿越     下篇:第三章 血繼限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