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1-2:清清  
   
01-2:清清

沉默了好一會,利奧拉還是忍不住問了:「你明知道米哲瑞很強,為什麼要做這件幾乎不可能的事?」

凱司的臉色突然變得嚴肅:「因為我的夢想。」

「夢想?」利奧拉再度問道。

「對!」凱司猛然站起堅決地大喊:「我的夢想就是要一輩子躺在床上不愁吃穿!為了這個夢想,就算要我冒生命危險,我都甘之如飴。」

這到底算是懶惰還是勤奮……公車上的眾人汗著想。

「啊!阿卡蘭學院到了,快下車。」凱司低頭看了看時間,忍不住猛抓頭髮:「剩下四十五分鐘了啦,快快快,我可不想在四十五分鐘後到地獄報到啊。」

兩人跳下公車後,一扇怪得驚人的校門就這麼豎立在眼前,那是一顆人頭,沒錯,你沒有看錯,所謂的校門就是一顆圓得像顆蛋的人頭,頭髮是中年人的地中海頭,五官清清楚楚,還留著一撇八字鬍,嘴巴則是大大的笑著,而那張嘴露出的空洞就是供人進出的門口。

「果真是『笑』門!」凱司愣了好一會,才冷靜的說。

「……」利奧拉實在無法對這種建築物下任何評斷。

反正這世界的建築風格原本就亂七八糟的,凱司也沒驚訝多久,抓起利奧拉的手腕就拖著跑,衝進了嘴巴…不,是校門裡。

有種羊入虎口的感覺……利奧拉突然非常想嘆氣,為什麼才過半天,他的人生就有這麼大的轉變?從被追殺到掉落異世界,現在居然還得做一件他從來沒做過的事情─上學。

「若是安瑟知道我變成這樣,她……一定很高興。」利奧拉忍不住苦笑。

「什麼垃圾?」凱司懷疑地轉頭問,不過還沒問到答案,就已經忘記自己問了問題,又批哩啪啦開講:「快快,趕快報名,不然半個小時後,就是我們兩個完蛋的時辰啦。」

「如果只有我一個人,打不過米哲瑞,也能逃得過。」利奧拉稍稍評估了一下,就得出結論。

「大、大哥……」凱司發出顫顫的聲音:「上學很好玩啊,你身為絕世殺手,肯定沒體會過上學的樂趣,趁著現在有機會,還是趕快去學校充實知識吧,這個世界文憑是重要的,有文憑才有好工作,有好工作才能輕鬆度日……而且你上學還可以順便救一下小弟的命,這不是一舉數得嗎?你千萬不要錯過這種好處多過壞處的事啊。」說到後來,凱司簡直是抱著利奧拉的大腿在哭求。

上學嗎?利奧拉想著,而後輕輕點了點頭,既然無處可去,那安安靜靜的校園或許是個好地方。雖然後來證實,校園絕不是個安安靜靜的地方,這點倒是利奧拉始料未及的。

原本哀泣的凱司一撇見利奧拉幾不可見的點頭,馬上眼淚縮回眼框,若無其事的站起來,興致高昂的喊:「好,趕快來報名吧,來報名。」

利奧拉輕輕舉起手指,比向前方問:「排哪行?」

「什麼排哪行……」凱司一轉頭,馬上看見眾多人群像是兩條蜿蜒的懶蛇般,從不可見的遠處一路趴到他們倆人跟前幾步,凱司忍不住脫口而出:「靠!這年頭到哪也排隊,買個菜要排隊、做個公車要排隊,不知道送死要不要排隊?」

當然要!以往他的獵物名單都是排在他眼前,等著他去執行的,利奧拉默然地心想。

「看、看,那邊好少人排啊!」凱司像是發現新大陸般興奮,又拖著利奧拉就跑,對於他這種懶人來說,能夠少做點事是再好不過的了。

凱司用力地趴上桌面,大聲叫道:「報名!」

原本掛在椅子上睡得安安穩穩,嘴邊還吹著泡泡的老頭猛然驚醒,瞪大了眼看著凱司,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老頭,你快點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我就剩沒多久可以活啦?」凱司看了看錶,剩不到十五分鐘了,他忍不住暴躁地狂抓頭髮。

「小夥子啊,放心,你絕對比我這老頭子還活得久呢。」老頭慢斯條理地說了幾句,又自個兒咕噥著:「急什麼?我這活了幾百年的老骨頭都沒急了。」

「是沒錯,我會比你活得久,因為在我死前絕對要先幹掉你這死老頭。」凱司氣急敗壞地吼著。

「好好好,給你報名,千萬別幹掉我啊。」被凱司這麼一吼,老頭露出了膽怯的神情,慌張地把各種文件給準備好,擺到凱司的面前,畏畏縮縮的說:「把這些簽一簽就可以入院了。」

「這麼簡單?」凱司懷疑地瞄著老頭。

「就這麼簡單。」老頭吞了吞口水答道。

「搞什麼鬼,我還以為要來個超級無敵難的大測驗,才有辦法入學,結果這麼簡單,害我白緊張一場。」凱司一邊接過文件,遞給利奧拉一份,還不忘抱怨兩聲。

利奧拉默默地接過文件,眼睛卻淡淡地瞄過那個畏畏縮縮的老頭。

「我看看要填什麼。」凱司拿起桌上的筆,悠閒的轉著,:「姓名和性別……就這樣?」

是的,三十公分乘以三十公分的紙上居然就寫著四個大字,姓名、性別……而且字還很醜!

不只是凱司露出瞠目結舌的表情,連利奧拉都不禁微微皺眉,這文件對他也太方便了點,畢竟利奧拉現在唯一有的東西,還真的只剩下姓名和性別……

凱司隨手一揮,凱司,男,兩個選項宣告填完,老頭顫顫的接過文件,遞給凱司一些必需品,一個臉盆和一套盥洗用具,一套被單,一把鋼刀,一套制服,還有一張黑色的卡片。

「那張黑色卡片就是你們的學生證,要保管好啊,進出校園和房間都得靠這張卡張的。」老頭解說著。

利奧拉也接過相同的東西,他仔細端詳著黑色卡片上奇異的銀色圖案,看起來像是個鑲著寶石的權杖。

「利奧拉,走啦。」

才剛端詳一會兒,凱司就已經在遠方催促著利奧拉,利奧拉不禁想著,聲稱自己是懶人的凱司,動作居然如此的快速,所謂的懶到底是懶在哪裡?想歸想,利奧拉還是邁開雙腳往凱司走去。

直到兩人都走遠了,神情畏縮的老頭突然直起背脊,精神抖擻地露出一抹邪邪的笑:「啊,總算又騙到……招到兩個學生啦,要不然身為校長,我掌管的術士學院居然招不到三十個學生,那實在是太丟臉了。」

「剛剛忘記跟那兩個人說明,術士學院的畢業率不到十%。」老頭不禁偷偷笑著,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隨便填個姓名和性別就可以入學的?

「畢業率不是重點,重點是存活率不到三成,這才是術士學院乏人問津的真正原因吧?」一個溢著笑意的聲音突然出現。

老頭微微詫異的轉身,果不其然,一張斯斯文文的笑臉出現在他眼前:「米哲瑞?」

「好久不見啊,巴巴理斯,你又欠我一份人情了。」米哲瑞像是見到老朋友般的打招呼。

「這話怎麼說?」巴巴理斯好奇地反問,欠不欠人情倒是無所謂,反正天底下會讓米哲瑞搞不定要找人幫忙的事情……至今他還沒見過。

「那兩個有趣的學生可是我幫你騙來的。」米哲瑞笑著說。

「喔?」巴巴理斯真的感興趣了,好奇的眼神不斷朝米哲瑞射去,而米哲瑞也一五一十地告訴巴巴理斯。

「的確是很有趣啊,一個是實力深不可測的異界人,另一個身上似乎有著很特殊的魔力波動,對了,剛剛那個異界人似乎察覺到我的偽裝,不簡單,真是不簡單,我都已經把魔力收斂得如此完美了。」巴巴理斯微微沉吟著,而後右拳捶上左掌,眉開眼笑的拍著米哲瑞的肩:「米哲瑞老友啊,你居然送給我這麼有趣的人,這次真是欠了你大人情。」

米哲瑞眨了眨眼:「哪裡,記得讓我分享一下,你怎麼訓練他們的有趣過程就好。」

「放心放心,絕對會很有趣的,哈哈哈。」巴巴理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這笑聲讓走過周圍,熟知校長個性的校內老師和學生都不寒而慄,乞求上天,千萬別讓校長覺得他們很「有趣」。


「這真是不公平。」凱司第三十四次出口抱怨:「為什麼騎士院和裝甲戰機院的宿舍活像五星級大飯店,我們術士學院卻活像是應該申請政府保護的甲級古蹟。」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利奧拉淡淡說道,進這學院的手續如此簡單,如果和其他學院只有差在宿舍是豪華飯館還是古蹟的話,那真的算是一件好事了,可惜他仍然覺得事情不簡單,尤其是那個老頭。

「難怪剛剛那兩排人龍那麼長,而這個術士學院卻連半隻老鼠都沒有。」凱司環顧著簡陋的房間,除了兩張床、兩張書桌、一間盥洗室外,真的是家徒四壁。而後凱司把被單扔上床舖,整個人便趴到床上去,還舒服地呼了口大氣。

「凱司,騎士院、裝甲戰機院和術士學院到底都是在學什麼?」利奧拉不禁為這三個從來沒有聽過的名詞傷透腦筋,這個全新的世界對他來說,真是謎團重重。

「騎士啊?」改趴為躺,凱司悠悠哉哉地把雙手墊在腦後:「就是拿著把巨劍或長槍,把自己裝在一堆鐵片裡,專門騎著東西到處亂跑的職業。」

有點難理解……利奧拉懷疑著,是他對這個世界了解度太淺,所以聽不懂,還是凱司的解說能力有問題?

「裝甲戰機就更猛啦,是號稱燒錢的職業啊,裝甲戰機就算是看起來像破銅爛鐵的D機,也還是貴到嚇死人吶。」凱司不禁搖頭晃腦的,大嘆有錢人真是浪費。

「我……不懂。」利奧拉微微皺著眉。

「總之。」凱司調整好枕頭:「利奧拉你要記好,看到穿著盔甲的人,就是騎士院的,別去惹;看到穿著機甲的,就是裝甲戰機院的,也別去惹;至於術士學院……沒事還是別惹吧,雖然術士的勢力弱得可以,不過誰知道你會不會惹到米哲瑞他兒子呢?」

總之就是誰都別惹……看來要了解這個世界,是不能靠凱司了,利奧拉不禁暗暗嘆氣。

「對啦,利奧拉,說說你幹嘛正常的殺手不幹,要幹個不殺人的殺手?」凱司喃喃念著,不殺人的殺手?簡直是個比術士還賠錢的職業吶。

聽到凱司這麼一提,利奧拉不禁陷入回憶中……說是回憶,但也不過是這一年發生的事情,首先想起來的,就是一頭奶白金色,總是隨著風胡亂飄著的長髮。

「利奧拉,你有沒有因為扼殺一個生命而睡不安穩?」一雙哀傷的湖泊綠眸就這樣看著他,沒有責怪,只是惋惜。

「我從來都沒有睡安穩過。」利奧拉照實回答:「殺手手則第十條,即使睡眠也要隨時保持警戒。」

少女卻露出了苦笑:「如果你哪天因為殺人而睡不安穩的話,那麼你或許就不再是個真正的殺手了。」

「安瑟…我是因為殺人而睡不安穩了,可是你卻再也看不見了。」利奧拉冷漠的臉上難得露出一抹愁。

「誰是安瑟啊?她和你不殺人有關係嗎?」凱司好奇地問。

「我答應過她,永不殺人。」利奧拉說出了自己這輩子唯一說過的一個承諾。

聽到這,凱司的興趣真的被引起來了,他拍了拍枕頭,舒舒服服的躺好後,對利奧拉說:「說說你和安瑟的故事吧。」

利奧拉猶豫了一會,終於開始說起這一年來的事。

「安瑟是個神醫,至少所有人都是這麼說的,而被她醫治過的病人,好像還沒有死亡的例子,那年,組織因為接了委託,所以把安瑟給抓回了組織裡,誰知道安瑟的醫術真的是神乎其技,連組織都寧願付違約金,而不願照雇主說的,殺死安瑟,而安瑟也就這麼被組織給軟禁了,專門負責幫受傷的殺手醫治……」

ㄧ年前……

利奧拉靜靜地站立在大廳的中央,但即使是站在中間,他的存在感也薄弱到讓人以為他不是個活人,黑色的頭髮,黑色的衣物,連眼睛都是灰暗的顏色,如果不是他的右手臂上還滴著鮮紅的血液,幾乎讓人以為豎立在那的,是一尊黑曜岩的雕像……

「利,你不該受傷。」主上的眼神非常的冰冷,看得出來他的情緒是極度不滿。

利奧拉卻沒有說話,殺手,是不需要話語的,而利奧拉的沉默沒有造成主上任何的不滿,因為他的一舉一動都是主上親自訓練出來。

「去找安瑟把傷治好。」主上哼了一聲後,對利奧拉下了命令。

利奧拉聽到命令後,轉身就離開,沒有發出任何聲響的離開大廳,照著主上的命令去找安瑟。

「老師,聽說你受傷了?」

利奧拉一離開大廳,早就等在大門外的亞希亞馬上叫住老師,她看著利奧拉滴血的手臂,心情甚是複雜,一向忌妒利奧拉第一殺手實力的她,聽到這個第一殺手居然破天荒的受了傷,心媕雩茩n很幸災樂禍才對……但是,實際看到利奧拉的傷口,亞希亞的心情卻有點沉了下去。

利奧拉停住腳步,轉過身問自己的學生:「安瑟在哪?」

對於利奧拉仍舊無表情的臉,亞希亞的心頭就有氣,自己是他的學生耶,居然老是擺個石頭臉給她看,亞希亞臭著臉,卻不得不回答老師的問題:「在天字一號區的竹林裡。」

天字一號區也正是利奧拉居住的區域,利奧拉沒有猶豫的轉身離開,只留下如往常氣得半死的亞希亞,她直接跑進了大廳,跟自己的父親抱怨老師的無情。

主上的表情和斥責利奧拉的冰冷完全不同,他帶著微笑聽完女兒的抱怨,只有無奈的說:「是你硬要利奧拉教你武功的,我不老早告訴過你,利奧拉絕對是世界上最棒的殺手,但是也絕對是個最爛的老師。」

雖然聽得見亞希亞又在和主上抱怨,但是利奧拉的心底卻沒有半點感想,只是一昧的走向天字一號區,遵守主上的命令去找安瑟。

不久,鬱鬱蒼蒼的竹林已經在眼前,利奧拉走了進去,一邊走,一邊運起了他最擅長的宇心意識,能夠把感知能力提升到最高點的一門功夫,也是由主上親傳的武功。

剎時間,宇心意識將利奧拉的感知散佈出去,快速在茂密的竹林間尋找著目標,各種活物的體型大小,呼吸次數,甚至是體溫的差異,利奧拉都了然於心,而他發覺了竹林的某處有一個人,這應該是主上要他找的安瑟了。

利奧拉毫不遲疑的走向自己的目標,撥開最後擋住自己的竹葉,一頭奶白金色的美麗長髮和典雅動人的身影就跪坐在草地上,悠閒的品嚐著杯裡的茶。

「安瑟?」利奧拉問。

安瑟抬起頭來,一雙清澈的藍色眼睛直盯著利奧拉,她輕輕開口:「我就是安瑟,你……受傷了。」安瑟馬上就觀察到眼前這個人,正在滴血。

安瑟馬上打開從不離身的醫藥箱,從中拿出繃帶還有瓶瓶罐罐的,她更語氣著急的叫喚利奧拉:「那個誰快點過來這邊,我幫你治療傷口,不能再讓你繼續滴血下去了。」

利奧拉走到安瑟的身旁,在安瑟的拉扯之下,他也坐在草地上,任由旁邊的女子對他的右手動手動腳的,不過利奧拉肯讓安瑟這樣做,一是由於這是主上的命令,二來,利奧拉早就用宇心意識探查過,知道安瑟完全不會武功。

「好了,唉,我的包紮技術果然還是這麼棒。」安瑟擦了擦汗,欣賞了一下自己纏繞的繃帶,然後笑嘻嘻的問起這名不知名的受傷者:「你叫什麼名字啊?」

「利。」

「利什麼?」安瑟好奇的問,該不會就只有一個利字吧?

「利……奧拉。」利奧拉遲疑了一下,才說出這個他幾乎忘懷的全名。

「利奧拉!」安瑟的藍色眼睛亮了一下:「那你不就是傳說中,世界上第一的殺手嗎?哇啊,想不到我居然有看到你的一天,不過你長得不像傳說中那麼凶惡嘛。」

外表恬靜典雅的安瑟出乎意料地多話,扯著利奧拉,批哩啪啦的說了一堆話,到最後甚至用,聊天也是治療的一部分,來讓聽命令的利奧拉不得不留下來,繼續聽著那堆誰是最有名的大俠,哪個採花賊帥得讓女人都想被他採,就連女俠錫鈴都曾經被安瑟治療過經痛等等……

生平第一次,利奧拉有了自己的想法,就是……這女人還真是有夠多話的。

ㄧ直到夕陽西下,滿天星斗,安瑟說得口渴到喝完一整桶的水,而且肚子也餓得咕嚕亂叫時,安瑟終於決定放利奧拉走。

「記得還要再來給我『療傷』喔。」帶著天真無邪的笑容,安瑟作出了違心之論,其實利奧拉的傷勢並不嚴重,在利奧拉自身的武功真氣幫助之下,大概過兩天就好了,連換藥都省了。

聽到這話,利奧拉一直一直都沒有表情的臉上,忍不住抽蓄了兩下,而這也是利奧拉第一次有這種表情和無奈的心境。

自從遇見安瑟,利奧拉發覺自己做了好多好多的『第一次』……

一個滿足的呼聲,突然把利奧拉從回憶中拉回來,他朝凱司看去,只見凱司睡得口水都垂了好幾滴在嘴角,這景象很明顯的告訴利奧拉,這傢伙根本是隨口問問,準備拿來當睡前故事聽的,只是還沒聽到就已經睡著了。

利奧拉又嘆了口氣,怪了,自從遇上了凱司,他好像越來越會嘆氣了……這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利奧拉邊想著,一邊也躺上了房間裡的另一張床,就這樣度過了他在異世界的第一天。


「凱司、凱司。」

凱司皺起眉頭,把頭埋進枕頭更深處,雙手還拼命亂揮,想打掉吵人的『鬧鐘』聲,嘴裡還不住念著:「不要吵啦,我還要睡。」

面對這景象,一個男孩把頭埋在枕頭下面,叫了半個小時都硬是不起床,利奧拉真覺得就是殺個武林高手都比叫凱司起床要來得簡單。

沉默了半響,又聽到凱司均勻的呼吸聲,利奧拉無奈之餘,也只好說:「我去學堂了。」

才剛踏出房間,利奧拉又面對了另一個讓他不知所措的景象,一個清秀的黑髮黑眼女孩正睜著一雙眼睛,既害怕又期待的看著他,現在是什麼情況?

「你、你也是術士學院的吧?」女孩畏畏縮縮的問,但是她很明顯地知道答案,利奧拉身上穿的是鐵灰色的長袍,而不是騎士院的各色騎士服或機甲院的藍色短衣軍裝。

「有事?」利奧拉簡短的回應。

「呃,那個…你第一天來,一定很不熟悉學園裡的路吧?要不要我帶你去教室?」女孩顫顫地問,雙肩抖得好似在跟吃人怪物說話。

利奧拉心底馬上泛起了被人利用的感覺,但是在他的確需要一個人帶路的情況下,就見招拆招吧,他只是點點頭,就隨著一直抖個沒完的女孩去上他生平第一次的課。

「我叫做清清,你叫做什麼名字?」走了一小段路,清清不斷地左顧右盼,神情緊張到好像隨時隨地會蹦出殺手來暗殺她似的。

「利奧拉。」

「喔,好怪的名字。」清清做出了和凱司一樣的評論,但話一說出口,她馬上就惶恐的說:「呃,我沒有批評你的意思啊,我的意思是說,這名字雖然怪了點,但、但不失為一個好名字……就是怪了點而已。」

利奧拉對評論他名字的內容沒有什麼興趣,倒是對於潛伏在週遭那不懷好意的數人更有興趣些,從他們兩個一踏出宿舍,就有數人一直尾隨他們,看清清那副怕得要死的模樣,十足十是針對她而來的。

「你、你會不會打人啊?」清清突然怯怯的問。

「不會。」利奧拉乾脆的回答,他的確是不會打人,只會殺人而已。

清清一聽,整個肩頭都垮了下來,沮喪的說:「喔,那你還是自己走去教室好了,從這條路直直的走下去就會到了。」

說完,清清露出了一副壯士斷腕的模樣逕自往前走,雖然這壯士的雙腿還抖個不停,時不時就一副快跌倒的模樣。

清清才剛往前走十數步左右,原本躲在暗處的傢伙馬上蹦了出來,一共五個人,穿著一樣的藍色衣物,應該和利奧拉身上的衣服一樣,都是學校的制服,而五個人身上的或多或少裝載著金屬製品,有的看起來像是武器,有的卻像是盔甲。

「裝甲戰機院?」根據凱司的亂七八糟解說,利奧拉作出這樣的猜測,想好好了解這個世界的他想著,正好實際看看裝甲戰機到底是什麼東西。

清清抖著手,從鐵灰色長袍下掏出一根破舊的魔法杖,頂端鑲的拇指大的魔法寶石還帶著裂痕,一看就知道是劣質品。

「清清,又開學啦,整整一個月沒見到妳,讓我們可是非常想念妳呀。」為首的傑特露出壓抑已久的笑容,相信在他狠狠把痛苦加諸在清清身上時,他的笑容會顯得更滿足。

「傑特……」聽見此話,清清怕得連魔法杖都快掉到地上,更別提什麼術士的能力,全都忘得一乾二淨了,只是一個勁地求饒:「傑特,你饒過我吧,我、我從來也沒有欺負過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傑特卻沒有做出任何回答,只是露出大大的笑容,然後舉起雙手,讓裝備在手臂上的兩管砲管對向清清,面對這種場景,利奧拉非常……好奇地觀望傑特手上的東西,巨大的金屬製品橫跨在傑特的雙肩和雙手臂上,肩頭上的好似兩個巨大的護肩,在護肩尖端處形成銳利的爪子,護肩從肩頭一路往下延伸到手臂,是兩個比手臂還粗些的砲管。

清清這個時候已經臉色蒼白的蹲地抱頭,只希望能夠少在醫院躺幾天,除此以外,別無所求,但左等右等,傑特卻一反常態的沒動手,卻對十幾步遠的利奧拉擠眉弄眼道:「喂,你不打算英雄救美嗎?」

「不打算。」利奧拉淡淡地說道,為什麼他得要救這個剛見面不到十分鐘的陌生人?雖然他很想看看裝甲戰機院的武器,卻不打算用自己去試。

聽見這種回答,傑特一愣,而後哈哈大笑:「真是沒血沒淚的傢伙,清清,看來妳找錯救命對象啦。」

沒血沒淚……利奧拉的心弦被觸動了,周圍突然響起一個少女的哭喊聲。

「你這沒有感情的東西,哪裡值得姐姐犧牲?」

從過去的回憶轉回來,眼前出現的是傑特那張嘲弄的臉,利奧拉的眼神突然一冷,他……有點不高興了。


「唔,肚子好餓。」凱司在床上賴著許久,從古至今能讓他起床的,只有一件事─肚子餓。

頭還不甘願地多在枕頭裡蠕動了幾下,凱司終於頂著鳥窩頭,從床上坐了起來,才剛揉完眼睛,就赫然發現房裡的某個傢伙:「喝!利奧拉?你不是去上課了嗎?」凱司抓抓一頭亂髮,記得睡夢中,他好像有聽到利奧拉說他要去上課了。

「嗯…遇到一點麻煩。」利奧拉微微皺著眉,一邊慢斯條理的吃著早點。

「什麼麻煩?」凱司的頭皮已經開始發麻了,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麻煩。

「利奧拉大哥!」

利奧拉都還沒說什麼,兩人那破爛的房間門已經被碰的撞開,衝進來的是一個清清秀秀的藍髮藍眼女孩─清清,清清的手上還端著好幾盤的早點─什麼三明治、小甜點、咖啡、燒肉一應俱全。

「哇,早點耶!」凱司馬上從床上跳起來,衝到清清面前端走那些還冒著熱氣的早點,開始大快朵頤,還不忘唸利奧拉幾聲:「唉唷,人家好歹也是女孩子,又這麼貼心送早餐來,利奧拉你怎麼可能把人家叫做麻煩啊?就算是,也是甜蜜的負擔嘛。」

利奧拉卻沒有說話,只是在猜測等等凱司知道真相後,到底會有什麼反應?應該是被這甜蜜的負擔氣得半死的機率大點。

凱司大吃特吃,差點沒噎死自己,清清還趕緊遞上果汁給凱司潤口,凱司感激的看了清清一眼後,隨口又對利奧拉說兩句:「你看你看,多麼體貼的女孩子啊,長得又清清秀秀的,不是我要說,這年頭別太挑剔啦,就把人家收下來嘛。」

利奧拉仍然沉默不語,而清清害羞得羞紅了臉,趕忙澄清:「凱司大哥別說這種話,我和利奧拉大哥才剛剛認識呢,而且還是多虧了利奧拉大哥的出手相助,清清才沒有被傑特欺負。」

「出手相助?」凱司懷疑地看利奧拉,這傢伙會出手相助?

「是呀,凱司大哥不知道啊,剛剛利奧拉大哥好勇猛,幾下就擊退了五個裝甲戰機院的學生耶。」清清露出了崇拜的目光,沒注意到凱司張大嘴的訝異模樣,自顧自的說:「剛剛啊,利奧拉大哥在傑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一棍子把他打暈在地,接下來,清清只看見大哥的身影閃來閃去的,結果所有的人都倒了喔。」

凱司好半天說不出話來,最後抖著手指質問:「我不是叫你別動裝甲戰機院的學生?」

「意外。」利奧拉解釋了兩個字。

「意外你個頭,你知不知道裝甲戰機院的學生都不好惹啊?」凱司又狂抓頭髮:「裡面都是有錢有勢的傢伙耶,這次你把他們給打倒了,接下來絕對永無寧日了啦。對、對了,以後我們都分開去上課啊,你千萬別跟人說你認識我,你說了我也不承認我認識你。」

對於凱司的無情,利奧拉只說了這句話:「清清用一天一個銀幣的代價,來聘請我們當她的保鏢。」

「你說什麼?聘請我們?」凱司咬牙切齒地吼。

清清一見凱司發火了,馬上又蹲下,雙手抱頭,一邊還哀泣著:「對、對不起啊,凱司大哥,清清不該說聘請的,是拜託,拜託兩位大哥……」

「是一人一天一個銀幣嗎?」凱司拉起清清的雙手,兩隻眼睛閃閃發亮地問。

「呃,是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清清,小心翼翼地回答。

「大老闆~~您快點起來。」凱司攔腰抱起清清,小心地讓她坐到椅子上去,然後瞬間在桌面上擺好一人份的早餐,還不住地往杯子裡倒茶,哈巴狗似邊倒邊說:「大老闆,喝點果汁吧?還是吃點燒肉吧?看您身子骨這麼瘦弱,多吃多健康。」

「呃……」清清不知所措的眼神望向利奧拉,而後者則是繼續面無表情地吃早點。

「我、我吃飽了,等到下午,我再來找你們一起去上課。」清清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凱司的熱情,只好一溜煙的跑了。

眼見大老闆閃人了,凱司也老實不客氣地坐了下來,繼續剛才的進食舉動:「你怎麼會去幫她的?怎麼看你也不像是個會因為憐香惜玉或路見不平,而給自己惹上麻煩的人。」

聽見凱司這麼評論,利奧拉也不免有點氣惱:「我本來想殺了那些傢伙和清清滅口,也就不會給我帶來麻煩,但下手前一秒才想起,我不能殺人。」

「……別給大老闆聽見這話,不然我們倆的生活費就沒著落了。」凱司聳聳肩道,雖然他討厭麻煩事情,不過生活費還是得賺的,現在只要在平靜的學園裡,保護一個懦弱不會惹事的女孩,就可以衣食無缺,那真沒什麼不好的。

「清清,還有那銀色眼睛的混蛋,給我滾出來!有種出來跟我一決勝負。」但天似乎老是不從凱司願,彷彿諷刺似的,巨吼伴隨著奇怪的震動,震得甲級古蹟……不,宿舍一陣搖動,還飄下許多灰塵。

凱司吞下嘴裡的蛋餅,轉頭看了看利奧拉,沒錯,眼睛是銀色的,那表示……麻煩上門了。

「利奧拉大哥,凱司大哥!」清清在一天之內,第二度撞門而入,臉上掛滿了淚珠,全身上下抖得不停。

「唉,怎麼辦啊!」凱司又猛抓頭髮,一張苦瓜臉彷彿在說我真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在左右踱步長達五分鐘後,凱司把頭無力地擺在桌上:「由他去吧,最近就不要踏出古蹟好啦,就不信他們能在外面站多久。」

「食物?」利奧拉淡淡地說了一句話。

「憑著天下第一殺手的功力,偷偷出去帶幾塊麵包回來應該是不成問題吧?」凱司漫不經心地回答。

「可、可是……」清清的臉色蒼白,結結巴巴地說。

凱司把頭猛然抬起,怒氣沖沖的對清清大喊:「喂,不要以為一天一個銀幣就可以讓我去跟一台裝甲戰機拼命啊。」

「對、對不起…」清清嚇得飆淚,又做出習慣性動作,抱頭蹲到牆角去抖個沒完。

利奧拉默默地站在窗邊,看著一台約十公尺高的金屬怪物站在宿舍門口,中間正坐著剛才被他擊暈的傑特。原來這才是真正的裝甲戰機?利奧拉邊分析著眼前從未見過的怪物,一邊想著應該用什麼方法最能有效打敗敵人,不過沒有見這裝甲戰機動手過,實在不太好分析啊,最好是能實際看看它動手的場面,利奧拉心想,

似乎上天好像比較喜歡從利奧拉的願,傑特在數聲怒吼都得不到回應後,居然開始用行動來表達他的不爽,開始了毀損古蹟的行動,裝甲戰機才一個迴身,古蹟大門已經化為一堆碎石。

巨大的聲響引起了全宿舍的恐慌……不過所謂的全宿舍,也只有睡懶覺睡到中午才起床的凱司,和半路被攔截導致無法上課的清清。

「媽的,現在是怎樣。」凱司也趴到窗邊,馬上看見了有人正在對古蹟進行拆除工程,嚇得他瞠目結舌:「這這這……他要拆了這間宿舍啊?阿卡蘭學院沒有半個人來管的嗎?」

這時,清清害怕的泣音響起:「因、因為術士學院只有一個老師,就是阿卡蘭學院的校長,巴巴里斯校長。」

「老師就是校長,那術士學院應該不會這麼落魄啊?」凱司卻是越來越不解了。

「可是校、校長說過,他不會插手學生之間的衝突,他說跟人起衝突也是成長的一部分,所以就算術士學院的宿舍被整棟拆掉,也不會有人來管這件事。」清清嘴一撇,她想到宿舍被拆了,那她今晚豈不是要睡在森林裡了?不,那還是最好的下場,搞不好等等就被這棟古蹟給壓死了。

「靠!好一個校長啊,難怪術士學院會落到這種住古蹟還得被人拆的地步。」凱司咬牙切齒的低吼。

「你們的學堂還真是不平靜。」利奧拉仍是一派冷冷的站立窗邊,但是眼睛卻盯住了底下的裝甲戰機,腦中不住分析著『敵人』的種種動作。

「混蛋!」凱司雙手用力扳過利奧拉的臉:「你以為這件事是誰惹出來的啊?」

「唉呀!」凱斯猛抓頭髮,最後揪起利奧拉的領子:「你惹的禍要自己扛。」

利奧拉聞言,也只是眉頭微微一揚,無言的問怎麼扛。

凱司又跺了好幾分鐘的步,在門前的裝甲戰機已經差不多破壞了三分之一個宿舍後,凱司終於深呼吸一口氣後,下了指示:「清清,你馬上去張羅服裝。」

「服裝?」清清剎時愣住。

「對,務必要把利奧拉裝扮到讓人認不出來的服裝。」凱司露出瘋狂的奸詐臉孔:「這些卑鄙的有錢裝甲院學生,今天我凱司不讓你們吃個大虌,怎麼對得起我剛住進來就要被人拆掉的宿舍!」

聽見凱司吩咐的清清,只是稍微愣了一下,便照著凱司的吩咐去張羅服裝。

到底凱司不滿的是裝甲院學生的卑鄙還是……有錢呢?利奧拉開始思索這個問題。

「凱司大哥,這、這個可以嗎?」清清捧著一件白色的衣服,凱司接過後抖開來看,竟然是一件騎士服,剪裁十分簡單大方,整體線條流暢,又鑲著流雲般的銀絲,更顯得高雅。

「這件東西哪裡來的?」凱司不禁吞著口水輕摸著,這麼一件衣服要是拿去賣,搞不好可以籌到一學期的生活費啦。

「是清清的哥哥的。」清清不禁紅了臉:「因為清清很喜歡哥哥,所以來上學前,就從哥哥的衣櫥裡拿了一件衣服。」

「哇哈哈哈哈,這簡直是天助我也。」凱司忍不住爆出狂笑:「不但可以把責任栽贓給另一個無恥的騎士院,幹完這件事後,還可以順道把這件衣服拿去銷贓,我這學期不用愁生活費啦。」

「什麼!」清清嚇得想把衣服給搶回來,但是手腳遲鈍的她怎麼可能敵得過,被錢蠱惑的瘋狂凱司?

凱司輕鬆躲過清清的搶劫,把衣服扔給了在窗邊看戲的傢伙:「利奧拉,把這件衣服穿上吧!」

利奧拉眉頭一皺,但是凱司卻搶先開了口:「別說不喔,如果想要安安穩穩、平平靜靜的在這校園生活,最好的辦法就是把那個傑特的目光從你身上引開,不過如果你想要三不五時就有裝甲院的來找你麻煩,我也是無所謂啦,不過以後千萬別說你認識我啊。」

利奧拉默然,只得拿了衣服,進盥洗室換了。

「接下來就得找個東西遮臉了。」凱司抓了抓頭:「不過利奧拉的眼睛顏色實在太特殊,不知道把天下第一殺手的眼睛蒙起來,他有沒有辦法打鬥?聽說高手都不需要靠眼睛行事的……」

「……就算不需要視覺,矇起眼睛會讓人起疑,很容易就想到是為了遮掩。」換好衣物的利奧拉走了出來。

「說得也是。」凱司一轉頭,馬上大呼小叫道:『靠,你是誰?居然假扮我們家的利奧拉!』

「……」

「利奧拉大哥好帥啊!」清清忍不住雙眼放光。

穿上一身浩然正氣的白色騎士服後,原本身上陰暗的氣息完全消失,利奧拉此刻看起來還真不像個殺手,說是某國的王子或某個騎士團的騎士還差不多。

「嘖嘖嘖,真是人要衣裝,佛要金裝。」凱司嘖嘖稱奇的上下打量著煥然一新的利奧拉。

「眼睛?」利奧拉對於兩人的評論無動於衷,只是問著最重要的問題。

凱司馬上沒好氣的回:「我哪知道怎麼辦啊,誰叫你這傢伙的眼睛顏色這麼特別幹嘛。」

「呵呵,各位好啊!」一個莫名奇妙的傢伙突然嘻皮笑臉的出現在房間的某角落。

「……」

「哇靠,又是你!」

「這位大哥是誰啊?」

「啊,這位小美女,我的名字叫做米哲瑞,叫我米大哥就好。」米哲瑞露出了頗有風範的微笑,連氣質都是斯文有禮,讓人挑剔不得。

「米哲瑞,你又是來幹什麼的?」凱司沒好氣的問,而後又急急地說:「我們已經進了阿卡蘭學院啦,你可不能反悔要砍了我。」

米哲瑞連忙揮手:「不會不會,我才不會做這種事情呢,相反的,我是來幫你們的。」

「幫我們?」凱司這下真的好奇了。

「是呀。」米哲瑞笑吟吟地拿出一張銀白色的面具來:「戴上這張米哲瑞特製面具,不但可以遮臉,而且因為我厲害的魔法,眼睛還會變成金色的喔。」

「為什麼要幫我們?」利奧拉冷冷地撇過一眼。

「呵呵。」米哲瑞光笑不說話,而在笑的同時,身影居然越來越淡,最後銀面具咚的一聲掉到地上,而米哲瑞也消失無蹤。

凱司帶著莫名奇妙的表情撿起了面具,雖然不知道米哲瑞的意圖是什麼,但是這張面具的確對他們大有用處,凱司把面具遞到利奧拉的面前,現在就看利奧拉想不想戴了。

「我有種被人利用的感覺。」利奧拉雖然這麼說,但還是接過了面具,他實在對外面那個金屬怪物有很大的興趣,想搞清楚自己心底想出來的,對付裝甲戰機的招式到底有沒有用。

對於利奧拉的不滿,凱司只是聳聳肩:「我從頭到尾都在利用你啊。」

你可真誠實……利奧拉戴上面具,再也沒有顧慮,手在窗台一撐,就往外跳了出去。

看見利奧拉終究出了手,凱司總算鬆了一口氣,看來這次事件是解決了,凱司露出奸奸的笑容看向蒼白的清清,大手一伸:「加班費可別忘記付啊!」

跳出窗外的利奧拉幾個起落,就輕而易舉地跳到裝甲戰機的背上,輕盈無聲,好像一片羽毛落到裝甲戰機上似的,連操縱者傑特都沒有發現,自己的裝甲戰機上多了個不速之客。

要破壞關節,讓這架裝甲戰機無法動彈就好,還是徹底毀壞?利奧拉發現自己無法下決定,過往總是組織下命令,而他遵循,現在他……

「加油!正義的銀假面,打倒那個毀壞校舍的不法之徒吧,把它給撕成碎片以慰宿舍在天之靈啊!」凱司哭天搶地在窗口喊些不三不四的話,不但給了利奧拉指示,同時也提醒了傑特有敵人存在。

「凱司大哥,你、你好像幫倒忙了?」一旁的清清怯怯的問

「唉呀,利奧拉那麼強,不幫點倒忙的話,那個裝甲戰機一定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凱司哼的一聲:「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既然拿了你的加班費,那我肯定是要努力的讓欺負大老闆的傢伙吃多點苦頭。」

說一句話也算努力嗎?清清忍住不說出自己的問句。

「騎士院的?」操縱著裝甲戰機的傑特一看見利奧拉的白色騎士服,眼中憤怒的火光愈盛,也難怪,注重世家大族,秉持貴族傳統的騎士院和商業大老起家的裝甲戰機院一向水火不容,可說是一見面就鬧事,不分個你死我活不甘願。

「好,就讓你們騎士院看看C級裝甲戰機的厲害。」傑特說完,同時操縱裝甲停止破壞宿舍,而是轉過身來對付不速之客。

但是,利奧拉的所在位置卻是裝甲戰機的背上,傑特冷冷一笑,整尊裝甲居然猛力上下跳動的,看來是想把利奧拉給甩下來,但是不要說甩下來了,這樣的大動作對於利奧拉來說,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

利奧拉動作輕盈的在裝甲的四周遊走著,一會兒跳到機械手臂上,一會兒又在胸甲上東觸西碰,最後更是跳到裝甲的兩腿之間摸來摸去……

「利奧拉大哥在幹什麼?」清清瞠目結舌,紅著臉羞怯怯地問。

「嗯,我想大概是性騷擾裝甲機器人吧。」

「大哥不像這種人啊…」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麼知道他沒有特別的喜好?」

幸好,接下來的發展徹底洗清了利奧拉有性騷擾裝甲戰機的嫌疑,傑特拼命揮動裝甲戰機的雙手,卻仍舊沒有辦法抓到利奧拉的一根寒毛,但就在利奧拉從裝甲戰機的垮下踏出來後,竟然就這麼站在戰機前方不動了,傑特當然不會放過這好機會,裝甲戰機的雙手高高舉起,眼見馬上就要重重落下,把利奧拉給槌成肉泥……

喀!一個輕微的金屬聲響起,而窗口的凱司也露出了嘿嘿嘿的笑容,唯有那裝甲戰機的主人仍沒有發現異狀,還是操縱著裝甲準備把敵人給解決,但是接下來,連續的喀喀喀聲,很明顯地是從裝甲戰機傳來的,傑特惶惶然的不知所措的同時。

裝甲戰機崩毀了,沒有爆炸聲,也不是被刀劍斬碎,只是一個龐然大物瞬間回歸原樣,變成散落一地的螺絲零件,傑特也從將近三層樓的高度摔下,摔得他連臉都痛歪了一邊,雙手裡還握著操縱把,眼中是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茫然。

「仗勢欺人的東西,不要以為裝甲院了不起,你看騎士院多麼有俠義之心,看見你任意毀壞宿舍,就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多跟人家學學英雄風範吧。」凱司在窗口不可一世地對底下的傑特喊著。

「你、你到底是誰?」傑特的面色蒼白,他從不知道騎士院有這門功夫,居然可以徒手拆掉整台裝甲。

利奧拉默默不語,他忘了剛剛凱司給他取什麼假名來著?銀什麼的……

幸虧凱司即時解危,在窗口上作出彷彿見到偶像的瘋狂粉絲,拼命狂喊狂叫:「銀假面萬歲!銀假面萬歲!」

「銀假面?」傑特露出憤怒,但是在利奧拉那冷冷的目光之下,卻不敢作出什麼舉動。

「你等著,機甲院不會就這麼放過騎士院的。」傑特目露凶光的對立奧拉吼完,轉身就急奔離開。

利奧拉獨身站立在原地,面對周圍人群的指指點點,讓向來潛伏在黑暗之中的他有點不大習慣,但是現在圍觀的群眾多,要是跳回房裡,那當初也就不必特地改裝戴面具了。

有點不知道要怎麼辦的利奧拉,突然伸手往後一抓,手上便多了個紙團,利奧拉再往後一瞄,凱司正帶著懶洋洋的表情趴在窗邊,配上毀損了三分二的宿舍,形成一種說不出的怪異感。

利奧拉不動聲色地看完手中的紙團,冷冷的對著傑特逃去的方向說:「騎士院等著你的報復!」嫁禍栽贓的話說完,利奧拉帥氣地身子一轉,瞬間消失在原地。

「哇哇,利奧拉大哥好帥。」清清忍不住雙眼變成愛心,由衷的讚嘆。

不只是清清露出讚嘆的眼神,連同看熱鬧的眾學生們都有不少讚嘆聲,誰見過能夠徒手拆掉一具裝甲的人?更別提利奧拉那酷酷的形象迷倒多少在場的女子。當場已經有不少人在猜測銀假面的真實身份了。

「小聲點,你是怕別人不知道他是誰嗎?」凱司悠悠哉哉地說,不過身處五樓高的樓層,是不怎麼怕有人會聽見。

「先來說說更重要的問題吧!」凱司突然眼中精光一閃。

「什麼問題?是怕傑特再來報復嗎?」清清不禁也露出擔憂的表情。

「不是那個問題,傑特要報復也是找騎士院去了,關我們什麼事啊?」凱司不怎麼在意連利奧拉的一擊都接不下來的傑特,更重要的是……「下午茶時間到了,我想一天一個銀幣,外加妳包伙食吧?」

「這個……」


「入學第一天,還沒開始上課,就毀了術士學院的宿舍,看來這兩個小傢伙的有趣程度還在我們預料之上啊!」

「銀假面,噗呵呵,好、好久沒聽見這麼、這麼…俗的…哈哈。」

雖然極度懷疑眼前的人有那個資格嘲笑別人取的名字嗎?但是他可不想嘗試和地面接吻的滋味。「看來今年會是個好玩的一年。」

兩人不禁相視而笑,太有趣了!

上篇:01-1:命運的相會     下篇:01-3:粉紅大眼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