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不殺 02-2:十字項鍊之謎  
   
02-2:十字項鍊之謎

「哇!寶利龍爸追上來了啦,天啊,三頭狗也太遜了吧,這麼快就被解決了?」凱司才稍稍停下腳步往後看看情況,馬上見到後方的走廊因為過度的擠壓而完全崩毀,一顆漆黑的龍頭和血紅的憤怒龍眼正在他們背後緊追不捨。

突然間,梅南的腳下一踉蹌,梅南和清清兩人都重重摔倒在地,利奧拉一見,停了下來抓起他們倆,冷靜的說:「快跑。」

梅南卻喘得快說不出話:「跑…不動了…」

清清則是全身發軟低泣:「人家腿軟了。」

利奧拉眼見黑龍已經離他們不到百公尺,而且速度很明顯比他們這行人要快上很多,他們被追上也是遲早的事情,當下利奧拉開口喊住凱司:「凱司,拖他們到旁邊去,梅南用保護罩,你們找時間逃。」

「你要跟他幹上了?」凱司臉色微變:「有勝算嗎?」

利奧拉卻沒有回答,對他而言,要從祕羅手中逃脫不是件難事,但是要打贏祕羅卻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他的狀況並不好,重傷未癒,腳踝骨裂開,再加上不能殺人……

「利奧拉,你不幹掉他,他絕對會幹掉你!」凱司大約也看出利奧拉的臉色不是太好,只得補充說明:「而且那條龍不算是人吧?你殺了他也不算違背誓約啦。」

是嗎……利奧拉卻沒有時間多想,剛才還在百公尺的祕羅在凱司說兩句後,已經到達他們的面前了,利奧拉回頭,正想叫凱司快走開……但是,凱司的速度比祕羅更驚人,才一回頭的時間,凱司三人已經躲進牆上的凹洞,連保護罩都不知道罩了幾層了。

這時,利奧拉運起的血飄真氣,在祕羅張大嘴打算一口把利奧拉吞下肚子時,利奧拉腳步輕輕在龍鬚上一點,跳到龍頭上方,身子一沉,腳步就重重往祕羅的頭踏去,如果祕羅是個普通人,這下子就夠讓他的頭像破西瓜一樣破開,可惜,利奧拉什麼對手都遇過,就是從來沒遇過普通人。

這下雖然讓祕羅有些吃痛的怒吼,但是卻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祕羅憤怒得拼命用頭撞擊牆壁,想把頭上的利奧拉給撞成碎片,但以利奧拉的身手哪裡會這麼簡單就受傷,他只是輕跳到龍的頸上,就輕易躲過這些攻擊。

祕羅在幾次撞擊都沒把利奧拉給撞掉,倒是讓自己冷靜下來了,祕羅突然說了一句:「看來小鬼倒是挺有眼光的,宰掉你倒是有些可惜。」

巨大龍身突然發出了黑兀,利奧拉早在發覺異樣時,就跳離了龍頸,但是他卻不知道是不是要趁機攻擊,他完全不知道祕羅到底在搞什麼鬼,這陣黑霧雖然感覺起來對人無害,但是誰知道要是冒然攻擊的話,會造成什麼情況。

在黑霧把祕羅完全包圍住後,猛然緊縮,原本大如山的祕羅,卻被包在約一人高的黑霧裡,而黑霧又慢慢的回到祕羅的體內,露出了一個人影來,黑長髮血色雙眼的偉岸男人,一張有稜有角的臉顯得很是性格,和利奧拉的清秀恰巧成一個對比。

「嗯…」凱司皺緊眉頭上下打量祕羅,毫不客氣的下評論:「跟寶利龍一點都不像,寶利龍的臉圓得像蛋一樣。你確定寶利龍真是你的種?」

祕羅的血色雙瞳射出凌厲的眼神,順手丟出一顆黑球,黑球順勢撞擊在保護罩,梅南的臉色一白,加強了保護罩,這時黑球也暴開來,凱司三人躲的牆壁凹洞瞬間消失,連保護罩都是一陣劇烈搖動。

有些嚇到的凱司看了看保護罩安然無恙,馬上撇了撇嘴:「被說中了就惱羞成怒,真是頭沒風度的龍。」

祕羅危險的瞇起眼睛,雙手各舉起了一個比方才大上三倍的黑球,嚇得梅南以非快的速度唸完咒語,在層層疊疊的保護罩外面又加了一層,原本是透明無色的保護罩再堆疊之下,變成好像個巨大玻璃珠,而凱司似乎還罵得不過癮,把他的一雙調侃的藍色大眼貼在保護罩上,在玻璃珠的放大之下,凱司擠眉弄眼的樣子更顯得欠扁異常。

祕羅頭上的青筋暴起,兩顆黑球又加大一倍,祕羅毫不猶豫的把黑球往保護罩丟去,但黑球才剛離手,兩支短鏢突然出現在黑球的行進路線上,兩球兩鏢馬上對撞,接著引起了巨大的爆炸,整座宮殿終於在這些人外加龍的努力之下,整座化為廢墟,灰塵形成了一個像是蕈雲的形狀。

「嘩啊,好大的爆炸啊,保護罩被炸破了三層耶,梅南快補補吧,不然等等寶利龍爸又要玩丟球遊戲了。」凱司好整以暇的往外張望,尋找利奧拉到底是完整的一個,還是已經化為碎片,到處都是了。

梅南轉頭看向凱司,臉色慘白無比,嘴一張開,嘴角就直流出兩行血,梅南還用哀怨無比的眼神看著凱司。

縱使是凱司,也無法對這血的控訴視若無睹,只好勉強回:「好、好啦,我會少說兩句…」

「你可真瘋,這樣的距離連你也會被捲進爆炸。」雖然被自己的魔法炸傷,讓祕羅的火氣更旺盛,但是看到對手的模樣也不比他好看到哪裡去,祕羅卻揚起了微笑。

利奧拉快速檢視自己身上的傷,中度內傷,左手臂有二十公分的割傷,原本裂開的腳踝骨好像直接碎了,還有擦傷無數個……感覺起來不算太過嚴重,比起對手好一些,利奧拉更仔細的檢視對手的傷勢,祕羅的雙手都是嚴重灼傷,胸口也出現一條三十公分的血痕,利奧拉滿意地想,總算讓對手和自己有相同的不利情況─都受重傷。

「唔,梅南啊,你看他們兩個傷的渾身是血,我們出去射幾槍會不會就解決他們了?」凱司又把整張臉貼在保護罩往外看,只看到兩個血人正對立著。

清清卻渾身發著抖:「嗚嗚嗚,宮殿整個消失了,好可怕的魔法威力。」

梅南臉色蒼白的說:「在這爆炸威力下,還能夠直直站著的兩個人更可怕……」

「這麼可怕啊,那我還是乖乖待在保護罩裡面好了。」凱司謹慎的下判斷。

祕羅難得遇到好對手,臉上的笑容是越來越濃,更好心的提醒對手:「別顧慮小鬼的感受了,把他召喚過來用龍語魔法,讓我們打個痛痛快快。」

利奧拉默然,連魔法元素都感受不到的他,不要說龍語魔法了,連寶利龍和清清教過他一整晚的「召喚契約龍」都做不到。

「要利奧拉召喚寶利龍?」凱司的眼睛閃過一道精光:「那還不如給我隻通訊麻遜,我跟巴巴理斯老頭聯絡,叫他帶寶利龍來,可能還快一點。」

祕羅的冷眼往保護罩一掃,清清和梅南馬上用四隻手摀住凱司的嘴,讓還想說話的凱司只能發出唔唔聲,祕羅這時才轉回利奧拉的方向,有點難置信的問:「不會召喚龍?你真是龍騎士?」

「我不是龍騎士。」利奧拉簡單明瞭的回答。

「喔?你不是龍騎士?」祕羅冷笑著:「那你脖子上掛著的十字龍項鍊是假的嗎?只有龍皇帝國皇室血親所有的項鍊才進得了禁錮我的房間。二十年前……龍皇的女人正懷著孩子,你是龍皇之子。」

「我不知道龍皇是什麼,項鍊是別人給的。」利奧拉靜立著陳述事實,安瑟的十字項鍊…和龍皇帝國皇室有關?

祕羅卻突然單手摀住臉,狂笑著:「你、你不知道龍皇?龍之皇子,你這謊扯得太大了,世界上誰會不知道三大帝國之一,龍皇帝國的最高領袖。」

「我是個殺手。」利奧拉微皺著眉頭,不明白他怎麼會被誤認為連自己都不懂的龍之皇子。

祕羅猛地停下笑聲,眼神充滿著厭惡,心裡絲毫不覺得利奧拉說的是真話,只覺得龍皇帝國皇室的龍騎士越來越沒種,為求活命,竟然連這種謊言都扯得出來……小鬼果然還是不能交給這種人!

祕羅舉起鮮血淋漓的雙手,眼神一緊,雙手開始起了變化,皮膚變成了鱗片,手臂暴粗兩倍,手指變成了尖銳的龍爪,祕羅的語氣陰狠:「受死!」

碎銀這時也出現在利奧拉的手中,而且早已從細棍變成了細刃,利奧拉已經暫時把他不能殺人的問題丟到腦後,因為他實在不認為,在這種情況下,自己能殺得了祕羅,或許他該逃?利奧拉的腦中閃過這最理智的方法,但是……利奧拉往保護罩瞄了一眼,要是他逃了,凱司三人的下場會是什麼?

其實他為什麼要在意那三人?他和他們算起來也不過認識了一個多禮拜。利奧拉邊在原地擋住祕羅如狂風暴雨的龍爪攻勢,邊本能地想逃,一個殺手從不和敵人正面衝突,也絕不在情況不利自己的時候出手。

本能的,利奧拉想逃,但是他的雙腳卻仍定在原地,利奧拉只覺得,他已經讓安瑟死去,而且到現在都無法釋懷,要是現在讓凱司三人死在這,那他恐怕再也沒有勇氣跟任何人說上一句話。

「龍衝擊波!」祕羅雖然不知道利奧拉的眼裡出現的掙紮和分心是為了什麼,但是他可不會好心到放過這個破綻,龍爪在抓到利奧拉胸前時,祕羅毫不由疑的發出衝擊波。

利奧拉在發覺這道衝擊波時,已經來不及防禦,整個人被這強大的力量打飛,撞碎了好幾道宮殿的殘壁,最後撞斷一根巨柱,利奧拉才勉強停下來,他不需要檢視傷勢就能明白自己的中度內傷已經演變成嚴重內傷了,利奧拉根本沒有回氣的時間,就本能地舉起碎銀擋住跟著飛掠過來的祕羅。

這一擋又讓利奧拉的氣血劇烈翻騰,正面衝擊對利奧拉來說是最不利的狀況,但在右腳踝粉碎的情況下,利奧拉根本沒有辦法使出高超的身法來卸去祕羅恐怖的巨力,每一次擋住祕羅的攻擊,利奧拉都覺得或許自己的手臂已經斷了。

「利奧拉大哥!」清清忍不住發出尖叫,她特地為利奧拉準備的白色衣褲已經染成紅色,而任誰都看得出來,利奧拉處於非常不利的情況之下。

這時,利奧拉終於握不住碎銀,碎銀被祕羅一爪子給打飛,插進保護罩的前方。而利奧拉只得用拳對上爪,才對決幾回合,利奧拉就再也舉不起手,被鱗片刮到血肉淋漓,好幾處都可見森森白骨的手臂,連光是用看的凱司三人都渾身發痛。

祕羅單爪就握住了利奧拉纖細的頸子,把他像是示威般高高舉起,祕羅更是惡趣味的對著凱司三人邪笑,還故意輕輕搖晃利奧拉的身子。

「太、太過分了!」清清淚流滿面,渾身氣得發抖,她一腳踹在梅南的後腦杓上,直接讓保護罩輸出機昏迷不醒,當然,不知道疊了幾層的保護罩瞬間消失。

「呃,清清你知道你在幹嘛嗎?」凱司吞了吞口水後退幾步,還嘗試踢醒梅南。

清清卻一反常態,沒有任何畏縮的神態,她手上不斷的變化各種手勢,配合上口中喃喃念著的咒語,豐沛的魔力讓清清的一頭黑髮不斷飄揚,祕羅大約也發現不對勁,丟下爪中焉焉一息的利奧拉,反倒撲向了清清。

眼見爪子就要抓上清清的臉龐,一聲槍響,祕羅原本不打算理會那種古董武器,小槍對他根本造不成傷害,但是一陣強烈的魔力波動和熾熱卻讓祕羅不得不閃過身,一顆白色的小砲彈就擦過了祕羅的臉,祕羅吃痛得發出幾聲龍吼。

白色砲彈在擦過祕羅的臉頰後,深深地打進了岩壁,看起來只是個半公尺大的洞,威力似乎遠不如祕羅的黑球,但是如果有人去測量那個洞,就會發現白色砲彈打出了多麼驚人的深度……

壓縮火球?祕羅的瞳孔一縮,而且顏色是白色的,到底有多久沒有人發得出白色的火球了?祕羅這時想起了另一個威脅,馬上舉起龍爪要擊斃清清。

「呀啊,好醜啊!」清清終於唸完咒語,眼睛一張開,馬上看見了祕羅剛剛被凱司毀了一半的臉,驚嚇過度之下,清清馬上爆出驚人的魔力,這次祕羅的全身都攏罩在這恐怖的魔力之下。

祕羅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吸力,丈二摸不著頭腦的他,在看見自己背後出現的黑洞後,終於明白了,祕羅發出比被凱司擊中更憤怒的龍吼:「該死!空間魔法。」

強大的吸力把祕羅的身子吸進了黑洞,祕羅奮力掙紮,甚至在地面上留下深深的龍爪抓痕,最後祕羅眼見大勢已去,只得對躺在地上的利奧拉嘶吼:「龍之皇子,你給我等著,我祕羅絕對不會放過任何龍皇皇室的人!」說完,祕羅的最後一隻龍爪也抓不住了,整個人都被吸進了黑洞內,黑洞在「吞」掉祕羅後,好像吃飽滿足了,乖乖的把洞口關起來,然後一切都恢復原狀,好像從來不曾發生過任何事。

而這座遺跡也更像遺跡了,該毀的不該毀的,全都變成廢墟一片。

「沒事了?」梅南終於醒了過來,卻沒見著祕羅,只得問問同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清清和凱司卻沒有回答梅南,只是互相瞪視著,終於凱司雙手叉腰,惡人先告狀的對清清怒喊:「你會這招幹嘛不快點用出來?幹嘛等到利奧拉被打得快死了才用?你分明就是想看利奧拉浴血的模樣,變態女!」

「胡說!清清才不會想要利奧拉大哥死。」清清馬上嚴重抗議;「倒是凱司為什麼不早點用那種白色砲彈,這樣利奧拉大哥也不會被祕羅折磨得快死了,凱司才有虐待狂。」

「你開什麼玩笑啊?」凱司也不甘示弱:「你知不知道那種魔法很難成功的,我上次用的時候,差點沒把自己給炸得七七八八,還花了好多錢去療傷,你說這種東西能亂用嗎?」

清清也鼓著腮幫子:「至少你只是炸死自己,上次我用這個魔法的時候,差點把全阿卡蘭學院送進黑洞裡,你說這能亂用嗎?」當然,後來她死也不敢承認那個空間魔法是她使出來的,雖然她一直覺得巴巴理斯校長好像發現了……

「利奧拉,我們還活著,真好!」梅南在一旁聽著,只有無言淚兩行,感謝上天沒讓他死得不明不白。

「可以告訴我龍皇帝國的情況?」利奧拉微微偏過頭問梅南,但頭一偏,嘴角馬上像開水龍頭一樣鮮血長流,但是他仍然露出渴望得到答案的眼神,但是這眼神馬上變得黯淡,接著利奧拉頭一偏,昏迷去也。

這個也不是常人啊……梅南無言地發現,原來自己是四人裡最正常的人物,

「你們在吵下去,利奧拉就真的要死了。」梅南揹著利奧拉,著急地對還在爭吵的兩人大吼。

清清和凱司同時轉過頭來,馬上看見梅南雖然已經把利奧拉的雙臂包紮住,但鮮血卻還是不停的滲出來,利奧拉嘴邊的血沫和蒼白無比的臉色都在在顯示出,再不救人,這裡就要多具死人了。

「清清你快點使出空間魔法,把我們送回阿卡蘭學院。」凱司馬上說道。

清清卻兩眼含淚:「我不會啊,我根本不知道空間魔法會把人送去哪裡。」

「什麼?」凱司驚駭得喊:「那你到底把祕羅送去哪裡了?該不會送到亞龍平原而已吧?」

清清猛搖著頭,她完全不知道祕羅會去哪,說不定就在隔壁房間,也有可能跟利奧拉一樣當了異空間移民者也不一定。

「清清,你真的不能試試看嗎?」梅南著急地問:「亞龍平原離都市太遙遠了,利奧拉根本撐不到都市的。」

清清也很著急,但是卻完全不敢嘗試,她根本還不會定位,這一送到底會把利奧拉送去哪裡,這誰也說不準的。眼見清清完全沒有把握的模樣,梅南和凱司也束手無策,看利奧拉的傷勢如此的重,說不定明年的今天,他們就可以去利奧拉的墳上掃墓了……

「凱司,告訴我龍皇帝國的情況。」昏迷中的利奧拉猛然抬起頭問。

「……要死了還問這麼多幹嘛?」嚇了一跳的凱司馬上沒好氣的說,卻也有點膽心,這傢伙該不會是迴光返照吧?

「要死了?」利奧拉有些不解的問:「誰要死了?你們受傷了?」

凱司、清清、和梅南全都不敢置信的吼:「是你要死了啦!」

利奧拉卻愣了愣,他要死了?利奧拉皺了皺眉,難道他少檢視到哪個致命傷?他不放心的再對自己的身體內視了一遍,確定自己傷得雖重,但還不致死啊?利奧拉懷疑的問:「我為什麼要死了?」

「你的手都快變白骨了!」梅南指著那兩隻垂在他胸前血肉糢糊的手臂。

「嗯,手臂暫時動不了。」

「你全身都是血!」清清害怕得看著那身白衣都變成紅衣了。

「我已經自行止血了。」

「你他媽的吐血吐得像開了水龍頭!」凱司抓狂似的狂吼。

「受了內傷,吐點淤血出來。」

凱司三人死命盯著面前應該是「重傷瀕死」的利奧拉,沉默良久後,凱司冷靜的說:「好吧,其實……是我們想宰掉你!」

利奧拉也很冷靜的評估:「就算我兩隻手臂不能動,右腳踝骨粉碎,嚴重內傷,失血過多,你們能殺死我的成功率也不到一成。」

聽完這話,凱司冷冷的笑著,舉起槍,一顆白色砲彈隱隱出現……

「住手啊!凱司你冷靜點,小心會炸死你自己……」梅南和清清趕緊抓住凱司。

凱司拼命掙紮著:「放開我,讓我宰掉這個不知好歹的傢伙!」

利奧拉皺皺眉,從梅南的背上一躍而下,用沒受傷的左腳輕盈的著地,身子一個下腰,再度起身時,利奧拉的嘴裡已經咬著碎銀的刀柄,凱司三人愣愣看著他的動作時,利奧拉居然瞬間消失在原地,然後碎銀的刀刃就出現在凱司的潔白頸子旁一公分,而利奧拉則是像鬼魅般站在凱司身後。

凱司馬上漾起狗腿的笑容:「利奧拉你知道的,我們兩個一直都相依為命,我哪裡會真的殺掉你呢,只是開開玩笑,開開玩笑的啦!」

利奧拉稍稍移開碎銀,將碎銀準確無誤的吐回靴中,對凱司喃喃的「沒幽默感」無動於衷,只是淡淡的說:「你們不是要寶藏嗎?」

寶藏!三人眼中又閃起了光芒。

利奧拉的頭微微朝右方一偏:「那邊。」

「寶藏是什麼?」凱司興奮莫名的問。

「一顆有能量的石頭。」利奧拉直接的回答。

「不是藝術品/寶劍/寶石啊?」三人異口同聲的說。

沒理會三人失望的臉色,利奧拉只是靜靜的說:「就在那根柱子後。」

雖然三個人都因為寶藏不是自己心目中,而有點失望,不過就算不是自己想要的,光憑著利奧拉的有能量三個字,就足以代表這顆就算是石頭,也不是顆普通的石頭,了勝於無,是三個人心中的想法,所以三人還是用飛快的速度奔向利奧拉說的柱子後。

一顆光芒璀璨的「石頭」就這樣默默的躺在台子上等著他們,光憑著「石頭」發出的如雪般潔白的微光,三個人都知道,這顆「石頭」絕對比他們剛剛拿的那堆東西要來得珍貴百倍,凱司更是死命吞著口水,有點呢喃的跟利奧拉吩咐:「利奧拉,下次有任何石頭發出能量的話……不不,有任何發出能量的東西時,麻煩你記得第一個通知我。」

「好漂亮的寶石喔。」清清已經把寶劍兩字丟到腦後,雙腿不自覺的就往寶石走去,雙眼都映著寶石的倒影。

凱司卻比清清更快,瞬間加速度將他和寶石之間的距離縮短到零,一把就捧起了寶石,但清清也發揮出女人就是愛寶石的天性,在凱司剛捧起寶石時,清清的雙手也搭上了寶石,氣鼓鼓的臉頰說明她絕對不會放手的決心。

利奧拉微偏過頭去看梅南怎麼沒加入搶奪行列,只見到梅南不知從哪掏出了一面人頭大的鏡子和一把梳子,正在仔細梳理他稍稍亂掉的金髮,最後還掏出古龍水,仔細噴灑在身上的每個地方,認真整理儀容的梅南完全沒把寶石看在眼裡。

凱司和清清在你爭我奪之時,卻完全沒注意到,原本放著寶石的基座,上面刻的奇異花紋居然閃爍幾下後,慢慢消失了。

但利奧拉卻發覺了不對勁,遺跡的房屋裡似乎有許多東西動了起來,而這些東西是不應該會動的,而且方才他和祕羅打得天崩地裂,「他」們也都沒有動靜,為什麼現在卻……利奧拉若有所思的看著凱斯和清清在搶奪的寶石,也許那顆寶石是某種封印?

「呃…清清、凱司…」原本梅南正把自己亂掉的兩根髮絲仔細擺回原位,但是鏡子映出來的景象讓梅南不得不決定等等再整理,他靠近利奧拉兩步後,戰戰兢兢的想提醒兩個被寶石迷惑,沒注意到週遭危機的同伴。

幾個斷手沒頭的「人」從利奧拉和梅南的身邊走過去,完全沒注意到他們倆,而他們的目標很明顯是那顆寶石……或者加上正在搶寶石的兩個人。

看到兩人已經被一堆腐爛的殘缺屍體給包圍住,梅南終於忍不住失聲喊:「清清、凱司,看看旁邊啊,別再搶了。」

兩個人終於回魂了,在愣了一下後,清清和凱司的眼睛終於看到他們身處什麼情況,清清馬上驚聲尖叫,寶石也不管了,拔腿撞倒幾具殭屍後,衝回利奧拉身邊,緊緊攀著不放。

只剩下凱司,他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抱著他的寶貝寶石,想學清清衝回利奧拉身旁,但是他卻不像清清那樣順利,只要凱司走到哪,所有的殭屍都開始往那個方向移動,到最後,凱司已經快要被殭屍群給埋沒了,他一怒之下,掏出槍來開始胡亂射著,把有頭的殭屍爆頭,沒有頭的斷腿,但是凱司馬上就發現這無濟於事,殭屍似乎不太在乎自己有沒有頭,而斷腿的就在地上繼續爬過來。

隨著兩旁的房屋走出越來越多的殭屍,凱司終於開始求救:「利奧拉,快點來救我啦,大不了寶石分你0.5克拉啊。」

利奧拉淡淡的說了一句:「把寶石放回原位。」

「你說什麼!」凱司咬牙切齒的說:「不放!這是我的寶貝,我這輩子都不放開它。」

「放回去,殭屍就不會再行動。」利奧拉冷靜的判斷著。

「絕對不放!死都不放!」凱司怒吼著。

「我們走。」利奧拉直接了當的說,同時也轉身就要離開這個詭異的遺跡。

「等一下,你要拋下同伴不管嗎?可惡的利奧拉,枉費我跟你朋友一場,你居然拋下我不管,想當初你剛來到異世界,是誰照顧你的?是誰幫你解答問題的?」凱司哭天搶地的喊。

利奧拉默想,他只記得某個人叫他自己滾去收容所……

這時,殭屍已經抓住凱司,腐爛的手抓住了凱司的腳踝、肩膀、手臂……

上篇:02-1:怪異的遺跡     下篇:02-3:光明與黑暗