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2-1:怪異的遺跡  
   
02-1:怪異的遺跡

「看起來好可怕。」清清忍不住猶豫了,這樣漆黑又透出寒氣的地方對她來說,實在是太可怕了點。

凱司哼的一聲:「你看過哪個藏寶藏的地方不陰森不可怕的?不陰森可怕點,寶藏早就被人搬光光啦,還會等到你來搬嗎?所以藏寶的地方越陰森可怕越好,表示還沒人來過這塊處女地,懂了沒?」

清清和梅南都猛點著頭,一臉受教的表情。

「快走吧快走吧,寶藏在等我們啊!」凱司狂吼著,手舞足蹈的像是他已經拿到寶藏了。

「寶藏!」清清的大眼鏡底下閃著光芒,寶藏一定是寶劍,而且還要插在石頭上,然後利奧拉大哥就會穿著哥哥的白色騎士服,在萬丈光芒之下拔出寶劍,天啊,真是太酷太帥了。

「寶藏!」梅南撥了撥劉海,陶醉在一套套精美的白色瓷器,雕花銀餐具,還有造形獨特、鑲著寶石的燭台,啊!能夠圍繞在美麗的藝術品中用餐,一定是件很優雅的事。

「寶藏!」凱司握緊拳頭,想著每天飛舞的鈔票,鋪著鈔票的床,吃不完的食物,旁邊還有最高級的管家麻遜在打掃家務,好‧幸‧福啊!

「……」利奧拉面無表情的用宇心意識探索宮殿內部,這宮殿有些古怪,有好些地方是他的宇心意識透不過去的,不過有可能是他看到的,一顆透著奇異能量的石頭在影響他的宇心意識,利奧拉對這顆石頭起了好奇心。

四個人各懷著對寶藏的憧憬,踏進漆黑的道路,隨著梅南的照明術,宮殿的樣貌也顯示出來,一條巨大的走廊,兩邊排列著各種奇形怪狀的魔鬼石雕,不過這已經嚇不倒被寶藏二字迷惑的三個人,至於第四個人利奧拉,他別把魔鬼嚇哭就不錯了。

四個人快速通過走廊後,兩條岔路就成Y字型出現在眼前,不同的是,一條走廊兩旁有許多燭光搖曳,還擺放著許多雄偉的盔甲,華麗的花瓶,還有許許多多讓凱司眼睛變成兩個$$的金光閃閃擺飾品。

另一條卻如之前走過的走廊一樣的漆黑。

「走哪?」利奧拉簡單明瞭的問,不過他話才出口,其餘三人早就撲過去燭光搖曳的華麗道路,一個用崇拜眼神跪在盔甲寶劍前,一個在雕著眾神的巨大青銅鏡前搔首弄姿,最後一個則是拼命把發光物品全都塞進自己的包包和口袋。

利奧拉皺了皺眉,說道:「另外一條路的盡頭有顆發出能量的石頭。」

可惜這三人完全不把利奧拉的話聽進耳裡,如果利奧拉說的是寶石二字,或許還能激起這三人的小小注意力,可惜,在利奧拉眼裡,石頭就石頭,鑽石和鵝卵石是沒多大差別的。

真正揚起利奧拉興趣的,是那顆石頭發出的奇異能量。

面對完全無動於衷的三人,利奧拉淡淡說了一句:「我去另一條路看看。」在他想來,凱司他們選的這條路似乎沒什麼大危險,凱司和梅南二人應該足夠應付一點小陷阱,於是利奧拉沒多猶豫,就再度走進了漆黑的道路。

少了梅南的照明術,這條路是伸手不見五指,對一般人來說,就好像閉著眼睛走路似的,恐怕寸步難行,但是這對生於黑暗長於黑暗,待在黑暗的時間比待在光明多的利奧拉而言,卻不是什麼大困難。

利奧拉踏著和走在光亮道路一樣的速度和輕盈步伐,才沒多久就走到一道石門前,利奧拉在石門的前兩公尺停了下來,也就是停在地上機關的前一公分處。

這是個非常常見的機關,當腳踏到石板上時,會讓石板微微下沉,然後啟動其他更大的機關,利奧拉目前就在想,這更大的機關到底是個致命的陷阱,或者是開啟石門的方法。

或許兩者都是,利奧拉心想,他已經在石門周圍感知過,除了地上這道機關外,根本沒有其他的機關,也就是說,除非他要用蠻力破壞這道門,不然就只好踏下腳前的石板。

自從來到這世界,自己好像越來越失去以前的警戒了,懷著這想法,利奧拉踏下了石板,並且準備迎接各式各樣的危機……

但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除了眼前的石門緩緩開啟,露出一間空蕩蕩的房間,不
,其實也不是空盪,周圍的牆上有著許多的按鍵,甚至還有個螢幕,但是都被厚達幾公分的灰塵掩埋,在利奧拉這連麻遜是什麼,都還不能完全理解的人眼裡,這些按鍵和螢幕不過是牆上的花紋罷了。

除了好奇的碰了碰幾個按鍵外,利奧拉也沒多做什麼,就從另一個門離開,繼續自己的尋找石頭之旅。

孰不知另一邊……

「發財了,我真的可以躺在床上吃喝一輩子啦。」凱司抱著比自己還高些的奇怪人像,直直站著雙手交叉抱在胸前的人,雖然凱司不明白這尊雕像為什麼雕得這麼簡略,完全不符合梅南的華麗美學,但是重點來了,它是金子做的!

「親愛的金人,我這輩子都不放開你了。」凱司拼命在金像上猛親。

親金像是蠻怪異的一件事,但是看看旁邊正吹著氣,小心翼翼在擦鏡子的金髮傢伙,還有用臉摩擦寶劍劍身的女孩……親金像看起來好像還挺正常的。

鏗鏘!

就算三人各自陶醉在自己的世界時,也無法忽略這再清楚不過的金屬摩擦聲,更何況鏗鏘聲後,又響起一個沉重的踏地聲,三人的心裡不約而同地浮現一樣物品─盔甲!

凱司乾笑兩聲後說:「大家別慌張啊,盔甲是不會走路的,可能是支架倒了。」

清清的兩隻大眼卻蓄滿淚水,動也不敢動地感覺到,剛剛她還在磨擦的寶劍慢慢舉起,冰冷冷的劍身順勢磨過她的臉頰,然後金屬的腳就從二十公分的台子上,碰的一聲踏到地面。

梅南把自己的臉從鏡面離開十公分,然後發著抖看鏡中的倒影,在他背後好像有一堆金屬在亂亂跑?

「大、大家別怕啊。」凱司用發著抖的聲音說:「就算盔甲動了,也不一定會砍我們啊……不過有沒有人看到利奧拉在哪?」

「嗚,利奧拉大哥說,他要去另外一條路看看。」清清蹲在地上,雙手抱著頭低泣。

「全方位保護罩!」梅南緊急喊出,把自己和背後的眾神青銅鏡給罩住,保護罩才剛施展出,一把恐怖的巨劍就狠狠劈到保護罩上,梅南的臉上流下一滴冷汗慶幸道:「幸好,我的鏡子沒事。」

「別想碰我的金人!你們這些破銅爛鐵。」凱司舉起手中的槍,能量全開的往三尊會走路的盔甲瘋狂掃射,把三尊盔甲射成蜂窩,真的變成一堆破銅爛鐵。

「呀啊!」清清卻突然爆出超高分貝的尖叫聲,手指還發抖指向某處。

某處……如果凱司和梅南記得沒錯,那裡似乎有一尊超級大的盔甲?而碰碰作響的地震聲似乎也證實了他們的記憶力不錯。

凱司皺緊眉頭,看了看金人,然後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金銀財寶,他露出無比痛心的表情:「我的金人啊,我對不起你,我不能為了你,捨棄我身上的寶貝和躺在床上吃喝一輩子的夢想。」

悲痛完,凱司馬上退開十幾公尺,然後眼角閃著淚光,看著金人被巨大盔甲給踩成金「片」。

眼見巨大盔甲正往他的方向前進,凱司迅速的往門口逃離,和背著清清的梅南會合成一路,兩個男人就開始沒命的狂奔,背後還拖著一長串的走路盔甲,裡面還有具一路破壞天花板和牆壁的盔甲,這路人馬所經之處,全都變成廢墟。

「利奧拉在哪啊?」凱司大吼著。

「我的眾神鏡沒了,嗚嗚嗚。」梅南悲痛不已,邊留著兩行長淚邊逃亡。

倒是清清回答了凱司的問題:「嗚嗚嗚,我們走錯方向了啦,完蛋了啦,我再也見不到利奧拉大哥穿騎士服的樣子了。」

走錯方向?凱司望了望背後的斷岩殘壁,現在回頭,恐怕會點綴廢墟的一具屍體。

「我、我這輩子沒這麼想念過一個人,利奧拉,你到底在哪裡啊!」


相對於凱司三人的想念,利奧拉倒是很優閒的在檢視新的房間,在他想來,凱司三人肯定會沉醉在那些東西裡很久,他早回去也沒有用,所以不急,慢慢來就可以。

現在這個房間對利奧拉來說,又是個奇異的地方,擺放著許多的棺材,棺材上還畫著人像,利奧拉打開了其中的一個棺材,裡面竟然是包著紗布的屍體,真是特別!


凱司深呼吸一口氣,他看著眼前這堆畫人像的「盒子」,心媊腔蟈N響個沒完,但是在後有走路盔甲的情況下,他也不能回頭。

「凱司,我、我好怕。」清清抖得連揹著她的梅南都搖來晃去。

「你別看,閉好嘴巴,不准尖叫。」凱司的槍已經開了能源。

「凱司,我…我也好怕!」梅南臉色蒼白的說:「我寧願跟盔甲拼命,也不要跟爛掉的東西對上。」

「胡說什麼!」凱司不屑的哼了一聲:「屍體是不會走路的!」

啪茲!

「這聽起來像是很久沒打開的盒子,被推開的聲音?」梅南表情奇怪的問。

凱司瞳孔放大的看著盒子一個個打開一條縫,他大喊一聲:「跑!」


這個形狀和安瑟給他的十字架項鍊真像,利奧拉有些猶豫的從領口掏出安瑟的十字架項鍊,那條疑似讓他掉落異空間的元兇。

利奧拉又走到一道門前,卻找不到任何機關可以進入,除了門上那個十字的凹槽,十字型或許很常見,但是十字中心有個類似龍翅膀的項鍊,應該就不是這麼常見了,這也是利奧拉開始起疑的原因,這麼巧?這個遺蹟就和安瑟有關係?

要不要把安瑟的項鍊放上去?利奧拉難得猶豫不決,畢竟這個可是安瑟惟一的遺物,他不希望這條項鍊被毀壞。

「利奧拉,你相不相信命運?」安瑟如往常一派悠閒的問。

「不。」

「是嗎?」安瑟調皮笑著:「你不覺得我們的相遇就好像命運安排好的,如果不是有人委託,我就不會被抓來;如果我不會醫術,組織也不會把我留住;如果不是你那天居然破天荒的受了傷,你也不會來找我療傷。」

安瑟突然握住利奧拉的手,難得激動的說:「我相信命運,利奧拉,我相信你和我相遇,一定有很重要的意義,我希望,你可以不要逃避那個重要的意義,好嗎?」

那個時候,他沒有給安瑟回答,因為當時,他只能服從組織的命令,他沒有能力給安瑟回答。

而現在……利奧拉把十字項鍊放進牆上的凹槽,堅定回答:「好!」

這道石門慢慢的升起,一個巨龍雕像也出現在利奧拉眼前,一條黑得發亮的巨龍,型態和寶利龍相去不遠,只是巨大得多,大約多個十倍的體積,而且額上有著寶利龍沒有的巨大尖角,要是遠遠的看,這巨龍簡直像是座黑色的山。

但是,利奧拉開始懷疑這真的是雕像嗎?實在太過栩栩如生,一片片黑亮的鱗片組成的巨龍,看起來比利奧拉身後的走廊更黑暗,讓人深深覺得只要一靠近這條龍,彷彿就再也見不到光明。

「我好像和龍特別有緣?」利奧拉搖搖頭,先是寶利龍,現在又見到這頭巨龍。

利奧拉剎時決定,不管眼前這條龍是雕像還是真龍,在他重傷未癒,腳踝骨又裂開的情況下,他沒興趣再跟一條比寶利龍大十倍的龍拼命,所以他還是直接出去,別驚醒這條龍。

拿回了安瑟的十字項鍊,接著像鬼魅般走過龍頭前,利奧拉沒發出半點聲響就走到對面的門,打算繼續自己的命運之旅,誰知道門一打開,門後的確有著和利奧拉的命運息息相關的『東西』。

利奧拉輕移身體,閃過門後噴出的水流,然後順手撈住三個命運之人,以免他們會被水流沖去和龍玩親親,這三人渾身溼透,衣服破爛,還拼命喘著粗氣。

利奧拉沉默了會後問:「你們來找我?」

三個狼狽不堪的人抬起頭來,凱司更是緊抱上利奧拉的腿,哀泣著:「嗚嗚嗚,我以後再也不敢離開你了,我們不但被盔甲追,被木乃伊包圍,最後還被水滅頂,要不是你開門,我們通通都要死在外面啦,更要命的是,我的金銀財寶通通被水沖走了啦,嗚嗚嗚。」

「利奧拉大哥,對不起,清清應該乖乖跟你走的。」清清嚎啕大哭著。

「咳、咳…」梅南倒是說不出半句話,方才他差點被背上的清清勒斷脖子,也是因此而沒能發出保護罩來救命。

利奧拉卻沒說半句話,只是突然記起了凱司呢喃過的一句話:說不定我們倆是世界上最不該碰在一起的兩個人,一個專門惹事上身,另一個專門把事情鬧大。

會想起這句話是因為,利奧拉已經確定那頭龍肯定不是尊雕像,而且那頭龍的眼珠顏色是血紅色。

凱司大概也發現利奧拉的眼神怪怪的,他吞了吞口水,開始想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會讓利奧拉這天塌下來都處變不驚的傢伙,都出現了怪怪的眼神,凱司緩緩的回頭,看清背後的東西後,迅速站起來。

「對不起,我真的錯了,我想我們還是分開吧!」凱司一秒鐘念完這句話後,拔腿就往木乃伊和盔甲的方向跑,他寧願去纏木乃伊的繃帶,幫盔甲上油,也不想暴露在背後這大傢伙的視線下。

梅南和清清這時也看到後面這大得像座山的龍,清清發著抖爬回梅南的背上,而梅南也繼續他剛才一直在做的事情,揹著清清,然後跟在凱司的屁股後面跑。

利奧拉和黑色巨龍四目相對,兩人都沒眨過半次眼,讓利奧拉差點以為眼前是寶利龍在和他玩瞪眼遊戲,這條龍的外表還真的很像寶利龍……除了顏色以外,該不會……

「你身上有我孩子的味道。」巨龍懶洋洋的道。

「你是黑的,他是白的。」利奧拉皺眉,最黑的龍卻生出渾身白的龍?

「他媽的顏色是白的。」

利奧拉再度沉默,這地方既和安瑟有關係,又有寶利龍的父親……命運當真安排好了嗎?「你想要回寶利龍?」

一直沒有動過的黑龍終於微微揚了揚頭:「寶利龍?你給他取的名字?」

正確來說,是凱司取的,但是利奧拉還是直接點了頭,而黑龍馬上發出一陣哈哈哈的大笑,笑得連天花板的灰塵都整塊整塊的掉下來,利奧拉不動聲色的閃過了好幾塊,等到黑龍震耳的笑聲停歇。

「你想要回寶利龍?」利奧拉再度問。

黑龍不屑的哼了一聲:「我要那小鬼做什麼。」

「我走了。」既然黑龍不想要回自己的孩子,利奧拉也就打算去找凱司他們,以免那三個同伴真的命喪此處。

「走?」黑龍冷冷的笑著。

聽出這個「走」字中的殺意,利奧拉停下腳步,頭也不回的問:「要殺我?」

「你很直接,我挺欣賞你的。」黑龍瞇起眼睛:「可惜你是小鬼的主人,所以你非死不可,死前就讓你知道是誰殺死你,我名祕羅,報上名來,小鬼的主人。」

利奧拉的眼神也冷了下來……

「利奧拉!」一聲呼天搶地傳來,凱司三人的身影又風般奔回了利奧拉身旁,然後凱司急急的問:「利奧拉,另外一個門出去有什麼東西?」

利奧拉望向自己進來的門,據實回答道:「什麼都沒有。」

凱司合掌拜了拜:「感謝啊,那我逃亡了,你慢慢和寶利龍爸聊天啊。」原來,祕羅的聲音之大,連遠方的凱司都聽到了,當然也包括那句要殺利奧拉的宣言,只是凱司背後的東西實在太要命,逼得他們不得不回來見寶利龍爸。

利奧拉這時也感覺到一股異常的炙熱感,他直覺的從門前退開,一隻燃燒的火燄三頭犬就跳了出來,中間的那顆頭在看向凱司一行人後,憤怒的噴出一道長長的火燄,直射向凱司三人。

凱司見狀,馬上跳到寶利龍爸的身後,讓這道火燄噴射到祕羅的身上,祕羅終於有了大動作,兩張巨翅一扇,巨風把這道致命火焰扇熄,但這舉動卻惹怒了火燄三頭犬,三個頭全都射出火焰,只是這次的目標不是凱司三人,卻是祕羅。

龍V.S.狗,誰會贏?別說龍和狗不是在同個層次上的,就光是那個體型上的巨大差異,都知道火燄三頭犬的落敗是遲早的事情,只是目前,祕羅似乎不太喜歡火焰,不願接觸到火焰的情況下,看起來好像雙方是勢均力敵。

「利奧拉,快走啊。」凱司猛揮著手,示意利奧拉逃亡。

利奧拉沒多考慮,就跟著凱司離開,利奧拉也沒興趣讓這場混戰變成人龍狗大戰,只是他有些疑惑:「你們從哪帶來這隻狗?」

「這件事要問我們偉大的梅南魔法師大人。」一邊逃亡,凱司沒好氣的說。

利奧拉愣了愣,這狗是一向不惹禍的梅南引的?

「我…」梅南帶著委居的神情:「我只是不小心踩到狗石雕的尾巴而已,哪知道他就變成真的狗來追了。」

「這地方好奇怪喔。」清清已經哭到沒聲音,只得趴在梅南身上虛弱的說。

「要是這就叫做野外求生,那全世界到底有誰能夠在野外求生的?」梅南臉色發白的說。

「可惡的巴巴理斯老頭,分明就是要我們死在這。」凱司忿忿不平的罵:「等我回去不拔光他的鬍子,我就改名叫凱子。」


「巴巴里斯,亞龍平原對利奧拉不是難事,但是對其他人就太吃力了點吧?」米哲瑞舒舒服服的翻了個身,繼續自己的日光浴後,才又說道:「利奧拉總有疏忽的時候,要是……」

巴巴理斯則吸了口「真豬」奶茶後,不在意的揮揮手:「安啦安啦,我們的玩具不會少掉一個的,亞龍平原最強的也不過就是高十五公尺,長二十公尺的雷克斯亞龍而已。梅南的保護罩跟他的臉皮一樣厚,區區的雷克斯亞龍根本打不穿他臉皮……不,打不穿他的保護罩;凱司的實力雖然不明,不過至少這傢伙逃命的功夫絕對練得很好;至於清清,那就更不用擔心啦,這小女孩要真兇起來,你才會知道什麼叫做人間凶器……」

米哲瑞越聽越有興趣,但是這四個有趣的傢伙卻被巴巴理斯給流放到那麼遠的地方,害得他足足一個月沒有玩具玩。

「一個月好漫長啊,你幹嘛沒事把他們放到那麼遠的亞龍平原。」米哲瑞忍不住抱怨著。

「米老兄,你總得給我一個月重建宿舍吧?」

聽到這話,米哲瑞用懷疑的眼神看向巴巴理斯,重建宿舍要用一個月?一個禮拜都嫌長了,如果動用到阿卡蘭學院的全部麻遜,就是只用一天也建得起來,就是龍皇帝國的大皇子宮殿也不過建了三個禮拜。

「這一定不是幢普通的宿舍吧!」米哲瑞已經看到巴巴理斯的奸詐笑容,他自己臉上也忍不住揚起了和巴巴理斯完全相同的微笑。

好吧,就讓利奧拉等人先在亞龍平原休息一個月,等一個月後再來慢慢玩,米哲瑞悠閒的再翻了個身,腦中出現無數好玩的情節。

上篇:第二集 騎士的精神     下篇:02-2:十字項鍊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