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1-5:早餐的插曲  
   
01-5:早餐的插曲

如果當初他沒有逃離組織,去找安瑟的話,安瑟現在一定還活的好好的吧?也一定還拿著銀針到處針灸行醫,不知道可以挽救多少人的性命。

「如果你不想再殺人的話,一定要來找我唷。」安瑟的話語不斷的迴盪著,但是出現在利奧拉腦海中的,卻不是安瑟說這話時露出的堅決表情,而是浴血的安瑟,半倒在地上,手裡還高舉著十字項鍊,要他拿著十字項鍊到斷腸崖去。

他當初不該去找安瑟,如果他沒有去找安瑟,安瑟就會活得好好的!

利奧拉猛然張開眼睛醒來,感覺到心臟正劇烈跳動著,眼中不知是汗還是淚……過了好一會,利奧拉才坐起身來,伸手擦去滿頭的大汗,轉頭看去,凱司還在蒙頭大睡,又是那個奇怪的睡姿,用棉被把他自己捲成一個圓柱狀,只露出一顆頭,嘴邊還留著口水。

利奧拉套上上衣,照慣例想做早課,他想了想,舉步走向窗邊,跳出窗外後腳步輕點,上了樓頂,很滿意的看見空蕩蕩的樓頂沒有人。(廢話!敢住在這種危樓的,只有你和凱司兩個粗神經的傢伙,連清清都帶著寶利龍住到外面旅社去了。)

利奧拉盤腿坐下,開始檢視體內的真氣,二十年如一日,他讓真氣開始運行起來,讓真氣運行周身三十六圈是他每天早上的第一項基本功,原本因做夢而煩躁的心情漸漸平靜下來,利奧拉的思緒只跟著不疾不徐的真氣運行,沒有絲毫的雜念。

三十六圈運行完畢,利奧拉收完收功的動作,深呼吸數口氣後,猛然跳起,在跳起的時候也拔出了自己不離身的,內藏細刃的銀棍,雖然主上把武器交給他的時候,替它取了個名字─碎銀,但是向來一擊讓人斃命的利奧拉,可沒有機會和人提起過碎銀之名。

利奧拉開始練起了自己的第二項基本功,風飄刃。無比輕盈的上跳下點,左閃右飄,讓身體作出各式各樣的動作,由此可看出利奧拉的柔軟度有多驚人,身體往後折到頭碰腿是件小事,更多的是,在空中作出各種不可思議的翻滾閃避,在空中無法避過敵人的攻擊這件事,對利奧拉來說,根本是個大笑話。

身體在練習各種動作時,利奧拉的手也沒閒著,風飄刃中可是有個刃字,自然利奧拉手中的碎銀也揣摩著各種切入人體的角度和方位……

「早餐……」凱司睡得迷迷糊糊的聲音傳來。

利奧拉停了下來,轉頭朝凱司看去,而後者只有頭和雙肩雙手掛在樓的邊緣,其餘的身體就任他在半空中亂晃,而且凱司還有再度陷入睡眠的跡象。

「和清清約的時間到了嗎?」利奧拉嘆了口氣,想昨天他叫了半個小時也叫不起來的凱司,居然因為清清和他約好七點吃早餐,所以他準時起床了。當然,重點是在早餐,絕對不是在清清。

利奧拉跳下樓頂,順便把凱司這傢伙給抓回房間,不然可能有人會在睡夢中墜樓身亡,整理整理後,利奧拉再度拖著凱司往餐廳出發。


利奧拉才剛靠近餐廳,就看見了清清的身影已經站在餐廳大門口了,他往清清走去,丟了一句:「早。」

「早啊,利奧拉大哥,還有凱司。」清清不免笑出聲來,對於凱司那睜開一半的眼睛和嘴邊沒擦乾淨的口水。

「爸爸!」寶利龍和爸爸分離一晚如同分別一年似的,他一看見利奧拉,馬上就撲了上去。

利奧拉則是微抬著眉看了看寶利龍,不同於昨天的赤裸裸,寶利龍身上穿著一件黑色小背心再加上黑色小短褲,還有一雙小巧的馬靴,背上還揹著一個裝飾著兩個小翅膀的背包,一頭銀髮則用髮箍箍起來,清爽地露出光潔的額頭,這讓他的一張小臉蛋更像一顆大鵝蛋,也讓那雙紅粉色大眼睛更加有神。

「寶利龍很可愛吧?」清清興奮的問,想昨天她帶著寶利龍壓遍阿卡蘭學院週遭十數條街,總算買齊了所有東西,寶利龍的衣服N件,還有一些幫凱司和利奧拉大哥買的民生必需品。

利奧拉點點頭,而凱司則是大聲抱怨:「別管可不可愛了啦,我餓扁了。」

三人一龍在凱司的連聲催促之下,進了餐廳,一走進去,就發現了奇怪的現象,以大門為基準,利奧拉一行人的左手邊清一色坐的是藍短衣軍裝的學生,右手邊則是白色、黑色的騎士服,騎士服上面還有不同顏色的裝飾,綠色和紅色佔大多數,有數個藍色的點綴其中,而藍色裝飾的騎士都是坐在最明顯的位子。

但就是沒看見鐵灰色長袍的傢伙,這讓利奧拉和凱司不知道該往左走還是右走。

清清卻已經邁步往離放食物的吧檯最遠的角落走去,這時才看見,有幾個鐵灰色長袍的在那個灰暗的角落低聲交談用餐。

「差別待遇還真明顯。」凱司咕噥幾句,不過卻不打算惹事,能夠吃到東西就好了,誰管坐位是在哪邊。

才剛找到座位,凱司已經迫不及待往食物跑去,而利奧拉則是悠閒的跟在凱司的後方,黏爸爸的寶利龍也抱住利奧拉的右小腿,跟著去了。

「下來。」利奧拉對寶利龍說,寶利龍馬上聽話的爬下爸爸的腳,乖乖站在旁邊,利奧拉遞給寶利龍一個盤子,說道:「要吃什麼,說,我夾給你。」

寶利龍的眼睛立刻在吧檯上掃描著,然後對著一塊金華火腿大喊:「肉肉!」

龍是肉食性動物,利奧拉又多知道了一件事,隨手就切下一大塊火腿給寶利龍,但是寶利龍卻看著有他半顆頭大的火腿,不滿的叫:「還要。」

利奧拉皺眉,想叫寶利龍不要浪費食物,但想了想,昨天的寶利龍可是有十公尺那麼高,這塊肉對十公尺高的龍來說,的確是連塞牙縫都不夠,想到這,利奧拉索性把整塊金華火腿放到寶利龍的盤子上,還另外又拿了一個盤子,裝了一整隻火雞,而寶利龍就這麼滿足的捧著兩堆快比他身軀還大的食物,亦步亦趨的跟在爸爸腳邊。

就在利奧拉觀察著哪些食物看起來不錯時,身邊突然起了騷動。

「好可愛喔。」幾個女孩子看著寶利龍尖叫。

「你拿走了火腿和火雞,叫我們吃什麼?」幾個藍軍裝的傢伙卻冷冷的喊住利奧拉。

利奧拉淡淡的掃過吧檯,他很確定吧檯上還有火腿和火雞,裝甲院的學生純粹是想找麻煩,微微皺著眉,利奧拉不太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反應,他並不想再惹上任何麻煩,尤其是下午還有一場戰鬥沒解決。

「你是昨天的那個傢伙!」傑特認出了這銀眼睛的傢伙正是昨天英雄救美的人,心中一股無名火起,要不是為了去找這傢伙麻煩,他也不會和銀假面槓上,還毀了一架C機。

「真是冤家路窄啊!」早早拿了一堆食物回到座位的凱司,舒舒服服的享用早餐,還順便看熱鬧。

「怎麼辦?不去幫利奧拉大哥嗎?」清清著急的說。

凱司沒好氣的說:「怎麼幫?」

「就算沒辦法幫,也該上前去助陣,不然就枉為朋友了。」一個穿著鐵灰色長袍的學生,帶著不同於一般術士院學生畏畏縮縮的神情,而是充滿自信的傲氣表情說道。

凱司莫名奇妙的打量著這說大話的傢伙,金髮金眼,長相俊美,果然有帥氣的外表可以高傲,但是……這傢伙卻是拿著一面華麗的雕花鏡子,邊照鏡子邊說話,三不五時還拿起古龍水來噴灑,更噁心的是,原本簡樸的鐵灰色長袍上,居然用金絲銀線繡出一張蒙娜麗莎的微笑。

「……」凱司快速在嘴裡塞進幾個小三明治,堵住嘴巴,以免自己大笑出聲,這恐怖的華麗男會找自己算帳。

清清有點猶豫的開口:「梅南,你可不可以幫幫利奧拉大哥?」

美男?凱司差點沒被自己嘴裡的三明治給噎死。

梅南猛然站起,優雅的舉起清清的手,在手背上輕吻了一下後說:「既然美麗的小姐都這麼要求了,拒絕一位小姐的要求絕對不是一個紳士該有的表現,梅南一定會幫忙小姐的大哥脫離困境的。」說完,梅南就往利奧拉的方向走去。

「他……」凱司露出驚駭的神情:「背後繡的居然是最後的晚餐!」

傑特想起上次找騎士院的麻煩,不但被騎士院的傢伙給弄得灰頭土臉,還被騎士院的導師給狠狠記上一筆,滿肚子怨氣的他打定了主意要讓銀髮小子難看,反正術士學院的導師是校長巴巴里斯,而巴巴里斯擺明了不管術士學院學生的死活。

「你屌個屁啊!」傑特伸手推了利奧拉一把。

利奧拉原本想躲開,但是又不想曝露自己的實力,就擔心被懷疑是銀假面的話,會如同凱司所說的,永無寧日了。想到這,利奧拉打定主意不管傑特對他做什麼,別去理他便是了,這種傢伙連坐在機甲上都對他造成不了威脅,無須擔心什麼。

利奧拉不在乎,不代表寶利龍會不在乎別人欺負他爸爸,一看見面對的傢伙居然敢推爸爸,寶利龍一張小臉氣得通紅,連食物都擺到一旁,撲到傑特腿上,把嘴巴張得老大,大口給他咬下去。

「啊!」傑特慘叫一聲,把寶利龍甩開,腿上赫然出現一排齒印,還滲出血來,可見龍的牙齒果然尖利無比,要知道傑特可是穿著長靴呢,但是齒印居然透過長靴、褲子,直透到傑特的血肉。

腿上痛得要命,而剛剛的慘叫很明顯也引來全餐廳的注意,其中還有不少訕笑聲,讓傑特頓時臉上無光,他怒吼道:「小鬼!你不要命了嗎?敢惹我!」

身為最高傲的白龍族,寶利龍哪會怕眼前的人,只見他做了個可愛的鬼臉,還哼的一聲,讓傑特的怒氣更火上加油。

利奧拉不禁擔憂起來,但是可不是擔憂寶利龍,卻是擔心傑特要是一口被寶利龍給吃了,那這件事會不會讓他要逃出阿卡蘭學院,去和米哲瑞決鬥了。

傑特舉起了架在雙手上的砲管,對準了一臉不屑的寶利龍,想要狠狠地給他一個教訓,但是周圍的女孩卻開始出現騷動。「天啊,他要攻擊那個可愛的小孩」、「禽獸!連小孩子都不放過」、「混蛋,那個粉紅色眼睛的可愛娃娃要是少了根寒毛,老娘就拆了他!」

聽到這話,傑特的寒毛直立,趕緊把目標改成利奧拉,反正只要有人給他出氣,誰都可以。

被兩管砲給對準,利奧拉的心裡卻想著,親身試驗一下這種武器的威力也好,以後對武器的力量也有個底。

碰!碰!兩聲,兩顆藍色的砲彈直往利奧拉轟去,當場漫起好大的煙霧,餐廳看熱鬧的眾人紛紛抱怨起,好多食物都報銷了。

煙霧散去,出現的卻不是受傷的利奧拉,而是一個金髮金眼,身上還繡著蒙娜麗莎的老兄正好整以暇,左手帥氣的撥弄著頭髮,右手則是直直伸著,手掌的前方出現了淡淡藍色半圓形的罩子,梅南燦爛的一笑,露出的潔白牙齒還發出一道閃光:「大哥,看在我的面子上,放過我的同學吧?不然我很難對一位美麗的女子交代的。」

「你是什麼東西?敢叫我……」傑特報仇不果,心底正火大得想破口大罵,卻突然被身後的同黨給拉了一下。

同黨中的一人面色難看道:「老大,那是術士學院的梅南,他的保護罩能力很驚人的,還曾經救過騎士院的藍紋騎士,在騎士院很吃得開,沒事別去惹他。」

傑特的臉上頓時僵住,他轉頭朝騎士院的方向看去,果然幾個藍紋騎士正冷冷的看著他,讓他背後冷汗直流,藍紋騎士可不是他惹得起的,傑特只得哼的一聲,裝做不屑計較的模樣率領著幾個同夥,迅速離開。

「我親愛的同學,你沒有受傷吧?」梅南關心的問。

利奧拉搖了搖頭,心想,這傢伙為什麼要把一堆人吃飯的畫面繡在背後?

「那麼你們就拿著早餐到座位來享用吧,要不然上課時間馬上就要到了。」梅南熱情的說,還低下身幫寶利龍拿火雞和火腿,雖然被以為他要搶食物的寶利龍給咬了一口。

走回座位,清清盤中的食物沒有動多少,可見她剛才一直在關心利奧拉的狀況,相反的,凱司的手邊已經疊起好幾個盤子,目前正在吃飯後甜點。

ㄧ邊享用美食,利奧拉對梅南問:「你的能力很特別。」

梅南驕傲地說:「那當然,我在學校學了三年魔法,已經把各種防禦性魔法給摸得熟透了,連校長對於防禦性魔法都沒有我熟悉。」

「你該不會只有學防禦性魔法吧?」凱司懷疑地瞇起眼睛問。

「當然不是。」梅南鄭重否認:「我不但會照明魔法,還可以弄出一點火苗來點火,還有凝聚水元素來當飲用水,這些都是非常有用的魔法技能。」

就是沒半點攻擊用的就是了……凱司和清清都狂冒汗。

「利奧拉,這小娃娃到底是你的什麼人?妹妹嗎?」梅南非常好奇地看著正在表演一口吞火雞的寶利龍。

「不是,他叫寶利龍,是利奧拉的兒子。」凱司搶著說明,然後滿意的欣賞梅南張大嘴的驚訝表情。

「這……當小爸爸很辛苦吧?」梅南呼了一口氣,慶幸自己還沒弄出『意外』,不然就得和利奧拉一樣,帶著兒子來上學了。

利奧拉無言以對。

「利奧拉和凱司,你們打算學哪些魔法?還是你們有特殊技能?」梅南問。

利奧拉沉默了會,問道:「有治療的魔法可以學嗎?」

聞言,凱司差點沒把嘴裡的牛奶噴出來,而清清也目瞪口呆的,兩人都想著,一個殺手想當治療師?是怎樣,先把人砍傷後,再來把他治好,這樣很有趣嗎?

但是兩人都不知道利奧拉的心底正想著,既然安瑟是個神醫,那麼自己就繼承她的遺志,當個『神醫』吧!

上篇:01-4:利奧拉是龍騎士?     下篇:01-6:騎士決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