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1-1:命運的相會  
   
01-1:命運的相會

「啊啊,打掃真是麻煩。」一個身型修長、面容稱得上清秀可愛的大男孩直了直痠疼的腰,再度不滿的揮動起掃把,還一邊咕噥抱怨著:「如果有個全能麻遜來幫我掃地該有多好啊!」

不過想歸想,一台麻遜可要不少錢,尤其是全功能的,那可不是一個靠打打零工的未成年男孩可以買得起的,尤其是,那不得不上的學校,天殺該死的學費貴到他每天打工打到迷迷糊糊時,常常發現自己無緣無故站在校門口,手上還拿著芭樂。

什麼?炸掉學校是不道德的?芭樂怎麼炸學校啊?你以為芭樂是什麼?手榴彈?哼,他怎麼可能買得起手榴彈,能買顆芭樂砸破學校玻璃就不錯了,不過說真的,學校的強化玻璃也不是一顆芭樂砸得破的。秉持著絕對不浪費的原則,那顆芭樂當然每次都被保留下來,當成他的飯後水果了。

啪滋!

大男孩皺了皺眉,這什麼怪聲音?難不成那台二手全自動洗衣、脫水、烘衣的超級老古董洗衣麻遜又給他出問題了?別啊,男孩有點著急的想衝去看看洗衣麻遜的狀況,那裡面可是有他僅剩的一套制服,要是報銷了,那他可就得穿條內褲進校園了。

還沒來得及衝到洗衣麻遜那,男孩已經知道方才的聲音跟可憐的麻遜絕對沒有關係,一個奇怪的彩色漩渦憑空出現在他身邊,還有越來越大的趨勢,而他可憐的房間居然開始扭曲變形……

「哇靠?我知道我是很衰沒有錯,但是也沒衰到這種地步吧?」男孩無奈又無力的看著週遭嚴重扭曲變形的空間,開始懷疑自己的命格是不是剋父剋母外加現在要剋死自己了:「打掃個房間都會出問題?」

抱怨歸抱怨,男孩還是決定好死不如賴活,趕忙從扭曲變形的空間後退,正打算跳窗逃亡之際,一道閃光卻引起他的好奇心,男孩右腿踏在窗台上,卻忍不住往後看那奇異的現象。

呈漩渦狀開始朝外擴散開的空間,突然從中射出一束光芒,但突然間,萬丈光芒爆了出來,充斥在整個房間裡……

「哇操!」男孩忍不住用家鄉話怒罵,而他的雙眼早就被光芒給暫時弄成睜眼瞎子,拼命甩著頭,想甩去被光芒刺眼的暈眩感,男孩還忍不住邊罵道:「靠,老祖宗說的果然有道理,好奇心真他媽的會害死一隻貓。」

雖然是睜眼瞎子,男孩還是隱約感覺到周圍的變化,刺目光芒已經漸漸散去,周圍空間的異樣感也漸漸消散,起而代之的卻是─有人!男孩準確的抓起桌上的槍械,不需要眼睛,憑著感覺瞄準了來人!

「是誰?」恢復了點視覺的男孩漸漸看清了人影,來人的身形雖然不壯碩,但是通常真正的高手都不會是肌肉糾結的大漢,他謹慎萬分的問,同時手裡的槍也絕不偏離來人的身影。

哪知,不用他舉槍,洞口又吐出了另一人,而這人一出來就發出強烈的殺氣,舉起武器就往先來的人身上招呼……

「老師,你束手就擒吧,組織是不會放過你的,死在我手上就比死在其他人手上的好。」殺氣強烈的後來者冷冷地說,而以聲音看來,這人居然是個女人。

「亞希亞,你發出的殺氣太強烈,這不是一個真正的殺手該有的。」被稱為老師的人只是淡淡地糾正學生犯的錯誤。

「住口!」亞希亞怒吼道,心底的憤怒不斷湧上來,她不會永遠居於這人之下的,不會!完美殺手的傳說就由她來打破,她才是真正的第一殺手!殺死他,只要殺死自己殺手之路的啟蒙老師……她就是第一殺手!

兩人沉默地對立著,除了被稱為老師的人身上那不斷滴血的聲音外,一切是風雨欲來前的寧靜………一場死鬥即將開始,並且至死方休!

「哇你列,你們兩個到底在別人家幹嘛?講了一堆我聽不懂的話,現在又安靜的要命,喂!你們要打去外面打,敢破壞我家的話,我就要你們好看,我可是說到做……」男孩總算恢復了視力,看見一男一女就在他眼前對立著。

兩個同樣氣質冰冷的男女,男孩好奇地打量著,那男人身型細長高挑,穿著一身的黑衣,再配上一頭黑髮,當真是黑得徹底,再看看那張臉蛋,標準的瓜子臉讓男人看起來帶點秀氣,但是那雙特別的銀色眼睛,比黑色更冷漠的銀色眼瞳,卻讓男人有種說不出的……讓人不禁打從心底寒起來的感覺,男孩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女人則是十足冶艷,滿頭耀眼的紅髮居然配上一雙翠綠的雙眼,這奇怪的組合非常不讓人覺得衝突,反而更顯得女人的光彩奪目,惟獨就是那雙眼太冰冷狠毒了點,男孩忍不住搖頭嘆息。

但是!這兩個人長什麼德性,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重要的是,這兩個人一副跟對方的祖宗十八代都有仇的模樣,他可真怕!怕家裡的東西要是破了一樣,窮到快發瘋的他可能會忍不住在自己家犯下兩起命案。

亞希亞在瞬間動了,或許不該說動,只是在原地突然消失,然後瞬間出現在男人的面前,她手裡薄薄的柳葉刀無聲無息的砍過他的脖子……

「哇靠,不會吧?」男孩愣愣地看著,這樣就斷頭了?枉費那男的看起來還挺強的。慘,等等可能要用強力清潔劑擦地板,才有辦法擦掉血腥味了。

但是卻沒有半滴血流出來,原本被斷頭的男人原來只是一個殘影,亞希亞心頭一驚,馬上迴身看男人是否在自己背後,豈知,這一迴身真正要命,她的頸項被一隻手給輕輕按住,正確來說,按住她的,只有兩根手指。

但是,亞希亞很清楚的知道這兩根手指就足以要她的命了!

「呵呵呵……」亞希亞不怕反輕笑起來,諷刺萬分的問自己背後的人:「怎麼?號稱第一殺手的人居然不敢下手殺了我?以前老師可是從來不會讓要殺的人感覺到痛苦的……所有的人都在有感覺之前就已經見閻王了!」

男人卻默默不語。

「別蠢了,老師,殺手永遠就是殺手。」亞希亞的聲音轉成冷漠,然後毫無畏懼的掙開男人的手,她冰寒無比的說:「你一切會打破跟那人的承諾的,殺手永遠不可能不殺人!尤其是你,老師。」

男人靜靜的站立著,臉上的表情和之前一模一樣─毫無表情!

「我今日殺不了你,總有一天我會殺得了你。」亞希亞突然泛出危險而妖媚的微笑:「老師要嘛就趁今天殺了我,否則,你就會永遠活在我的追殺之下。」如果能夠打破老師對那人的承諾,呵呵,那她就是死了也甘願。

男人淡淡地說:「你走吧,亞希亞,我不殺人。」

「哼!」那人真的這麼重要嗎?該死!亞希亞的臉露出了忌妒,能讓老師這麼重視的人,應該是她!她可是老師唯一的弟子啊!

「從今以後,你不再是我的老師,而是必殺的仇人!」亞希亞怒吼完,轉身就要離開,但……這是哪?她猛然發現這房間的怪異。

男孩無奈的舉著槍:「我說你們,能不能把我這個『房間的主人』看在眼裡啊?」敢情這兩個人已經把他當成透明人了?要是他聽得懂他們在說什麼的話,那倒也可以當肥皂劇來看,一男一女之間的愛恨情仇……嘿嘿,應該是不錯看。

但是問題是,他們講的話,他一句也聽不懂!

「開門讓我出去!不然你就得死。」亞希亞冰寒無比的說完,而後又縐著眉看著臉上出現迷惘神色的男孩。

她是在和他說話吧?男孩搔了搔臉,聳聳肩後,走到自己日常用的中央處理麻遜的面前,拿起像是安全帽的東西,走到女人的面前,男孩把東西遞到她的面前:「戴上去吧。」

亞希亞皺了皺眉,卻沒有伸手接過安全帽,誰知道這男孩是不是要對她不利。

男孩不耐煩的比了比安全帽,然後做出個戴帽子的動作,又急急的催促:「快點戴啦。」

亞希亞的臉冷了下來,手中的柳葉刀也動了動……

男人卻走到男孩的面前,伸手接過奇怪的帽子,毫不猶疑的戴到頭上。

見狀,男孩走回中央處理麻遜的面前,手指在麻遜的透明面板上按了幾個鍵,最後按下了一個『語言傳輸』的按鍵。

那頂安全帽突然流動著五顏六色的光芒,隨著光芒的流動,男人的臉上微微皺了一下眉,被硬塞入一堆資訊的感覺並不好受,腦袋像走馬燈般不斷閃過一堆的東西,但是他仍舊沒有坑聲,這些痛苦遠不足以讓他吭聲。

過了一會兒,安全帽上的光芒暗淡下去,終歸回最初那副平凡無奇的安全帽,此刻男孩才開始問:「聽懂我說的話了沒有?」

來人輕輕點了點頭,用了和男孩相同的語言回答:「懂。」

「很好,這樣就沒有溝通障礙啦。」男孩滿意的點點頭。

「我是從……」來人正要開口解釋。

「我知道!」男孩不耐的揮著手搶答:「異空間來的嘛!」

來人愣了愣:「是……」

「這年頭,連空間都靠不住啦,三不五時就有人從異空間掉出來,連新聞報導都再不報這種事情囉。」男孩無奈的兩手一襬,只是不知道他也會這麼倒楣,偏偏就有人掉到他家裡來,這下該怎麼辦?

他可是個終極懶人,算了,叫這不速之客自己滾去收容所吧!男孩的眉頭一揚,一堆話批哩啪啦:「因為異空間來的人太多啦,所以阿卡蘭共和國特地設了收容所,你自己等等走到外面去左轉,再走過兩條街,跨過一個湖,越過一個公園,就有個秩序管理所,自己進去說你是異空間來的,他們就會把你安置到收容所啦。」

來人卻愣了愣,隨後漠然的說:「我不需要去收容所,我會謀生。」

男孩一聽,興致倒是上來了,興沖沖的問:「喔?你會幹麻?」說不定此人會是拯救他脫離貧困半工半讀、飢寒交迫、寅吃卯糧生活的貴人?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太好啦!想到這,男孩的臉上放出萬丈光芒。

來人似乎有點被男孩突然變成五百瓦特電燈泡的舉動嚇到,他沉默了會後說:「我是個殺手。」

殺‧手!既臉上放光後,男孩的雙眼也精光四射,臉上充滿諂媚的笑容巴結著:「好,真是一份有前途外加有錢途,付出的本錢低,但是回收高的好職業啊!」

殺手有點不知所措,怎麼有人這樣形容殺手這個職業的?但他隨即就平靜下來,道出另一個事實:「但是,我已經承諾不再殺人!」

房中突然一陣安靜,男孩的笑容瞬間消失,手指毫不留情的往房門一指:「你給我滾‧出‧去,不殺人的殺手大人。」

差別待遇還真是有點明顯,殺手無言的走到門前,但是他望著光溜溜的白色門板,卻不知道該怎麼出門。

男孩不耐的喊了聲:「芝麻開門。」

門瞬間打開,而率先走出去的卻不是殺手,而是另一個女人,亞希亞,她轉頭對殺手露出致命的微笑:「後會有期了,老師。」

亞希亞……殺手不禁有點淡淡的哀愁感。

「喂,快跟你的女人走啦,別在這邊滴血,你知不知道血的味道很難清除的?」男孩有點懊惱的看著殺手身上不斷滴下的血液,靠,他剛剛才打掃完的耶!

雖然心底對這個不知名的地方有千百萬個疑問,但是殺手從不多話,尤其當對方已經下了逐客令的時候,他默然的走出去後,背後的門板毫不留情的關上,殺手望著外邊從未見過的奇異世界,心底徬惶嗎?

「殺手手則第三條,無論身處何種情況,永遠保持冷靜。」殺手喃喃念著。

縱使,外面的建築物各各高聳入雲,而建築物的風格更是奇怪……不,其實奇怪的根本原因應該就是,根本沒有風格。圓頂、尖頂,甚至是各種歪七扭八的形狀都有,紊亂,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

縱使,眼前是千百、不,是上萬個奇怪的半圓形東西在天空快速飛來飛去,要是他沒看錯的話,他似乎還在那堆飛行物裡面發現了幾條傳說中的龍,而龍上還載著人。

即使是最強最冷靜的殺手,也忍不住深呼吸了幾口氣,才有辦法面對眼前完全不熟悉的景物。

微微平復了心情,他開始在想,當一個人身處於大約五十層樓的高度,而且沒有發現任何階梯能夠下到地面,而前方亂衝亂撞的飛行物好像隨時都會撞上來似的……他能怎麼辦?就算是永遠保持平靜的殺手,也不免覺得背後似乎有股寒風捲起了落葉的淒涼感。

「你怎麼還在啊?」背後那聒噪的男孩聲又響起。

「我不知道該怎麼下去。」殺手平靜的陳述事實,亞希亞……應該是用繩爪下去的吧,可惜他身上的繩爪早在被追殺的時候就用掉了。

男孩不禁咕噥了幾句:「真麻煩,為什麼就是我會遇上這種麻煩啊,我還趕著去打工呢,要是遲到了被扣薪水,那我下個月喝西北風啊?」

殺手還是默然,沒有因男孩的無情而叱責半句話,在他看來,素昧平生地,男孩原本就沒有義務要幫他,況且男孩在得知他是殺手後,沒有找人來抓他已經算是莫大的恩惠了。

男孩誇張的嘆了口大大的氣後,沒好氣地對殺手喊:「過來這邊啦。」

殺手轉頭看去,男孩正走進一個半徑約一公尺的透明圓管中,走進後,男孩居然就這麼往下落,殺手心頭跳了一下,往下看去,男孩卻已經穩穩的在地面看著他,雖然十層樓的高度讓他看不清男孩的臉色,但可以確定的是,男孩安然無恙。

原來,這個圓管就是下樓的工具,殺手也隨後踏進圓管,雖然腳下空蕩的感覺讓他非常非常的不適應,而猛然有股吸力讓他從十層樓落下的感覺,更是讓殺手的瞳孔都緊張的放大了一下。

男孩的臉和聒噪的聲音再度出現在殺手的眼前,他不滿的抱怨:「這麼慢,你要害我遲到喔?快點啦。」

男孩忍不住伸過手要去拉殺手,再不快點,他真的下個月要喝西北風了。

但是,殺手警覺地一縮,躲過了男孩的拉扯,而男孩抓了空後,也只是聳了聳肩:「快走吧。」

這個世界真的有些不太一樣,在他那裡,從來沒見過這麼多的金屬,殺手皺著眉,建築物是金屬,路面是金屬,甚至連兩旁的樹木看起來都像是金屬!

「這些是真的樹?」雖然知道發問不是殺手應該做的,但是他還是忍不住問道。

男孩只是朝他瞄了一眼:「當然不是!這些是人工樹,專門用來替代樹木的功能,把二氧化碳轉化為氧氣。」

「你也太浪費了吧,樹那種奢侈品,政府才不會種在路上呢。」男孩理所當然的陳述。

樹……是奢侈品?殺手不禁皺了眉,樹這種東西不就是隨便長在路邊,或者是被砍下來當材火用?

一台半圓形的金屬物體緩緩降落在兩人的身旁,殺手注意到這就是他在空中看見的那些東西,只是這個的體積似乎比別的要來得大些。而光滑的表面突然張開了一個長橢圓形的洞,寬約一公尺,而高約有兩公尺,正好能讓一個人舒適的通過。

「又要多花一筆公車錢!不知道可不可以報給國家去付?」男孩不滿的掏出一張卡來,然後招呼著殺手道:「快上來啦,慢慢吞吞的,一點都不像個殺手。」說完,男孩踏進了那個長橢圓的洞。

聽到這句話,殺手也只有無言的跟著踏上,基本上,一個人突然掉到異世界,能夠像他這般冷靜,除了反應和動作慢了點外,沒有其他異樣的人恐怕也沒有幾個了。

踏上了這輛奇怪的物體後,殺手猛然發現,這輛東西居然是透明的,裡面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外面,彷彿那層金屬外殼不存在似的。

連腳下都是空的……而且它還飄起來了!

「過來坐下啊,又不是沒座位,幹嘛站著?」男孩大剌剌的坐下,翹著二郎腿悠哉悠哉的拍拍旁邊的座位。

殺手默默地坐下,男孩悠悠閒閒的翹著二郎腿,和他清秀甚至是可愛的外表一點都不搭調。

「你叫什麼名字啊?」男孩不經意地問,然後又想起來,問別人名字前好像應該先報出自己的名字?男孩又趕著說了一句:「我叫凱司,凱子的凱,司機的司。」

凱子的司機?……殺手心底泛起淡淡地笑意:「利奧拉。」

「好怪的名字,好像隨便湊出來的三個字。」凱司毫不留情的批評,然後又扯到別的話題:「對啦,你跟那個火爆的紅髮美女是什麼關係啊?怎麼她好像一副不把你碎屍萬斷不甘心的樣子?該不會是你搞大人家肚子後,又對她始亂終棄吧?不是我要說,但是男人啊,要有點擔當,別老是幹這種不負責任的事。」

「不是。」利奧拉突然泛起一股無力感,這男孩的想像力未免太豐富了些:「我是她的師父,不是戀人。」

「師父?」凱司不禁上下瞄著利奧拉,不會吧?他還以為利奧拉和那美女是姐弟戀呢,怎麼美女倒變成了他的徒弟?怎麼看都覺得利奧拉比那美女來得年輕……

「你幾歲?」凱司不客氣地問。

「二十五。」利奧拉照實回答。

「那美女幾歲?」凱司再問。

「二十七。」利奧拉想了想後回答,印象中,亞希亞好像比他大兩歲。

凱司撫著額頭頭痛道:「你二十五歲,她二十七歲,你還比她小兩歲,怎麼會是人家的師父?」

「在組織裡,師徒不看年齡,只看實力。」利奧拉言簡意賅的回答,說完卻有點陷入回憶,亞希亞……若她不是主上的寶貝千金,他又怎會被迫收下這個令人頭大的徒弟。

「這麼說來,你很強囉?」凱司聽到這,眼睛猛然發亮,有實力的人就有利用的價值。

「我是第一殺手。」利奧拉毫不掩飾的回答。

「太‧好‧了!」凱司的雙手重重搭上利奧拉的肩頭,充滿希冀的看著利奧拉,還低聲說:「你看到我背後,有一個斯斯文文的眼鏡男了沒有?」

利奧拉幾乎不用看就點了點頭,早在上車之際,他就已經把車上所有的景象都牢牢印在心底,殺手手則第五條,隨時隨地都要觀察周遭環境。

「那傢伙是超級危險份子耶!傳說中的X級通緝犯喔。」凱司興奮地低聲唸道。

這…有什麼值得高興的嗎?利奧拉仍是不解。

「抓到他的話去領賞金的話,我就有好一陣子不愁吃穿了。」凱司忍不住沉醉在吃穿都不愁的美好景象中,最好是把賞金都換成鈔票來鋪床,躺在鈔票上吃飯的感覺不知道有多好。

利奧拉眼角看向斯文男,果不其然,戴著金絲邊眼鏡的男人已經看向他們兩個,犀利的眼神還露出不屑,嘴邊更是帶著邪邪的笑容。

凱司的音量大概只有聾子聽不見吧!

「在最近的地方下車。」利奧拉既像是在和凱司說話,又像是在對斯文男人說話。

「好!」凱司那笑吟吟的表情,讓利奧拉淡淡地瞄了他一眼,領悟到原來這傢伙是故意的。

才剛下了車,凱司馬上把槍掏了出來,雖然他拉了利奧拉下水,不過自己好歹也是要盡盡人事,至少要命的時候,他還可以先逃命。

ㄧ頭金燦燦的頭髮,藍色的眼睛上掛著一副金絲邊眼鏡,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溫和笑容,一身不知道是哪個鬼地方流行的黑白兩色怪長袍,上面還繡著一堆鬼畫符,眼前這個人的造型說有多怪就有多怪,凱司在打量對手的奇特造型後,懶洋洋地把槍指向金絲邊眼鏡男:「喂,束手就擒吧,不然我就要開槍了喔?」

利奧拉微微皺眉看向那名仍舊氣定神閑的金絲邊少年,這名少年看起來弱不禁風,雙腳雙手都相當纖細,不像是有力量的人,頂多是謀略型的人物,那麼周圍就應該會有保鏢。

「你這麼確定我是X級通緝犯?我像一個通緝犯嗎?」金絲邊眼鏡男人淡淡微笑著,眼神卻閃過一絲興味,好整以暇的看著凱司。

利奧拉的心頭一緊,這人的眼神真像主上!這名少年和主上兩人,眼底都有著那種永遠掌控全局的自信,這種人總是出現在戰場上,王座上。

「米哲瑞,X級通緝犯,能力不明、年齡不明,反正就是啥都不明,但奇怪的是,居然有非常清楚的長相,X級通緝犯中可是少有知道真正長相的。」凱司有些奇怪的說。

「凱司,你確定你有足夠實力來抓他?」利奧拉心底的警鐘響得不停,殺手的直覺告訴他,這人惹不得!

凱司轉過頭來,一臉無辜樣,兩手一攤:「他是X級的危險份子耶,我怎麼可能有足夠實力來抓他。」

「X級?」對於這個陌生的符號,利奧拉突然覺得非常不妙。

「通緝犯分為ABCDEF級,越後面的越是小角色啦。」凱司仔細解說著:「不過另外還有所謂的X級。」

「實力如何?」利奧拉皺眉問道。

「唔,聽說比A級還要高強很多,強到無法判定的,全都歸類為X級,目前全世界也才十個X級的通緝犯耶。」凱司忍不住兩眼放光:「每一個X級的賞金都是天價,夠我打斷我的手腳,躺著吃上十輩子都有剩了,想不到今天居然能在公車上遇到一個X級,上天真是待我不薄。」

說不定上天是要你的命……利奧拉完全不知道凱司的腦袋在想什麼,對一個殺手來說,評估對手實力,然後做出完整的計畫,最後行動,才是明智之舉。

「這麼說來,非打不可了?」米哲瑞還是淡淡笑著。

「當然!為了讓我能躺著過日子,你就犧牲點,到阿卡蘭帝國監牢去吃免費的牢飯吧!」凱司說完,毫不猶豫地舉槍,三聲槍響後,凱司姿勢帥氣地吹了吹槍口的煙後說:「果然X級通緝犯是沒辦法用槍解決的,利奧拉,換你上了。」

「……」利奧拉微微皺眉,剛才凱司射了三發暗器,速度和準頭都很不錯,就是時機不大對而已,但是米哲瑞到底是如何,讓那三發暗器進到他周圍三公尺的時候掉落下來?利奧拉並沒有看見米哲瑞做任何動作,他也沒有感覺到任何真氣的波動,除了米哲瑞臉上的笑容好像濃了一點外。

「你是術士?」凱司有點訝異地問,這下子事情大條了。

米哲瑞眨了眨眼:「是呀,要試試我的能力嗎?」

利奧拉還在想,是什麼樣的力量能夠讓暗器掉落時,自己已經感受到了,身體正承受非常沉重的壓力,彷彿身上正背著他在做殺手訓練時的沉重沙包。

「好、好重!」凱司早已經趴在地板上哀嚎。

「十倍的重力居然不能讓你倒下?」米哲瑞倒是有些吃驚,十倍重力可是會讓人的體重變成十倍,那可是幾百公斤的重量,普通人早就站不起來了。好有趣的人物,米哲瑞忍不住露出興味來。

「十倍的重力?好奇怪的武功名稱。」利奧拉卻不明白重力的意思。

趴在地板上的凱司馬上抬頭大叫:「笨蛋,這不是武功啦,他是個術士、術士!」

「術士?」利奧拉仍舊不懂,不過他知道眼前的人絕對不是好對付的,若是在以前,他肯定在對手使出招式前,就出手抹了對手的脖子,可是現在……

「二十倍重力。」米哲瑞輕輕地喊,而在他喊出的同時,利奧拉的腳猛然陷入地面好幾公分,雖然他還站得住,但臉上已不是剛才的從容,這重量即使是利奧拉也無法等閒視之,更別提凱司了,凱司別說抬頭了,連話都擠不出半句,嘴邊都滲出了血絲。

「好邪門的武功!」利奧拉有些艱難的說。

「就……跟你…說、說了,不是武功……」快死歸快死,凱司還是硬要擠出話來糾正利奧拉。

利奧拉提起自己修煉了二十幾年的血飄真氣,身體果然馬上輕了不少,雖然米哲瑞的重力還是對他造成了影響,但是利奧拉的速度仍不是普通人能夠達到的,這也是殺手最基本但卻是最重要的一項技能─速度!

利奧拉瞬間拔出自己靴中的銀色雕花細棍,因為不能殺人,所以利奧拉並沒有使用更致命的武器,只是單舉著細棍朝米哲瑞飛掠而去,利奧拉的速度快得只讓人看見一抹淡淡的黑色身影,不過事實上,若不是米哲瑞的重力影響,平常人的肉眼幾乎是不可能看見那抹黑色身影。

米哲瑞一直不在乎的臉上首次出現驚駭,他馬上使出自己重力能力的極限,將自身方圓一公尺的重力加到一千倍,而那抹黑色身影猛然停下來,利奧拉再度出現,而他手中的銀細棍正停在半空中,如果有人拿尺來量的話,會發現細棍的尖端正停在離米哲瑞一公尺零一公分的地方。

米哲瑞的額上滴下一滴冷汗,利奧拉居然發現自己極限重力的範圍,眼前的這傢伙不簡單啊。

利奧拉只微微停頓了一會兒,就從袖中射出一把飛刀,很特別的是,這把飛刀並不是直直往米哲瑞射去,卻是往米哲瑞的頭上,以拋物線的方式扔過去的,也就是說,如果米哲瑞不移動的話,飛刀就會以千倍重量往米哲瑞的頭砸下去。

但米哲瑞可沒興趣讓自己頭上多個洞,更何況這個洞很可能在重力影響下直達腳底。米哲瑞往左輕移一步躲過了飛刀,而右手瞬間壓縮了一團空氣,然後如砲彈般朝利奧拉射去,但是以利奧拉的速度,根本不把砲彈看在眼裡,只是瞬間往左移,然後移回來,看在普通人眼裡,就好像根本沒有移動過,而那團濃縮空氣似乎直接穿透利奧拉的身體似的。

米哲瑞眼神一緊,雙手高舉,輕喊道:「看看這招怎麼樣,失敗的演講─滿天雞蛋亂砸。」

哇靠……這是招式的名稱嗎?凱司無奈的想,更悲哀的發現自己居然被這種沒半點取名天份的傢伙給壓倒在地上。

利奧拉倒是沒有凱司的悠閒去想這個招式的名稱有多難聽,因為數千的空氣彈正佈滿整個天空,讓利奧拉甚是頭痛,在從沒有見過這樣的力量之下,即使是第一殺手,利奧拉還是有不知從何出招的感覺。

但是,米哲瑞卻遲遲沒有把滿天雞蛋給砸下來,只是淡淡笑著:「各退一步如何?」

「退退退,利奧拉你快給我退好幾步。」凱司猛然發現自己也在『失敗的演講』的攻擊範圍之下,馬上連聲贊成米哲瑞的提議,還主動退好幾步。

怪的是,利奧拉還真的退了好幾步,一直退到凱司的身旁才停下來,然後把銀細棍插回靴中。

真是有趣的兩個人……米哲瑞搔了搔臉,把『滿天雞蛋』給消掉,心下還起了有趣的念頭,他把重力再度改回十倍,讓凱司能夠正常說話。

「把你們的一切都告訴我,或許我聽得高興,就會放過你們。」

「呼,總算好一點。」凱司鬆了口氣後,又充滿希望地抬頭看向米哲瑞:「真的放過我?那我啥都說了,我叫做凱司,是個D級的賞金獵人,正要帶旁邊這個叫做利奧拉的異世界人,去政府的收容所。」

「就這樣?」米哲瑞不滿地說。

「還有、還有!」看見米哲瑞不爽了,凱司趕忙出聲,但是還有什麼可以說的?凱司擠破腦袋都想不出自己有什麼可說的,只好出賣旁邊的異世界人口:「你、你可別小看利奧拉喔,你剛剛也看見他的實力啦,他可是號稱第一殺手的人物,你最好別亂來,二十倍重力對他來說好像吃飯一樣簡單呢,他是不想亂開殺戒,才主動退回來的,等等他要是生氣了,小心他一刀子就把你抹了。」

米哲瑞和利奧拉都當作沒聽見,米哲瑞揚了揚眉問利奧拉:「異世界來的?」

利奧拉輕輕點了點頭。

「好吧,我放你們走。」米哲瑞做了個請的姿勢。

「什麼?真的放我們走?」凱司張大了嘴:「我還以為我們倆死定了。」

米哲瑞眨了眨眼:「有條件的。」

「啥條件?」凱司愣愣地問:「我先說啊,不准叫我做苦工或者是不准吃飯什麼的,這還不如讓我去死。」

米哲瑞馬上露出一副哪有這回事的委屈表情:「沒沒,只要你們去阿卡蘭學院報名,考進學院當學生,我就放過你們。」

「就這樣?」凱司不相信地問。

「就這樣。」米哲瑞雙手一攤。

「呃,真是怪事年年有。」凱司忍不住咕噥著:「居然還有人用我的命來要脅我去唸書的,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不過這下子,我原本的學校該怎麼辦?好不容易申請到全額獎學金的說。」

「順便提醒你們一下。」米哲瑞又眨了眨眼:「今天是阿卡蘭學院報考的最後一天,而且報考只到五點喔,現在是下午三點,你們還有兩個小時可以趕去。」

「啥米!」凱司低頭猛看錶,正確來說,是還有一小時五十三分鐘:「阿卡蘭學院在市中心耶!」

「要是沒考到的話。」米哲瑞的笑容可掬:「那麼五點一到我就會去宰掉你們嚕,別想逃跑啊,我絕對有辦法找到你們。」

「五點……啊,公車來了,利奧拉快走!」凱司一把抓住利奧拉的領子,瞬間奔跑到數百公尺遠的站牌,在最後一秒跳上公車。

「好快……」米哲瑞滴下一滴冷汗。

「為什麼放過他們?」一個陰影突然傳出冷冷的聲響。

「因為不想兩敗俱傷嘛!」米哲瑞露出無辜的笑容。

「什麼意思……」黑影不滿的聲音突然停了下來。

「終於發現了嗎?」米哲瑞臉上的笑意愈濃:「那個沉靜的第一殺手早就發出警告了。」

黑影人靜靜地看著自己的雙腳前方,不知何時被插上了兩支飛刀,他竟然到現在才發現。

「他是在我發動『失敗的演講』的時候射出去的,要是我砸了『滿天雞蛋』,恐怕現在有人的心口就插著飛刀嚕。」米哲瑞一臉『快點感激我吧』的表情。

無奈的黑影人摸摸鼻子,想不到自己居然變成人質了。

米哲瑞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興致高昂的唸著:「對了,我要趕快去跟巴巴理斯說,我幫他找了兩個有趣的學生。」

「你該不會是因為覺得有趣,所以……」黑影人滿臉的黑線。

「怎麼可能,我是因為看到兩個人才,剛好想起巴巴理斯說他缺人缺得嚴重,所以才會介紹他們去!」米哲瑞露出了認真的表情。

「是這樣嗎?」黑影人也不禁嚴肅起來。

「沒錯!」米哲瑞認真的回答完後,臉色一轉,又露出笑臉:「好啦,我要去跟巴巴理斯商量遊戲內容……不,是鍛鍊人才的計畫!」

「……」前面那句才是真話吧?

上篇:第一集 殺人的紀元     下篇:01-2:清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