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1-6:騎士決鬥  
   
01-6:騎士決鬥

跟著梅南和清清,眾人終於來到上課地點,今天的室內課地點─圖書館,利奧拉和凱司差點沒感動到跪下來感謝天主,他們終於安然無恙的到達上課地點了,途中居然沒有惹任何的禍害出來。(他們似乎已經不把傑特那種等級的,當作是禍害了。)

走到圖書館大廳,穿著鐵灰色長袍的學生已經三三兩兩站在各處,利奧拉等人也加入了等待導師的行列中,凱司還不禁擔憂了一下,老天該不會為了不讓他們上課,讓巴巴里斯老頭出個意外吧?要是沒導師導致術士院倒閉,然後他和利奧拉被趕出阿卡蘭學院就糟糕了。

幸好,巴巴里斯在鐘響時,準時出現在大廳裡,他用洪亮的聲音說:「新生留下,舊生退散,自己去鑽研你們領域的魔法和技能,有問題等下次室外課再問。」

ㄧ說完,舊生紛紛散去,連梅南和清清都在露出你們好好保重的表情後,自個兒退散了,清清還把非新生也非舊生的寶利龍也帶走,以免妨礙巴巴里斯校長的教課,很快的,現場只剩下兩名新生,利奧拉和凱司。

「這、這麼隨便?」凱司真是大開眼界了。

巴巴里斯露出『不然你要怎樣』的表情,ㄧ邊盡導師的職責解說:「這些舊生都已經選擇好自己想要的魔法領域了,基礎魔法理論也講解過了,冥想法也教了,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冥想,自己去理解高深的魔法,過多的講解反倒會阻礙他們的發展。」

「更何況,裡面很多是有特殊技能的傢伙,我根本沒有辦法教什麼東西給他們。」巴巴里斯搖頭嘆息,魔法就是魔法,和特殊能力者混在一起原本就是個錯誤。

「好啦,新生!就聽我講解完基礎魔法後,努力想想你們要學個啥東西,還是……」巴巴里斯突然露出神祕的笑容:「你們已經有學過什麼魔法了?」這句話當然不會是異世界人口,而且身上沒有半點魔力波動的利奧拉問的。

凱司揚了揚眉:「學過一點攻擊魔法,最基本的火球術和冰箭術什麼的。」

巴巴里斯雖然有些懷疑真的只是如此嗎?因為凱司身上的魔力波動相當的強。但是也沒多問,只是開始教導他的第一個異世界學生。

「魔法,其實原理很簡單,最簡單的說法就是,利用自身的精神力去引起外界魔法元素的共鳴,然後利用魔法元素來做各種事情,譬如說把火元素聚集成一團,然後丟出去,這就是火球術啦。」

利奧拉微皺眉:「這樣人人都會魔法了?」

「事情說起來越簡單,做起來往往越難。」巴巴里斯糾正了學生的想法:「要感受到魔法元素的存在,本身就是件很困難的事情,很多人終其一身也感受不到。」

「感受到魔法元素後,還得利用冥想來鍛鍊精神力,精神力要是不夠強大,別說是火球術啦,連『火苗術』都做不到。」巴巴里斯突然想起了梅南這個奇葩,能夠使出連他都用不出來的高深防禦性魔法,可是卻連火球術都用不出來,只會『火苗術』的傢伙,還有清清這個膽怯的小女孩,也是另一個奇葩啊。

「現在我就來教你們冥想術。」講解完魔法的原理,巴巴里斯開始教學生,魔法的入門,冥想術。

「把精神放鬆,開始感受外在的世界。」

聽到這句話,利奧拉非常自然的盤腿坐起,然後身體就自動自發用出了宇心意識,利奧拉的感知馬上散發出去,把圖書館內的一切都掌握在心中,然後當他繞了圖書館一圈回來後,就看見巴巴里斯一臉怒容的喊不對,利奧拉馬上睜開眼睛,皺眉問道:「有問題?」

巴巴里斯毫不遲疑拿出一把紙扇敲上利奧拉的頭:「當然不對,我要你感知的是精神世界,不是物質世界,你這樣感受得到魔法元素才有鬼。」

「精神世界?」利奧拉停下宇心意識的運轉,努力想體會精神世界,但是卻是努力,利奧拉的心中越是一片茫然,周圍……哪有什麼魔法元素。

巴巴里斯嘆口氣,利奧拉已經太習慣對物質的感受,要感受到精神世界的魔法元素恐怕有很大的問題了,想到這,巴巴里斯心念一動,開口問道:「利奧拉,你打算學什麼種類的魔法?」

「治療。」利奧拉毫不猶豫的回答。

「為什麼?你可學更有用的,飛行、瞬間移動、攻擊性魔法、或者是空間魔法,你也許能透過空間魔法找到回去原世界的路也不一定。」巴巴里斯完全沒有想到會得到這個答案,一個殺手會想要學治療?

利奧拉苦笑著,回到原來的世界?去讓組織繼續他們未成功的追殺嗎?去讓自己再度體驗二十四小時不得放鬆,隨時隨地面對數百名精銳殺手的日子嗎?

「為了繼承一個人的遺志。」

「原來如此,好吧,我會盡我所能的教你。」知道利奧拉想學的是治療,巴巴里斯的授課狂再也沒有猶豫的發動了。

利奧拉看向旁邊的凱司,若有所思的說:「原來凱司會魔法。」

「利奧拉,下午的比試沒有問題吧?」巴巴里斯突然問起了今天下午的比試。

「沒有。」利奧拉還在努力感受魔法元素,對於下午的比試並不在意,甚至是帶著見識龍騎士武功的想法去的。

巴巴里斯突然有點緊張的說:「你可千萬不要把那位龍騎士傷得太重,不然麻煩就大了。」

「知道了。」利奧拉樂於從命,畢竟他可沒有打算把騎士院給一起惹火了。

得到利奧拉的承諾後,巴巴里斯也不再擔心了,畢竟以利奧拉的實力來說,要打敗藍瑟琪而不重傷她,雖然比較麻煩,卻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是,巴巴里斯始料未及的是,重傷的竟然另有其人。


為了不曝露身分,利奧拉獨自戴上銀面具赴會,但是騎士服卻是個大問題,清清提供的衣服早在上次被染得紅藍參雜,而且破洞連連,在凱司心疼不已的哀嚎聲中,被丟進垃圾筒宣告報銷。

幸虧巴巴里斯濫用職權,臨時調來了數件銀級的白色騎士服給利奧拉,否則這次的比試就得開天窗了,利奧拉緩步踏進了第二十號操場,雖然說是獨自赴會,但是利奧拉也知道,附近的偷窺狂可多了,有懶人、有膽小女孩、有頭龍、有一院之長,如果利奧拉猜得沒錯,應該還有個通緝犯。

這個操場很明顯已經有段時間沒有使用了,雜草都長到一公尺高,而且比起其他操場,這一個的規模明顯小了些,但是足夠讓兩個人比試武功了。

利奧拉毫不困難的找到站立在操場中央的騎士,令他有些驚訝的是,那個穿著輕盔甲的背影竟然窈窕有緻,明顯是個女人,利奧拉不像梅南那樣,對女人有紳士風度,對他來說,人只有分敵人或不是敵人,所以就算知道對手是個女人,也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困擾。

但是,利奧拉的心卻緊緊地糾成一團,為了那頭奶白金色,隨風飄逸的長髮,利奧拉幾乎是囈語般:「安瑟……」

女騎士發覺有人到來,她輕輕轉過身來,銳利的眼神射向戴著銀面具的利奧拉,而這時,利奧拉的呼吸也幾乎停止了。

那張臉,分明就是安瑟。一張稍瘦的瓜子臉上,有著兩道濃眉,再加上長睫大眼,少女顯得精神奕奕極了,恰到好處的鼻樑,和兩片淡粉紅色的嘴唇,這無疑是個少見的美麗女孩,而對利奧拉來說,這張美麗的臉代表的是一個永遠無法釋懷的傷痛。

「安瑟,你怎麼…活了?」利奧拉有些恍惚的朝少女走去,心底完全沒有警戒心。

「你在說什麼?銀假面,我是今天要和你進行騎士決鬥的藍瑟琪。」藍瑟琪終於見到奪走她的神聖白龍的傢伙,心中壓抑已久的怒氣幾乎讓她想在對手還沒拔劍的時候,一劍劈過去。而這是騎士決鬥中,絕對禁止的。

「藍瑟琪?」利奧拉的精神被這個陌生的名字給拉了點回來,但是他的眼神卻離不開那張熟悉的臉,那頭奶白金色的長髮、那張臉都是如此的熟悉……惟獨眼睛的顏色不對勁,利奧拉終於注意到了,安瑟的眼睛是湖泊綠,而眼前自稱藍瑟琪的女孩卻是海洋藍。

「你奪走了原本屬於我的神聖白龍,如果要讓我心服口服,就拿出你的實力來跟我戰鬥!」藍瑟琪拔出了自己的長劍,一口鋒銳無比,卻沒有任何多餘裝飾的寶劍,可以顯示出藍瑟琪對於劍,絕對是取其實用性,寶石裝飾只是妨礙動作的贅物。

「拔出你的劍!」

利奧拉有些遲疑的從長靴抽出碎銀,他要對安瑟暴力相向嗎?不,她不是安瑟,是另外一個叫做藍瑟琪的女人,利奧拉拼命在心底警告自己。

藍瑟琪皺著眉看利奧拉的武器碎銀,不知道這是為了侮辱她,所以銀假面帶隻棍子來與她決鬥,還是銀假面當真使用這種特殊的武器?

不管答案是哪個,藍瑟琪都不打算放水,如果銀假面因為輕視她,而故意帶隻棍子來侮辱她,那麼他就要自己嚐到惡果,藍瑟琪果斷的說:「我藍瑟琪,在此對銀假面提出挑戰,以我藍瑟琪的名譽發誓,絕不做出任何侮辱騎士精神的舉動,且贏了不驕傲,輸了坦然接受。」

「我接受。」利奧拉也只能說出這句話。

利奧拉的話一說完,藍瑟琪已經忍不住心中怒火,身上發出淡淡的藍色光輝後,提著長劍衝向利奧拉,攻擊如同狂風暴雨般的發出。

這時,樹上不知是誰發出感嘆聲:「想不到藍瑟琪公主還不到二十歲就進到藍級騎士了,雖然還是淡藍色的,但是這成就也沒有幾個人辦到,果然是萬中無一的天之驕女。」

藍瑟琪的天資的確相當好,但是在幾天之前,卻仍舊是紅色鬥氣,直到弄丟神聖白龍的憤恨和誓言打敗銀假面的決心,終於讓藍瑟琪突破了紅色鬥氣,進到淡藍鬥氣的境界,雖然淡藍色還不算真正進到藍級騎士,但是那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罷了。

發揮著淡藍鬥氣的藍瑟琪,無論是速度、力道、揮劍的靈活在騎士學院裡,已經少有敵手,可惜,她遇到的不是別人,是能夠和X級通緝犯米哲瑞戰鬥的第一殺手,利奧拉。

純比力氣的話,利奧拉可能遠不如藍瑟琪,但是整體上來說,利奧拉和藍瑟琪的實力卻相去甚遠,可以說根本不是同一個境界的。藍瑟琪自覺快速無比的身法,在利奧拉的眼裡卻有如慢動作,揮劍的靈活度更不可能被使用短刃的利奧拉看在眼裡,畢竟短刃才是真正靈活度最高的武器。

如果利奧拉想,他可以用一擊就讓藍瑟琪從此香消玉損,而這一擊甚至不需要使用到五成功力。

因為藍瑟琪有著和安瑟同樣的容貌,就憑著這點,利奧拉並不打算讓她受到任何傷害,利用手刀擊在腦後,力道用得好的話,可以讓藍瑟琪昏過去,但是醒來後,頸子卻連瘀傷都沒有,這正是利奧拉打算用的手法。

這時,藍瑟琪似乎也發現銀假面的遊刃有餘,再不願意,藍瑟琪也必須承認,她很可能不是銀假面的對手,但是不甘願的心態讓她決定用出那招,她還不能完全掌握的劍法,只要能傷到銀假面,藍瑟琪已經豁出去了。

「龍舞劍法!」藍瑟琪一聲嬌斥後,手中之劍發出九道劍氣,長如鞭子,而劍氣的尖端竟然隱約有個龍頭的形狀出來,九道龍頭型的劍氣從九個方位包圍利奧拉,然後同時間發動攻擊,兇猛的撲向利奧拉,彷彿要把利奧拉撕裂似的。

這時,樹上的觀眾又不甘寂寞的開口:「龍皇帝國的龍舞劍招果然是厲害,這招要是用出來,藍瑟琪大概可以打贏真正的藍級騎士吧,可惜,利奧拉可不是藍級騎士可以比的,或許龍皇或大皇子親自對利奧拉使出最完整的龍舞劍招,在九十九道龍鬥氣的包圍下,應該可以重創利奧拉。」

「謝謝你的現場解說了。」另一個聲音從草叢中響起。

果然如同現場解說員的講解,九道不完整的龍鬥氣對利奧拉來說,和剛才的攻勢沒多大差別,利奧拉甚至不需要抵擋,只是身影輕移,就躲過了九道龍鬥氣。

「怎、怎麼可能?」藍瑟琪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苦心練成的龍舞劍招居然這麼輕易就被銀假面的躲過。

「勝負已分,停手吧。」利奧拉實在不想再對著安瑟的面孔動手。

藍瑟琪猛然抬起頭來,眼中帶著淚光,這是藍瑟琪公主生平第一次在敵人面前露出這副姿態,她幾乎是悲泣般的說:「停手,你叫我停手?你知道這些年來,我是多麼努力要成為神聖白龍的主人嗎?等了又等,試了再試,周圍的玩伴都有了自己的龍,我這個被認為是天資優異的公主卻遲遲不能讓神聖白龍承認我,你知道這些年來,我背負著多少的壓力嗎?」

「才想著來阿卡蘭大陸找找有沒有更好的方法,讓神聖白龍願意承認我,誰知道才來第一天,龍就認了別人當主人,那我到底算什麼?我這些年來的努力又算什麼?」

藍瑟琪的聲音都哽咽了,但是最後,她不甘的大吼:「你這傢伙憑什麼把我多年的努力都奪走!」

面對藍瑟琪的指控,利奧拉的心卻飄回了回憶,他到底何德何能,讓神醫安瑟拋棄了她多年習來的醫術,她行醫天下的夢想,最後奪走了她的生命。

「對不起。」利奧拉輕聲說道,對這張和安瑟相同的臉說。

聽到這句對不起,藍瑟琪非旦沒有高興,反而更加羞憤,她舉起手中的劍,不管自己已無氣力,大喊一聲不許同情我後,藍瑟琪再度用出了龍舞劍招,在羞憤、怒火和自我厭棄的情緒之下,藍瑟琪透支了自己所有的鬥氣,甚至感覺到一口腥味的血嘔了出來後,數十道龍鬥氣出現在藍瑟琪的身前,龍頭清晰可見。

「六十六道龍鬥氣?這小女孩不要命了嗎?」

「龍舞劍招,幫我討回公道啊!」藍瑟琪口吐鮮血,在渾身如同火燒的痛苦之下,命令六十六道龍鬥氣撲向利奧拉。

面對六十六道龍鬥氣的威脅,利奧拉卻精神恍惚的囈語道:「安瑟,你來……討回公道了嗎?既然如此,我就把命還給你,血飄真氣散去!」

察覺到事情很不對勁,樹上馬上衝下了兩道人影,一道衝向藍瑟琪,另一道衝向利奧拉,但是終究遲了一步,六十六道龍鬥氣已經打在利奧拉的身上,毫無真氣保護的身上,而強大的反衝擊讓藍瑟琪硬聲倒下,失去意識。

「利奧拉…」一向玩世不恭的米哲瑞露出了驚駭的神情,在被龍鬥氣衝擊下的滿天煙霧之中,一道血淋淋的身影如同斷線的風箏般搖搖欲墜。

雖然米哲瑞自己方才說,要重創利奧拉,必須要龍皇或者大皇子來使出完整的九十九道龍鬥氣才有可能,但是那是在利奧拉用強悍的真氣保護的前提之下,而不是赤裸裸的用肉身去擋,這傢伙以為他是X級裝甲戰機嗎?

浴血的身影緩緩的倒下,而米哲瑞及時的接住利奧拉的身體,但是米哲瑞在看見利奧拉身上的傷後,整個人也呆楞掉,這、這還活得了嗎?米哲瑞開始懷疑手上那殘破的身體根本是個死人,但是敏銳的感知告訴米哲瑞,手上的這傢伙或許會變成屍體,但絕對不是『已經』是具屍體了。

米哲瑞馬上轉頭對巴巴里斯喊道:「里斯,馬上準備最好的療傷麻遜,我手上這傢伙快到地獄見撒旦了。」

巴巴里斯點點頭,也抱起藍瑟琪,兩人瞬間原地消失,只留下一個好像被隕石亂砸過的操場,到處坑坑洞洞,原本利奧拉站立的地方更形成一個直徑二十公尺的大深坑,還有深坑中鮮紅的血液。

「爸爸!」一個小小的身影從草叢間衝出來,呆愣愣的看著那灘血跡發楞,事情實在太過突然,誰也不知道藍瑟琪會不要命的使出六十六道龍鬥氣,更想不到,利奧拉竟然會撤去渾身的真氣,用純粹的肉體去接這招。

清清也慢慢走出來,抱起了滿臉淚水的寶利龍,她的臉色蒼白如紙,只覺得渾身發冷,但是聲音卻是異常的、沒有發出任何抖音:「凱司,利奧拉大哥會沒事嗎?」

凱司的臉色沉重,卻沒有做出任何回答,也做不出任何回答。

「爸爸還沒有死掉,我感覺得到,爸爸不會死掉的!」寶麗龍激動的說出一長串的話,然後突然開始化為龍形,一會兒,一頭一公尺長的白龍出現,白龍卻發出了稚嫩的孩童聲:「我可以幫爸爸。」

說完,白龍感知到利奧拉的所在地,馬上動身飛過去,只留下清清和凱司,在原地豎立著,說不出半句話來。

上篇:01-5:早餐的插曲     下篇:01-7:龍之契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