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1-3:粉紅大眼娃  
   
01-3:粉紅大眼娃

「利奧拉,快脫衣服,快快!」話都沒說完,凱司猴急的撲上利奧拉,開始剝起利奧拉身上的白色騎士裝。

「哇,原、原來兩位大哥是這種關係……」清清紅著臉半遮著眼睛,但卻偷偷從指縫。

「我想,凱司是想要賣了這套衣服……」利奧拉冷靜地評斷情況。

「什麼!」清清馬上上前加入剝衣服的行列:「不可以啦,這是哥哥的衣服,是清清的寶貝,不可以賣啦!」

面對著兩個要強脫自己身上衣物的人,利奧拉倒是沒什麼反應,任由他們動手動腳的,只是提出了一個疑問:「宿舍毀壞,怎麼辦?」

兩人聽了都停下動作,凱司倒是看向了在學校裡待比較久的老手:「宿舍都變危樓了,那個什麼校長的總該出面了吧?」

「巴巴里斯校長做事一向都很……」清清不禁吞了吞口水,才敢繼續說:「有點怪異,他會怎麼做,我也不知道哇。」

「管他的,反正大老闆會包住嘛。」凱司漫不經心地回。

清清像是鼓起生平最大的勇氣似的說:「如、如果你賣掉哥哥的衣服,我就不要你們當保鑣了喔!」

「什麼!」凱司聞言,臉色大變,馬上放開扯到一半的上衣,聲音變得諂媚無比:「大老闆,小的只是跟妳開開玩笑而已,小的怎麼敢拿大老闆的寶貝去賣呢。」

「那就好。」清清鬆了一口氣:「不過利奧拉大哥穿起哥哥的騎士服來真是好看,以後都借給大哥去當銀假面吧。」

聽到這話,利奧拉和凱司都看向清清,凱司更是兩手一攤:「幹嘛還要當銀假面啊?傑特這個麻煩都栽贓嫁禍給騎士院了,現在讓銀假面消失無蹤,剛好來個死無對証,讓騎士院和裝甲院去狗咬狗一嘴毛,我們還可以在旁邊看戲呢。」

「可是……銀假面很酷呢!」清清有點失望的低下頭。

「那麼俗的名字哪裡酷啦。」凱司翻了翻白眼,但是看見大老闆嘟起嘴巴不高興了,凱司連忙轉移話題:「都過中午啦,我們還是快去上課吧,要是我倆被退學的話,那可是會出人命的。」

利奧拉正打算換掉身上的衣服,但是清清卻露出失望的眼神看著他,利奧拉解開一個釦子,清清失望的雙眼又冒出滿滿的眼淚,等到利奧拉脫掉白色上衣時,清清已經蹲到角落去邊哭邊劃圈圈……

凱司臉上降下三條黑線,無奈的對利奧拉說:「我看你別脫了,在外面罩上術士院的鐵灰色長袍就是了,不然我看我們家的大老闆可能不肯發放今晚的伙食了。」

清清一聽,馬上轉頭期盼的準備看著利奧拉,而後者在看了清清數眼後,也面無表情地動手把上衣再穿回去,罩上鐵灰色長袍,再把臉上的面具拿下來,放進口袋了事。

三個人為了避免還沒到教室,就已經下課的事情發生,也趕緊動身往教室的方向前進。

「清清,三大學院有什麼特點?」走路的途中,利奧拉難得開口詢問了清清,畢竟經過數次經驗,他也了解到,如果不想得到答案的話,那就可以問凱司問題。

「喔喔,利奧拉大哥你不知道嗎?」清清興奮地解釋道:「騎士院就是專門訓練騎士的呀,裡頭有光明騎士、暗黑騎士,不過最有名的還是龍騎士了,但是騎士院的龍騎士的數量不多,畢竟龍騎士的主要產地還是在龍皇帝國,會來阿卡蘭學院就學的不多,上次聽到別人說好像只有三個還是四個。」

「他們的……」利奧拉主要想知道的,是騎士的特性,武功和武器等等的。

凱司彈彈手指,漫不經心地說:「騎士最重榮譽,血統和手上那把武器,他們的力量來源主要是鬥氣和武功。」

清清拼命點著頭又補充道:「騎士院的騎士都又酷又帥的!」

「至於裝甲戰機院,你剛剛也見識到了吧?」

「D機、C機是什麼意思?」利奧拉再度提出自己不解的地方。

「裝甲戰機也是分等級的,XABCD,最後頭的等級越差,不過一般來說,C機就算是相當不錯的裝甲戰機了,不過遇到傑特那種等級的操縱者,C和D機好像就沒多大差別,真是C機的悲哀啊。」凱司搖頭嘆氣。

利奧拉還想問問術士院,難得凱司居然會認真回答,但是想想等會到教室,應該就可以了解術士是做什麼的,利奧拉也就沒多此一舉。

安靜的漫步走在校園的大道上,兩旁都是樹木,利奧拉從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麼閑靜的生活,這次從組織叛逃,雖然意外地掉落異世界,不過反倒對他是種再好不過的結果,組織再有通天的本領,也不可能橫跨時空來追殺他。

不過,自己會掉落異世界,和安瑟到底有沒有關係?記得他被追殺到無後路的時候,安瑟送的項鍊卻突然劇烈震動……一道裂縫就憑空出現,在別無選擇之下,踏進裂縫,就發現自己居然到了另一個世界。如果這真和安瑟有關係,那自己就又欠了安瑟一份情,但這份情卻永遠沒有償還的日子。

「哇哇,凱司大哥、利奧拉大哥,你們看那邊!」清清突然驚訝地叫起來。

「叫我凱司就好了啦,凱司大哥叫起來怪彆扭的。」對於那句大哥,凱司總是渾身不對勁,但是一往清清所指的方向看去,凱司也忍不住亮了一下眼。

「靠,龍耶。」

一頭綠色的龐然大物正被關在一個劈啪作響的電網裡,仔細一看,那頭約高十公尺的巨物身上佈滿美麗的白色鱗片,在太陽底下閃閃發亮,而身後的一對巨翅雖然被電網限制住,無法伸展,但是翅端巨大尖銳的角卻在在告訴眾人牠的危險性,而巨物全身上下充滿力量的壯碩肌肉更是讓人怕得不敢接近,這就是龍皇帝國最著名的危險生物─龍。

「龍?和龍騎士有關?」利奧拉直覺得把兩個相同的字連起來,這頭龐然大物難道是坐騎?這未免太驚人了,雖然如此,利奧拉的臉上卻沒有半點驚訝的表情。

「對啊,這是我第三次看到龍耶,這頭白色的龍是我看過最漂亮的了,今年那個入學的龍騎士一定也是個超級大帥哥,好想看看他有多酷喔。」清清捧著雙頰,忍不住開始幻想起龍騎士的英姿。

「呃,我想你搞不好很快就會看到了。」凱司辛苦的抬頭仰望:「電網好像快被那傢伙給撞毀了。」

什麼?清清目瞪口呆地看向龍,不知道為什麼那頭美麗又恐怖的龍突然發了狂,拼命地撞擊周圍的電網,在利奧拉的皺眉之下,被撞擊的電網轟然倒下一塊,而十公尺的巨龍就這樣毫無阻饒的出現在眾人面前,邁開牠的粗壯後腿,每一步都引起地面的震動。

「怎、怎麼辦?好可怕啊!」清清猛然蹲下抱住利奧拉的腿,好像這樣龍就不會踩到她頭上。

「別管就好啦。」凱司還頗有閒情逸致地看戲,反正他們離那頭龍還頗有一段距離的,而他也看見那頭龍的周圍有很多穿騎士服的傢伙,根據他知道的騎士精神,那些傢伙應該會用生命來擋住那頭龍,不讓牠危害無辜的民眾,譬如自己。

「哇,又踩扁了一個。」凱司嘖嘖地搖頭。

「什麼!」清清慌亂地抬頭看去,而在龍的肆虐之下,已經有好些騎士院的學生血流滿地,但是所有人還是舉著手裡的劍,拼命阻擋龍離開。

清清簡直要嚇得跳出心臟來,在這樣下去,騎士院一定傷亡慘重,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幫幫那些騎士……清清猛地愣住,看著自己抱住的這條腿,還有長袍底下露出來的白色褲裝,銀假面!

「利奧拉,拜託你!」清清鼓起心底的一絲絲勇氣,站到利奧拉的面前發著抖說。

「不。」利奧拉斷然地說。

清清被利奧拉的冷臉一嚇,再也沒勇氣跟利奧拉拜託,她只好轉向唯一敢跟利奧拉提出要求的凱司,但是凱司卻裝做若無其事,繼續欣賞勇者鬥惡龍的景觀。

清清在無計可施之下,只好拿出壓箱寶,她扯下自己的胸針大喊:「這個胸針是我十八歲的生日禮物,上面鑲有三顆紅寶石,還有一堆碎鑽,更是由號稱最堅硬的超合金史達尼作成的……」

不用等清清解說完,凱司的眼睛已經暴出精光:「這是打倒那條龍的酬勞?」

「對…」清清緊抓住胸針:「打倒那條龍就給你。」

凱司二話不說,拔出槍來,馬上朝龍的頭部開了一槍,然後……瞬間抱著大老闆逃逸無蹤,只留下一句話:「利奧拉,一切就交給銀假面吧吧吧……」

原本正打算斷然拒絕凱司的利奧拉,這時看著那頭龍滿溢著怒氣衝過來的樣子,以利奧拉的眼力,可以很明顯的看出,那頭龍的眼珠映出的正是利奧拉的身影,看來因為罪魁禍首逃得太快,所以龍就以為那槍是他幹的好事了。

沒有時間遲疑,利奧拉戴上面具,把鐵灰色長袍往兩邊樹林一丟,第二次化身成銀假面,這時龍也已經衝到利奧拉面前,一張可一口吞人的大嘴朝利奧拉撲來,而利奧拉卻利用這機會跳上了龍的頭部,利用整個身體的重量,利奧拉的手肘毫不留情的猛力撞了龍的頭頂,這下重擊果然有效,龍吃痛的猛甩著頭,更瘋狂的東奔西撞,拿頭撞向樹林,想把頭頂的不速之客給撞下來。

可惜利奧拉早就發現牠的意圖,攻擊完龍的頭部後,馬上順著龍頸滑到龍的兩翅之間,打算攻擊脊椎,但……翅膀!利奧拉猛然想到這頭畜生有一雙翅膀,但是不幸的是,龍在此刻突然收緊雙翅,然後一飛沖天,龍也真不愧天空的王者,竟然能從地面瞬間衝到高空。

「唉,太大意。」利奧拉有點懊惱,自己的警覺性似乎越來越差,但是其實也怪不得他,在利奧拉的世界裡,可沒有多少東西會飛,更沒有東西能讓利奧拉來不及跳地逃生,就飛到這麼高的地方。

龍很明顯的知道背上的小東西不會飛,要是脫離牠的身體,肯定摔得連骨頭找不到,牠拼命的加速、猛然剎車,或者是來個空中連續翻轉十二圈。

這時,地面上的圍觀群眾也越來越多,其中就包括一個罪魁禍首和另一個共犯,眼見利奧拉的處境慘得不能再慘,清清已經嚇得快口吐白沫:「利奧……」

「是銀假面。」凱司面不改色地糾正,現在身旁的人太多,難保不會有人注意到他們的說話,還是用銀假面來代指,比較保險。

「銀、銀假面他…會不會有事?」這時,龍又來了個八字飛行,清清已經腿軟了,要不是凱司扶著,恐怕她早就跟地面接吻去了。

「這個嘛……」凱司仰望天空,雖然他和利奧拉相處不久,但是天下第一殺手都能和X級通緝犯交手了,那區區一頭龍應該不能拿他怎麼樣吧?雖然情況看起來,似乎有點糟糕啊?

空中的利奧拉情況的確是不太好,為了不摔成肉泥,利奧拉只有抓緊那頭龍,但是龍身上的鱗片邊緣可是銳利得很,不久,利奧拉雙手被鱗片劃滿傷痕,白衣上已經沾滿了殷殷紅斑,但是他也沒示弱,在龍表演空中特技時,利奧拉的雙腳拼命踢踹著龍的背脊,聽到這頭龍的痛吼聲,想來也不是太好過。

折騰好一會,利奧拉也漸漸不耐:「我只承諾了不殺有靈性的生物,如果你聽得懂我說的話,就下去地面,聽不懂,那你就不算有靈性。」

伴隨著威脅,利奧拉終於從靴子裡抽出自己從未離身的武器,一支約四十公分的銀白色的細棍,上面還有著細細的雕紋。

利奧拉單手抓住龍身上的一根尖刺,另一隻手拿著銀棍的一端,而嘴則咬著另一端,輕輕一扭轉,在銀棍的四分之一出現了裂縫,利奧拉一抽,從銀棍內抽出了一把一指寬的細劍。

做出判斷後,利奧拉選擇了刺向龍接近後尾的地方,這裡應該不會影響龍的飛行,畢竟他還不想跟一頭龍,一同體驗空中自由落體。在龍噴出藍色的血液時,牠也吃痛的吼叫起來,但是利奧拉也知道這麼一點痛楚應該還不至於讓這頭東西投降,他連連刺了好幾刀,刺得龍尾沾滿藍色血液,連利奧拉的雪白騎士裝都不再是純白色,變得既紅又藍的。

「下去!不然我宰了你。」利奧拉再也不掩飾,露出滿身的殺氣,眼底充滿冰寒之氣,原本只是抓住尖刺的左手如今,更是毫不留情的插進龍的身體裡,在龍的暖肉裡到處撕扯。

龍吃痛到不行,一回過頭來,嘴裡便吐出好幾支尖銳的冰箭,也不管會不會傷到自己,冰箭就這麼往牠背上的利奧拉射去,利奧拉在如此近的距離之下,左手又插在龍肉裡,竟然硬是一個轉身翻滾在龍的肉翅上,隨著翅膀劇烈的搧動,利奧拉也不怕死的一個使勁敲斷龍翅上的一根翅骨。

「就算掉下,我只會受傷,絕不會死。」利奧拉冷冷地做出最後的威脅,順手又敲斷龍的另一根翅骨,兩根翅骨的斷裂明顯使得飛行變得非常不穩。

而斷了兩根骨頭,方才還被利奧拉在身上插了好幾個洞的龍不停的慘嚎著,大抵也知道大勢已去,終於停下翻滾的動作,平穩的飛在空中,一反剛才的兇暴,此刻牠只是可憐的低叫著。

利奧拉見狀,也停下了動作,不再繼續摧殘龍可憐的翅膀,銀色細劍也再度變回短棍,插回靴子裡,多年殺手生涯,利奧拉知道,和人類不同的是,動物不會耍什麼陰謀詭計,一旦臣服了,大抵不會再有什麼危險性。

利奧拉安撫的說:「沒事,我不會再傷害你。」

這時,龍好像也聽懂利奧拉的話,牠轉過頭來看著利奧拉,而利奧拉這時才發現,這頭雪白的龍竟然有著粉紅色的眼睛,白色配上粉紅色,要是清清在這,大概會邊發抖邊喊好可愛吧。

利奧拉輕輕撫上龍的頸子,本來是想摸摸牠的臉頰,但是這頭龍實在太長了,摸不到臉頰的情況下,摸摸頸子也就是了。

但是那頭龍卻主動把頭轉過來,拼命上下搖動著,好似很希望利奧拉能夠摸摸牠的頭,利奧拉好笑之餘,也只好爬上龍的頸子,去摸摸牠的頭,安撫安撫牠。

但是,利奧拉那沾滿血的手掌一摸上龍的頭部,竟好像觸電似的,一股劇痛頓時傳到腦部,腦中突然出現了一個轟然巨響後,利奧拉失去了意識,從高空中掉下……

而那聲巨響似乎是……「多多指教了,強悍的主人。」


「利奧拉,你可以不當殺手嗎?」安瑟充滿期盼的眼神,和有些模糊的身影就在他的眼前。

「我不當殺手的時候,就是我死的時候。」因為除了死,組織是沒有可能放過他的。

「如果,我是說如果,有一天你可以不必當殺手了,你會想要做什麼呢?」

利奧拉沉默著,從小就被訓練成殺手,他的職業就是殺人,他的休閒就是練習殺人,他的人生除了殺人,不知道還能夠做什麼?

「利奧拉,如果你不想再殺人,來找我,好嗎?」

利奧拉淡淡的說了句:「……好。」

安瑟終於還是離開了,離開了組織,離開了竹林,也離開了他。這還得感謝武林人士拼命營救神醫,在組織不堪其擾,又沒打算和整個武林為敵的情況之下,只好答應放人。

安瑟的確很開心能夠回到外面的世界,這點從她臉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來,但是,她也真的很不放心自己,一直希望他能夠像個人,一直希望他能夠脫離殺手身份的安瑟,就這樣帶著既開心又有點憂愁的表情,在他的眼前,慢慢的越走越遠。

猛然張開眼睛,利奧拉的腦中有點茫然,我在哪裡?安瑟呢?

有人!利奧拉從小訓練的警覺心讓他猛然跳起,利爪般的手毫不猶豫地抓住來人的頸子,正打算捏碎來人的喉管時,利奧拉的腦中突然想起一句話。

「不要再殺了,好嗎?」

利奧拉猛地放開手,想起一切,安瑟死了,他被組織追殺,還有掉到異世界,接著是被一個拿著槍的混蛋陷害,在空中和一頭龍展開大戰……對了,那頭龍呢?才這麼想,一個細細碎碎的低鳴聲就從剛剛利奧拉伸手掐人喉管的地方傳來。

才轉頭看去,兩顆粉紅色的大眼睛就這麼清澈的映出利奧拉的身影。

雖然外表大不相像,但是利奧拉還是用直述句問:「你是那頭龍。」

一個可愛的孩子拼命的點著頭,粉紅色的大眼睛和同樣的粉紅臉頰,再加上軟綿綿的銀髮,當真是讓人見了,心底就起了無限的喜愛,只是孩子的身上沾著奇怪的藍色液體,而小小身體上也有不少傷痕,但渾身光溜溜的孩子卻不怎麼在意,只是好奇地對利奧拉東碰碰西摸摸。

利奧拉一手撐起額頭,當一頭凶暴無比的十公尺高巨龍突然變成一個五歲左右的可愛小娃兒時,一個正常人會有什麼反應?利奧拉困惑不已。(一個正常人大概在一見到巨龍就被吞了,哪有這個問題?)

「會不會說話?」利奧拉皺著眉,比起一個小娃娃,他還比較會處理一頭巨龍。

小娃娃露出可愛的小笑臉點頭,還拼命往利奧拉的懷裡鑽:「爸爸、爸爸…爸…」

「算了,你還是閉嘴。」利奧拉有點頭痛,現在該怎麼處理?要是以前他肯定二話不說,宰了就好,但是現在可不行,還是交給凱司去處理好了。

抓起光溜溜的小娃兒,利奧拉身體輕盈的彷彿長了翅膀,在樹林間彈跳起伏,期間沒有弄出半點聲響來,沒有多久就回到了宿舍,見左右無人,利奧拉大剌剌地從窗口跳進房間,而果不其然,裡頭已經有兩個人在等候了。

「看來今天要上課很難了。」凱司懶洋洋地趴在桌上,兩隻眼睛直盯著手上的紅寶石胸針。

「利奧拉大哥,你手上的是……好可愛呀!」清清話說到一半,看清了原來是個可愛到不行的小娃娃,馬上衝上前去,想捏捏娃娃的粉紅色臉頰。

利奧拉正巴不得有人來接手,馬上把這個燙手山芋丟給清清去玩弄,而自己則是拉了張椅子,坐到凱司旁邊,微微散發著寒氣說:「下次別再幹這種事。」

凱司卻笑嘻嘻地說:「這個嘛,我不敢保證喔。」

利奧拉皺著眉頭,卻起不了什麼怒氣,和這種『擺明了我就是要出賣你』的傢伙在一起,總好過面對使盡一大堆陰謀詭計的真正混蛋來得好,雖然利奧拉發現自己肝火上升的次數比過去二十幾年來都多。

「不過,別人是要懷孕九個月,你怎麼才失蹤十分鐘,就帶回來一個孩子啊?」凱司雖這麼說,但心底大概也有個底,人和龍一起失蹤,然後回來了一個人和一個小人,猜也知道那個小人大概是什麼東西了。

不喜歡說廢話的利奧拉直接問了:「騎士院的反應?」

凱斯彈著手指,聳聳肩:「有的人氣炸了!雖然這頭龍造成不少重傷患,但是聽說牠是新入學的龍騎士剛從龍皇帝國運來,準備馴服的龍,現在卻失了蹤,要是不找回去,事情可難擺平了。」

「不過也是不少人很崇拜銀假面捨身救人,最後被龍拖上天空還是奮戰不已的偉大事蹟啦,尤其是女學生特別的崇拜喔。」凱司笑嘻嘻的說。

利奧拉冷冷的撇了凱司一眼,又望向粉紅大眼娃:「把它送回去,就沒有麻煩。」

「真無情!」凱司話雖這麼說,但是也露出百分百贊同表情。

「什麼,你們要把娃娃送回去?」清清的耳朵倒是很利。

「是呀,不然要怎麼辦?把它留下來找麻煩啊?」凱司隨口說道。

清清大概也知道手上的這個是無窮禍害,只有依依不捨的玩弄著娃娃圓嘟嘟的小臉頰,但玩著玩著,清清突然發現小娃娃的額頭上有著一個血色的橢圓形標誌,而根據自己念的『龍騎士的光輝與榮耀』那本書裡有提到………

清清馬上把小娃兒丟到凱司懷裡,然後自個兒衝到利奧拉的面前,完全忘記膽怯是什麼意思,也不顧利奧拉身上的是哥哥的衣服,清清一把扯下了騎士服的左袖,然後看著利奧拉的左手臂發愣。

嚇到的凱司一陣手忙腳亂後,才抱住粉紅大眼娃,然後也跟著清清看著利奧拉的手臂,接著是利奧拉本人也看向自己的手臂,然後發愣,自己的左手臂上居然長著一個銀白色的鱗片。

清清吞了吞口水:「利奧拉大哥……變成龍騎士了。」

凱司和利奧拉聞言都露出呆愣的表情,而清清也一五一十地把自己在龍騎士的光輝與榮耀裡看來的知識全都說出來。

「不是想當龍騎士就可以成為龍騎士的,就算是在龍騎士的產地,龍皇帝國裡,也是有很多騎士一輩子都沒得到任何龍的認可,成為一個真正的龍騎士。」

「要成為一個真正的龍騎士,要先累積高深的實力,親自打敗一頭龍,還要得到龍的認可後,才有辦法成為龍騎士的,所以說,龍騎士不只是龍厲害而已,他們本身也都是有非常強悍的實力。」

最後,清清猛盯著利奧拉左手臂上的龍鱗片:「書上有說,得到龍的認可後,要把血滴在龍的額頭上,然後龍就會把自己額頭中央的鱗片鑲在龍騎士左手臂上,已表示自己願和龍騎士生死與共。」

聽到這,凱司的身體已經軟了一半:「你可以再告訴我們,已經認了主的龍就不能再認其他人為主了。」

清清露出原來你也知道的表情,這時,粉紅大眼娃好似要表明心跡似的,搖搖晃晃的走回利奧拉身邊,像壁虎般爬上利奧拉的身,最後在利奧拉的背上趴著不動,還發出低低的呼嚕聲,睡得安穩極了。

「對了。」清清有點遲疑地說:「千萬不要讓人發現銀假面就是利奧拉大哥,早上的傑特是裝甲戰機的起源地─商濟聯盟,盟主的其中一個兒子,他很、很有勢力的。」

「利奧拉,我鎮重的懇求你。」凱司露出凝重的表情:「千萬別跟其他人說,你認識我。」

上篇:01-2:清清     下篇:01-4:利奧拉是龍騎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