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1-4:利奧拉是龍騎士?  
   
01-4:利奧拉是龍騎士?

「呵呵,早上遇見異世界人口,還被X級通緝犯逼迫來念阿卡蘭學院,還沒到中午就得罪了商濟聯盟少主人,下午茶都來不及喝,就把龍皇帝國一起惹了,還多了頭只會吃的龍。」凱司伸出手指細細算著今天緊湊的行程:「我說利奧拉啊,這個世界也不過三個國家,你已經得罪兩個啦,看來就是想跑路都沒地方去了。」

「如果我沒記錯,這些事好像都是你惹的。」利奧拉冷冷的反駁:「米哲瑞是你要抓的,傑特是你要我去教訓的,最後那頭龍是你開槍引來的。」

「這樣說來也沒錯,但是你好像總是有把事情鬧大的潛能啊。」凱司嘖嘖稱奇,說不定他和利奧拉是世界上最不該碰在一起的人?一個專門惹事上身,另一個負責把事情鬧大,才第一天就毀了一幢宿舍,一台裝甲,還外加一頭龍,未來的日子……堪慮啊。

「不好啦,凱司,利奧拉!」清清大呼小叫的狂奔進房間。

「不好了?有什麼事情比坐在半塌的大樓和一頭變成人的龍大眼瞪小眼,更不好的?」凱司趴在桌面,眼睛瞪著桌上的粉紅大眼娃,而大眼娃似乎覺得和他對看是件很有趣的事情,總是睜著一雙大眼睛盯著他不放。

「騎士院對、對銀假面發出最後警告,要是再不把神聖白龍交出去,他們就要大舉搜索校園,並且對銀假面格殺勿論。」清清嚇得臉色發白。

「神聖白龍?」凱司面對眼前把自己瞪成鬥雞眼的小鬼,實在無法跟什麼神聖白龍聯想在一起。

「把牠交出去。」利奧拉毫不帶感情的說。

「我是很想啊,但是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不交龍的後果比較嚴重,還是交了以後,他們發現龍已經認主了,事情會更大條?」

聽到這,利奧拉也沉默下來,龍已認主,已經無法為他們所用了,這跟沒歸還似乎沒什麼兩樣?

該怎麼辦?三個人的心中都各自想著這個問題。

「我、我曾經在書裡看過……」清清有點不確定的說:「龍騎士都是很有節操、很高尚的人,而且也很尊重龍,如果他們知道龍認主了,他們會很高興的祝福那頭龍……」

在凱司的不屑目光下,清清越說越小聲,到最後連自己都覺得很不可能,畢竟龍皇帝國對龍的把關有多嚴格,是世界上的人都知道的,當年還因為有一顆龍蛋從海路被偷偷帶出帝國,憤而屠盡船上數千乘客,最後遍尋不到龍蛋之下,還把船整艘擊沉,擺明了就算找不回來,也不給任何人帶走的態度。

「這樣就只好做我最不想做的事情了!」凱司青筋爆起。

「凱司大哥最不想做的事?」清清大吃一驚後,猜測道:「難道是逃亡?」

「不,逃出阿卡蘭學院就得面對米哲瑞的追殺,比起米哲瑞,我想騎士院還比較好對付。」利奧拉淡淡地說,然後眼睛閃過一絲殺氣:「你是想殺人滅口?」

「去你的,你比清清還不切實際。」凱司毫不留情的吐槽:「要壓下這件事,難道你要殺光騎士院?但是殺光騎士院,其他兩院肯定不會坐視不管,最後要殺光全阿卡蘭學院嗎?」

「也不是沒做過……」利奧拉輕輕的開口,當場讓其他兩人寒毛直立。

「不!你們說的都不是我想做的啦。」凱司鄭重否認。

利奧拉和清清都用眼神問凱司,那你到底想幹嘛?

凱司握緊拳頭,臉色堅決無比:「既然米哲瑞和騎士院都得罪不了,那就只好……米哲瑞大哥,你在吧?救命啊,你再不出來,我們就要被人宰啦,我們要是被人宰了,那特地放過我們的你多沒面子啊!米哲瑞大哥,你快點出來救我們啊!」凱司拼命大吼大叫著,又是拉扯頭髮,又是狂搥牆壁,差點讓人以為他中邪。

「原來是搬救兵……」

利奧拉頗不以為然地說:「我不覺得米哲瑞會管這件事。」

「好啦好啦,大哥這不就來了嗎?」米哲瑞的身影還當真出現在桌面上,盤腿坐著的他還抱著粉紅大眼娃,不停上下拋弄著,嚇得大眼娃娃縮回自己『爸爸』懷裡,連看不敢看米哲瑞一眼。

「靠!真的來了……」凱司反而大張嘴看著米哲瑞。

「喂,不是你叫我來的嗎?」米哲瑞露出委屈的神情。

「這……」凱司剛才只是叫好玩的,根本是自暴自棄的表現,哪知道這傢伙還真的閒閒沒事幹,還隨叫隨到呢!「啊,不管啦,既然你自己出來了,那就快點幫我們解決這個大問題啦!」

「這個問題還真的不小。」米哲瑞瑤頭嘆氣道:「你們這兩個傢伙還真是麻煩的代名詞,不過幸好你們還算聰明,搞出了個什麼銀假面的。」

「我已經跟校長談過了,他會負責幫你們壓下這件事情,但是呢,短時間內,暫時別讓銀假面重出江湖啊,不然騎士院恐怕會大找特找麻煩。」

「米、米哲瑞大哥…」凱司露出感激不盡的表情,只差沒跳上米哲瑞跟前去狂吻他的腳跟。

「別急著謝我。」米哲瑞笑得和靄,但是凱司卻已經嗅出了這句話,表示還有後續,沒這麼簡單完了。

「要謝就謝阿卡蘭學院校長吧,所以你們要好好報答人家喔。」米哲瑞話才剛說完,身影再度消失。

「每次都來這招,而且話也不說完,那個什麼校長的到底要我們做什麼?」凱司咕噥著。

利奧拉卻皺緊眉頭,這種有陰謀在進行的感覺,實在讓他不是很高興……但是在不殺人的前提之下,要打敗米哲瑞,實在不是件輕鬆的工作,尤其是他還不熟悉米哲瑞的術士力量到底是什麼。

「唔。」清清露出了困擾的表情。

「怎麼啦,大老闆?」

清清抬起頭來,困擾地說:「要不要去上第八節課啊?現在去,時間剛好喔。」

凱司抓了抓已經很凌亂的頭髮:「我們每次要去上課,好像都會出事啊?」

「總還是要去的。」利奧拉斷然說道:「直接去見校長,問他要我們付出什麼代價。」

「那粉紅大眼娃怎麼辦?」清清提出問題,但是此時眾人才猛然發現,龍娃娃居然不見了……而根據三人用膝蓋推測出來的結論是,白癡都知道是米哲瑞帶走了。

「喂,利奧拉,你家小孩被人拐走了。」凱司用手肘撞了撞身邊的為人父者。

「不理他。」

「真是無情的父親啊,連寶貝女兒都不管。」

「可、可是…我剛剛偷看了一下,粉紅大眼娃娃也沒有女孩子該有的……」

「什麼?糟糕了,利奧拉,你兒子沒有屌啊!」

「……」


米哲瑞的身影從淡淡的輪廓,一直變濃,到最後,整個人終於顯現出來,不過不像平常那樣掛著悠閒的表情,米哲瑞有些手忙腳亂的安撫懷中哭個不停的龍娃娃,還不時得救回自己被龍娃娃拉扯的頭髮和臉皮。

「唉呀,米哲瑞啊,怎麼把人家好好的一個小娃娃給弄哭了。」巴巴里斯微笑著把熱茶端到米哲瑞面前,幸災樂禍地看著好友難得有的困窘情狀。

米哲瑞露出一臉的苦笑:「不是我弄哭的,剛剛想把這娃娃帶走時,他拼命掙紮想回到利奧拉身邊去,卻被利奧拉瞪了一眼,結果就是這樣了。」

「看來那傢伙厲害歸厲害,卻不是個好爸爸。」巴巴里斯撫著自己的長鬍子:「嗯,這樣看來,把神聖白龍交給他好像不是個好主意。」

米哲瑞聽到卻沒好氣:「認主都認主了,不是個好主意也得這麼做。」

「不過龍皇帝國的小公主很是不滿啊!原本這是屬於她的龍。」

「聽他在說,都已經禁錮了人家好幾年了,還不能得到這頭龍的認可,分明是那小姑娘無能,早就該讓其他人試試了。」米哲瑞難得露出了不高興的臉。

巴巴里斯不禁莞爾:「看來你對龍皇帝國禁錮神聖白龍一事,不滿很久啦,畢竟你跟龍也是有很大的關係。」

米哲瑞瞪了巴巴里斯一眼,看見自己懷裡哭鬧個不停的娃娃,只得耐著性子跟娃娃解釋道:「我沒有要把你從利奧拉身邊搶走,只是要先處理一點問題,畢竟你可是神聖白龍啊,對龍皇帝國有很大的意義在。」

「如果你不想給利奧拉帶來大麻煩的話,那你就得親自到龍皇帝國的小公主跟前去,解釋你已經選擇了主人,懂嗎?小白龍。」

龍娃娃好似聽懂了,委屈地點點頭,不再哭鬧,可是還是低低地叫:「爸爸…」

「為什麼堂堂的神聖白龍會把利奧拉當成爸爸了?這點真是讓我非常不解啊,一般來說,神聖白龍的高傲是所有龍族之冠。」巴巴里斯嘆氣道。

「或許……」米哲瑞的表情突然變得奇怪:「和這頭神聖白龍的黑暗龍父親有關吧,就某些方面來說,利奧拉的確有非常黑暗的一面。」

「原來如此……不過,那兩個小子也真是沒讓我兩老失望,果然有趣,還有趣得過頭了,惹出的麻煩還得我們來擺平。」巴巴里斯搖搖頭,怎麼好像是他們兩老被人玩了呢?

「遊戲嘛,不自己下海怎麼好玩呢?」米哲瑞露出奸奸的笑:「不過我相信巴巴里斯你會讓我們的勞動有價值的。」

巴巴里斯也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那當然。」

這時,兩人突然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米哲瑞更是一股腦兒把龍娃娃丟到巴巴里斯的懷中,然後一邊看著巴巴里斯不熟練地抓著娃娃,一邊身影又淡淡散去,米哲瑞露出一副一切有你在就好的表情道:「我先走啦,巴巴里斯,我可不想領會龍皇帝國的小公主的滔天怒氣。」

「這傢伙。」巴巴里斯嘆了口氣,感覺到龍皇帝國公主的氣息已經在門外,只得一邊端正儀容,一邊等著和一國公主交涉,巴巴里斯心想,這可真不是個輕鬆的工作,等等鐵定要好好『教育教育』那兩名麻煩人物。

「小白龍,快點變成龍形吧。」巴巴里斯低頭看著,懷中氣嘟嘟的小娃娃明顯是不肯合作的模樣。

果然是傲氣的白龍族,這年頭真是人不如龍啊,巴巴里斯嘆口氣:「小白龍,要想回到你爸爸身邊,就不能讓公主看到你的人型模樣,懂了嗎?」

聽到爸爸兩字,小娃娃嘟著嘴,心不甘情不願的變身,從一個可愛的人類小娃娃,身上開始長出白色的鱗片,手指變成了利爪,一張圓滾滾的臉蛋也漸漸拉長成龍的臉,最後,一隻身長約一公尺的小白龍就悠閒地坐在桌上。

門外傳來了敲門聲,雖然帝國公主的臉色和情緒都處於極度糟糕的情況,但是長久以來的禮儀課程可不是白上的,這敲門的聲音仍舊是不疾不徐,一點都聽不出來門外人的心中怒火已經快達到實體化的境界。

「請進。」巴巴里斯暗暗佩服這小女孩的定力。

門輕輕地開了,而門外女孩的英氣煥發的身影也踏入了偌大的校長室,龍皇帝國的天之驕女,藍瑟琪‧卓根公主殿下美麗無雙的臉龐,和著名的奶白金色的長髮就飄逸在巴巴里斯的眼前,令他好聲讚嘆,果然不愧是龍皇帝國最著名的美麗公主殿下。

才剛衝進來,公主殿下已經人未到,聲先到:「校長閣下,如果你再不我一個交代,恐怕龍皇帝國不會就此善罷甘休。」

雖然保持著完美的禮節,但是,藍瑟琪仍舊忍不住在話語中帶著咄咄逼人的語氣,一對迷人的眉毛也倒豎著,畢竟這次的事件對她影響太大,帝國皇室的強大壓力簡值讓這位公主差點想破口大罵。

但是,藍瑟琪在冷靜下來後一看,桌上的那頭白龍不正是神聖白龍,神聖白龍總算找回來的這個事實,讓藍瑟琪鬆了好大一口氣:「神聖白龍!謝謝你幫我尋回白龍了,校長閣下。」

巴巴里斯苦笑一聲:「就怕你等等會把這句謝謝給收回去。」

急著帶神聖白龍回去的藍瑟琪沒有注意到巴巴里斯的咕噥。「神聖白龍,請跟我回去吧。」面對一向高傲的神聖白龍,即使是藍瑟琪也不敢怠慢牠,只能走上前去輕聲請求著。

小白龍卻厭惡地撇過頭去,絲毫不理會這個好聲好氣請求的公主。

藍瑟琪微微皺起眉頭,以往神聖白龍雖然從未表現出喜歡她的意思,但是至少不會這樣明顯的厭惡,到底是……等等,藍瑟琪突然發現神聖白龍的額上竟然少了一片鱗片,而且是正中央的鱗片,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血色的橢圓型標誌。

藍瑟琪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身為龍皇帝國的公主,她非常了解這代表什麼意思,再加上神聖白龍很明顯排斥她的靠近,這在在都說明了,神聖白龍認主了!

神聖白龍認主了,但是主人卻不是她,這個打擊對藍瑟琪來說,簡直像是相戀多年的男友要結婚了,但是新娘卻另有其人,藍瑟琪的心碎成許許多多片,她顫顫地自言自語:「為什麼?我陪伴著你這麼多年,你遲遲不肯認我為主,但卻、卻在離開我身邊不到一天就認了別人?那我這些年來的努力到底算什麼?」

「唉,一切都是緣分啊!」巴巴里斯搖搖頭道。

藍瑟琪美麗清澈的藍眼睛如今充滿著憤恨,她恨恨地問:「是誰?神聖白龍認了誰當主人?」

巴巴里斯一滯,沒有直接回答:「公主殿下,既然神聖白龍已經認主了,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發揮你的騎士風度,好好祝福牠。」

藍瑟琪美麗的臉上出現了掙紮和不甘,話雖這麼說,但是她一直都以能當神聖白龍的主人為榮,從小就對神聖白龍愛護有加,幾乎是每天都去和牠說話,親自幫牠準備食物,現在希望突然落空,縱使她從小就接受騎士風度的教育,還是無法輕易地釋懷。

「那人…是誰?是那天戴面具的人?」藍瑟琪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想她是堂堂的公主,她不可以讓自己的臉上出現失控的表情。

巴巴里斯不置可否,只得點頭,心卻暗想,還好那兩個小子不算太笨,搞了個什麼銀假面出來,不然恐怕這帝國公主一聽到利奧拉的名字,就提著寶劍去把剩下半棟的術士宿舍給全毀……唔,想到這,還得給自己所剩不多的學生另外找地方住,真是麻煩,不如……

「我要見他。」藍瑟琪毫不遲疑地提出要求。

「這個……」巴巴里斯露出為難的表情。

藍瑟琪卻搶先說道:「就算要我放棄神聖白龍,我也得見見牠的主人,測試那傢伙是不是個合格的龍騎士,否則我該如何向父王交代?」話雖這麼說,但藍瑟琪其實也有私心,想和銀假面一較高下,否則她絕不會服氣。

嘿,測試倒是不必了,利奧拉絕對不是一個合格的龍騎士,巴巴里斯心底雖然這麼想,但是嘴裡還是說著冠冕堂皇的話:「龍皇那邊自然有人會去交代,公主殿下不用擔心,至於你想見見銀假面,這個嘛……」

雖然懷疑誰有這份能耐,能夠平息父皇知道神聖白龍另認他主的怒氣,但這不是藍瑟琪現在關心的事,她無論如何都想和銀假面一較高下,而這種堅決也出現在她臉上,讓巴巴里斯知道了,不讓藍瑟琪見銀假面的話,恐怕他這個校長就永無寧日了。

巴巴里斯只好訕訕然地說:「明天下午一點,第二十號操場。」

藍瑟琪一得到承諾,把右手握拳輕敲左胸,做了個騎士標準禮節後,頭也不回地踏出校長室,讓巴巴里斯開始苦惱起,要怎麼讓一個冰冷冷的殺手願意去跟一個女人做場決鬥,還要讓他不會殺了那個女人?


好不容易來到了操場,就為了來上今天最後的一堂課,但是……

「校長剛剛公佈了,最後一節課停課,不用上了。」一個穿著和利奧拉一行人相同的鐵灰色長袍的學生,好心的告訴這三個姍姍來遲的同學。

「難怪,我想說一路上居然都平安無事。」凱司垮著雙肩:「原來早就注定我們今天是上不到任何課了。」

「凱司,別氣餒,只要繼續堅持,我們一定可以上到課的。」清清認真的跟凱司打氣。

凱司抓抓頭髮,這個嘛,不堅持也沒關係,他還沒認真到非來上課不可的境界,之所以過來,不過是怕校長會因為他翹課,而把他退學,凱司可還沒有要跟米哲瑞對著幹的心理準備。

利奧拉微微覺得可惜,今天看來是無法領教到術士的力量了,說到這,利奧拉的心裡又產生了疑問,唉,他今天想問的事情可比過去二十五年加起來還多。

不過這算是好現象吧?至少讓利奧拉覺得自己越來越像個人,而這也是安瑟最希望看到的。想到這,利奧拉就直接把自己的疑問提出來:「術士院為什麼不興盛?」就他的想法,米哲瑞既然是個術士,他又這麼強大,沒有理由術士院會這麼衰敗。

「唔…利奧拉大哥不知道嗎?」清清露出奇怪的表情,這也難怪,因為術士的衰退已經多年,也是全世界的共同趨勢,利奧拉不知道這件事實在是很奇怪。

「這傢伙是異世界人啦,今天剛移民到我們世界來的。」凱司幫利奧拉作出解釋。

清清一臉驚奇的模樣,不過卻不是非常訝異,畢竟這世界的空間似乎不太穩定,常常三兩年就會發現幾個異世界人口,驚訝過後,清清反而理解地開始跟利奧拉解說起這世界的狀況。

「很久以前啊,術士又常被叫做魔法師,主要是指能夠操控魔法元素的人,可是後來因為魔法師在不了解的人眼裡,和一些天生有奇特能力的人沒什麼兩樣,結果就一起被統稱為術士了。」

「不過因為科學越來越發達,所以術士就漸漸衰敗了。」清清露出無限惋惜的表情。

而利奧拉只有一個感想,問凱司問題,他會因為懶得回答就隨便說說,所以讓利奧拉不懂,但是問清清問題,她雖然很認真的想回答,但是總是回答不到重點……

而凱司很明顯地聽不下去,主動插嘴道:「術士裡有人可以用魔法元素發出火燄啦、冰塊啦,來攻擊敵人,這在以前可是不得了的能力,不過現在科學發達,你也看見啦,裝甲戰機的砲管威力可比大部分的魔法來得強多了;又好比可以幫人療傷的術士在以前可是搶手得不得了呢,但是現在啊,找術士療傷還不如自己到醫院去,在療傷麻遜裡泡個一天,什麼傷也都治好了。」

最後,凱司補上一句:「如果你在學了一輩子的術士技能後,發現還不如花時間賺錢買各種麻遜來用,威力和效果還大得多,這種感覺可不是太好受的。」

「麻遜?」利奧拉輕問,但心底卻在想,凱司最後一句話似乎帶著點感傷?

「就是各種科學製品的統稱啦,機甲戰機也算是一種比較複雜的麻遜。」凱司聳聳肩解釋。

利奧拉卻還是有點不解:「米哲瑞很強,比裝甲強大。」

凱司卻不屑地回答:「你以為世界上有幾個米哲瑞啊?」

「除了米哲瑞,還有我啊!」一個不甘示弱的老頭在旁邊竊聽,竊聽到不得不出來澄清一下,身為術士的自己也是很有料的。

「你是什麼東西啊?」習慣了米哲瑞的神出鬼沒,對於老頭的突然出現,凱司已經激不起半點驚訝了,不過這老頭好像是……「啊,剛剛在校門口的老頭子!」

老頭的臉上降下三條黑線,連忙咳了幾聲澄清:「我可不是老頭……」

「不是老頭?」凱司冷冷的問:「你就別告訴我,你今天二十五歲啊。」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我可不是一個普通的老頭。」老頭連忙又說道。

「不然你是啥?超級老頭嗎?」凱司撇了撇嘴。

但是一旁的清清可是嚇得臉色發白,因為眼前這個老頭不但不是普通的老頭,還是全阿卡蘭學院最有權力的老頭。

「咳、咳,你們聽好了。」老頭又作勢咳了兩聲,發出強大的氣勢:「我就是阿卡蘭學院的校長,巴巴里斯,同時也是術士學院唯一的導師,更是阿卡蘭帝國裡數一數二的強大術士。」

凱司愣了一下,這看起來像是工友先生的老頭,居然就是校長?而且還是自己的導師,這個……凱司馬上露出一臉欽慕的表情,還用贊嘆的語氣說:「原來你就是校長先生啊,難怪我從一見面就覺得您氣勢不凡,隱隱有高人的姿態,早就再暗自猜測到底是哪裡的高手,結果原來就是最著名的術士,阿卡蘭學院校長巴巴里斯先生啊!久仰久仰。」

「哈哈哈,小子果然識貨。」聽見這種狗腿的話,巴巴里斯高興得瞇起眼睛大笑起來。

果然,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凱司的心底是奸笑不已,不過臉上還是沒忘記掛上一臉諂媚的笑容。

「校長先生,最後一節不是停課嗎?您、您怎麼來了?」清清渾身發著顫問,在場的三個人之中,她是最了解校長的恐怖的人了。

「喔、喔。」被清清這麼一提醒,巴巴里斯終於想起來自己是來做什麼的,趕忙把自己的目的給說出來:「我是來告訴銀假面,明天下午一點,準時到第二十號操場,舉行入學測驗!」

啥?這番話真是任誰聽了都覺得有問題,本來不是說沒有入學測驗,現在卻突然蹦出一個來,更奇怪的是,只有找利奧拉一個人,卻沒有找凱司,而且還特地指名銀假面,如果這還不讓人起疑的話,那才真正奇怪了呢。

「測驗內容是什麼?」凱司露出奇怪的表情問。

「打倒那裡的龍騎士,但是不準使其受重傷或者死亡。」巴巴里斯很得意的說,這可是他千辛萬苦才想出來,能讓利奧拉去和藍瑟琪戰鬥的絕佳理由啊。

「原來是粉紅大眼娃的問題。」凱司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拒絕。」利奧拉毫不猶豫的說。

巴巴里斯一聽,馬上扯著鬍子叫道:「為什麼?以你的實力要打倒她應該不是多大的問題,只要打倒她,就可以得到一頭龍,而且龍皇帝國也不再追究這件事。」

巴巴里斯還從背後掏出來粉紅大眼娃出來,捧到利奧拉的面前,急急喊道:「你看,多可愛的娃娃啊,你捨得拋棄他嗎?」

粉紅大眼娃看見爸爸就在眼前,馬上掙脫了巴巴里斯的手,撲向利奧拉,嘴中還不住喊著:「爸、爸爸爸…」

「我不想要那頭龍。」利奧拉斷然拒絕,雖然這個娃娃已經賴到他背上了,但是他根本不想要那個一天到晚叫爸爸的娃娃,這對他而言,根本就是個棘手到不能再棘手的問題。

巴巴里斯的臉垮了下來,雖然他早就聽米哲瑞說過利奧拉的性格很冷,但是這也太冷了吧,真是個冷血的殺手,連那麼可愛的娃娃都可以堅決地說不。

事到如今,巴巴里斯只好使出最後的殺手諢G「看你是要我把你退學,你去和米哲瑞比拼,還是要打敗一個小小的龍騎士,隨便你。明天下午一點,二十號操場,就這樣了。」

話還沒說完,這句才是真正的大絕招,巴巴里斯說:「凱司,你都和利奧拉共進退,他退學你退學,他在學你在學。」

什麼!凱司這下真的大驚失色了,連忙說:「不公平啊,你怎麼可以用連坐法,這種方法是古人在用的,校長你要先進點,一人做事一人當。」

巴巴里斯哼的一聲,不理會凱司的苦苦哀求,自個兒就走了,只留下凱司在原地苦苦煩惱著巴巴里斯剛才的煩惱,這下子該怎麼讓利奧拉肯去和一個龍騎士戰鬥。

想來想去,凱司苦著張苦瓜臉,跟利奧拉作起了利益交易:「利奧拉,你乖乖的去跟龍騎士打場架,我保證,保證我以後都會好好回答你的所有問題。」

「真的?」利奧拉想想,凱司似乎懂很多事情,如果他肯好好回答自己的所有問題的話,那這場交易好像不吃虧,畢竟對於米哲瑞的『失敗的演講』,他還是沒想出真正的破解法。

「真的,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就先跟你講解龍騎士到底厲害在哪裡好了。」凱司故作正經的咳了兩聲,開始表示他的誠意。

「龍騎士,顧名思義,他們就是以龍為坐騎,龍騎士和龍的結合,那簡直是強大的代名詞,不但有空中作戰能力,龍的靈性也遠超過裝甲戰機的智能,所以,裝甲戰機和龍的靈活度差異,就好比人類和猴子的爬樹能力差異一樣大。」

「一般來說,一個有坐騎的龍騎士可以和A級戰機相比美,好啦,利奧拉,我知道你不懂A戰機有多強,免費大放送了,裝甲戰機分為ABCD機,但是也有例外,就是商濟聯盟的三大盟主都各有一台X機,你懂X是什麼意思了吧?就是米哲瑞那層級的。雖然比不上X機,不過A機也已經非常驚人了,不只是很厲害,價格也他媽的夭壽貴,夭壽是形容詞啦,不要問我是什麼意思了。」

「雖然我是不太懂,不過聽說龍騎士和龍可以用龍語魔法,聽說龍語魔法的威力強悍得不得了,所以才能在裝甲戰機帶大砲到處亂跑的時候,還不至於沒落。」

ㄧ口氣說了一大堆話,饒是凱司的長舌之能也有點受不了,只得停下來喘兩口氣,再繼續表現自己的『誠意』:「利奧拉,你要注意一點,龍騎士就算沒有龍,也不是好對付的傢伙,畢竟他們要得到龍的認可,可是要打敗一頭龍的耶,如果這頭龍很不幸的就是不喜歡他,那他還得去找另一頭龍幹架,可想而知,這種三不五時得和龍幹架的傢伙,肯定不弱。」

利奧拉微微一想,問道:「有辦法分辨他們的強弱嗎?」

「有!」凱司豎起了食指:「但是你要先答應我,明天一點會去和龍騎士幹架,我才要告訴你。」

利奧拉點點頭。

看見利奧拉總算答應了,凱司才鬆了口氣,繼續付利奧拉幹架費:「不管是什麼種類的騎士都會學一種叫做鬥氣的功夫,這種功夫呢,聽說會隨著強度不同而有不同的顏色,金銀藍紅綠,越後面的越低階,不過聽說也有例外啦,傳說中最強的光明騎士蘭斯洛特的鬥氣是純粹的白光,而黑暗騎士血狼則有黑色帶紅血絲的鬥氣,不過這是傳說啊,真假我不負責任的。」

「怎樣,對我付的費用還滿意嗎?」凱司沒好氣的說。

利奧拉簡直滿意得不得了,他總算了解這世界強者的基本概念了。

「唉唷,我們可不可以去吃晚餐了啦。」凱司抱怨著,浪費太多口水和嘴部過度運動害他的肚子餓得半死了。

「可以去吃晚餐,可是我也有條件!」清清突然挺著胸膛……扁平的胸部說。

利奧拉和凱司都面露疑惑看向清清:「啥條件?」

「我要、要利奧拉大哥幫粉紅大眼娃娃取個名字,然後我帶他去買幾件衣服。」清清非常不捨的看著赤裸裸的小娃娃就這麼掛在利奧拉的背上,然後還得不到利奧拉的注意力。

「這還不簡單,利奧拉,給你沒屌的兒子取個名字吧。」凱司無所謂的說。

「他不是沒、沒那個東西啦。」清清馬上反駁著:「我有去查我的『龍騎士的光輝與榮耀』,裡面有說,龍在成年之前是沒有性別之分的。」

取名字?利奧拉把粉紅大眼娃娃抓到眼前,娃娃圓圓的小胖臉露出笑顏,而兩隻小胖手也拼命的揮舞著,想多接近爸爸一點。

「叫做粉紅色眼睛的白龍?」利奧拉神情認真的問。

「你的取名能力和米哲瑞一樣強啊!」凱司搖頭嘆氣道,然後又露出奸奸笑容提議:「既然他爸爸叫做利奧拉,不如他就叫做利樂包吧?」

「可以。」利奧拉點頭贊同,反正叫什麼名字,他都不是很在意。

倒是清清著急了起來:「不行啦,怎麼能叫利樂包,又不是飲料說。」

凱司突然擊了一下掌,大叫:「我想到啦,叫寶利龍好了,有利奧拉的利又有龍字,還有寶寶的意思,怎麼樣?夠符合吧?」

「什麼!」清清大驚失色。

「寶利龍,你就叫做寶利龍。」利奧拉對粉紅大眼娃,現在叫做寶利龍,這麼說,而後者也開心的狂點著頭,非常高興爸爸終於給自己取了名字,絲毫沒有意識到,若干年後,寶利龍非常後悔當初的年幼無知,害得他以寶利龍一名聞名天下……

上篇:01-3:粉紅大眼娃     下篇:01-5:早餐的插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