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火影之龍之子 第十一章 冰遁  
   
第十一章 冰遁

戰後,當月冥得知父母在對抗九尾時陣亡的消息後,並沒有人們想像中的那麼悲傷,只是一直掛在他臉上的淡淡的笑容消失了。而他從此也多了一個習慣,和卡卡西一樣的習慣,只要他在木葉,每天早上都會去英靈碑前“看望”自己的父母

月冥並不是冷血的人,父母的死他怎麼會不悲傷呢,只是他把這種悲傷全都藏在了心底深處。他也想過要為父母報仇,無奈的是自己的仇人是九尾,現在還被封印在了鳴人的體內,總不能去把鳴人宰了吧

木葉火影的辦公室中,在對九尾戰爭中幸存下來的忍者聚集在了一起。

重新上任的三代目看著這些人,說道:“木葉最大的危機解除了,但現在我們和雲忍村的戰爭也進行到了白熱化階段,由於九尾的襲擊,使我們的人手嚴重的不足,所以經過長老會的商議,我們決定讓下忍們進入戰場。”

“三代大人,這是不是有些不妥啊。”一個上忍問道。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這樣雖然可能會使不少下忍戰死,但同樣可以使不少下忍迅速成長,成為強力的戰力,抵擋雲忍的進攻。”三代平靜的說道。

“還有一件事是第十一小組從今天開始解散,分成兩組進入戰場。上忍猿飛左之助從今天開始單獨行動,天朧月冥和出雲八月升為中忍,兩人組成小組,宇智波鼬進入暗部。”

∼∼∼∼∼∼∼∼∼∼∼∼∼∼∼∼∼∼∼∼∼∼∼∼∼∼∼∼∼∼∼∼∼∼∼∼∼∼∼∼∼∼∼∼∼∼∼∼∼∼∼∼∼∼∼∼∼∼

似水如年,時光飛濺,轉眼又一年過去了,月冥已經六歲了。

月冥一個人靜靜的坐在火影岩上,現在他已經很少有這麼空閑的時間了。

一個身形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月冥的身邊,這人身高和月冥差不多,應該和月冥差不多年紀。戴著一個虎形的面具,原來是一個木葉的暗部。

“坐吧。”月冥淡淡的道。

那個暗部也不客氣,在月冥身邊坐了下來。

“把那該死的面具摘了吧,又不是見不得人。”月冥還是用那種不溫不火的聲調說道。

只見那暗部把面具摘下後露出了一張俊美非常的臉,原來是月冥以前的伙伴,一年前加入暗部的鼬。

“這次會待多久?”鼬也是那種淡淡的語氣道,從升為中忍後,月冥和八月的任務量明顯增多了,待在木葉的時間已經很少了。

“今天就會離開。”月冥的聲音還是沒有絲毫的感情波動。

“月冥,好了,我們出發吧。”兩人後面傳來了一個甜美的女聲。

“我要走了,鼬。”

“嗯,下次回來去一樂拉面吧,我請客。”說完鼬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

月冥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後就向那個聲音的方向走去。

∼∼∼∼∼∼∼∼∼∼∼∼∼∼∼∼∼∼∼∼∼∼∼∼∼∼∼∼∼∼∼∼∼∼∼∼∼∼∼∼∼∼∼∼∼∼∼∼∼∼∼∼∼∼∼∼∼∼

再去水之國的船上,一個藍頭發男孩悠閑的坐在船頭,他邊上做著一個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女孩,兩人正親密的聊著天。

這兩人正是剛剛離開木葉的月冥和八月。

船在水面上緩緩的前行,在接近水之國的水面上,竟然出現了一座冰山,擋住了船的前進方向。

月冥看著那冰山,嘴角微微的向上彎了彎,因為他看見那冰山上站著幾個人,他並不認為這些人是來找他麻煩的,木葉現在和雪忍還沒有恩怨,為什麼他那麼肯定那些人是雪忍呢,那是因為據月冥所知只有雪忍才能使用冰遁。

“呵呵,看來這次很有可能能學到冰遁呢。”月冥小聲的自言自語道,就連在他邊上的八月也沒聽見。

月冥猜得不錯,這些人確實是雪忍,也確實不是為他們而來,他們出現在這裡是為了一個改造人。一個被霧忍搶走的改造人,他們這次的任務就是不惜一切代價帶走或者毀滅他。

“船上的霧忍聽著,把寒冰三號留下,我們可以放你們離開,要不然”說完還重重的“哼”了一聲。

船離那冰山越來越近了,船上突然竄出了幾個人影。

那竄出的幾人也不答話,直接用幾個水遁回應了對方。

看著襲擊而來的水遁術,雪忍中剛剛說話那個只是輕蔑的笑了笑,結印喝道:“冰遁,雙龍暴風雪。”

只見兩條冰龍夾著雪花瞬間就將那幾個水遁瓦解,去勢不減的衝向那些霧忍。

“啊!”幾聲慘叫傳來,看來那幾個霧忍是玩完了。

“好強的術,我要了。”月冥心裡樂道,他已經打開了真實眼,雖然無法像寫輪眼那樣同步復制,不過憑借看穿一切的特性,那個雪忍怎麼結印的他還是看的清清楚楚的,憑他200以上的IQ要記住那個印還是沒問題的。

“哼,就這種實力,真不知道那些白癡,怎麼會讓三號被截走的。”那個雪忍不屑道。

突然,異像突生,船周圍瞬間就籠罩上了一層厚厚的霧氣。

“哈哈哈,你的實力好像不錯,配讓我動手了。”一個難聽刺耳的聲音從船裡傳出。

“這麼濃的霧,還有這種刺耳的聲音,不會是他吧?”月冥心驚的想到。

上篇:第十章 屍鬼封盡     下篇:第十二章 桃地再不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